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妮《爱情心理学》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书籍

如何开启优质的性生活

尽管很多时候,曾经那种熟悉的快感已不会再产生,但下面几点建议对开启你的优质性生活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关注你每天的兴趣。你是不是下班后经常沉溺于网络游戏,而不是花时间和伴侣交流?如果真是这样,你改变不了你看不到的。所以两个人还是一起花点时间注意一下自己每天做了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无关性爱的爱抚多一些。你需要更多地接近你的伴侣,尤其是在你平时不会伸手抓住他的时候。比如,试试清早出门工作前,冲他微笑,凝视他。这些微妙、热情的小细节将有助于你们重新建立彼此间的联系,为将来的发展奠定基础。

◎回忆你们的性感时刻。你们曾享受过某次特殊的亲吻、后背抚摸或者泡泡浴吗?让你的另一半知道你很怀念你们曾度过的浪漫时光,这很有必要。从现在起,放下压力,告诉对方你想要彼此身体的触碰。

◎调情。其实调情方式多种多样。比如,给你的丈夫打电话告诉他,早晨看到他喂孩子吃饭,给孩子穿衣并送出门的场景让你很感动;给你的妻子一条信息告诉她今天看起来很性感。

◎向专家倾诉。如果你试过所有的办法还是不见效,你就有必要去咨询一位有资质的第三方来进行调解了。找一位负责任的婚姻专家帮你发现并解决自身的问题,这不仅能让那些产生性爱阻碍的原因浮出水面,还可以拯救你的婚姻。

07 感情的终点站:分手或离异

——当爱已成往事,你会怎么办?

分手或离异,我们知道多少?什么会让我们选择分手或离异呢?当爱已成往事,你会怎么办?你准备离婚吗?还是已经离异了?当两个人的婚姻名存实亡的时候,你们会为了孩子而勉强维系婚姻还是毅然离婚?

你能坚守天长地久吗

爱人者的“达·芬奇密码”

爱到深处,我们常常会听到如此海誓山盟的话:“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全部。”如果你身处其中,想必一定觉得这样的爱情很伟大。可是,现实生活中,这种单方面付出的感情却很难长久。

在爱情里,总是付出的一方往往会一厢情愿地认为,“既然我付出了这么多,那么,他/她一定也会回报我很多”。作为一个爱人者,在付出爱的同时,他们更看重的是回报所带来的价值。正如临床心理医生杰克森所说:“有些人并不会因为付出而感到委屈,因为他们得到了对方其他形式爱的回报。”但是,如果爱人者发现自己总是充当被处罚而不是收获的角色,有没有改变的可能呢?

在艾梅的情感关系中,她扮演的就是“爱人者”的角色。她和一名已婚男子在一起有9年了。3年前,这位男子与他的妻子离了婚,但是,尽管艾梅非常希望两个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她还是没能如愿。可艾梅离不开他。

“我是那么爱他,几乎到了全心全意的地步。”艾梅说,“我总是尽自己所能希望他能够活得开心快乐。但是他的优柔寡断又是那么让我气愤,甚至是憎恨。每一次,当我们想要亲近一点,他就跑掉,消失一段时间。这让我没有一点安全感。我知道我应该结束这种关系,但我还是做不到。”

艾梅虽然是个已经步入四十不惑的女人,但她的魅力依然不减当年,尤其是她的幽默细胞不知让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她为什么偏偏会陷入这段不得善终的关系无法自拔呢?

其实,艾梅的症结可以归结为她童年家庭的影响。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很多时候,我们相爱的方式,往往暗示了一个人在其幼年时被养育的状况。

艾梅是一个在父亲很强势、很具攻击性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为此,她早早就学会了安抚、缓和与崇拜,而不是挑战。待其成人以后,如果总是不成比例地去爱别人,就会把这种较低的自我价值感长久地固定成一种模式。假使在他们身边有生病、苛刻或是贫穷的父母,他们就会表现得像一个爱的付出者,因为害怕惩罚或者渴求关爱,这就好比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

