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13.回溯童年的记忆

我们身体的障碍

老人听了若菱有关潜意识的报告之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揶揄地说:“有枪手帮你吧?”

若菱脸红了一阵,低头不说话。

老人不再继续追击,只说:“很好,当你的生活中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你要记得是你的潜意识在和你沟通的迹象。”还有就是看到若菱面有难色,老人加了一句:“别担心,我也会提醒你的。今天我们正式开始进入圈圈解套的工作啦!”

“真的吗?”若菱兴奋地猛抬头,差点儿跳起来。

老人摇摇头,笑若菱的稚气,然后指着地上的圈圈:“在真我周围的这一圈是身体,身体是怎么构成我们与真我之间的障碍的呢?”老人顿了一下,突然问若菱:“你想不想从头开始寻找问题的答案?”

若菱点点头。

老人问:“你记得你出生时的经过吗?”

若菱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不记得啦!”

“其实你的身体记得,你不妨问问自己的身体。”

老人严肃地举起手来,若菱不由自主地看着老人的手,只见老人一面把手放下,一面以权威性的声音说:“闭上你的眼睛!”若菱照做了。

“想象你是一个在妈妈肚子里的胎儿,此刻你所在的空间,很柔软、很温暖,在一片黑暗中,四周都是水。你像一条小船,轻轻摇曳。你还听到很大声、有规律的鼓声,咚咚咚,那声波抚遍你的全身。还有流水的声音,以及其他一些不规律的声音,你充满了好奇。”然后老人问,“你此刻感觉怎么样?”

“真舒服!”若菱如实地说出了她的感觉。

“很好,但是小心啦!”老人警告她。

“在温暖的怀抱中,突然有压力从四周挤压过来,只是一瞬间,却是你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你开始感到有些不安。没过多久,又是一下。你莫名其妙地开始担心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那种挤压越来越频繁,完全打破了你在梦海上安宁舒适的徜徉。”

“啊——”突然,若菱听到一声尖叫,吓得身子紧缩,缩成像一个胎儿的姿势。接着尖叫声不断,还有咒骂声:“他×的!早知道这么痛就不要生了,拿掉算了,大夫、大夫,救救我,啊——痛死啦!”若菱吓得全身剧烈地颤抖,记忆中从来未曾如此惧怕过。

经过不知道多长时间,若菱感觉自己全身被挤压着,有人在抓她的腿,想要拉她出去,可是她的头很大,经过一个隧道的时候卡在那里,她听到更多人的说话声、尖叫声、咒骂声,以及安抚、忙乱的声音,吓得她不知所措。最后总算通过了隧道,若菱感觉自己到了一个无比光亮的空间,灯光非常刺眼,温度又低,周围没有暖和的水了,有的只是粗糙的东西在她肌肤上摩擦。

她突然感觉窒息,正在慌乱的挣扎之中,有人用力在她屁股上拍打了一下,若菱“哇”的一声哭出来,泪眼模糊中,看到周围尽是陌生的东西,那个每天供养我吃喝拉撒的环境呢?那个我生命的源头呢?没有了吗?失去了吗?她一直使劲儿地哭,惊吓地哭,恐惧地哭,没有指望地哭……终于哭累了,她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若菱从沉睡中醒来,很舒服的一觉,一摸脸上凉凉的地方,原来还真有泪水呢!若菱狐疑地看着老人,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庄周梦蝶”去了。

老人神秘地笑笑,没有回应若菱疑惑的目光。

“我们出生的过程这么凄惨啊!”若菱忍不住惊叹!

“是啊!”老人说,“你听过细胞记忆吗?”

若菱茫然地摇头。“有些人在接受器官移植之后,会承接捐赠器官的人的想法、性格、脾气等等。”老人提示。

“哦!这个有听说过。”若菱至少还看看报纸,“所以我们出生时,这种戏剧性的创伤记忆就会被我们的细胞保留吗?”

老人点头道:“是的,而且我们出生之后,有多少人能够幸运地在一出生就由母亲一直怀抱着,饿了就吃奶,哭了有人抚慰?”

“是呀,大部分现代的观点是说什么不要宠坏孩子,要定时喂奶,没到喂奶时间,即使宝宝饿了也不可以喂他。孩子哭的时候让他哭,免得宠坏了老要人抱!”

