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力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章 开悟的爱情关系

随处进入当下

我一直以为,真正的开悟需要通过男女之间的真正爱情才会实现,否则是不可能的。难道我们不是因为这样才再次变成一个整体的吗?除非这种情况发生,不然一个人的生命怎么会得到满足呢?

你有过这种体验吗?在你身上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没有,但是还会有别的可能吗?我知道它将会发生。

换句话说,你在时间中等待一件事情来拯救你。这不是我们一直在谈论的主要错误吗?拯救不在空间或时间内。它就在此时此地。

“拯救就在此时此地”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甚至不知道“拯救”的意思。

大部分人追求肉体上的欢愉或者各种形式的心理满足,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事情会使他们幸福或者会将他们从恐惧或匮乏的感觉中解放出来。幸福可以被视为一种源于肉体享乐的富有活力的感觉,或者是一种源于某种心理满足的更为安全、更为圆满的自我感觉。这就是从不满足或匮乏感中去寻找拯救。不变的是,他们所获取的任何满足都是短暂的,都远离了此时此地。“当我获得了这个或从那个中解放出来时,我就好了。”这创造了在未来可以获得拯救的幻象,是一种无意识的思维。

真正的拯救是一种自由状态—从恐惧、痛苦、匮乏和不满的感觉中解脱,从所有的欲望需求、占据和依赖中解放出来。

真正的拯救是成就满足,是和平,是生命的圆满。它就是做你自己,在你的体内感受没有对立面的美善。在这种状态中,你本体的喜悦不依赖于任何外界的事物;真正的拯救是了解到,你是那个滋生万物的无时间、无形式的至一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真正的拯救是一种自由状态——从恐惧、痛苦、匮乏和不满的感觉中解脱,从所有的欲望需求、占据和依赖中解放出来。它是从强迫性思维、消极心态,最重要的是,从以心理需求形成的过去和未来中解脱。你的思维不断告诉你,你不能从这里到那里。必须有些事先发生了,或是你必经成为这个或那个,你才可能被解放或得到满足。实际上,你的大脑说,在你被解放或变得圆满之前,你需要时间来寻找、挑选、达到、获得、成为或理解某事。你视时间为达到救赎的手段,事实上时间是救赎的最大障碍。你认为,此刻由于你还不够圆满或不够好,所以你不能从你的现实情况中到达那里,实际上,此时此地是你到达那里的唯一途径。通过认识到你已经在那里了,你才能达到那里。当你认识到你没有必要去寻找神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找到神了。所以拯救的方法不止一个:你可以利用任何一个条件,但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条件。然而,获取拯救的大门却只有一个:进入当下。离开当下时刻你就无法得到拯救。你感觉孤单吗?在生活中你没有伙伴吗?就从那里进入当下时刻吧。你在一个爱情关系中吗?就从那里进入当下时刻吧。

通过认识到你已经在那里了,你才能达到那里。当你认识到你没有必要去寻找神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找到神了。

只有此刻才会使你更加靠近拯救。这种说法,对总以为未来才是有价值的思维来说,很难接受。过去你做的任何事情,或过去发生在你身上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你对当下说“是”,也不能阻止你更深地进入当下。

爱与恨的关系

爱给予你的痛苦就像给予你的欢乐一样多。

除非你拥有当下时刻的意识频率,否则你所有的人际关系,尤其是爱情关系,都会有缺陷并最终失调。它们可能暂时看起来很完美——比如当你坠入爱河时——但始终不变的是,这种表面上的完美会随着争论、冲突、不满以及情绪甚至身体暴力的逐渐频繁发生而受挫。不久以后,大部分的爱情关系似乎都会变得爱恨交织。爱可以瞬间变成野蛮的攻击或情感的敌对。这是很常见的事。然后这种关系可能会在爱与恨的两极之间徘徊一阵,可以是几分钟、几个月或者几年。爱给予你的痛苦就像给予你的欢乐一样多。通常,情侣们对这种周期性变化都很上瘾。这样戏剧化的方式使得他们活得更带劲儿!当积极与消极这两极之间失去平衡时,消极的和毁灭性的情感周期就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这似乎是迟早的事,然后离关系最终破裂也就为期不远了。

如果你以为消除了这种消极的破坏性周期,所有的一切就会变得美好,爱情关系就会像花朵一样盛开,那么你就错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这两极是相互依赖、不可分割的。积极之中包含着未显化的消极成分。实际上两者是相同的功能失调的两个不同的方面。我在这里所说的是浪漫的爱情关系——不是真爱,真爱是没有对立面的,因为它是超越大脑而产生的。爱是难以持久不变的,就像有意识的人一样,非常稀少。不过当思维流产生空隙时,我们可能对爱有惊鸿一瞥。

我们都倾向于把爱情存在的障碍归因于爱情关系的消极面;同样,你也可能把障碍的产生归因于你的伴侣,而不是你自己。它可以有多种表现方式:占有、嫉妒、控制、被动、无言的怨恨、好胜、冷漠、情感需求、操纵、争论、批评、判断、责备、攻击、愤怒、对过去父母加诸的伤害无意识的报复、暴怒和身体暴力等。

