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力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第五章 临在状态

临在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你一直在谈论临在状态的关键性。我认为从理性上,我已经理解了它的含义,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真正地有过这种体验。我不知道这种临在状态是我想的那样,还是完全是另一回事。

它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你不能去思考临在的状态,思维是不会理解它的含义的。想要理解临在状态,就要处于临在状态之中。

现在,我们来做一个小实验。闭上你的眼睛并对自己说:“我想看看我的下一个想法是什么。”然后集中精力并等待你的下一个想法出现。请像猫注视着老鼠洞一样聚精会神。什么样的想法将会从这个老鼠洞中出来呢?现在,请你试试看。

怎么样?

我必须等待很久脑袋中才有念头出现。

就是这样。只要你强烈地处于临在的状态中,你就会从思维中解脱出来。这时你会非常平静并且精神高度集中。但是,你的注意力一旦放松,思维就会乘虚而入。这时,思维的噪声又开始出现,你内心的平静状态就会丧失。你又回到了时间里。

有些禅宗大师为了测试弟子的临在程度,会悄悄地从弟子的身后突然用棍子击打他们。令人吃惊的是,如果弟子非常地临在并处于相当警觉的状态,他会感受到大师从后面悄悄地走近他,就可以去阻止大师或者闪避到一旁。但是,如果弟子被击中,就说明他沉浸于思维之中,也就是说,他心不在焉,处于无意识状态。

在日常生活中保持临在会帮助你深深地根植于自己的内在之中;否则,有着巨大能量的思维会像一条狂奔的河,把你拖进急流中。

“深深地根植于自己的内在之中”是什么意思?

有着巨大能量的思维会像一条狂奔的河,把你拖进急流中。

意思是完全地进入你的内在,经常将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体的内在能量场上。从内在来感受你的身体。这种身体意识有助于你的临在。它帮助你平静地处在当下时刻。

“等待”的奥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临在状态可以比作等待。耶稣在他的一些寓言中就运用了等待的比喻。这不是那种否认当下、无聊不安的等待;也不是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未来,并认为当下时刻会阻止你获取你想要的东西的那种等待。从质量上来说,这种等待是一种不同的等待,它需要你全神贯注。在任何时刻都可能有些事情发生,但是如果你不能绝对地全神贯注,不能绝对地平静,你就会错失它。这就是耶稣所说的那种等待。在那种状态下,你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当下。这样,白日梦、思维、回忆和期望都没有生存的空间。没有紧张、恐惧,只有警觉的临在,而你整个存在,你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会集中在当下。在这种状态下,拥有过去和未来的“你”很难在那里生存。然而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会丢失。从本质上来说,你仍然是你自己。实际上,在这种状态下,你会前所未有地全然成为你自己。

耶稣说:“像一个仆人等待主人回家一样。”仆人不知道主人何时回家。所以,他一直保持警惕,处处小心以免错过主人的到来。在另外的一则寓言里面,耶稣讲述了五个粗心(无意识)的女人由于没有足够的油(意识)来保持油灯继续燃烧(保持临在),所以错过了她们的新郎(当下时刻),以致无法参加婚礼(开悟)。这五个女人与另外的五个聪明的、有足够油(有意识)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寓言指的不是世界末日,而是心理时间的终结。它们指出了超越自我心智、生活在一种全新的意识状态的可能性。

美好源自于你临在的定静之中

当我独处于大自然的怀抱时,我能偶尔短暂地体验你刚才所描述的东西。

你是否曾在晴朗的夜晚凝视夜空,惊叹于它绝对的寂静和不可思议的浩瀚?

是的。禅宗大师用“顿悟”(Satori)这个词来描述短暂的开悟或短暂的无思维、完全临在的状态。尽管顿悟不是持久的转化,但是当它来临时,你应该对它心存感激,因为它让你尝到了开悟的滋味。实际上,你可能已经体验过它很多次了,可你却不知道它是什么,也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要感受大自然的美丽、伟大和神圣,你需要临在意识。你是否曾在晴朗的夜晚凝视夜空,惊叹于它绝对的寂静和不可思议的浩瀚?你是否倾听过,真正地倾听,森林中山泉的声音?或者你是否真正地倾听过在寂静的夏夜鸟儿的歌唱?当你的思维宁静时,你才会关注到这些。你必须暂时卸下你个人问题的包袱、过去的和未来的包袱,以及你知识的包袱。否则,你将会视而不见,听如未闻。你需要完全地进入当下时刻才行。

