《当下的力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章 臣服的意义

接受当下时刻

你几次提到过“臣服”。我不喜欢这个观点,它听起来就像宿命论一样。如果我们一直接受现实,我们就不会努力去改善它们。在我看来,在个人生活和集体方面,进步的含义就是不去接受现实的局限,而是努力超越现实,把事情变得更好。如果我们人类不这么做,我们今天仍会住在洞穴里。我们应怎样在改善现状、完成工作以及臣服之间找到平衡呢?

臣服是一种顺随生命流动,而不逆流而上的简单而又深刻的智慧。

对于有些人来说,臣服可能很消极,意味着失败、放弃、无法面对生活中的挑战、迟钝、退缩等。然而,真正的臣服是与这些完全不同的。它不是说消极地去忍受你生活中出现的任何情况,不做任何努力,也不是说停止制订计划或采取积极的行动。

臣服是一种顺随生命流动,而不逆流而上的简单而又深刻的智慧。你唯一能体会到生命流动的地方就是在当下时刻,所以臣服就是无条件、无保留地接受当下时刻。它是放弃对当下的内心抗拒。内心抗拒就是通过心理批判和消极的情绪,对当下时刻说“不”。当事情出错的时候,即你思维的要求和期望与现实之间有差距时,内心抗拒就会变得尤其明显。如果你年纪够大,就会知道事情出错是很正常的。如果你要从生活中消除痛苦和悲伤,这就是练习臣服的最终时刻。接受当下的现实,你就会立即从你的思维认同中解放出来,从而与你的本体相联结。抗拒就是思维。

臣服是一种纯内心现象。它不是说在你的外在不采取行动并改变状况。事实上,当你臣服时,你需要接受的不是所有的情况,而是被称为当下的那一小部分。

不对当下时刻贴任何心理标签,不断地臣服于当下,直到你取得理想的结果。

比如,当你陷入泥沼中时,你不会说:“好,我认了,我就让自己陷入泥沼中吧。”听任事态发展不是臣服。你不需要接受不开心的生活情境,也不需要欺骗你自己说:“陷入泥沼中没什么不好的。”不,你完全认识到你应该从泥沼中脱身而出,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时刻,而不给它贴心理标签。这就是说对当下没有批判,也就没有抗拒,没有消极情感。接受当下的现实,然后采取行动,尽最大的努力从泥沼中摆脱出来。这种行动叫积极的行动,它比产生于愤怒、绝望或挫折的消极行为更具威力。不对当下时刻贴任何心理标签,不断地臣服于当下,直到你取得理想的结果。

让我来举一个很形象的例子。在一个浓雾弥漫的夜晚,你一个人独自走在路上。但是你有一个光亮很强的手电筒,在浓雾中开辟了一个狭窄而明亮的空间。浓雾就是你的生活情境,它包含着过去和未来;手电就是你的意识临在;明亮的空间就是你的当下时刻。

如果你发现你的生活情境令你不满意或无法忍耐,只有通过臣服,你才能打破充满在你生活情境中的无意识的抗拒。

不臣服会让你的心理形式——小我的外壳更加顽固,所以创造了一种很强的孤立感。你周围的世界,尤其是你周围的人就会被你视为一种威胁。经由批判而产生想去毁坏其他人或其他物的无意识的冲动,还有竞争和操控的欲望,就会产生。甚至大自然也会变成你的敌人,你的认知和解释都被恐惧所控制。被我们称为偏执狂的心理疾病比起这种正常但又充满障碍的意识状态,只稍微严重了一些。

除了你的心理形式,你的身体也会因为抗拒变得古板和僵硬。身体的各个部位会产生紧张感,整个身体都会收缩。对健康极为重要的生命能量的自由流动就会受到限制。一些治疗身体的方法可能对恢复这种能量流动有所帮助,但是除非你在日常生活中练习臣服于当下,否则这些方式只会起到表面作用。因为它的根本原因——抗拒的模式——没有被消除。