在积极的一面,你与你的伴侣相爱。一开始,这是一种深深的满足状态。你感到充满活力。你的存在突然变得有意义起来,因为有人想念你,需要你,使你变得特殊,对对方来说也是一样。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感觉很圆满。这种感觉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东西都变得没有意义起来。

然而,你可能还会注意到,在这种强烈的感觉中,有需要和依赖的成分。你们相互吸引,相互迷恋。他或她就像药物一样让你上瘾。当拥有这种药物时,你会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而对方如果有离开你的可能或你有这种想法时,你就会嫉妒,企图通过要挟、责备或指控来操纵一切,这源自于你对失去的恐惧。如果对方真的离开了你,这可能会导致你最为强烈的敌意或最为深刻的痛苦和绝望。这时,爱又在哪里?爱会在瞬间就转向它的对立面吗?当初的那些是爱,还是上了瘾的控制和依赖呢?

沉溺上瘾和追寻圆满

我们为什么会对其他人沉溺上瘾呢?

浪漫的爱情关系为什么是这种强烈的、广受欢迎的体验呢?原因在于它似乎可以使人从深层的恐惧、需求、匮乏和不圆满的状态中解放出来。这种状态是人类尚未得到拯救的、未开悟的一部分,其中包含了人类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因素。

在生理方面,你明显不是一个整体,永远都不会是:你不是个男人,就是个女人,你只是这个整体中的一半。对这种整体圆满的渴望——回复合一状态的渴望,就促使男女之间相互吸引,男人需要女人,女人同样也需要男人。这几乎是一种对与异性能量结合的不可抵挡的渴望。造成这种生理渴望的根本原因是有关心灵方面的:对二元终结的渴望,回到整体圆满的状态。在生理方面,性结合使你最能接近这种状态。这就是为什么性在生理方面能提供令人最满足的体验的原因。但是性结合只能让人短暂地感受这种整体圆满状态,一种速成的欢愉。如果你将这种圆满状态视为一种拯救方式并无意识地寻求它,那么你就是企图在形式的层次来终结二者之对立,这是不可能的。你仅瞥见了天堂,却不允许在那里长期居住,你又回到了一个分离孤立的身体中。

在心理方面,缺乏和不完整的感觉甚至比在生理方面还要强烈。只要你认同你的思维,你的自我感就是源于外在。也就是说,你从那些与你的自我感丝毫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中——你的社会角色、财产、外表、成功与失败、信仰等——寻找你的自我感。

这种虚假的、由思维引发的自我感——小我很脆弱,很不安全,并且不断地寻找新的事物来认同,以便让它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但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小我得到永久满足,恐惧感仍会存在,缺乏和需求的感觉也仍然存在。

这时,一种特殊的关系出现了。它似乎是所有小我问题和满足所有小我需求的答案。所有你过去赖以获取自我感的东西,现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此刻,你有了一个替代所有这些事情的单一聚焦点,这个聚焦点赋予了你生命的意义:你有所爱了!你不再是这个冷漠世界上的孤立碎片,至少看起来不是了!现在你的世界有了一个中心:你爱的人。事实上,这个中心仍然处于你的身外,因此,你的自我感还是源自于外在,但在一开始,这看起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小我之下特有的不完整感、恐惧、缺乏感和不满足感已经不存在了。它们真的不存在了吗?它们消失了,还是继续存在于幸福的表面下?

如果在爱情关系中,你既体验到了爱,又体验到了爱的对立面——攻击和情感暴力等——那么你很可能就是将自我依恋和沉溺上瘾与爱混淆在一起了。你不可能在这一刻爱你的伴侣,而在下一刻马上攻击他或她。真爱是没有对立面的。如果你的“爱”有对立面,那么这就不是真爱,而是小我对更深层、更完整的自我感的需求,一种其他人暂时能满足的需求。它是拯救自我的替代品,短期内,它带给你的感觉还真像被拯救。

所有沉溺上瘾都源自于你无意识地拒绝去面对和经历痛苦。每一次上瘾症都始于痛苦,又以痛苦收场。

但是,有一天,当你的伴侣没有满足你的要求,即没有满足你小我的需求时,问题就出现了。这时,被爱情关系所暂时遮盖的自我意识中固有的恐惧、痛苦和缺乏感就会重出水面。就像对其他事物上瘾一样,当你服用药物时,你会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但是总会有药物失效的时候。当这些痛苦的感觉重新出现时,你就会觉得比以前更为痛苦,这时你还会把你的伴侣视为导致这些痛苦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说你会将这些痛苦感觉投射出去,并用野蛮的暴力(你痛苦的一部分)攻击你的伴侣。这种攻击可能会唤醒你的伴侣自己的痛苦,并且对方可能会立刻反抗你的攻击。这时,小我仍然会无意识地希望它的攻击或操控对方的企图能够惩罚对方,并使他们改变行为,这样你的小我就又可以以此来掩饰痛苦了。