若菱同意现代教养宝宝的观念有些问题,尤其刚才身临其境般地经过了宝宝出生的过程,更觉得刚出生的孩子就是需要无限的爱和抚慰。

“你想想,”老人说,“你在成为受精卵的那一刹那之前,只是一个意识的存在。然后突然间你进入了一个小小的细胞中,慢慢地,你有了一具每天长大的身体,但你还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当中,你感觉和周围的东西都是合一的。”

老人喝了口荼,继续侃侃而谈:“然后,你出来了,经历过那个巨大的创伤和惊吓,你与提供自己生命所需的源头分离,一开始你很迷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肚子饿了居然会得不到东西吃,因为原本你以为你与这个世界是一体的。”老人叹了口气,“然而在现实的冲击下,我们产生了幻觉,误以为我和我的身体与这个世界是分离的。为了寻找自我感,我们就发展出了小我,在这个世界上抓取所有我们能抓取到的东西,好证明自己的存在。因为小我是如此地虚幻、脆弱,所以它需要更多的抓取、获得,才能延续它脆弱的生命。”

“原来身体是这样让我们与真我分开的……也不是身体的错呀!”若菱有点儿像是自言自语。

在现实的冲击下,我们产生了幻觉,误以为我和我的身体与这个世界是分离的。为了寻找自我感,我们就发展出了小我,在这个世界上抓取所有我们能抓取到的东西,好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很多无名的恐惧……”老人继续说,“到了最后,这种无以名之的不安全感和分离感,就变成了一种存在性焦虑,成了我们每日生活的背景音乐,不停地在播放。”

“啊,难怪我老觉得惴惴不安,很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地独处。每次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找人说话,打开电视、收音机,或是找点儿事情做做。原来就是不想面对这种存在性焦虑的背景声音。”若菱有了这番领悟!

“那我们这层身体的障碍怎么样才能去除呢?”若菱又是一针见血地提出问题,并且想直截了当地解决它。

老人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孩子,去除不了,就像我们永远没有办法去除黑暗一样。所有造成我们与真我隔绝的东西都像黑暗一样,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拿觉知之光去照亮它们。”

看着若菱皱起了眉头,老人又补充说:“在身体层面的这个部分,所谓觉知之光就是重新和我们的身体联结。我们一般人对自己的身体只有5%的了解和控制,身体的95%是在潜意识的状态下用自动导航系统在操控的。所以,找回与身体的联结就可以帮助我们把5%的‘版图’扩大,找回更多的自己。”

“怎样找回与身体的联结呢?”

“跟你的身体对话,倾听你身体的信息。”

14.重新和身体联结

瑜伽和呼吸

在朋友的引荐下,若菱来到了东四环边上的一个瑜伽小屋,想咨询一下关于练习瑜伽的事情。

在老人的小屋时,临别前老人特别交代要她选择一些活动,让她与自己的身体重新联结,瑜伽就是其中之一。

“基本上,任何能让你专心一致、活在当下的运动,都可以帮你与身体重新联结,所以运动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做它时的心态和状况。所以无论是跑步、快走、游泳、太极拳、气功、瑜伽,只要你能够专心地观照自己的身体,这些运动都可以成为一种冥想。”

而其中,与身体对话、联结的最佳方式就是静坐冥想。

若菱真的是不敢想象坐在那里不动、不想的滋味,超过五分钟,她就坐不住了。她所喜爱的运动,像羽毛球、乒乓球,好像都不合老人的要求。老人说:“这种具有竞争性的运动,是小我对小我的运动,不是能让你跟自己好好在一起的运动。”

最后,若菱选了瑜伽。以前她也尝试过练瑜伽,但觉得太慢,实在没有耐心跟着老师“一、二、三、四、五”地保持一个姿势停止不动。不过既然老人交代了,若菱还是决定来试试看。

若菱一进瑜伽小屋,就觉得身心舒畅。屋内的布置、气氛,不禁让她想起那个台湾女主人的工作室。柔和的灯光,配合着摇曳的烛光,加上一些美丽的装饰品和灵性的音乐,若菱顿时放松了下来。瑜伽小屋的主人出来迎接若菱,她是个美丽的瑜伽老师,身材好就不用说了,白净的皮肤,一张充满笑意的圆脸,让人看了就舒服。

“嘿!你好!欢迎你。我是这里的瑜伽老师,听说你有问题想要问我?”

