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力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章 意识:摆脱痛苦的途径

别在当下制造更多的痛苦

没有人能够完全摆脱痛苦和悲哀。难道我们不应该学会与痛苦共存,而不是去摆脱痛苦吗?

人类的很大一部分痛苦是没有必要的。只要让未被觉察的思维控制着你的生活,痛苦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

人类的很大一部分痛苦是没有必要的。只要让未被觉察的思维控制着你的生活,痛苦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

通常,当下所产生的痛苦都是源自对现状某种形式的不接受、某种形式的无意识抗拒。从思维的层面来说,这种抗拒以批判的形式存在;从情绪的层面来说,它又以负面情绪的形式显现。痛苦的程度取决于你对当下的抗拒程度以及对思维的认同程度。思维通常否认当下,并试图逃离当下。换句话说,你越是认同自己的思维,你就越感到痛苦。或者可以这样说:你越是接受当下,你受的苦就越少,也越能从小我思维中解脱出来。

为什么思维会习惯性地否认或抗拒当下呢?因为在没有时间(过去和未来)的情况下,它无法发挥自己的作用并对你进行控制,所以它视当下时刻为威胁。实际上,思维和时间是密不可分的。

想象一下:地球上没有人类,只有动物和植物。这时,仍会有过去和未来的存在吗?这时我们仍然能以任何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来谈论时间吗?“现在几点?”“今天是几号?”问这种问题将会是毫无意义的,橡树或鹰可能会被问傻了!它们可能会说:“现在几点?现在就是现在啊!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呢?”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需要时间和大脑来生活,但是,当它们控制了我们的生活时,痛苦和悲哀就产生了。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需要时间和大脑来生活,但是,当它们控制了我们的生活时,痛苦和悲哀就产生了。

为了维持控制,思维不断地利用过去和未来来掩盖当下时刻,从而与当下密不可分的本体的生命力和无限创造潜力就被时间掩盖了,而你的真实本性也被思维混淆了。人类思维中不断积累的时间负担越来越沉重。所有的人都在这种负担下受苦,但是他们又忽视或否认当下这一宝贵的时刻,或认为当下是实现未来目标的一种手段,而未来其实只存于他们的大脑中,是不现实的——人们就这样不断地增加这种负担。人类集体与个人大脑中积累的时间里,也存在了很多过去的残余痛苦。

请你务必认识到,当下时刻是你所拥有的一切,把你的生活重心完全放到当下这一刻。

如果你不想再为自己和他人创造痛苦,不想再增加你心中过去的痛苦,那么请你不要再创造时间,或者至少不要创造除了做必要事情之外的时间。如何停止创造时间呢?请你务必认识到,当下时刻是你所拥有的一切,把你的生活重心完全放到当下这一刻,把你先前在时间内流连并短暂地访问当下时刻的做法改为关注当下时刻,只在必要时简单地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永远对当下说“是”。有什么比对已然存在的东西进行内在的抗拒更徒劳、更疯狂的吗?有什么比反对生命本身,也就是当下,而且永远是当下,更疯狂的吗?向“是”臣服,对生活说“是的”,看看生活是如何为你服务而不是与你为敌的。

有时当下时刻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令人痛苦的或者可怕的。

观察大脑是如何为当下时刻贴上标签以及这个贴标签的过程(也就是不断地批判)是如何创造了痛苦和不幸。通过观察思维的活动,你就能够摆脱抗拒的模式,然后还可以允许当下时刻的存在。这将会使你体验到不为外境所困的内心自由,一种真正的内心的宁静状态。然后,再观察发生了什么事情,并采取必要的或可能的行动。

接纳,然后采取行动。不管当下时刻的情况怎样,心甘情愿地接受它,就像它是你选择的一样。总是与它共事,而不是抗拒它,使它成为你的朋友和盟友而不是敌人。这将会不可思议地改变你的整个生活。

瓦解你的痛苦之身

当痛苦之身即将从休眠状态中被激活时,即使是一个念头或与你关系密切的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都有可能激活它。

除非你能拥有当下的力量,否则你所体会到的每一个情绪痛苦都会残留一部分,继续在你体内存活。它会与你过去已经存在的痛苦合并,并在你的大脑和身体内扎根。当然,过去的痛苦也包括你孩提时遭受的痛苦,这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无意识造成的。

这种积累起来的痛苦是一个消极的能量场,占据着你的大脑和身体。如果你将它视为存在于你体内的无形的实体,那你就离真理不远了。它就是你情绪的痛苦之身。痛苦之身有两种存在模式:休眠和活跃。在90%的时间内,它可能在你的体内都是处于休眠状态;但是,对一个极端不快乐的人来说,他的痛苦之身可能会100%地处于活跃状态。有些人可能完全生活在痛苦之身的状态下,而有些人则可能偶尔感受到它,比如失恋或与过去的痛苦、失落、身体或情感上的伤害等相关联的情况。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引发痛苦之身,尤其是当它与你过去的痛苦产生共鸣时。当痛苦之身即将从休眠状态中被激活时,即使是一个念头或与你关系亲密的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都有可能激活它。

有些痛苦之身像个吵闹不休的孩子,虽然令人不愉快,但是它的害处相对较小;而有些痛苦之身则非常邪恶,像具有毁灭性的怪兽,或是像恶魔一般。有些会引起身体上的不适,更多的则是引起情感上的不安。有些会攻击你周围与你亲密的人,而有些则会攻击你自己。然后,你有关生活的想法和感情会变得消极并具有自我毁灭性。疾病和意外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有些痛苦之身甚至会驱使遭受它折磨的人去自杀。

你本以为你了解某人,但某天你突然碰到的他却变成了一个陌生的、狰狞的野兽,这会让你感到非常吃惊。然而,这时关注自己的内在比关注对方来得更重要。观察你内心任何痛苦的迹象,它的表现形式可能是:愤怒、烦躁、忧郁、伤害他人的欲望、生气、沮丧、想在个人关系中制造冲突的冲动等。在它刚从休眠状态被激活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注意到它。