所有沉溺上瘾都源自于你无意识地拒绝去面对和经历痛苦。每一次上瘾症都始于痛苦,又以痛苦收场。无论你上瘾的是什么——酒精、食物、合法的或非法的药物,或者一个人——你都是在用它们来掩盖你的痛苦。这就是为什么在开始的激情过后,在爱情关系中总留下那么多的不快乐和痛苦。关系本身不会造成痛苦和不快乐,它们只是将已经在你内在的痛苦和不快乐引发出来。每一次沉溺上瘾都是这样的。当上瘾和沉溺无法再满足你的时候,你的痛苦就会比以前更为强烈。

大部分人总是努力逃离当下时刻,而从未来寻找拯救,也是这个原因。如果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自己的痛苦,这是他们所恐惧的。但愿他们知道进入当下取得临在力量来瓦解过去和旧痛是多么容易的事。当下的现实可以立即瓦解幻象。也但愿他们知道自己是多么接近自己的本质,多么接近上帝。

当然为了避免痛苦而回避爱情也不是解决之道,痛苦依然存在。三次失败的爱情,比你幽居荒岛或闭关苦修三年,更有可能迫使你走向觉醒。不过,如果你独处时能够保持高度的临在,也会有相同的效果。

从上瘾到开悟的爱情关系

我们能将上瘾的爱情关系转化成真正的爱情关系吗?

爱情最伟大的催化剂就是完全接受你伴侣的一切,而不是去批判或以任何方式去改变他或她。

可以。请将你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当下时刻,这会使你更多地感受临在并加强你的存在感。不管你是一个人生活还是与你的伴侣一起生活,这都是关键点。为了使爱情之花盛开,你的临在之光需要足够强大,这样你就不会再被思维和痛苦之身所控制,而误以为它们就是你了。将你自己看成是思考者之下的本体,心理噪声之下的宁静,痛苦之下的爱和欢乐,这就是自由、拯救和开悟。为了从痛苦之身中解放出来,你需要将临在带进痛苦之中,从而改变痛苦。为了从思维中解放出来,你需要变成你思维和行为的沉默的观察者,尤其是观察你思维的重复模式和小我所扮演的角色。

如果我们不投注自我感到思维中,思维就会失去它的强迫性——强迫性的批判,进而拒绝接纳事实,并创造冲突、戏剧性事件和新的痛苦。事实上,当你通过接受事实而让批判停止时,你就从你的思维中解放出来了。你就已经为爱、喜悦、和平创造了空间。首先,停止批判你自己,然后,停止批判你的伴侣。爱情最伟大的催化剂就是完全接受你伴侣的一切,而不是去批判或以任何方式去改变他或她。这样,你就立即超越了小我。所有的思维游戏和沉溺依赖都将消失。再也没有受害者和加害者,也没有原告和被告。这同样是所有相互依赖的终结,不需要在彼此的无意识模式中纠缠不清。这样,在爱里,你们要么分开,要么一起更深入地进入当下时刻,进入本体。简单吧?是的,就这么简单。

你的爱不在你身外,你的爱在你之内。你永远不会失去它,它也不会离开你。爱不需要依赖一个人、一个外在的形式才能存在。

爱是一种本体的状态。你的爱不在你身外,你的爱在你之内。你永远不会失去它,它也不会离开你。爱不需要依赖一个人、一个外在的形式才能存在。在你临在的定静中,你可以感觉到你的无形式和无时间的本质,就是赋予你肉体生命的那个未显化状态。这样,你就能感觉到在其他人和其他生物内的相同深度的生命。你的观察超越了形式和分离的屏障。这就是合一的体现。这就是爱。

爱是非选择性的,就像太阳也是非选择性的一样。它不会对某人有特殊待遇。它不是排他的。排他性不是神的爱,而是小我的爱。然而,对真爱感受的强烈程度却因人而异。如果某人对你的爱的反应比其他人对你的爱的反应更清晰、更深,并且你对这个人也有着同样的感觉,这时,我们可以说你和他或她是在爱情关系中。你和那个人的联结,和你与公车上坐在你的旁边的人,或鸟、树、花的联结都是一样的,只是你对这种联结感受的程度不一样。

即使在一份沉溺上瘾的爱情关系里,也有超越双方沉溺上瘾感的短暂的真爱时刻。在这些时刻里,你和你伴侣的思维短暂地退居幕后,而你们的痛苦之身也短暂地处于休眠状态。当你们进行身体亲密接触,或者当你们共同见证孩子出生的奇迹,或面临死亡,或者当你们其中一人患重病时——任何时候,当你的思维无能为力时,这种情况就有可能发生。这时,你的本体——通常被掩埋在思维之下——就会出现,而真正的交流就有可能了。

真正的交流是共享的合一的实现,也就是爱。通常,这种情况会很快消失,除非你能足够长时间地进入当下并排除你思维和它陈旧的模式。当思维和思维认同重新复活时,你就不再是你自己了,而是一个你自己的心理意象,这时你又陷入了你的游戏,开始扮演着你的角色,以便满足小我的需求。你又开始拥有了人类的思维,装扮成人,与另外一个思维合演着一出叫做《爱》的戏剧。