老师的声音很甜美,说话的时候嘴角都带着笑意,让若菱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是啊,嗯,我想问一下,为什么瑜伽可以帮助我们和自己的身体联结?”

老师对若菱提出的问题有些诧异,一般人好像不会一开始就达到这个深度,不过她还是很开心有人这么有见地。“是的,我个人觉得,瑜伽是可以让我们重新与自己的身体联结的一种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

“不如你自己好好地体验一下吧!”老师说,“你跟我来。”

老师把若菱带到隔壁的一间屋子里,让她坐下来。

“伸直你的腿,挺直你的背,吸一口气,吐气时从胯部那里弯曲,身体往前延伸,看你能不能用手碰到你的脚?”

若菱试了试,很遗憾,她的身体实在太僵硬了,指尖只能碰到脚踝。

“没关系,”老师早已习惯这些上班族硬邦邦的身体,“现在告诉我,你觉得哪里阻挡着你无法再向前?”

“后脚筋,尤其是膝盖后方上面那个地方……”若菱挣扎着。

“好,集中你的注意力,把你的觉知带到那个最紧绷的地方,深呼吸,每次呼气的时候,带着意念和那个地方沟通,让它放松一点儿。”老师慢慢地引导着。

若菱专心地和她的双脚脚筋“沟通”,没多久,她居然可以向前,两只手握住脚板了。“哇!真神奇!”若菱兴奋地叫道。

“是呀!”老师赞许地看着她,“只要你关注自己的身体,它就会回应你。”

她停了一下,看着若菱在揉捏自己刚才拉扯的脚筋,继续说:“瑜伽还有一个和其他运动很大的不同,就是它的呼吸方法。像刚才,你就是用呼吸来和你的身体沟通。呼吸在瑜伽当中是自成一派,重要性比我们做的各种姿势的体位还来得重要呢!”

“呼吸?”若菱不解地问:“不是每个人都会呼吸吗?”

“是呀,”老师笑笑,“可是呼吸做得好和做得不好的人,寿命会差很多呢!”

若菱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在瑜伽里有一种有关呼吸的说法,那就是人的一生当中,呼吸的次数是固定有限的。所以呼吸越慢越长的人,活得越久。”

老师看到若菱惊讶的表情,笑着说:“你看狗和猴子的呼吸快速,所以寿命就比人类短了很多。而你看乌龟,它好几分钟才呼吸一次,所以可以活很久,因为它可以保持住大量的能量。”

若菱想,生气和紧张的时候,呼吸就不由自主地加快,原来不仅消耗能量,还消耗生命的呀!

“那我们怎样才可以放慢自己的呼吸呢?”若菱一心想要减少自己每天呼吸的次数,好多活几年。

“有很多方法呀,对上班族来说,最有用的就是腹式呼吸了。”老师一面说,一面教若菱吸气的时候腹部突起,呼气的时候腹部回缩。若菱试了好几次,吸气的时候不是挺胸就是抬肩,却还是看不见自己的腹部有隆起的迹象。老师让她躺下来试试,没想到一躺下来真的就可以做到了。

“原来如此!就有点儿像小baby一样哦?”

“是呀,”老师说,“看看你家的小baby是怎么呼吸的,就知道腹式呼吸应该是人类正确、健康的呼吸方法。”若菱很想告诉她自己没有小孩,不过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老师又说:“你看看你们公司的大老板们,一定都是胸式,甚至是肩式呼吸呢!又短又浅,真是耗费生命呢!”老师又眼睛圆圆地笑了。

“为什么腹式呼吸可以放慢我们呼吸的速度,也比较深?”若菱问。

“因为在呼吸的时候,我们腹部突出,这时横膈膜就可以下降,按摩到了你腹腔内的许多器官,而且还留出了许多空间给肺部去扩展,所以空气可以大量地进入肺叶中。而呼气的时候,腹部紧缩,横膈膜被挤压向上,按摩心脏,并且压缩肺部,把肺里的脏空气挤出身体。”