痛苦之身要在你的体内生存,就像其他任何一个实体一样,如果你无意识地被它控制,它就能存活下来。然后,它会控制你,变成你,并经由你而活出它自己。它需要从你的体内获取“食物”。它以任何与它能量共振的经历或各种形式创造的痛苦为“食”,这些形式有愤怒、沮丧、恨、哀怨、感情冲突、暴力,甚至是疾病。当它控制你时,它会在你的生活中创造一种经常能激活它能量的情况,以便它继续生存。痛苦只能以痛苦为食,它不能享用欢乐。欢乐对它而言是难以下咽的。

痛苦之身害怕被你发现。它的生存取决于你对它无意识的认同,以及你面对内在痛苦时,那种无意识的害怕。

一旦你被痛苦所控制,你会想要更多的痛苦。这时你会成为受害者或者迫害者:你要么为别人制造更多的痛苦,要么受痛苦的折磨,或者两者皆是。实际上这两者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当然,你不会意识到这点,你可能还会说你不要遭受痛苦。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都在不断地使自己和别人更加痛苦。如果你真正意识到了这一点,这种思维和行为模式就可能会消失。

痛苦之身其实是小我投射出来的阴影,它很害怕你的意识之光。因为一个正常的人是不想受更多的苦的,除非他病了。痛苦之身害怕被你发现。它的生存取决于你对它无意识的认同,以及你面对内在痛苦时,那种无意识的害怕。但是,如果你不面对痛苦,不努力把意识之光带进痛苦中,你将会被迫一次又一次地激活你的痛苦之身。痛苦之身对于你来说就像一个危险的怪物,你甚至不敢直视它。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它只是一个幻觉,它在你临在的力量下没法存活。

很多心灵导师说,所有的痛苦实际上都是一种幻觉,这是真的。问题是:对你来说,这是真的吗?你单凭这样的信念并不会让你从痛苦中解脱。你愿意在你的余生都遭受这种痛苦,然后还坚持说它只是一个幻觉吗?那样你就可以远离痛苦吗?在这里我们所关注的是,你要如何实践这个真理——也就是说,如何让痛苦在你自己的生活中消失。

所以,痛苦之身不希望你直接去观察它并认清它。当你观察它,感觉到它在你体内的能量场并关注它时,那种无意识的认同就已经被打破了。这时,一种更高的意识状态产生了,我称它为“临在”(presence)。现在你是这个痛苦之身的见证人或观察者。也就是说,它不会再控制你、假装是你,或在你的体内获取新生的能量了。你已经发现了你自己内在的强大力量,你已经获取了当下的力量。

当我们有足够的意识来突破对痛苦之身的认同时,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无意识创造了它,意识将它变回原形。圣保罗优美地说出了宇宙的原理:“万物在光明下无所遁形,同时万物在光的照耀下都会转化成光。”就像你不能向黑暗宣战一样,你不能向痛苦之身宣战,这样做只会引发内心的冲突并创造更深的痛苦。所以观察它就足够了。观察它意味着接纳它成为当下时刻事实的一部分。

请保持临在状态,对痛苦保持关注,守卫你的内在空间。你需要充分地保持注意力,才能直接地观察痛苦之身并感受它的力量。这样,它就无法再控制你的思维了。

痛苦之身由受困的生命能量构成,这种能量是从你总的生命能量中分离出来的,它通过思维认同的反自然过程暂时地取得自治权。它变得反对生命,就像动物试图去追自己的尾巴一样。你知道我们的文明为什么已经变成了一种自残的文明吗?但是即使自残的力量也仍然是生命的能量。

当你开始不再认同痛苦之身,而成为观察者时,痛苦之身还会继续挣扎一段时间,同时还会试图让你再度认同它。虽然你不再通过认同它而给它能量,但是它还是会保持一定的动能,就像转动的轮子一样,即使你不再推它,它也会因为惯性继续转动一会儿。在这个阶段,它可能还会在你身体的不同部位制造一些疼痛或不适,但是这些痛苦不会持续很久。请保持临在状态,对痛苦保持关注,守卫你的内在空间。你需要充分地保持注意力,才能直接地观察痛苦之身并感受它的力量。这样,它就无法再控制你的思维了。当你的思维被痛苦所控制时,你就会再次与它认同,而痛苦之身就会再次通过你的思维获得生存。

比如说,如果愤怒一直左右着你的思维,你不停地在想别人对你做的事,或你将要对别人做的事,这时你就无意识地被痛苦所控制了,痛苦之身又成为了“你”。在有愤怒的地方,通常就有痛苦埋伏在其下。或者,当你心情不好时,你开始有了很多消极的思想,并不断地想你的生活是多么糟糕,这时你的想法就和痛苦之身结合,你就会无意识地被痛苦所控制,也很容易遭受痛苦之身的攻击。此处我所说的“无意识”,是指对某个思想或情绪模式的认同,它隐含的意思是:观察者的完全缺席。

持久而有意识的关注切断了痛苦之身和思维之间的桥梁,它会带来转化。也就是说,痛苦成为你意识火焰的燃料,结果是意识之火燃烧得更加猛烈。这就是古代炼金术的深奥意义:将金属变成金子,将痛苦转化成意识。内部的分裂被治愈,你又成为圆满的。这样,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再创造更多的痛苦。

我来总结一下这个过程:将注意力集中在你内心的感受上,了解到这就是痛苦之身并接受它的存在;别去想它,别让你的感受变成大脑和思维,不要去判断或分析它,别在其中寻找你自己的身份认同;保持临在,继续观察你的内在;不仅要觉知到你情绪上的痛苦,更要觉察那个沉默的观察者。这就是当下的力量,这就是你自己有意识的那种临在的力量。然后,请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可能宁愿在痛苦中,与痛苦之身认同,也不愿冒风险去丢失你熟悉的不幸自我而跃入一个未知之中。