尽管这种短暂的感受是可能的,但是除非你永久地从你的思维认同中解放出来,而你的临在意识强烈到足以瓦解痛苦之身,或至少成为一个观察者的临在,否则爱情之花不会永久盛开。

在爱情关系中灵修

每一个危机不仅代表着危险,也蕴藏着机会。

随着意识的小我模式及其创造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走向瓦解的最后阶段,男女之间的关系也会反映出这个危机阶段,而人类已经知道自己进入这个阶段了。由于人类越来越多地认同他们的思维,所以大部分人际关系不是扎根于本体之中,这也因而成为痛苦的源头并导致了问题和冲突。

数百万人现在过着单身生活,或者成为单身父亲或母亲,无法再建立爱情关系或者不愿意重蹈覆辙。其他人则从一段关系走到另外一段关系,在欢乐——痛苦的周期里挣扎,不断地从异性那里追求满足和不可捉摸的目标。还有一些人则为了孩子或安全感、习惯性、害怕孤单或其他共同利益的约定等而妥协,有的是因为无意识地对刺激的情绪障碍和痛苦上瘾,从而继续生活在这种充满痛苦、失调的爱情关系中。

然而,每一个危机不仅代表着危险,也蕴藏着机会。如果爱情关系强化了自我思维模式并激活了痛苦之身,你为什么不接受这个事实而要去逃避呢?为什么不去与关系共存,而要去避免亲密关系或继续幻想理想伴侣的出现,来解决你的问题或给你满足感?除非你完全承认或接受所有事实,否则隐藏于危机背后的机会就不会展现。只要你拒绝它们,只要你逃避它们或者希望事情变得不同,机会的大门就永远不会向你打开。同时你仍然会陷入这种情况之中,而在未来这种情况要么不变,要么会进一步地恶化。

承认和接受这些事实,也会使你从中获得一定程度的解放。比如说,当你觉知你们的关系不和谐并承认这种不和谐时,通过你的觉知,新的因素就会产生,而这种不和谐关系也会随之改变。当你觉知你自己变得不平和时,这份觉知就会创造出一个宁静空间,它用爱和温柔围绕着这些不平和,从而将你的不平和转变成平静。只要涉及内在的转变,你是无法去“做”什么的。你不能改变你自己,当然也不能改变你的伴侣或其他人。你所能做的就是为这种变化创造一个空间,让变化得以发生,并让恩典与爱进入。

爱情关系不是用来使你快乐或满足的,如果你仍想通过爱情关系来获得拯救的话,那你将会一次又一次地遭受挫折。

所以,无论何时当你们的关系不和谐时,无论何时这种不和谐关系将你和你伴侣的“疯狂”带出来的时候,请你觉得欣慰,因为无意识的东西已经被带进光中了。这就是拯救的机会。无论何时,保持对当下这一刻的觉知,尤其是对你内心状态的觉知。如果你愤怒,请感知你的愤怒。如果你嫉妒,防卫心重,好争论,好胜,你的内在孩童需要关爱或任何一种情绪痛苦——无论是什么,请承认那一刻的事实,掌握那一份觉知。如果你观察到了你伴侣的无意识行为,请用你的爱去承认这个事实,这样你就不会对它做出反应。无意识和觉知无法长久共存——即使这种觉知只来自于另一方,而非做出无意识行为的那一方。处于敌意和攻击底层的能量形式,对爱的临在是无法容忍的。如果你对你伴侣的所有无意识行为都做出反应,你自己就会变得无意识,但是如果你能记得去觉知你的反应,你就不会迷失。

人类面临着进化发展的巨大压力,因为这是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而生存的唯一机会。这将会影响着你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会影响你的爱情关系。我们的爱情关系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了这么多的问题和冲突。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爱情关系不是用来使你快乐或满足的,如果你仍想通过爱情关系来获得拯救的话,那你将会一次又一次地遭受挫折。但是如果你能承认爱情关系不是为了让你更幸福,而是让你更有意识,那么这种关系反而会为你提供拯救机会。你也会与更高意识相结合,而这更高的意识正是想通过你而来到这个世界。对于那些保持陈旧意识模式的人来说,他们将会经历更多的痛苦、暴力、迷惑和疯狂。

如你所建议的,我想,在爱情关系中灵修,需要两个人一起来做吧。比如,我的伴侣仍然表现出嫉妒和控制的旧模式。我已经多次向他指出这个问题了,可他就是看不到。

你的开悟不需要去等待这个世界变得明智,或别人变得有意识。不要相互指责对方的无意识行为。

你需要多少人才能把你的生活变成灵修的实践呢?如果你的伴侣不合作,请不要介意。明智,即意识,只有通过你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的开悟不需要去等待这个世界变得明智,或别人变得有意识。不要相互指责对方的无意识行为。从你开始争论的那一刻起,你就开始认同你的心理观点,并且你不仅在为这种心理观点辩护,而且还在为你的自我感辩护。这时,小我就占了主导地位,你就变得无意识了。当然,有时你可以指正伴侣的行为,但如果你非常警惕,非常有意识,你就可以这样做的同时,不受小我的干扰——不带责备、控诉或好胜心。