确实,在我们身边,有不少人习惯于付出关爱,然而,在日后的亲密关系中,自己也会无意识地选用同样的角色。我们可以这么说,我们之所以阻止自己接受爱,是因为我们从未经历过满足自己的需要,或是看重自己的价值。几乎每一个愿意施予爱的人,隔一段时间就会收起他/她的爱。

“付出之爱”很难长久

有付出爱的一方,就有得到爱的一方,对于后者说,要么感觉这种付出是一种负担,要么就对这种付出形成了依赖心理,结果变得越来越自我。当然,有时候,一直付出和只是得到的双方也会慢慢取得平衡。然而,无论如何,对于付出的一方来说,只有得到了自己期待的回报,两个人的感情才能长久。

爱情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有时也确实需要主动付出。虽说付出了也并不一定就会得到,但是不付出就一定会得不到;虽说在感情里对错与否、公平与否都不重要,但感情不是单方面的迁就和宽容,不要把别人的付出看得理所当然,更不要把对方的忍让和迁就当作自己可以主宰感情的理由和借口。

其实,爱很脆弱,需要养分,也有底线。正是因为有爱,所以才会忍让和迁就,但是如果这份爱超出那本来可以承载的负荷,也就会如记忆一般,在脑海里渐渐模糊,直至被遗忘。爱情的最高境界不是一方为另一方无休止地付出以换取回报,而是你丰富了我的生命,我也丰富了你的生命。两个人相遇之前是两个人,相遇之后,不是变成一个,而是一个半。“我把一半留给自己,那样我才可以更清醒地去爱你。”所以,回归现实,我们不妨平淡地看待自己得到的,也平淡地看待自己失去的,这样或许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冲突矛盾和不开心。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吗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吗

万恶的亲密关系研究者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问情侣分手了没有,这段关系持续了多久,分手了之后还是不是能回到原先纯粹朋友的角色,等等。现在问题来了:原先就是好朋友的两人,不小心越界走到了暧昧,如果最终发现不能相处,还有可能退回到当初好朋友的角色吗?

“你觉得我跟他,还能再当朋友吗?”在一间心理咨询室,莱迪问咨询师雷姆这个问题,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点期待,又充斥了一丝脆弱。

“女士,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雷姆想这样说,但他还是选择换个说法。

“你还希望跟他当朋友吗?”雷姆接着说,虽然这种问法看似有些废话,但却是他到这里之后,从临床心理师身上学到的。

“毕竟,我们已经当了十几年的朋友。我舍不得这段感情……或者说,我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排除掉男女情感的部分,我还是很喜欢他这个人……”

那么,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在这个世界上,我想我很难找到价值观跟我相仿的人,毕竟我这么直接,愤世嫉俗,又不像个女孩。同时,我也是一个很重视精神生活的人,对于身体碰触、互动亲昵的要求都不多。但我希望,对方能跟我在精神上有所交流。然而,在我身边,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他做到了,却又消失了。我真的很希望,当初我们都没越界,这样就能继续做朋友了。可惜我的感情陷得太深,现在又来不及收了……”莱迪说完,深深地喝了一口冷掉的茶。

有这样一项有趣的调查研究,美国到底有多少人习惯“跟好友一起睡”,结果发现竟然有将近一半的人(49%~62%)有过这样的经验,而这些人一边享受着自由带来的好处,一边又得承受不确定性缠身的痛苦。研究还发现,虽然有八成的人相信“越界”之后还能继续当朋友,但事实是:

◎有三分之一的人至今一直维持现状。

◎三分之一的人退回好朋友。

◎一成左右的人修成正果。

◎最后,有四分之一的人,连朋友都当不成。

事实上,就算是选择继续当朋友,也还要持续面临许多内心的不确定感,持续地嫉妒,持续为对方伤心落泪。也就是说,当我们选择踏出关系的这一步,就同时得承担它附加的后果。

什么样的人在分手后能继续当朋友

虽然调查告诉我们有三成的人可以继续当好朋友,也许很多人心中依然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有些人分手之后可以当朋友,有些人不行?究竟哪些人在分手之后能够当朋友?又该怎么做,才能跟对方回到从前的朋友关系呢?