对许多女性来说,在经期前她们的痛苦之身最容易被惊醒。在后面的章节里我将会对此做详细的讨论。现在,我要说的是:如果你在那时能保持警惕和临在,并能观察你的内心感受而不是被它所控制,你就有可能迅速转化你过去所有的痛苦。

小我对痛苦之身的认同

我刚刚描述的这个过程非常有力,也非常简单。孩子也可以学习这个过程,希望有一天这将成为孩子在学校里所学到的第一件事。一旦你理解了这个原则或可以对比一下你内心所发生的事情,成为一个临在的观察者,并且实际地去验证它,你将会拥有最强有力的摆脱痛苦的转化工具。

我们并不否认,当你不再认同你的痛苦之身时,你会遭受强烈的内在抗拒,特别是如果你大半生都强烈地与你的痛苦之身认同,并且从中汲取自我感的话,就更是如此。也就是说你从你的痛苦中创造了一个不幸的自我,并且认为这个由大脑创造的幻觉就是你。在这种情况下,害怕失去自我认同的无意识恐惧,会强烈地抗拒任何摆脱这个思维认同的努力。换句话说,你可能宁愿在痛苦中,与痛苦之身认同,也不愿冒风险去丢失你熟悉的不幸自我而跃入一个未知之中。

如果你所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请观察你内心的这种抗拒,并观察你对痛苦的执着。一定要非常警觉。请观察你从痛苦中获取的兴奋快感,观察你想谈论它或是琢磨它的冲动。如果你对此有觉知的话,这种抗拒将会停止。这时,你可以关注一下痛苦之身,作为一个临在的见证者,并致力于它的转化。

只有你自己可以做这种事情,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如果你足够幸运能与意识很强的人在一起,并与他们一起感受临在的状态,这将会对你很有帮助。在这种方式下,你自己的意识之光会增强。如果我们把一块刚刚燃烧的木材放在另一块燃烧猛烈的木材旁边时,过一会儿即使它们分开,第一块木材也会燃烧得更强烈。毕竟,火是相同的。心灵导师就充当了这种火的功用。有些超越了大脑层次而能创造并维持一种强烈意识临在的治疗师,也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恐惧的起源

你曾提到恐惧是我们情绪痛苦的一个基础部分。那么,恐惧是如何产生的,它为何又一直困扰着人们的生活呢?一定程度的恐惧是不是一种健康的自我保护呢?比方说,如果我不害怕火,我可能会将手放入火中而被灼伤。

你不将手放入火中的原因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你知道那样的话你的手会被灼伤。你不需要利用恐惧来避免没必要的危险——因为这只是一个最简单的常识。对于这些事情,运用过去所获得的经验就可以了。如果某人用火或暴力来威胁你时,你就会体验到恐惧之类的感觉了。这是一种逃避危险求得生存的本能,而不是我们在这里所谈论的心理上的恐惧。心理上的恐惧其实和任何具体的、真正迫在眉睫的危险无关。恐惧的表现形式有多种:不安、忧烦、焦虑、紧张、压力、畏缩、恐怖等。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总是源于“可能会发生的事件”,而非“当下正在发生的事件”。你身处此时此刻,而你的思维却跑到了未来。这就创造了一种焦虑的鸿沟。如果你被你的思维控制并失去了当下的力量,这种焦虑的鸿沟就会与你相依相伴。当下的事情是你可以去应付的,但是你无法应付未来存在于思维中的事情。

其实,所有的恐惧都是源自于小我对死亡、毁灭的恐惧。对于小我来说,死亡无处不在。

如我先前所提到的,只要你认同于你的思维,你的小我就会控制你的生活。由于小我的虚幻本质(即使它有精密的防御机制),小我通常很脆弱,很没有安全感。它会时时感到自己身处威胁之下——即使小我外表看起来非常自信,实际情况也会如此。现在,请记住,情绪是身体对你思维的反应。身体从小我(大脑虚构的自我)一直收到的信息是什么呢?“危险,处于威胁之中。”这时,这种信息所创造的情绪又是什么呢?当然是恐惧。

看起来,造成恐惧的原因有许多种,害怕失去、害怕失败、害怕受伤害等。其实,所有的恐惧都是源自于小我对死亡、毁灭的恐惧。对于小我来说,死亡无处不在。在这种思维认同的状态下,对死亡的恐惧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平常小事,像在与别人的争论中迫切地希望打败对方,以证明自己是对的,都是由于小我对死亡的恐惧而引起的。如果你认同自己的观点,当出现错误的时候,你这种以思维为基础的自我感觉就会受到死亡的严重威胁。所以你的小我不能承认错误,错误就等于死亡。很多战争就因此而起,无数的人际关系也因此而破裂。

我们在恐惧的两极之间徘徊,一端是焦虑和害怕,另一端是隐约的不安和威胁感。

一旦你不再认同你的思维,不管你是对还是错,对于你的自我感觉来说都没有区别,所以那种迫切希望胜过对方的欲望,以及深深地希望自己是正确的那种无意识状态(其实是某种形式的暴力)将会消失。你可以清晰并坚定地说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但是不用攻击或防卫。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自我感来自于你内在的一个更深、更真实的地方,而不是来自于你的思维。请观察你内在的任何一种防卫感——你在防卫什么呢?一个虚幻的身份,一个思维创造出来的形象。对这个模式保持觉知并观察它,这样你就会从这种思维认同模式中解脱出来。在你的意识之光下,这种无意识的模式很快就会投降了。这就是所有争论和权力斗争的终结,这些争论和权力斗争对人类关系的破坏力极大。想要凌驾他人之上的人,只是用权力掩饰软弱。真正的力量是在你的内心深处,而此刻你就已经拥有了它。