你体内的有些东西永远不会被构成你生活情境的阶段性环境所影响,但是只有通过臣服你才能接触到它。它就是生命,你的本体——存在于当下时刻的无时间领域,而“找到这种生命”,就是耶稣说的“你唯一需要做的事”。

如果你发现你的生活情境令你不满意或无法忍耐,只有通过臣服,你才能打破充满在你生活情境中的无意识的抗拒。

如果你所做的事是与本体相联结的,那么它将会变成你生命能量的一场庆典,并将带你更深入当下。

臣服与采取行动、寻求变化或达到目标是完全一致的。但是在臣服状态中,一种完全不同的能量会流入你所做的事情之中,臣服让你和本体的能量源头重新联结。如果你所做的事是与本体相联结的,那么它将会变成你生命能量的一场庆典,并将带你更深入当下。通过不抗拒,你意识的质量、做事或创造的质量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臣服的效果会自然出现并反映出这些质量。我们可以称它为“臣服行动”。它不再是我们几千年来惯称的工作。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觉醒,工作这个词将会从我们的词典中消失,或许将会被一个新的词所替代。

你会经历什么样的未来,主要决定于你当下时刻意识的质量。所以臣服是引发积极变化的关键所在。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次要的。离开了臣服的意识状态,就不会产生任何的积极行动。

我知道,当我处于一种不开心或令我不满意的状态时,如果完全接受事实,我就不会痛苦或不开心。但是,我仍然疑惑,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不满意,那么采取行动和做出变化的能量或动力从何处产生呢?

在臣服状态中,你会清楚地看到你需要做什么,然后采取行动,一次只做一件事,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上。从大自然中学会这个道理:观察万事是如何运作的,生命的奇迹是如何在没有不满或不开心的状态下展现在你面前的。这就是“看看这些百合花是如何生长的;它们不耕不纺却过得好好的”的原因。

如果所有的状况都令你不满意或不开心,请你立即将当下这一刻从那些状况中分离出来,向事实臣服。它就是穿越浓雾的手电筒。这样你的意识状态就不会被你的外部状况所控制。你就不会有反应,也不会去抗拒。

然后,请看看你的生活情境,试着问你自己:“我可不可以做些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改善它或离开它呢?”如果可以,你就会采取合适的行动。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未来需要做的一百件事情上,而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此刻可以做的一件事情上。这不是说你不需要做任何计划,或许这个计划就是你现在需要做的一件事。我所说的是请不要开始播放心理电影,把你自己投身于未来之中,从而丢失了当下。你现在所采取的行动也许不会立即有结果,但在结果出现前,请接纳当前的事实。如果你无法采取任何行动,也无法从你的状况中离开,那么请你臣服,更深地进入当下时刻以及本体意识。当你进入本体的无时间状态时,你有时不需要做很多事情,变化就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生活会帮助你,并与你合作。如果内在因素(比如恐惧、愧疚或惰性)阻止你采取行动,它们也将会消失在你的本体意识之光中。

如果你臣服,你就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内在,并检查那里是否有抗拒的存在。

请别把臣服与“我不愿再烦恼了”或“我不在乎”这种态度混淆在一起。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种态度与消极心态有关,有隐藏的怨恨在其中,所以它根本不是臣服,而是戴着面具的抗拒。如果你臣服,你就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内在,并检查那里是否有抗拒的存在。请保持警惕,或许有许多抗拒会以思维或未被辨认出来的情绪形式隐藏在你的内心黑暗处。

从思维能量到灵性能量

放下抗拒,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我仍然不清楚该如何放下抗拒。如果你说通过臣服来放下抗拒,那么问题是:“怎样做?”

首先承认你的内心有抗拒。观察你的思维是如何创造抗拒,如何为你的生活状况、你自己或他人贴标签的。关注思维的过程,感受情绪的能量。通过观察抗拒,你将会明白它毫无用处。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无意识的抗拒就会变成有意识。你不可能既有意识又不开心,既有意识又有消极心态。任何形式的消极心态、不开心或痛苦都意味着有抗拒的存在,而抗拒通常是无意识的。

我当然对不开心的感觉有意识了?