学会在不责备对方的情况下表达你的感受,学会用一种开放的、非防御性的方式倾听你伴侣说话。

当你的伴侣做出无意识的行为时,请放下所有的批判。批判不是将某人的本质与他的无意识行为混淆起来,就是将你自己的无意识投射在别人身上,并错误地认为这就是他们的本来面目。放下批判并不是指你没有认识到障碍和无意识行为。它是指,承认无意识行为而不对其做出反应或判断。这样,你可以完全地从反应中解放出来,或是做出反应,但完全保持觉知。这个觉知创造了一个空间。在其中,你可以观察到自己的反应,并且允许其存在。你不是与黑暗作战,而是将光亮带进黑暗之中。不是向幻象做出反应,而是在发现幻象的同时洞察它。带着觉知就会为爱的存在创造一个明净的空间,同时让所有的事情和所有的人保持其本来面目。这是最好的转化的催化剂。如果你这么做,你的伴侣也无法再无意识地和你共处了。

如果你们俩都同意在你们的爱情关系中灵修,那再好不过了。这样你们的各种想法和情感反应一产生,你们就能相互倾诉和表达,这样就不会创造一个让未表达出的或未承认的情感或怨恨发展的时间间隙。学会在不责备对方的情况下表达你的感受,学会用一种开放的、非防御性的方式倾听你伴侣说话。请保持临在。责备、防御、攻击——所有用来加强或保护小我或满足小我需求的方式在此将会变得多余。给别人和你自己一些空间,这一点非常关键。没有这个空间,爱情之花不会盛开。当你去除了破坏爱情关系的两个因素之后,痛苦之身被改变,你也不再认同你的思维和心理立场,并且当你的伴侣也这样做时,你们就会体验到爱情关系的快乐。你们不再反映彼此的痛苦和无意识,不再满足你们相互的上瘾的小我需求,而是反映彼此内在深层的爱。那份爱来自于你与万物合一的了然,这就是没有对立面的爱。

当你从思维和痛苦之身中解放出来,而你的伴侣却没有时,这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不是你的而是他的。与一个开悟的人相处并不容易,小我会很容易地发现它面临巨大的威胁。记住,小我需要问题、冲突和“敌人”来强化它身份赖以生存的孤立感。跟开悟的伴侣在一起,未开悟的那一方的思维会深深受挫,因为没有东西来抵抗它们,也就是说它们会变得脆弱,并且还有全部瓦解的危险,从而导致了小我的丧失。痛苦之身需要反馈,但是却又得不到,它对争论、戏剧性事件和冲突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但是请注意,那些迟钝的、冷漠的、无同情心的、没有感情的人可能会努力让别人相信他们已经开悟了,或者他们至少会说他们没有错,是他们伴侣的错。这种情况发生在男人身上多过女人。他们可能会将他们的伴侣看成是不理性的或情绪化的。如果你能感受得到自己的情绪,就离你的内在身体不远了。但如果你主要是认同你的思维,这种距离就比较大了。在你进入内在身体之前,你需要将意识带进你的情绪之中。

如果在你身上没有爱和欢乐的散发,没有对万物的临在和敞开的话,你就没有开悟。判断是否开悟的另外一个方法是,看一个人在困难或充满挑战的环境中或当事情出错时如何行事。如果你的开悟是小我的自我幻象,那么你的生命很快就会为你带来一些挑战,这些挑战将会让你的无意识以任何一种形式的痛苦展现出来,如恐惧、愤怒、防御、批判、抑郁等。如果你处于爱情关系中,你面临的许多挑战将会通过你的伴侣出现。比如,一个女人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挑战:她的伴侣完全生活在思维中,并对她无动于衷。她还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挑战:他无法倾听她说话,不给她空间和关注。在爱情关系中,爱的缺乏更容易被女性感受到,这将会引发女人的痛苦之身。通过痛苦之身,女人可能会攻击她的伴侣——责备、批评、讨公道等。反过来这又变成了他的挑战。为了防止她痛苦之身的攻击——他觉得是毫无理由的,因为他需要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并为之辩护,他将会更深地认同他的心理立场,从而最终引发他自己的痛苦之身。当两方都被自己痛苦之身所控制时,一种无意识的情感暴力、野蛮攻击和反击就出现了。直到两个痛苦之身发泄够了而进入休眠状态时,这种情况才会平息。

女人可以选择不成为痛苦之身,而在自己身上观察情绪上的痛苦,因此获取当下的力量并转化痛苦。

这只是无数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之一。有关无意识被带入男女关系的事件已经写了很多,并且将来还会有更多这方面的著作。但是,如我刚才所说的,一旦你认识到了这种障碍的根本原因,你就不需要探索它的各种表现方式。