人们通常会不由自主地去追求一种自我的满足感和可供认同的事物,以便弥补他们内在感到的空虚。

所以任何被思维控制的人,就是与真正力量脱节的人,时时刻刻都会有恐惧相随。能够超越思维的人几乎数量极少,所以你可以推测,你遇到的或认识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生活在恐惧的状态下,只是恐惧的程度不同而已。我们在恐惧的两极之间徘徊,一端是焦虑和害怕,另一端是隐约的不安和威胁感。只有当情况变得严重时,大部分人才能意识到这点。

小我对圆满的追寻

与小我思维不可分离的情绪痛苦的另一种表现,是一种深深的缺乏感或不完整感。有些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而有些人则没有。如果意识到了这点,这种感觉就是不安、无价值感或自己不够好的感觉。没有意识到这点的人,就会间接地感觉到强烈的欲望和需求。不管是以上哪种情况,人们通常会不由自主地去追求一种自我的满足感和可供认同的事物,以便弥补他们内在感到的空虚。他们拼命追求财富、成功、权力、名望或者一种特殊的关系,这样他们能自我感觉更好一些,感觉更圆满一点。但是,即使他们拥有了这些东西,这种内在的空虚仍然存在,并且还是个无底洞。然后,他们真正地陷入麻烦之中,因为他们不能再逃避了。当然,他们还是可以逃避,但是逃避将变得更加困难。

只要这种小我思维控制着你的生活,你就不会真正得到安逸;即使你获得了你所期望的东西,实现了你的理想,你还是不会处于平静的状态,即使有,也是短暂的。由于小我是一种衍生出来的自我感觉,所以它需要认同于外在事物。它需要不断地被维护和喂养。最常见的自我认同与财产、工作、社会地位、名望、知识和教育、外表、特殊技能、人际关系、个人和家族历史、宗教信仰、种族等其他集体认同有关。所有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你。

你觉得很震惊吗?或是知道这些反而让你感到松了一口气?你迟早会放弃所有这一切的。或许你会觉得这一切难以置信,但你迟早会知道有关它的真理。至少当你感到死亡即将来临时,你就会知道它。因为死亡来临时,会带走所有不能代表你的东西。生命的秘密在于:“在你死亡之前死亡”——并发现原来根本没有死亡。

第三章 深深地进入当下

别在思维中寻找你自己

在我开悟或变得完全有意识之前,我觉得我仍然需要更多地了解大脑工作的方式。

小我的需求是无止境的。它感到自己很脆弱,容易受到威胁,所以它一直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缺乏的状态中。

不,你不需要。有关大脑的问题不能在大脑的层面中得到解决。一旦当你理解了基本的思维障碍后,你就没必要再了解或理解太多。对大脑复杂性的研究会使你成为一个很好的心理学家,但是它不会使你超越大脑,就像研究疯狂不足以创造理智一样。你已经理解了无意识状态的基本原理:思维认同。它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自我,也就是小我,而这个虚假的自我替代了你真正的自我。你真正的自我是根植于本体之中的。如耶稣所说:“你变成了从葡萄藤上砍下来的一根枝蔓。”

小我的需求是无止境的。它感到自己很脆弱,容易受到威胁,所以它一直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缺乏的状态中。一旦你了解了这一点,你就不需要探索它所有的表现形式,也没必要将它转化成复杂的个人问题。当然,小我喜欢你这样做。它通常会寻找一种依托以便加强支持它虚幻的自我感,并且总是将自己和你的问题联系在一起。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自我感觉与他们的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原因。一旦这种情形发生了,他们最不愿做的一件事就是从他们的问题中解脱出来,因为这意味着自我感的丧失。所以,小我喜欢你无意识地大量投资在痛苦和苦难中。

因此,一旦你认识到无意识的根本原因是思维认同(当然还包括情感认同),你就可以逐步走出这个阴影了。你可以进入当下,这时,你就会允许思维的存在而不陷入思维之中。大脑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它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是如果你从大脑思维中寻找你自己并误认为它就是你,那它就会变成一种小我的思维,并且控制你的整个生活。

终结时间的幻象

我们似乎不可能从思维认同中解脱出来。我们都沉浸在思维之中。你怎能教鱼学会飞翔呢?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请终结这种时间的幻象吧。时间和思维是密不可分的。从思维中去除时间,思维就会停止——除非你选择去运用它。

当你与思维认同时,你就陷入了时间的陷阱:你会不由自主地完全生活在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期待之中。这样你的心思会完全被过去和未来占据,而不愿意接纳当下时刻,并容许它存在。过去可以赋予你一个身份,而未来代表了解脱的希望或任何一种形式的满足,因此你会强迫性地认同它们,但实际上这两者都是幻象。

但是如果没有时间感,我们将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呢?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可追求的目标。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因为过去造就了今天的我。我认为时间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我们需要学会善于利用它,而不是浪费它。

时间一点儿也不珍贵,因为它仅仅是一种幻象。

时间一点儿也不珍贵,因为它仅仅是一种幻象。你认为珍贵的东西不是时间,而是不在时间内的那一点,即当下。实际上,当下才真正的珍贵。你越关注时间——过去和未来,你就会越多地错过当下。当下才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为什么?首先,因为它是唯一真正存在的东西,你的整个生命就是在这个永恒当下的空间中展开的,而这个永恒当下是唯一不变的常数。生命就是此刻,你的生命从来不会不在此刻,未来也不会。其次,当下是唯一可以带你超越有限大脑的切入点,也是唯一可以带你进入永恒的本体领域的关键。

任何事物都不能存在于当下时刻之外

过去和未来难道不真实吗?它们有时看起来比当下更为真实。毕竟,过去决定了我们是谁以及我们现在的思维和行为,并且我们未来的目标决定了我们现在该采取的行动。

你还没有把握我所说的内容的实质,因为你在试着用大脑去理解它。大脑是不会理解的。只有你能,请专心地听就好。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发生在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当下。也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在未来,所有的事情都只发生在当下。