你会选择不开心吗?如果你没选择它,它是怎么产生的?它的目的是什么?谁让它持续下去的?你说你能意识到不开心的感觉,但事实是你对这些感觉认同了,并不由自主地在让这个过程持续下去。所有的这些都是无意识。如果你有意识,也就是说你完全进入当下时刻,那么所有消极的心态就会立即消失。它们无法在你临在的意识中生存。它们只能在你无意识的状态中生存。痛苦之身无法在你临在的意识状态中存活很久。给痛苦时间,会让它持续下去,时间就是它的生命血液。用你强烈的临在意识去除时间,它就会消亡。但是你要它消亡吗?你真的受够了吗?如果没有它,你将会是谁?

当你臣服时,你散发出来的能量振动频率,要比仍然控制我们世界的思维能量的振动频率高得多。

当你臣服时,你散发出来的能量振动频率,要比仍然控制我们世界的思维能量的振动频率高得多——思维能量创造了现存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并通过我们的教育体制和媒体不断地扩散。通过臣服,灵性能量就会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有了它,你就不会为你自己、为他人、为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创造任何痛苦。不像思维能量,它不会污染地球,它不会受限于两极定律,即任何事物都是有对立面的,也就是没有恶就没有善。那些被思维控制的人仍然占世界人口的绝大部分,他们仍然没有意识到精神能量的存在。这种精神能量属于不同层次的现实,当足够多的人进入了臣服的状态,并完全由消极状态中释放出来之时,它将会创造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果地球要持续生存下去的话,居住在它之上的人就需要有这种能量。

那些无意识的思维模式可能在短时间内仍然很活跃,但是它们不会再次控制你的生活。你曾经所抗拒的外在情境也会发生变化,并在臣服状态中很快消失。它是情境和人的有力工具。如果情况没有立即发生变化,你对当下时刻的接受就会使你得以超越它们。不管是以上情况的哪一种,你都自由了!

在个人关系中臣服

如果有人要利用、操纵或控制我,我该怎么办?我要向他们臣服吗?

他们没有本体的意识,所以他们无意识地想从你那获取能量和力量。实际上,只有无意识的人才会企图利用或操控他人,但是也只有无意识的人才会被别人利用或操控。如果你抗拒或反抗别人的无意识行为,你自己也会变得无意识。但是臣服不是说你允许那些无意识的人利用你。绝对不是。你完全可以坚定地对那个人说“不”,或者离开那种情况,并同时进入内心的完全无抗拒状态。当你对一个人或一个情境说“不”时,让它产生于你对是与非的清楚了解和你的洞见,而不是你的反应。让它成为一个非反应的“不”,高质量的“不”,一个不带任何消极情绪的“不”,这样它就不会创造更多的痛苦。

工作中的一个情况让我很不开心,我也试着向它臣服,但是我发现那不可能。我的心中充满了抗拒的情绪。

如果你不能臣服,请你立即采取行动:说出来或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或者离开它。请对你的生命负责。别用消极心态污染了你美丽的内在和这个地球。请不要让任何形式的不开心在你内心中生存。

通过臣服,你与别人的关系将会得到巨大的改变。

如果你无法采取行动,比如当你在监狱中时,那你有两个选择:抗拒或臣服;被束缚或不依赖从外在环境中获得内心自由;承受痛苦或享受内心的宁静。

对外在行为我们也要采取非抗拒的形式吗?比如不抗拒暴力,或是抗拒仅仅与我们的内在生命有关?