让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我刚才描述的情形。实际上,每一个挑战中都隐含着一个拯救机会。在问题发生的每一个阶段,你都可以从无意识中解放出来。比如,女人的敌意可以让男人警觉,从而让他走出自己的思维认同状态,进入当下时刻,而不是进一步认同思维或变得更为无意识。女人可以选择不成为痛苦之身,而在自己身上观察情绪上的痛苦,因此获取当下的力量并转化痛苦。这可以防止她强制性地、自动化地将痛苦向外投射。然后,她应该向她的伴侣表达她的感受。当然,我们不能保证他会倾听她的痛苦,但是这给了他一个变得有意识的机会,可以打破原来那种陈旧的思维模式。如果女人错过了这个机会,男人就应该观察他自己对她的痛苦所产生的心理——情绪反应,观察他的防卫心而不是做出反应。然后,他应该观察自己被引发的痛苦之身,并将意识带入他的情绪之中。这样,一个纯意识的宁静空间就会出现——那个宁静的、觉知的观察者。这种觉知不会否认痛苦但会超越它。它允许痛苦的存在并同时转化痛苦。它接受每一件事情并转化每一件事情。这样,这扇大门就会为她开启,通过这扇大门,她就能轻易地与他一起共同进入那个纯意识的宁静空间。

为什么女人更容易开悟

开悟的障碍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是一样的吗?

是的,但是重点不一样。总的来说,女人更容易去感受,去进入她的内在身体,所以她会自然地比男人更为贴近存在,更接近开悟状态。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古文化本能地喜欢用女性人物或比喻来代表或描述无形的超越的实在。在《道德经》这本迄今最古老的、最深奥的书中,“道”(可以被翻译成“本体”),被描述成“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天生地,女人就比男人更加贴近存在,因为她们实际上体现了这种未显化状态。而且,万事万物最终会回到源头上来。“万事在道中消失,又存在于道中”。因为源头被视为是女性,所以在心理学和神话中,女性代表着原始的黑暗和光明两方面,女神或圣母有两个方面:她赋予生命,她又收回生命。

当思维占主导地位时,人类与他们神圣本质失去了联系,他们就开始认为上帝是个男性形象。社会变得由男性主导,女性服从男性。

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素质:臣服,不批判,接受生命而不是抗拒生命,温柔地拥抱万物。

现在有些人用“女神”这个词来替代“上帝”一词。他们重新调整了已经丢失了很久的男女之间的平衡,这很好。但是它仍然是一种代表、一种概念,或许暂时有用,就像一个地图或者一个路标一样,但是当你已经认识到超越所有概念和意象的现实时,它会变成一个障碍而不是帮助。事实是,思维的能量频率在本质上似乎是男性。思维喜欢抗拒,为控制而战,还喜欢役使、操纵、攻击、控制和占有等。事实上,上帝是人类思维中的它本人意象。

为了超越思维,并与存在的现实重新接触,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素质:臣服,不批判,接受生命而不是抗拒生命,温柔地拥抱万物。所有这些素质都更加贴近女性原则。思维能量是很坚固、很刚硬的,本体能量则柔和而谦让,但是最终,本体能量比思维能量更强有力。思维掌控我们的文明,然而本体却控制我们地球上所有的生命,甚至超乎地球上的生命。本体具有很强的智能,它的有形表现就是我们的物质世界。虽然女人本能地更加贴近本体,但是男人同样能在他们内在接触到本体。

现在,绝大部分男人和女人仍然被他们的思维所控制:认同于思考者和痛苦之身。这当然是阻止开悟和真爱绽放的障碍。一个普遍的规则是,男人最大的障碍是思维,女人最大的障碍是痛苦之身,虽然在极少数个别的情况下,相反的情况也成立,或两种情况相同。

瓦解女性的集体痛苦之身

为什么痛苦之身对女性来说是一个更大的障碍?

痛苦之身通常有集体和个人两个层面:个人层面是个人通过过去所遭受的情感痛苦而积累起来的;集体层面是人类集体心灵经过数千年以来的疾病、折磨、战争、谋杀、残暴和疯狂所积累起来的痛苦。比如,在一些种族或国家,如果发生过极端的冲突和暴力,那么这些国家和种族就会有比较沉重的集体痛苦之身。任何有着痛苦之身而没有足够的意识从中摆脱出来的人,将会不断或定期地被迫重新活出他们的痛苦之身,也可能变成迫害者或暴力的受害者。另一方面,他们可能潜在地更加接近开悟。当然这种潜在机会并不一定会实现,但是如果你陷入一个噩梦中,你就很有可能比那些做普通梦的人更希望觉醒。

在经期,女人常常被痛苦之身所控制。这种痛苦之身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它会很容易使你对它无意识地认同。