“哇,这么有学问!”若菱赞叹。

“是呀!”老师说,“你把简单的腹式呼吸学会了以后,就可以在坐车时、开会中,甚至与人交谈的时候偷偷地练习,你会觉得你的胸腔愈来愈开阔,甚至感冒等呼吸道的疾病都会减少呢!练习的时候很简单,只要不着痕迹地把注意力带到你的呼吸上,关注一下腹部的起伏,自然带动了腹式呼吸之后,就不需要太多的心力去照顾它了。”

“哈!那以后公司再开那些无聊的会议时,我就有事做了!”若菱高兴地想着。离开瑜伽小屋时,她已经成了正式会员。

15.激励大师的体验分享

饮食与健康

除了修习瑜伽,老人还介绍了几个他的得意门生,建议若菱去拜访。离开瑜伽中心以后,若菱决定一鼓作气,开始打电话。

若菱感到既兴奋又好奇。一方面很兴奋终于可以找到个人来一起谈论老人,要不然跟老人学习的这些经验还真是没有人可以分享呢!另一方面,她很好奇,老人的其他学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喂?”若菱拨了老人给的第一个手机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声音充满活力的男人。

“你好,我是,嗯……一个老人……”若菱惶恐得不知如何描述自己。

“哦!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男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而且单刀直入地邀请她。

“我……今晚就有空……”若菱迟疑地说。

“嗯……好!今晚八点怎么样?”听到若菱肯定的答复,男人说了他的公司地址,然后就挂了电话,留下惊诧不已的若菱。

我们必须要好好呵护自己的身体,就像那一辆马车也需要好好维护一样,不然有一天寸步难行的时候,讲心灵的追求也是枉然

若菱在八点的时候准时走进这个市中心的办公大楼,来到了一家门面富丽堂皇的企业人才咨询公司,迎面走来一个相貌英俊、两眼炯炯有神的三十多岁男子。

男人伸出手来,跟她紧紧地握了一下手,然后自我介绍:“我是李英杰!”说话的语调好像若菱应该认识他似的。

若菱也自我介绍,并且仔细打量他,难怪这么眼熟,原来他是赫赫有名的激励演说家、培训大师!若菱有点儿自惭形秽,不自觉地弯腰颔首,跟在他后面进办公室。

李英杰的办公室气派豪华,还好他没有坐在高高在上的办公桌上,而是和若菱面对面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为了今晚,我推掉了两个应酬。”李英杰没有任何不快地解释着,“老人的事比什么都重要,我愿意全心全意地回报他,而且他介绍的都是最需要帮助的人。”李英杰的声音低沉有力,充满感情,果然是名嘴,一开口就让若菱印象深刻。

“他要你问我什么?”李英杰问。

“嗯,我们正谈到突破身体层面的障碍……”若菱不知如何回答,只有含糊地说。

“哦!身体障碍,对!”李英杰点点头,“我当初很年轻就意气风发,非常成功,完全和自己的身体脱节了,最后严重到胃出血,让我不得不暂时退出职场,休养生息。”

若菱记得李英杰几年前曾经沉寂了一段时间,最近又东山再起,而且准备进军全中国,看来要再创事业的高峰。那段时间很多人猜测他是与合伙人闹意见分家,才销声匿迹了一阵子,原来是身体不适。

“你想想,”李英杰用他上课演说的语调,慷慨陈词,“一个人怎么可能让他自己的胃到了穿孔的地步都没有感觉?我就是这个样子。当时事业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双重打击之下,我整个人意志消沉,我用平常激励别人的那一套来激励自己,可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他喝了口水,继续说:“后来碰上了老人,他是那样慈悲、有爱心,从不批判你,让你感觉他是完完全全地接受你,没有保留地爱你。”

若菱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次看到老人都那么舒服,因为一个不批判、全然接受你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绝无仅有。

李英杰自己说着都已经感动得红了眼眶:“他教我如何与自己的身体联结,感受并且接纳自己的情绪,觉察并且检视自己的思想,进而打破小我所有虚假的认同……”他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像在回味那段学习的时光。

“我觉得自己好像重新又活了一次。虽然现在我做的事情跟生病以前做的事没什么差别,但是生活的质量、教学的质量都已经是截然不同了!”