超越外在形式之美的是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那些叫不出名的事物,那些深沉的、内在的、神圣的东西。只要美好的事物出现,这份内在的本质都将会在那里闪耀着光芒。只有当你临在时,你才会看得到它。那些不可名状的本质和你的临在本质是同一样东西吗?如果不处于临在状态,那些美好的东西还会在那里吗?请你深深地去体会,为自己找出答案。

在思维开始活跃的那一刻,你所拥有的一切就只是对思维的记忆而已。

当你体验到了这些临在时刻,你可能不会意识到你是短暂地处于无念状态。这是因为这种状态与思维之间的间隔太窄。在思维开始活跃起来之前,你的顿悟可能只会持续几秒钟,但是它确实发生过了;否则,你就不会体验到这种美好。对于美的感知和创造,思维无能为力。只有完全处于临在状态,那种美或神圣才会产生。由于这种间隔的狭窄以及缺乏的警惕,你可能无法区别在没有思维下的对美的感知,和用思维对美进行诠释的差异。然而,事实是,在思维开始活跃的那一刻,你所拥有的一切就只是对思维的记忆而已。

感知与思维之间的时间间隔越宽,你就会越深入地体会到你作为人的存在,也就是说你会更有意识。

许多人在他们的思维中陷得太深,所以自然界的美丽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他们可能会说:“多美丽的花呀。”但是,这仅仅是一种机械式的心理标记,因为他们没有处于当下时刻。他们没有真正地看到花,没有真正地感受到它的本质和神圣之处——就像他们不了解自己,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本质和神圣之处一样。

由于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思维主宰的文化之中,大多数现代艺术、建筑、音乐和文学都缺乏美感,缺乏内在的本质。原因是,创造这些东西的人没有将他们自己从思维中解放出来。所以他们从未触及那些真正的创造力和美感产生的源头。就这样,他们任由思维创造了一些畸形的东西。看看那些城市景观和工业废地你就明白了。任何一种文明都不会创造出这么多丑陋的东西出来。

纯意识的实现

临在与本体是一回事吗?

当你意识到了你的本体,本体就会意识到它自己。当本体意识到自己时,那就是当下的临在。由于本体、意识和生命是同义词,所以我们可以说,当意识到它本身时,就是临在。或者当生命获得了自我时,它就是临在。但是,别太执着于这些词句,别试着去理解它们的含义。在你进入当下时刻之前,你不需要理解任何东西。

我的确理解你刚才所说的话,但是这样看起来,本体也并非十全十美,它正处于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上帝还需要时间来成长吗?

任何存在的事情都有本体,都有一定程度的意识。即使是块石头都有初级的意识,否则它的原子和分子将会溃散。

是的,从显化世界的狭隘观点来看是这样的。在《圣经》中,上帝宣称:“我是阿尔发(Alpha,希腊字母的首字母)和欧米加(Omega,希腊字母的尾字母),我就是那存在的合一。”在上帝居住的无时间的领域内——同样是你的家——开始和结尾,始和终是合一的。已经存在和将要存在的万事万物的本质,永恒地存在于一个合一的、完美的、未显化的状态中,这完全超越了人类思维能够想象或者理解的范畴。在我们这个看似由孤立的各种形式组成的世界里,无时间状态的完美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概念。即便意识本身——由永恒源头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好像受制于一个发展的过程,但这是由我们狭隘的思维造成的。在绝对的真理中,完全不是这样的。请允许我再继续谈谈意识演化吧。

任何存在的事情都有本体,都有一定程度的意识。即使是块石头都有初级的意识,否则它的原子和分子将会溃散。万物有情。太阳、地球、植物、动物和人类——都是意识不同程度的显现,都是以某种形式来显化出来的意识。