除了个人的痛苦之外,每个女人还分担着我们所描述的女性集体痛苦之身——除非她已经完全有意识了。这种加诸女性的积累的痛苦之身主要包括男性对女性的压迫所带来的痛苦,如奴役、剥削、强奸、生产、失去孩子等千百年来形成的痛苦。有些女性在经前和经期感到身心的痛苦,就是痛苦之身即将清醒的征兆。这种痛苦限制了体内生命能量的自由流通。其实月经是一种生命能量在生理上的展现。现在让我们来详细地讨论一下月经问题,并看看它是如何成为开悟机会的。

在经期,女人常常被痛苦之身所控制。这种痛苦之身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它会很容易使你对它无意识地认同。然后你被一种占据你内在空间的能量所控制,它假想是你,当然,它根本不是。它通过你说话,通过你行动,通过你思考问题。它将在你的生活中创造消极的情况,这样它就以这个消极能量生存。它需要任何形式的更多痛苦。我已经描述过这个过程。它是邪恶的,具有破坏性的。它是一种纯痛苦,过去的痛苦,但它不是你。

第一件需要记住的事是:只要你从痛苦中汲取你的身份认同,你就无法从痛苦中解放出来。

接近全意识状态的女性数量已经超过了男性,并且在未来几年还要迅速增长。也许最终,男人可能会追上女人,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男人和女人还是依旧存在一个相当大的意识差距。女人重新获取了这种她们与生俱来的功能:作为显化状态和未显化状态之间,身体和心灵之间的桥梁,因此她们会比男人更容易接近开悟。作为女人,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转化痛苦之身,使它不再存在于你和你真正的自我之间,不再存在于你和你的本质之间。但是你同样需要处理另外一个开悟障碍,就是思维。当你在处理痛苦之身时,如果你能感受到强烈的临在,你同样会从思维认同中解放出来。

第一件需要记住的事是:只要你从痛苦中汲取你的身份认同,你就无法从痛苦中解放出来。只要你部分的自我感是来自你情绪痛苦的话,你就会无意识地抗拒或破坏治愈你痛苦的努力。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因为你要保持你的完整感,而痛苦却是你关键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对它保持觉知。

突然发现自己正在或已经被自己的痛苦所认同,这会令你非常震惊。然而在你认识到这点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打破了这种认同。痛苦之身是一个能量场,几乎是一个实体,它暂时居住在你的内部空间中。它是你受困的生命能量,一种已经无法流动的能量。当然,痛苦之身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它是你活生生的过去,如果你对它认同,就是对过去认同。受害者身份是这样一个信念:过去比现在更强大,这当然是一个伪真理。这个信念认为其他人对你所做的事,需要对今天的你负责,要对你的情感痛苦或不能成为真正的自我而负责。真理是真正的力量,是在当下这一刻:它就是你临在的力量。一旦你认识到了这一点,你就会认识到该为自己内在空间负责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别人,并且过去不能阻挡当下的力量。

所以认同阻止你去应对痛苦。有些女人已经有足够意识放弃个人层面受害者的身份,但却仍然不能放弃集体受害者的身份:“男人对女人做了什么?”她们是对的,但她们同样也是错的。几千年以来,她们的女性集体痛苦之身有一大部分是由男人施加给她们的暴力造成的,这点是对的。但是如果她们的自我感源于这个事实,并使她们陷入这种集体受害者身份中不能自拔,她们就是错的。如果一个女人执着于愤怒、仇恨或谴责,她就会执着于她的痛苦之身。这可能会给她一种令人安慰的认同感,并让她与别的女人团结,但是这会使她陷入过去之中并妨碍她接近她的本质和获取真正的当下的力量。如果女人排斥男性,这就会助长一种孤立的感觉并会强化小我。小我越强,你就离你的真正本质越远。

所以请不要用痛苦之身来赋予你一个身份,而是要利用它作为开悟的工具,将它转变成意识。转变痛苦的最好时期就是在月经期。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内,许多女人会在经期完全进入意识状态。通常,因为许多女人在经期被她们的女性集体痛苦之身所控制,这个时期也是她们的无意识时期。然而,一旦你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意识,你就会改变这种状况,从而变得更有意识而不是无意识。我已经谈论过这个基本过程了,但是请让我再重复一下,这次我们会特别谈论一下女性集体痛苦之身。

当你知道月经即将来临时,或当月经的第一个前兆出现时,也就是女性集体痛苦之身清醒之前,你需要保持足够的意识在被它控制之前察觉到它。比如,月经的第一个信号可能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愤怒,或是一个纯生理症状。不管是什么,在你的思维或行为被它控制之前去察觉到它,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它身上。如果它是一种情绪,请感受它背后的能量,并认识到它就是你的痛苦之身。同时,保持你的觉知并感受意识临在和它的力量。如果你将你的临在注入任何一种情绪,它将会很快地平息并转化。如果它是一个纯生理症状,你对它的关注将会阻止它转化成情绪或思维。然后,请继续保持警惕,并等待下一个痛苦之身信号的出现。当它出现时,用你原来的方法再次觉察它。