你可曾在当下之外体验过、做过、思考过或感觉过什么东西?你认为你做得到吗?有什么事情能发生或者存在于当下之外吗?答案很明显,不能。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发生在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当下。

也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在未来,所有的事情都只发生在当下。

过去发生的事情是一个记忆的痕迹,它储存在大脑中,是过去的当下。当你记起过去发生的事情时,你就重新激活了那个记忆——而你是在当下做这件事情的。未来是一个幻象的当下,是思维对未来的投射。当未来来临时,它是以当下的方式到来。当你思考未来时,你也是在当下做这件事情。很明显,过去和未来本身没有现实性。就像月亮本身不会发光一样,它只能反射太阳光,所以过去和未来仅是永恒的当下的光线、力量和现实性的反映。过去和未来的现实性都是从当下借过来的。

我在这里所说的内容的本质通过大脑是不可能被理解的。但在你理解它的那一刻,你的意识就会从思维转变到本体,从时间转变到临在。突然,每件事都会充满活力,散发出本体的能量。

进入灵性殿堂的关键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紧急情况下,意识会很自然地从时间转变到当下。那个有着过去和未来思维的人格会立即撤退,被强烈的临在意识代替,同时它会变得非常警惕和宁静。此时任何即时的反应都是从有意识的状态开启的。

有些人喜欢参加冒险性的活动,如爬山、赛车等,原因是这些活动迫使他们进入当下时刻——在这些高度紧张的时刻里,他们能从时间、从问题、从思维中解放出来。即使一秒钟不活在当下,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威胁。不幸的是,为了进入这种当下时刻,他们必须依赖一种特殊的活动。其实你不必去攀登艾格尔峰,在当下,你就可以进入那种状态。

自古以来,各门各派的心灵导师都指出当下时刻是开悟的关键。尽管如此,它仍然是为人所不知的秘密。当然,教堂和寺庙是不会教这些东西的。如果你去教堂,你可能会听到这样的教导:不为明日思量,明日自有安排。“那些把手扶犁而频频回顾的人不适合进入上帝王国。”或者你可能会听到这样的篇章:美丽的花儿不会为明天而担忧,它们安逸地生活在永恒的当下,而上帝却赐予了其丰富的供养。

这些语句中所蕴藏的深刻、激进的本质并不为人所知。似乎没有人意识到,他们注定要在世上走一遭,好完成一个深刻的内在转变。

禅宗的本质就体现在“在当下的刀锋边缘上走路” ——完全地进入当下就不会有问题,就不会有痛苦,在你本质中不是你的东西就不会在你之内生存。当下这一刻,当时间缺席时,你所有的问题都会消失。苦难只有在时间中才能存在,在当下它无法存活。

伟大的临济禅师为了把他的学生的注意力从时间中带出来,经常竖起一根指头慢慢地问道:“当下,缺什么?”这是一个不需要大脑就能回答的强有力的问题,目的是让你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禅宗的传统里还有一个类似的问题,那就是:“若非当下,何时?”

汲取当下的力量

刚才,当你谈到永恒的临在和过去以及未来的非现实性时,我发现我正在观察窗外的树。在此之前我已经观察过了几次,但是这次却有所不同。外在的感觉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只是树叶的颜色变得更亮、更具生命力,好像多了一个角度,这很难解释。我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但是我觉察到了我所感觉到的一种无形的东西,这些无形的东西是那棵树的本质,是它的内在精神,而且我是这个本质的一部分。现在我认识到,在这之前我并没有真正地看过这棵树,我之前所见到的只是这棵树的一个平面的、无生命的形象。当我现在再看这棵树时,那种特殊意识的一部分仍然存在,但是,我能感觉到它在逐渐地消失。你看,这种体验已经退去了,这种感觉可以长久些吗?

你是在一瞬间脱离了时间。你进入了当下时刻,因此你没有通过大脑去感知那棵树。这种对本体的觉知成为你感知的一部分。这种无时间意识逐渐成为一种认识,它不会扼杀存在于每个生物和每件事情中的灵性。这种认识并没有损坏生命的神圣与神秘,而是包含着对所有一切存在的深深的爱与尊重。大脑对这种认识是一无所知的。

大脑不会真正地认识树木,它仅知道有关树的事实或信息。我的大脑也不会认识你,它只知道有关你的特征、判断、事实和观点。只有本体才会直接地知道。

如果想象的未来比现在更好,它会给你希望,或让你愉悦地期待;如果它比现在更糟,会让你焦虑—其实这两者都是幻象。

对于大脑和有关大脑的知识而言,它们在日常生活的实际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当它控制你生活中的一切层面时,包括你与别人以及与自然的关系时,它就会变成一种可怕的寄生虫,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最终它会结束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并且通过结束它的主体而结束自己。

现在,你或许已经多少了解到了无时间状态可以如何转变你的感知。但是,光有体验是远远不够的,不管它是多么美好或深刻。我们所需要的和所关注的是意识层面的永久转变。

所以,请打破那种抗拒当下、否定当下的旧模式。请把对当下时刻的意识作为一种习惯,当不需要关注过去和未来时,把你的注意力从它们之中解放出来。在日常生活中,尽可能地从时间的意识中把自己解放出来。如果你发现很难直接进入当下时刻,那么请你从观察自己老想要脱离当下时刻的惯性开始。这样,你将会观察到,你总是把未来想得比现在更好或更坏。如果想象的未来比现在更好,它会给你希望或让你愉悦地期待;如果它比现在更糟,会让你焦虑——其实这两者都是幻象。通过自我观察,更多的临在意识会自动地进入你的生活之中。在意识到你没有进入当下的那一刻,你就在当下了。任何时候,当你有能力观察你的思维时,你就不会再落入它的陷阱。这时,另外一个不属于思维的东西就来临了:观察者的临在。