当意识以形状和形态,以思维和物质形式显现时,世界就产生了。看看地球上数百万的生命形式吧。在大海中,在陆地上,在天空中,每一个生命形式都被复制了数百万次。这将会复制到什么时候呢?有没有某人或某物在玩一种形式的游戏呢?这是印度先知问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将世界看成莱拉(lila),上帝玩的神圣游戏。在这个游戏中,个体生命形象显然不是很重要。在大海中,许多生命形式在出生之后几分钟就死亡了。人类的生命形式也只不过几十年就会化为尘土,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这很残忍或悲惨吗?如果你为每一个生命形式创造了一个独立的身份,如果你忘了意识是上帝的本质通过生命形式的显现,那么它就是残忍或悲惨的。但你如果能够理解自己的神性本质就是纯意识的话,才会真正地了解以上的情况。

如果一条鱼在你家的鱼缸中出生,你为它取名叫约翰,并制作了一份出生证明,告诉它有关它的家族史,两分钟后,它被别的鱼吃掉了,这就是个悲剧。然而它之所以是个悲剧,是因为你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孤立的自我投射到了它上面。你只抓住了整个动态过程中的一个片段,一个微分子的舞蹈,然后从它创造出了一个孤立的实体。

到了最后搞得太复杂了,以至于自己完全迷失在其中,意识想方设法来掩饰自己,对于当今的人类来说,意识完全被它的掩饰所认同。它仅仅知道它是一种形式,因此,它生活在对身体或心理形式的毁灭的恐惧之中。这是一种小我思维,也是大量问题产生的根源。这看起来好像是在进化线上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可是即便如此,它也是莱拉的一部分,神圣游戏的一部分。最终这种由明显的功能缺失所创造出来的痛苦,便转而迫使意识远离它的形式认同,也把它从形式的梦幻中唤醒了:意识找回了自我意识,而它所在的层次已经比失去自我意识前更深了。

现在,作为你思维的观察者,你是否看到了进入当下时刻的广泛而深刻的意义呢?无论何时,当你观察自己的思维,你就把意识从你的思维形式中抽离。结果,观察者——超越形式的纯意识——会变得更为强大,而思维的形式结构则变弱了。当我们谈论观察思维的时候,实际上是把一个深具宇宙意义的事件拟人化了,就是说意识通过你从形式认同的梦幻中觉醒了,意识撤离了形式。这个觉醒预示着一个追不及的未来事件,即世界末日。

当意识从身体和心理形式的认同中解放出来时,它就变成了我们所谓的纯意识或受过精神启蒙的意识。在少数人中已经发生了此事,并且它必定会在大规模的层面上发生,虽然我们不能绝对保证这将会发生。大部分人仍被自我的意识模式所控制:被他们的思维所认同和控制。如果他们不能及时地将自己从思维中解放出来,他们将会被思维摧毁。他们将会经历越来越多的冲突、暴力、疾病、绝望和疯狂。自我的思维像一艘不断下沉的船。如果你不及时下船,你将会与船一起下沉。人类集体的自我思维是这个地球上最为危险的、破坏力巨大的实体。如果人类的思维不改变,我们这个地球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有当他们偶尔处于思维之下的意识水平时,他们的大脑才会出现短暂的空当。睡眠状态时就是这种情况。但是,一部分人通过性爱、酒精、药物,也可以抑制过度活跃的思维。如果没有酒精、镇静剂、抗抑郁药物以及毒品,人类思维的精神失常会比现状更为严重。我相信,如果他们离开了药物,大部分人将会成为他们自己和其他人的威胁。这些药物当然会使你陷入功能失调之中。它们的广泛使用只会延迟陈旧的思维模式的突破以及更高层次的意识的出现。

对于我们来说,回到处于思维之下的某个意识水平——我们的老祖先未进化的前思考水平和动植物意识状态——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不可能回到这个意识水平上来。如果人类要生存,就必须进入下一个阶段。意识在整个宇宙中以数亿种形式在不断地演化。因此,即使我们的意识没有得到演化,在整个宇宙规模上,这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意识的任何一个进步都不会丢失,所以,它仅仅简单地通过其他的形式表达它自己。但是我在这里所说的,你在这里所听的或读的事实,是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新的意识在这个地球上已经站稳脚跟了。