之后,当痛苦从它的休眠状态中完全清醒过来时,在你的内部空间你可能会体验一种剧烈的骚动,这个时间可能很短,但是也可能会长达几天。无论它以何种形式出现,请对它保持关注并观察你内部的这种骚动。觉察到它的存在。记住:别让痛苦之身利用你的思维,并控制你的思想。观察它。在你的体内直接感受它的能量。如你所知,全然的关注意味着全然接受。

通过这种持续的关注和全面的接受,痛苦就会被转化成意识,这个过程就像这样:当一块木材放入火中或靠近火时,它就变成了火。这样,月经不仅仅会变成作为女性的欢乐和成就的表达,还会变成意识转化的神圣机会,这样,一种新的意识就会诞生,你的真正本质——在女神的女性本质方面和超越男女二元性的神圣存在方面,就会大放光芒。

如果你的男性伴侣有足够的意识,他就能帮助你练习在经期保持意识和转化痛苦的方法。当你被痛苦之身无意识地认同时,如果他能保持临在,那么你将会很快地与他一起重新进入意识状态。也就是说,当你的痛苦之身暂时地控制你,无论是在你的经期或还是其他时间,你的伴侣不会误认为那就是你。即使你的痛苦之身攻击他——这个可能会发生——他也不会向它做出反应,退缩或对你防范。他将会牢牢地保持临在的意识,转化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有时,你也可以帮助他从他被分散的思维中重新找回意识,回到当下时刻。

这样,永久的高意识的能量场就会出现在你们之间。没有错觉、没有痛苦、没有冲突,只有真实的你们,只有爱。这就是你们爱情关系的神圣的和超越的目标的实现。

放弃和你自己的关系

当一个人充满意识时,他仍然需要爱情关系吗?这个人仍然会被女人吸引吗?离开了男人,女人仍然会感到不完整吗?

不管你是否开悟,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你在形式和身份方面都是不完整的。你只是整体中的一半。不管你有多强的意识,都会有这种不完整的感觉,而这种不完整感促使男女相互吸引,以及异性能量相吸。在与内在联结的状态下,你会在生活的表面上或生活的周围感觉到这种相互的吸引力;任何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感觉那样。整个世界看起来就像大海表面上的波浪或涟漪。当然,你就是这个大海,你同样也是这个涟漪,你是一个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大海的涟漪,同时,与大海的深度和广度相比,波浪和涟漪就都不再那么重要了。

这并不是说你不会与其他人或你的伴侣有深深的联结。事实上,如果你有很强的本体意识,你才能深深地与你的伴侣或其他人建立联结。有本体意识,你的注意力就能超越形式。在本体状态中,男人和女人是一个整体。你的形式层面可能仍然有一定的需求,但是本体却没有。它已然完整圆满了。如果这些需求被满足了,这当然很好,但是如果没有被满足,对你深层的内在状态影响不大。所以对于一个开悟的人来说,如果他或她对异性的需求没有满足,在其本体的外部形式上,很可能会有缺憾或不完整感,但是在他们的内心,他们却是完整、满足与平和的。

开悟对于同性恋来说是个帮助还是个障碍?或者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差别?

随着一个人进入成人期,由于发现自己不同的性取向,会让他放弃对社会制约模式下的思想和行为的认同。这将会自动提高他的意识水平,从而使他的意识水平比绝大部分无意识的人的意识水平高。在这方面,成为同性恋者会是一个帮助。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局外人、与别人不协调或被人拒绝会使生活变得困难,但也会使他具有开悟的优势。他几乎是被迫从无意识中摆脱出来的。

如果你独自一人的时候感到不安,你就会寻找一种爱情关系来掩盖你的不安。

另一方面,如果他有一种基于同性恋身份而产生的身份认同,他就会从一个陷阱中进入另一个陷阱。他将会扮演着由同性恋心理意象主导的角色或玩着这样的游戏。他将会变得无意识,变得不真实。在他小我的面具下,他将会非常不开心。如果这事发生在他身上,成为同性恋将会是一个障碍。但是,他总会有另外的机会。极度不幸可以成为一个当头棒喝。

在你与其他人建立爱情关系之前,你应该与自己建立良好的关系或爱你自己,这是对的吗?

如果你独自一人的时候感到不安,你就会寻找一种爱情关系来掩盖你的不安。可以肯定的是,在你与别人的爱情关系中,你的不安又会以其他形式重新出现,或者你可能会认为你的伴侣应该对你的不安负责。

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全面地接受当下。这样,你就安于这里,在此时此刻,感到自在。

但是你需要与你自己建立一个关系吗?你为什么不能成为你自己?当你与自己建立关系时,你就将你自己一分为二:“我”和“我自己”,主体和客体。这种由思维创造的二元性是你生活中所有问题和冲突的根源。在开悟状态中,你就是你自己,你与你自己合二为一。你不会批判你自己,你不会为你自己感到遗憾,你不会为你自己感到骄傲,你不会爱你自己,你也不会恨你自己。开悟,不会再有一个需要你去保护、防卫和喂养的自己了。你不会再有一种关系:就是你与你自己的关系。一旦你放弃了这种关系,你所有的其他关系都将会是爱的关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