保持临在,随时观察你的思维、想法、情绪以及在各种情况下你的反应。请多关注自己对各种人、事、物的反应,至少像你关注让你有反应的人或事情一样。同时关注你的注意力是否常常跑到过去或未来之中。不要去判断或分析你所观察到的内容,就只是观察你的想法,感受你的情绪,关注你的反应,而不要把它们变成个人问题。这样你将会感觉到一些比你所有观察到的更为有力量的东西:在思维背后,那个宁静的、观察的临在本身——宁静的观察者。

当某种情况引发强烈的情绪反应时——比如当你的自我形象受到威胁时,或者生活中的某个挑战引发你的恐惧时,或者当事情出错时,或是过去的一个情结被触发时——你就需要强烈的临在意识了。在这些情况下,你会容易变得无意识。对这些情况的反应或因这些情况而产生的情绪控制了你,你就变成了它。你还会因此采取行动,去责怪、攻击、防卫等。只是,它不是你。它是一种反应模式,是处于惯性求生状态中的思维。

思维认同给予了思维更多的能量,对思维的观察却能把能量撤回;思维认同创造了更多的时间,对思维的观察却能开启无时间的领域。而这些从思维中撤回的能量就会转变为临在。一旦你感觉到临在,你就能在实际生活中不需要时间的时候,更容易地从时间中解放出来,并更深地进入当下。这不会降低你利用时间——过去和未来——的能力,当你需要利用时间来完成实际事务时。这也不会降低你利用大脑的能力。实际上,它会加强大脑的能力。当你在用大脑时,它将会变得更为敏锐、更为集中。

摆脱心理时间

学着在你生活中的实际事务上利用时间——我们可以称这个时间为钟表时间,但是当这些实际事务被解决后,请立即回到当下的状态。这样,就不会创造出心理时间。所谓“心理时间”,就是认同过去,并且持续地、强迫性地投射到未来。

钟表时间不仅仅是用来安排约会或计划旅行的。它包括从过去中汲取经验教训,使我们不会一次又一次地犯同样的错误;包括设定目标并向其迈进;还包括以规律、法则、物理、数学模型等方式预测未来并从过去中汲取经验教训,同时在预测的基础上采取合适的行动。

任何计划以及与实现目标相关的活动都是在当下时刻完成的。

即使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离开了时间就不能做任何事情,当下时刻仍然起到关键的作用:任何从过去中汲取的经验都与当下有关,并适用于当下。任何计划以及与实现目标相关的活动都是在当下时刻完成的。

开悟的人通常会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当下,但是他们对时间的关注仍然同时进行着。换句话说,他们会继续利用钟表时间,但是他们会将自己从心理时间上解放出来。

你在做这种修炼时要保持警惕,这样你就不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将钟表时间转变成心理时间。比如,你在过去犯了错误并在现在汲取了教训,这样你利用的就是钟表时间。另一方面,如果你在心理上不断地回忆你过去的错误,进行自我批评或感觉悔恨,这时你将错误融入了“我”以及“我的”之中:你将它变成了自我感觉的一部分,这时它就变成了心理时间。心理时间始终与错误的认同有关,不能宽恕意味着心理时间的沉重负担。

当下时刻是你所能拥有的一切。从来没有一刻你的生命是不在当下的。

如果你为自己设定了目标并努力实现它,你是在利用钟表时间。你知道你的目标,但是你也全力地关注你在当下时刻所采取的行动。然而,如果你过于注重目标,或许因为你在寻找幸福或成就,成为一个更圆满的自我感,这时你就没有在关注当下了。当下失去了固有的价值,而沦为通向未来的踏脚石。这样钟表时间就变成了心理时间。这时,你生命的旅程不再是一场奇妙的探险,它变成了一个为了达到目标、获得成就的强迫性需要。你不会再看到路边的花朵或闻到它的芬芳,也不会觉察到存在于当下的围绕着你生命的美丽和奇迹。

我能看到当下时刻的重要性,但是你说时间完全是一种幻象,这点我不能同意。

当我说时间是一种幻象时,我不是要做一个哲学方面的陈述。我仅仅是要提醒你一个简单的事实——这个事实很明显,你会发现它很难理解,或许你还会发现它很没有意义,但是,一旦你理解了它的真正含义,它将会像一把利剑,穿透你的思维引起的各种复杂的问题。让我再重复一次:当下时刻是你所能拥有的一切。从来没有一刻你的生命是不在当下的。这不是事实吗?

消极心态和痛苦根植于时间之中

但是,相信未来会比现在好不一定是一种幻象。现在的情况可能很可怕,很糟糕,但是事情在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好,并且情况通常是这样的。

一般来说,未来是过去的复制品。表面的变化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真正的变化却很少发生,这主要依赖于你是否能充分地保持临在,并通过汲取当下的力量来解决过去的事情。你对未来的看法是你当下时刻意识状态不可分的一部分。如果你的思维背负着过去的沉重负担,未来你将会体验更多的相同负担。由于缺乏临在,过去会侵入你的思维。你在当下时刻的意识的质量影响着你的未来,而未来,当然只能在当下里经历。

你可能会赢得千万美元的大奖,但是这种变化是非常肤浅的。你只不过会在更为奢侈的环境中,继续地重复着你从小被制约的行为模式。人类已经掌握了核技术,以前用木棒只能杀死10个或20个人,而现在只要一个人按一下按钮就能杀死100万人。这是真正的变化吗?