你只需要关注你的内心状态,这是主要的。当然,这将会改变你外部生活的行为、你与别人的关系等。

通过臣服,你与别人的关系将会得到巨大的改变。如果你总是不能接受事实,就意味着你不会接受任何本然的面目。你将会批判、批评、标记、拒绝或试图改变他人。

如果你一直把当下视为达到未来目标的一种手段的话,你也会把你碰到或与你相关的人当成达到你目标的一个工具,那么你们的关系、那个人,对你而言就是次要的或根本不重要的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能从这段关系中得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许是物质的收获、权力感、肉体的欢愉或其他形式的小我的满足。

如果你突然感觉到非常轻松、清晰和宁静,那么,这毫无疑问就是你已经真正地臣服了的信号。

现在让我来阐述一下臣服在人际关系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当你与别人发生争论或冲突时(也许是你的伴侣或你亲近的人),首先请观察当你被攻击时,你是如何进行防卫的,或当你攻击别人时,你是如何展开进攻的。观察你对自己观点和意见的执着。请感觉你好胜心理背后的心理——情绪能量。这是一种小我的思维能量。通过觉知它、感受它,你将会使自己变得有意识。然后在某天,当你与别人争论时,你将会突然意识到你还有一个选择,并决定放弃你的反应——仅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这时你臣服了。放弃反应不是指仅口头上说“好,你是对的”,脸上却写着“我才不屑于你这种幼稚的无意识之举”。这种口是心非的反应,只是把抗拒放置在另一个层面,小我思维仍然占主导地位,占绝对的优势。真正的臣服是放下整个争斗的心理——情绪的内在能量场。

小我非常狡猾,所以请你一定要保持警惕,非常临在并诚实地观察你是否真正地放弃了你的思维认同。如果你突然感觉到非常轻松、清晰和宁静,那么,这毫无疑问就是你已经真正地臣服了的信号。然后再观察另外一个人的反应。当思维认同被放弃时,真正的交流就开始了。

面对暴力、侵略之类的行为时,不抗拒是什么意思?

不抗拒并不是说不采取任何行动。它是指你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由反应引起的。记住,东方武术中深藏的智慧:因势利导,以柔克刚。

我说过,当你处于强烈的临在状态中时,“无为”是转化和疗愈个人的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在道教中,有“无为”这个词,它通常被理解成“无行动的行动”或“无行动地安静地坐着”。在古代中国,这被看成是一个最高的成就或美德。它与普通意识状态或无意识状态中的不采取任何行动有着很大的区别。后者源于恐惧、惰性或优柔寡断。真正的“无为”意味着内心的不抗拒和高度的警惕。

另一方面,如果需要采取行动,你的行动将不会是对你的思维的反射,而是从有意识的临在中对情况做出反应。在这种状态中,你的思维中没有任何概念,包括非暴力概念。所以谁会预测得到你将会做什么呢?

小我认为你的力量隐藏在你的抗拒之中;而事实上,抗拒使你与力量的真正源头——本体相脱离。抗拒是伪装成力量的恐惧和懦弱。小我视为懦弱的,事实是你最纯净、无邪和有力量的本体;而它视为力量的其实就是懦弱。所以,小我存在于无数的抗拒模式中,它起着反作用来掩盖你的“懦弱”——而实际上这种“懦弱”却是你真正的力量之所在。

臣服是内心毫无保留地接纳事实。此刻我们在谈论的是你的生命,而不是谈论你的生活条件或生活环境,也就是生命情境。

在你臣服之前,无意识的角色扮演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类的互动。在臣服状态中,你不再需要自我辩护和虚假的面具。你会变得非常简单、非常真实。小我说,“这是很危险的”,“你将会受到伤害,你将会变得脆弱”。但小我不知道的是:只有通过臣服,放弃抗拒,通过变得“脆弱”,你才会发现你真正的、关键的不可摧残的本质。

将疾病转化成开悟

如果某人得了重病并完全接受事实和向疾病臣服,他们就会放弃他们重返健康的愿望吗?这样与疾病抗争的决心不再存在了,是吗?