无论你身处何地,沉默是进入当下时刻最容易、最直接的方法。

在这里我不针对个人:我不是在教导你。你是有意识的,其实正在倾听你自己。有句东方古语说:“教学相长。”不论怎样,字句本身并不重要。它们不是真理,它们只是指向真理。当我说话时,我是从临在的角度说话,你也可以从你的临在与我共鸣。尽管我所用的每一个字都有一个历史,都来自过去。但是,像所有的语言一样,现在我对你说的字是高能量频率临在的载体,与它们字面的意思不尽相同。

沉默是临在的一个更为有力的载体,所以当你在读这些内容或在听我说话时,请注意这些字句之间和之下的沉默,注意那些间隙。无论你身处何地,沉默是进入当下时刻最容易、最直接的方法。即便有噪声,在声音空间和之下还是会有一些沉默之音。倾听沉默会在你的内心深处创造宁静。只有你内心宁静,你才能感受到外在的寂静。宁静就是临在,从思维形式中解放的意识。在此你可以身体力行我们刚刚谈到的内容。

救世主:你神圣临在的现实

小我会被更大的小我吸引;黑暗无法认出光明,只有光明才能认出光明。

请不要执着于任何字句。你可以用救世主来替代临在,如果你觉得它对于你来说更有意义的话。救世主是你的神性的本质或者东方所说的“大我”。如果你认识到在救世主那里没有过去和未来,许多有关救世主的误解和错误信念都将会澄清了。说救世主过去是什么或将来会是什么是自相矛盾的。耶稣生活在两千年前,他认识到了神圣的临在和他真正的本质。所以他说:“在亚伯拉罕之前我就是存在的。”他没有说:“在亚伯拉罕出生前我就已经存在了。”如果他这样说,就说明他仍然生活在时间和形式身份的空间里。“我就是”这句话出现在一个过去式的句子里,就说明了一个剧烈的转变,也是在这个短暂空间里的出离。这是一句深奥的禅语。耶稣努力地传达临在和自我实现的意义。他已经超越了由时间控制的意识层面并进入了无时间的状态。当然,永恒不是指无止境的时间,而是指无时间。因此,耶稣成为了救世主,一个纯意识的工具。在《圣经》中,上帝的自我定义是什么呢?上帝是否说过“我已经是什么,我将来会是什么”?当然没有。如果这样,就使过去和未来成为现实了。上帝说的是:“我是那‘我是’。”在这里,没有时间,只有临在。

救世主复活是人类意识的转换,从时间到临在,从思维到纯意识的转换,而不是某个男人或女人的到来。如果救世主明天以某种外在的形式出现,他或她可能会对你说:“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神圣的临在,我就是永恒的生命,我在你之内,我在这里,我就是当下。”

请永远不要将救世主人格化。请不要将救世主看成一个形式实体,真正的飞天、圣母、心灵导师,他们不是以特殊的人的样子呈现的。由于没有一个需要去支撑、维护、喂养的虚假自我,他们比凡人更简单、更平凡。正因为如此,任何有着强烈自我的人,会视他们为不重要的,他们甚至更可能对这些大师视若无睹。

如果你受到一个心灵导师的吸引,这说明你有足够的临在去认出他人的临在。很多人认不出耶稣或佛陀,同时还有很多人被虚假的老师吸引。小我会被更大的小我吸引;黑暗无法认出光明,只有光明才能认出光明。所以,请不要相信:光明在你之外或者它只会以某种特殊的形式出现。如果只有你的心灵导师是上帝的化身,那么你是谁呢?任何排他性都是对形式的认同,形式认同意味着自我,不管它多会掩饰自己。

请利用心灵导师的临在,来反映你自己超越姓名和形式的实体,以便更多地进入当下。这样,你将会很快地意识到没有所谓我的临在或你的临在,因为临在是合一的。

团体共修同样能加强你感受当下的力量。一群处于当下时刻的人聚在一起,就会产生全神贯注的集体能量。这不仅会提高每个成员感受临在的程度,而且还会将人类集体意识从思维控制的状态中解放出来。这将会使个人更容易地进入当下时刻的状态。然而,除非成员中至少有一个人完全地临在,并有高度的意识,否则自我思维会很容易地重新活跃起来,并破坏集体的努力。虽然,团体共修是很宝贵的,但是它还不够,你不能去依赖它。同时,你不能去依赖心灵导师或者精神导师,除非这只是你学习临在的含义和实践的过渡阶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