焦虑、紧张、不安、压力、烦恼—所有形式的恐惧,都是因为对未来过于关注而对当下关注不够所引起的。

如果决定未来的是你在当下时刻的意识质量,那么决定你意识质量的东西又是什么?是你临在的程度。所以真正能够发生变化以及瓦解过去的唯一地方,就是当下。

所有的消极心态都是由积累了心理时间以及对当下时刻的拒绝所引起的。焦虑、紧张、不安、压力、烦恼——所有形式的恐惧,都是因为对未来过于关注而对当下关注不够所引起的。愧疚、后悔、悲伤、怨恨、痛苦以及所有形式的不宽恕都是由过于关注过去而很少关注当下时刻引起的。

大部分人很难相信人可以完全从所有的消极心态中解放出来,然而这正是所有的灵性教材所指出的解脱状态。这种状态不是在虚幻的未来,而是在此时此地。

你可能很难认识到时间是造成你的痛苦和问题的原因,你认为痛苦和问题是由你生活中的一些特殊情况引起的。从传统的观念来看,这是对的。但是,除非你解决了大脑不断制造麻烦的功能失调问题,也就是它执意于未来而拒绝当下的问题,否则所有的麻烦都会换汤不换药地重复出现。如果造成你所有问题、痛苦、不幸的原因都在今天奇迹般地消失,但是你还是没有变得更为临在、更有意识,那你很快就会发现相同的问题或痛苦的原因又会如影随形般地出现在你身边。最终,问题只有一个:被时间所限的思维本身。

我无法相信,我有朝一日能从我的问题中完全地释放出来。

你是对的。你永远无法“达到”这种状态,因为你“已经”在那个时间点上了。那就是:现在!

在时间中没有救赎。你无法在未来被释放,当下时刻才是你获取自由的关键,所以你只有在当下才能解脱。

在生活情境中寻找你的生命

我不知道如何能在当下时刻获得解脱。事实上,此刻我的生活真的很不快乐。这是事实,如果我努力说服我自己,让自己认为事情不是像它看上去的那么糟糕,那我就是在自己骗自己。对我来说,当下时刻我非常不快乐;它完全不可能使我获得解脱。支持我继续生活下去的是未来改善的希望或可能性。

你自认为你的注意力聚焦于当下,而实际上,它完全被时间所控制。你是不可能既不快乐又完全地临在于当下的。

你所提到的生活,应该更为准确地被称为“生活情境”,这是心理时间:过去和未来。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没按照你的意愿来发生,你仍然在抗拒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而你现在又在抗拒当下的本然(what is)。促使你不断向前迈进的是希望,但是希望会使你将注意力集中在未来之上,而这种对未来的关注会促使你否定当下,因此造成你的不快乐。

确实,我目前的生活情境是过去所发生事情的结果。不过,它仍然是我现在的状态,而受困其中就是我不快乐的原因。

暂时忘却你的生活情境并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生命上。

这两者有何区别呢?

你的生活情境存在于时间之中。

你的生命则是在当下。

你的生活情境是思维创造出来的。

你的生命则是真实的。

找到通向生命的窄门,那就是所谓的当下。将你生命的重点集中在当下。你的生活情境可能会充满问题——大部分的生活情境都是这样的——但是,请你在此刻找出你的问题,不是明天或10分钟后,而是现在就找出问题。你在此刻有什么问题吗?

当你脑子里充满问题时,新的事物或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无法进入你的大脑。

当你脑子里充满问题时,新的事物或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无法进入你的大脑。所以,你应该随时为新的事物或问题的解决方案腾出一定的空间,这样你就会发现在生活情境之下的生命。

请充分地利用你的感官。定静在原处,环顾四周,但只是看就好,不要去做任何的分析与解释。观察一些光线、形状、颜色、质感等。关注每个东西宁静的临在,关注那个容许所有事物存在的空间。倾听声音,但不要去判断它。聆听声音之下的宁静。触摸一些东西,任何东西,并感觉和认可它们的存在。观察你呼吸的节奏,感觉空气的流入流出,感觉在你体内的生命能量。允许外在和内在所有事物的发生,接受万物的“本然面目”(isness),深深地进入当下。

这样,你将会远离时间和意象错乱的可怕世界。这样,你会逐渐摆脱消耗你生命能量的病态的思维,它此刻正在慢慢地毒害和破坏这个地球。你从时间的睡梦中觉醒,进入了当下时刻。

所有的问题都是思维的幻象

我感觉好像一个沉重的负担被卸下来了,顿时浑身轻松。我感觉很清新,但是仍然还有许多问题在等待着我,不是吗?它们都还没有得到解决,我难道不是在暂时地逃避这些问题吗?

如果你发现你自己身处天堂之中,用不了多久,你的大脑就会说:“是的,但是……”最终,这与解决你的问题无关,而是要认识到现在没有任何问题。只有一些需要在当下处理掉,或者顺其发展并把它看作是当下本然面目一部分的某些情境,直到它们发生变化了或可以处理了,才去采取行动。问题是思维创造的,它们需要时间来生存。在当下时刻的现实情况下,它们无法生存。

现在,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然后告诉我,此刻你还有什么问题。

你大脑中背负着100 件你在未来将会或必须做的事情的重担,却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你现在就能做的事情上。

我没得到任何答案,因为当你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当下时刻时,你不可能有任何问题。一个情境出现时,我们要么是去应付它,要么就是去接受它,对它说“好的”。为什么要把它转变成问题呢?为什么要将任何事情都转变成问题呢?难道生活中的挑战还不够多吗?你需要问题来做什么呢?思维会无意识地喜欢上问题,因为它们给你某种身份的认同。这是正常的,同时也是病态的。“问题”的意思是,你在心理上不断地琢磨某种情况,而没有真正地在当下采取行动,并且你还无意识地将它变成你的自我感的一部分。你被你的生活情境所累倒,以至于丧失了对生命的感觉、存在的感觉。或者,你大脑中背负着100件你在未来将会或必须做的事情的重担,却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你现在就能做的事情上。

在真正的紧急情况下,思维停止了;你完全临在于当下,被一种更为有力的东西接管了。这就是许多普通人突然能够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的原因。