臣服是内心毫无保留地接纳事实。此刻我们在谈论的是你的生命,而不是谈论你的生活条件或生活环境,也就是生命情境。

疾病是你生活情境中的一部分,因此它有过去和未来。过去和未来会构成一个连续体,只有通过你的意识,存在当下的力量才可能被激活。如你所知,构成你生活状况的各种条件存在于时间里,但是在这些生活状况之下却有着更深层、更重要的东西——你的生命,无时间的当下时刻。

臣服不是改变现实,至少不是直接地改变。臣服改变的是你。当你被改变了,你的整个世界就改变了,因为世界只是你内在的反映。

由于在当下时刻没有问题存在,也就没有疾病的存在了。借由聚焦在每一瞬间,而不去给它贴上心理标签,疾病就被简化为一个或几个因素:身体的疼痛、虚弱、不适或残疾。这就是你现在需要向其臣服的东西,而不是臣服疾病这个概念。允许痛苦迫使你进入当下时刻,进入强烈的意识临在状态,利用它来开悟。

臣服不是改变现实,至少不是直接地改变。臣服改变的是你。当你被改变了,你的整个世界就改变了,因为世界只是你内在的反映。我们之前已经谈论过这一点。

如果你照镜子时并不喜欢镜子中的你,而开始攻击镜子中的意象的话,这就是疯狂的!而这就是当你处于不接受状态时所做的。当然,如果你攻击了镜子中的意象,它会反过来攻击你。如果你接受了镜子中的意象,不管它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对它友善,它就不可能对你不友善。这就是你改变世界的方式。

疾病不是问题,你才是问题——只要你的小我思维处于控制状态。在你生病或残废时,不要认为你在某个方面已经失败了,不要感觉愧疚。不要责备生活对你不公平,更不要责备你自己。所有的这些都是抗拒。如果你生的是大病,请利用它去实现开悟。利用生活中任何“坏”的东西去开悟。把时间从疾病中撤除。不要为它贴上任何过去和现在的标签。让它迫使你进入强烈的当下时刻,并观察所发生的事情。

请成为一个炼金术士。将金属变成金子,把痛苦变成意识,把疾病变成开悟。

如果你生了重病,你会对我刚才所说的感到愤怒吗?如果是这样,就表明疾病已成为你自我意识的一部分,你正在保护你的思维认同,保护你的疾病。实际上,被标记成疾病的状况与你的真正本质无关。

当灾难降临

对于绝大部分无意识的人来说,只有在某种极限情况(limit-situation)下才有潜力打破自我的坚硬外壳,迫使他们臣服并进入觉醒状态。极限情况包括灾难、暴动、巨大的损失或你的个人世界的毁灭等。这是一个与死亡的会晤,不管是肉体上或心理上的小我思维——这个物质世界的创造者——毁灭了。在旧世界的灰烬中,一个新的世界会诞生。

我们当然不能保证极限情况会有这种效果,但它的潜力是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对事实的抗拒会更加强烈,以至于让他们入了地狱。还有些人,只能部分地臣服,但是这样也会给他们一定的深度和宁静。部分自我外壳打破了,这样就使得隐藏在思维背后少量的光辉和宁静穿越出来。

极限情况创造了许多奇迹。有些谋杀犯在等待死刑的最后几个小时,可能会体验到这种无自我的状态及其所带来的深沉的喜悦和宁静。他们曾经对事实如此强烈的抗拒,让他们感受到无法忍耐的痛苦,并且他们无处可逃,也无法可逃,甚至没有一个思维可以投身其中的未来。所以他们被迫接受了这种不可接受的事实。他们被迫臣服。这样他们就进入了恩典的状态,而被从过去之中解放出来。当然,使恩典的奇迹得以发生的不是所谓的极限情境,而是臣服的举动。

所以,无论何时,即便是灾难降临时或者某些事情严重出错时——疾病,残废,丧失家园、财富或社会身份,爱人去世或遭受痛苦,失恋,或自己面临死亡——你都会知道它们还有另外一面:一个完全转化的炼金术,把痛苦的金属变成金子,并且你离它们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就叫臣服。