过去的研究往往主张分手的两个人很难再退回到朋友的那一端,就算能成为朋友,彼此碰撞出来的,也不会是当初所期望的那种亲密的关系。

真是这样吗?随着时代的进步、时间的推移,我们已经比较懂得该如何和过去说再见,也发现我们的确有可能和前任做好朋友,只不过是需要一些条件。

研究发现,如果是男方提出了分手的要求,分手后比较容易继续当朋友。如果恋爱前你们就已经是朋友,比起那些认识不久就是情侣的人,更可能在分手后再次成为朋友,因为你们比较知道该如何以朋友的方式来相处。除此之外,以正面积极的方式来讨论分手的情侣,比起一言不发就人间蒸发的人,更能维系分手后的朋友关系。

其实,从社会交换理论的观点来看,有些人之所以分手了,还选择做朋友,只有一个原因一你们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取到一些东西,并且不想失去这些东西,所以甘愿双方继续联系,不论你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相反,如果每次和对方相处的时候,总是充满了各种冲突、争执、怨恨或负面情绪,就算嘴上说可以当朋友,还是有重重障碍横在你和他之间。

为什么分手后更爱他/她

爱情是一种持续的刺激

明明已经结束了,可是你对对方还是念念不忘;一旦对方主动离开你,你就会觉得原来他/她是如此的好。事实上,你早已经爱他/她爱得不能自拔。这是为什么呢?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当周围有持续的噪音时,我们几乎感受不到,一旦这种噪音戛然而止,我们才会感觉到刚刚有噪音在骚扰。这就是突然变化的外界刺激对人脑电波影响的佐证。

爱情也是一种持续的刺激。当人长时间地沉浸在爱河中时,往往会对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但是当这种刺激突然停止,也就是恋人突然提出分手,才会感觉到强烈的不适应。这时,就会产生一系列的强烈反应,甚至做出不可思议的过激行为。

那么,又是什么让一个人心理失衡呢?

也许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当别人持续表现出对你的爱慕时,对于被追求的人而言,就会形成一种“自我中心”的心理状态,觉得自己非常出色,信心膨胀。一个人总是陶醉在这种心理状态下,就会表现得非常快乐,久而久之这种心理就不易被打破。这种时候,一旦恋人突然离开,维持这种自信的环境就会被打破,这让被追求者觉得非常不适应,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失恋了,反而更需要对方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的社会学家曾对114个失恋者进行过一场评估,结果发现约有40%的人属临床抑郁症,在这些人中,又有12%的人患有中度或重度抑郁。人一旦被抑郁缠身,对周围的一切就会变得毫无兴趣,只沉浸在导致自己抑郁的那件事情中不能自拔。

对于失恋者而言,更是无法把精力都转移到别的事情上来,在他们看来,工作、学习、生活,一切都不重要,只有把失去的恋人重新找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由于这些处于抑郁状态的人已经把自己牢牢地禁锢在自我封闭的世界里,只要认定某件事情,就很难被改变。于是,因失恋而抑郁的人会固执地让自己反复考虑这件事情,认定自己想要摆脱痛苦,唯一的出路就是使恋人回心转意。于是,在他们的心里,对爱情的渴望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挫折吸引力”让我们更爱对方

失恋的痛苦是人在进化性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反应,心理学家把失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抗议”,第二阶段是“放弃、绝望”。

在抗议阶段,被抛弃的一方为了让对方回心转意,总是在纠结一个问题: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怎样才能留住对方的心,让对方重新爱上自己?为此,他们会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恋人的家中或工作场所,然后咆哮;或是不停地给曾经的恋人打电话、发邮件……

戏剧性的是,当这些行为愈演愈烈时,被抛弃的一方对对方的爱情不仅不会减弱,反而会不断加强。这种现象就是挫折吸引力,也就是说,当爱情受到阻碍时,被抛弃的一方对恋人反而爱得更深。

其实,这种行为的背后是有一定生理学基础的。精神病学家通过研究发现,这与多巴胺有关。多巴胺是一种能够控制肌肉运动,并让人产生满足感的化学物质。当一个人刚刚陷入爱河时,产生多巴胺的系统就会被激活。若是进入抗议阶段,多巴胺的活动就会有所增加,于是,遭到恋人拒绝的人就会感觉到更为强烈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