当你创造了一个问题时,就创造了一分痛苦。所有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一个简单的决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会再为我自己创造更多的痛苦。我不会再创造任何的问题了。虽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但是它同样也是一个非常激进的选择。除非你内心真正厌倦了痛苦,而且受够了痛苦,你才会作出这种选择;除非你能汲取当下的力量,否则你也无法坚持下去。如果你不再为自己创造痛苦,也就不会再为别人创造痛苦,更不会再消极地制造问题来污染这个美丽的地球、你的内心世界和人类的集体心灵。

如果你曾经处于生死关头的紧急情况,你就会知道那不是个问题。思维没有时间来使它成为一个问题。在真正的紧急情况下,思维停止了;你完全临在于当下,被一种更为有力的东西接管了。这就是许多普通人突然能够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的原因。在任何紧急的情况下,你要么生存,要么死亡。无论何者,它都不是一个问题。

当我说问题是一种幻象时,有些人可能会生气,因为“他们是谁”的感觉受到威胁了。他们将大量的时间投入在一种虚假的自我感上。多年以来,他们无意识地将自我认同与他们的问题和痛苦结合起来。如果没有了这些问题和痛苦,他们将会是谁呢?

人们所说的、所思考的、所做的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源自于恐惧,当然,这还与他们对未来的关注以及与当下时刻的脱离有关。如果当下没有问题,那么也就没有恐惧。

如果出现了你现在就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你的行动是产生于当下的觉知,那么它们就会很果断,很清晰,并更有效。这种反应不是来源于你过去的思维模式,而是来源于对问题的直觉反应。在其他情况下,如果被时间限制的思维做出了反应,你就会发现:什么都不做,在当下归于中心反而更有效。

意识演化过程中的重大跃进

我已经短暂地体验了你所说的从思维和时间中解脱的状态,但是过去和未来的力量如此强大,我不可能很长久地摆脱它们。

被时间限制的意识模式深深地根植于人类的心灵之中。我们现在在这里所做的,正是这个星球集体意识正在经历的深刻转变的一部分——从物质、形式和分离的梦中唤醒意识。时间的终结。我们正在打破多个世纪以来控制人类生活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已经创造了大规模的人类无法想象的痛苦。我没有用“邪恶”这个词。我想,称它为无意识或病态会更有助于我们了解。

这种对陈旧意识模式或无意识模式的突破,是我们必须做的,还是将来会发生的呢?我的意思是,这个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吗?

如果你正在做的事情无法让你感受到喜悦、自在和轻松,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改变你正在做的事情,你需要改变的是你做事的方式。

这是一个视角的问题。做和发生实际上是一个过程,因为你是一个有完全意识的人,你不能将这两者分开。但是我们不能绝对地保证人类将会成功。这个过程不是不可避免的,也不是自动发生的。你的合作是这个过程的关键。然而当你仔细看时,你会发现这是意识演化过程中的量子跳跃,也是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生存下去的唯一机会。

本体的喜悦

你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标准来判断自己是否被心理时间所控制了。问自己:“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否让我感觉喜悦、自在和轻松呢?”如果不是,当下时刻就被时间控制了,并且生命因此被视为一个负担或一种挣扎。

当你不再迫切地想逃离当下,本体的喜悦就会进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之中。

如果你正在做的事情无法让你感受到喜悦、自在和轻松,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改变你正在做的事情,你需要改变的是你做事的方式。如何做事通常比做什么事更为重要。试试看,如果你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你正在做的事情上,而不是放在通过做这件事所取得的结果上,会发生什么情况。请将你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当下所发生的情况上。这意味着你同样完全接受当下时刻的事实,因为你不可能在完全关注某事的同时又去抗拒它。

只要关注当下时刻,你所有的不快乐和挣扎将会消失,你的生活也会充满喜悦和安逸。只要你以当下的觉知来采取行动,无论你做什么,它都会充满美德、关怀和爱——即使是一个最为简单的行动。

所以请不要担心你行动的结果——仅仅关注行动本身就好了。行动的结果会自然而然地产生。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灵修方法。现存最古老、最优美的灵性教导《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将对行动结果的不执着称为业力瑜伽(Karma Yoga)。它也被描述成“神圣的行动”。

当你不再迫切地想逃离当下,本体的喜悦就会进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之中。当你的注意力转向当下的那一刻,你会感觉到临在、宁静和平和。你不会再为了成就和满足而依赖未来——你不再将未来视为救赎。因此,你将不执着于结果。失败或成功都不会改变你本体的内在状态。你已经发现了生活情境之下的生命了。

在没有心理时间的情况下,你的自我感源于本体而不是你的过去。在这个世界上,在你的生活情境层面,你可能会变得很富有,知识很丰富,很成功,很自由,但是在更深的本体状态里,你是圆满和完整的。

在这种圆满的状态中,我们是否仍然还能或愿意追求外在的目标?

当然可以,但是你将不会去幻想未来有任何事情或任何人将会拯救你或使你开心。就你的生活情境而言,你可能还是需要得到或要求一些东西,因为这是一个有形有相的、有得有失的世界。而在更深的层次里,你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人了。当你能意识到这点时,在你所做的事情里将会有欢乐的能量。从心理时间中解放出来后,你将不再受恐惧、愤怒、不满等的驱动而去追求你的目标,也不会因面对失败的恐惧而变得消极。

当你更深的自我感是来自本体,而你也从心理需求的上瘾症中走出来时,无论是你的快乐或自我感都不取决于事情的结果,因此你可以说是从恐惧中解脱了!你不会在一个无常的世界中追求永恒,因为它是一个有形有相的、有得有失、有生有死的世界。你不会要求情境、状况、地点或人物让你快乐,然后如果它们未能达到你的要求你就痛苦。

尊重每一件事,却又不在乎这一切。身体形式有生和死,但是你意识到了处于形式之下的永恒的东西。你知道真理是不会受到威胁的。

当这变为你的存在状态时,你怎会不取得成功呢?你已经成功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