这种宁静来自一个深沉的地方—未显化状态。这就是超越一切的平安。快乐与之相比只是非常浅薄的东西。

我不是说在这种情况中你会变得开心。你不会的。但是恐惧和痛苦将会被转变成一种内心的宁静。这种宁静来自一个深沉的地方——未显化状态。这就是超越一切的平安。快乐与之相比只是非常浅薄的东西。在光明的平和里你会产生一份体悟——不是来自思维层面,而是来自你本体的深处——你体悟到了你的不灭和不朽。这不是一个信念,而是不需要他证的绝对确信。

将痛苦转变成平安

我读过有关古希腊一位禁欲哲学家的文章,当他被告知他的儿子死于意外时,他回答说:“我早知道他不是不朽的。”这是臣服吗?如果是,我不要这种臣服。在有些情况下,臣服看起来不自然而且没有人性。

切断你的感受并不是臣服。但是我们不知道当这位哲学家说这样的话时,他的内心状态是怎样的。在有些极端的情况下,你可能仍然不可能接受当下时刻,但是你仍然会得到第二次臣服的机会。

你的第一个机会是向当下的现实臣服。承认现实不能改变——因为它已经发生了。然后视情况而定,做你必须做的事情。如果你接受现实,就不会再有消极心态,不会再有痛苦,不会再有不开心的事。这样你就会生活在一种非抗拒的状态之中,一种充满恩典、轻松、没有挣扎的状态。

如果你做不到这样,当你错失了这第一个机会时——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意识来阻止一些习惯性的和无意识的抗拒,或者因为情况是如此的极端,到了你绝对无法接受的程度——你就会创造某种形式的痛苦。表面上看起来是情况在创造痛苦,其实是你的抗拒在创造痛苦。

现在你还有第二个臣服的机会:如果你不能接受外在的状况,那么请你接受内心状况。这就是说,不要去抗拒痛苦,允许它的存在。向悲伤、绝望、恐惧、孤单或者任何形式的痛苦臣服。在不贴心理标签的情况下去观察它,拥抱它。然后,观察臣服的奇迹是如何将深深的痛苦转化为深深的宁静的。这显然是你的磨难,但让它成为你复活和提升的契机。

我不明白一个人如何向痛苦臣服。如像你自己所指出的那样,痛苦是不臣服,那么,你是怎样向不臣服去臣服的?

请暂且忘记臣服。当你深深地陷入痛苦之中时,所有对臣服的谈论都可能无效和没有意义。当你的痛苦很深刻时,你可能有很强的欲望去逃避它而不是向它臣服。你不想去感受你所感受的,还有什么会比这更正常呢?但是这种逃避无济于事。你有许多种逃避方式——工作、喝酒、药物、愤怒、压抑等,但是它们不会使你从痛苦中解放出来。痛苦不会因为你把它压到无意识中而减轻。当你否认你情绪上的痛苦时,你所做的或所想的,以及你与别人的关系都会被它所污染。你会传播它们,就像你散发你的能量一样,其他人就会潜意识地拾起你的痛苦。如果他们处于无意识状态中的话,他们可能会不由自主地以某种形式攻击或伤害你。或者你会无意识地将你的痛苦投射到对方,从而伤害他们。你会吸引或创造和你内在状态呼应的事件。

当你无法脱离痛苦时,你仍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不去逃避它,而是去面对它,去全面地感受它。感受它,但不要去思考它。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将你的痛苦表达出来,但是不要在你的思维中去写剧本。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感受上,而不是集中在造成这种感觉的人、事情或情况上。别让思维利用你的痛苦去创造一种受害者身份。为自己感到可怜并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人会使你困在痛苦中。由于你不可能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所以转化痛苦的唯一可能性就是深入痛苦之中,否则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变化。所以请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的感觉之上,并且不要对它做任何心理标记。当你深入这种感觉时,请保持高度警觉。首先,它可能看起来像一个黑暗而令人恐惧的地方,并且当你脱离它的愿望产生时,请观察它但不要采取行动。不断地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的痛苦上,并感受悲伤、恐惧、愤恨和孤单等。请保持警觉,保持临在——与你的整个存在共存,与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共存。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将光明带进黑暗。这就是你意识的火焰。

在这个阶段,你不需要再关注臣服了。它已经发生了。如何发生的?全面的关注就是全面的接受,就是臣服。通过全面关注,你利用了当下的力量,也就是你本体的力量。没有任何抗拒可以在这种力量中生存。进入当下时刻,就不会有时间的存在,没有时间,就不会有痛苦,也不会有消极心态。

对痛苦的接受是通向死亡的旅程。面对痛苦,允许它的存在,接受它的事实,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它身上,就是有意识地进入死亡。当你已经消灭了这个死亡,你就会认识到没有死亡——你也不会再有恐惧。唯一死亡的就是小我。

你想要有一种轻松的死亡方式吗?你想要没有痛苦地死去吗?那么请你随着每一刻的消逝而死亡,让你的意识之光驱散被时间包围的小我。

受苦之路

许多人说,通过深深的痛苦,他们找到了上帝,基督教中流传一句话“受苦之路”,我想这指的是一回事。

严格地说,他们没有通过痛苦找到上帝,因为痛苦意味着抗拒。他们通过臣服,通过完全接受事实找到了上帝,剧烈的痛苦迫使他们进入这种状态。他们在某个层面已经认识到,他们的痛苦是自己创造的。

你为什么将臣服和找到上帝看成是一回事?

因为抗拒与思维密不可分,放弃抗拒,即臣服,就是思维的终结。放弃抗拒,所有的批判和消极心态都会消失。这样,以前被思维所遮挡的本体就会敞开大门。突然之间,在你的内心就会产生宁静的空间,其中就有巨大的喜悦。在这种喜悦中就有爱的存在,并且在内心的最深处,有一种神圣的、不可测量的和不可名状的东西。

我不称它为找到上帝,因为你怎么能找到那永远不会丧失,且就是你的本质的生命?上帝这个词是有局限性的,不仅是因为几千年来的错误理解和错误运用,还因为它意味着一个在你之外的实体。上帝是本体本身,而不是一个实体。这里没有主观和客观的关系,没有二元性,没有你和上帝。上帝的实现是最为自然的事情。

你提到的受苦之路是一种通向开悟的旧方式,一直以来,都是唯一的方式。但是请不要低估它的效用,它仍然很有效。

人类的痛苦不是上帝的惩戒,而是由人类自己造成的。

受苦之路的意思是通过迫使你臣服,迫使你进入死亡状态,迫使你变得一无所有,迫使你变成上帝——因为上帝也是一无所有的——将这些你生活中最坏的事情、你的磨难变成在你身上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

现在,对于绝大部分无意识的人来说,受苦仍然是开悟的唯一方式。他们只有通过遭受磨难才能觉醒,才能开悟。这个过程反映了主导意识增长的宇宙规律的作用,并且有些先知也预测到了这一点。人类的痛苦不是上帝的惩戒,而是由人类自己造成的,同时还有来自地球的防卫措施,因为地球是一个充满智慧的生物体,它会保护自己不受人类疯狂行为的伤害。

然而,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开悟之前就有足够的意识来避免遭受任何痛苦。或许,你也可能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通过受苦来开悟,即受苦之路,你最终会被迫臣服,因为你不能再忍受任何痛苦了。开悟会有意识地选择让你放弃对过去和未来的执着,来使当下时刻成为你生活中的重点。它会使你进入临在状态而不是时间状态。它意味着你对事实说“是”,这样你就不会有任何痛苦。在你说“我不会再创造痛苦,不会再遭受痛苦”之前,还需要多长时间?你到底还要受多少苦才能让你作出那个选择?

如果你认为你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你就会得到更多的时间,当然,还会遭受更多的痛苦。时间和痛苦是密不可分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