若菱理解地点点头。

李英杰看看若菱,继续说:“虽然我现在每天还是很庸庸碌碌地在工作,但是我每天都保持着一颗喜悦、和平的心,而且不会像从前那样执着于外在的事物了。正因为如此,我的事业反而蒸蒸日上,许多好运挡都挡不住。”

若菱终于逮到发问的机会了:“这就是所谓的心想事成吗?”

李英杰笑道:“心想事成是高级班的课,老人到时候会教你的。”

若菱想,呵呵,想抢先偷学的念头被看穿了。

“心想事成,说来话长。我想老人叫你来找我,主要是让你听听我的故事,增强你的信心,同时我也可以分享给你,他教我的一些我最受用的关于饮食的方法!”

李英杰提出了这个令人兴奋的话题,滔滔不绝道:“我们虽然讲‘突破身体的障碍’,身体却是我们寻找真我的必经之路,所以才要倾听身体的信息,跟身体联结。而为了把这条道路修直、修正,我们必须要好好呵护自己的身体、就像那一辆马车也需要好好维护一样,不然有一天寸步难行的时候,讲心灵的追求也是枉然。”

“所以就像开车,不但要有正确的驾驶方法,还要有正确的维护方法。”若菱坐直了身体,准备洗耳恭听。

“老人告诉我,‘怎么吃’比‘吃什么’来得重要,”李英杰说,“当时我胃不好,很多人建议这个,建议那个,但老人说了几个关键点,我照做了,效果奇好。”说着,他从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纸给若菱,“我先前整理出来了,你可以看看。”

李英杰看了一下手表,若菱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歉意,就说道:“好呀,我拿回去慢慢看,先告辞了。”

李英杰露出了抱歉的笑容:“也好,正好还有几个客户等我回电。你我都是非常幸运的人,希望你能把握机会,跟老人好好学习。”

若菱心里真的非常感激,这样的一个大忙人愿意抽出空来见她这个无名小卒,老人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

离开公司,若菱在车上就忍不住拿起那张纸来看,原来是几则养生指南。若菱一面看,一面对号入座。看到“少食多餐”这几个字,若菱心想,这个建议比较简单易行,明天就开始实行。

“怎么吃”包括了以下几点:

1.食物的比例:所谓的黄金比例是40%的谷类,40%的水果、蔬菜,20%含有蛋白质的食物。

* * *

2.吃饭的时间:早餐一定要吃得多,晚饭一定要吃得早、吃得少。两餐的间隔时间,不可以超过4小时,才不会耗你的老本儿(能量)。所以在两顿正餐之间,应该要吃一些点心,补充一下能量。

* * *

3.食物的分量:轻食和少食多餐。每餐食物的分量不要超过你一只手掌能抓满的分量的五倍,七八分饱就应适可而止。

* * *

4.烹饪方法:生食蔬菜有很多好处,但并不是每个人在每个季节都适合;生食肉类(包括鱼肉)在现代的社会中问题太多,少吃为妙。少油的烹饪法——水煮、蒸是最营养、最好的。

* * *

5.吃的方法:细嚼慢咽可以让唾液和食物充分混合,帮助消化。此外,食物、饮料不要太烫或太冷。我们的身体必须消耗极大的能量,才能将喝下的冰饮料温暖至正常体温(36.5℃),如此一来,整体的免疫力自然下降。所以如果常喝冰饮料,建议将饮料解冻半小时或改喝常温白开水。

* * *

16.卸下光环后的人生

健走真好!

若菱这周努力遵守着刚学会的饮食方法,早餐通常只喝一杯牛奶或酸奶的她,现在开始吃得比较多。同事们都有点儿惊奇地看到,每天早上才十点多的时候,若菱还会抓一根活力棒或一些苏打饼干往嘴里塞。有些人窃窃私语,猜测若菱是不是怀孕了。

若菱现在学会比较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评论。毕竟,一个人的大脑每秒钟要过滤那么多的信息,因此,她只看得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而别人拿什么标准去过滤信息,真的是想管也管不着。若菱沉溺在新发现的内在世界,泰然处之。她想,无论他们说些什么,受到影响的只是我们的小我而已,如果能够接纳小我的缩减和被打击,再多的流言也不怕。

这天,公司业务不算忙,若菱带着好奇,拨通了老人给她的另一个电话。对方是位女士,而且和李英杰一样,一听是老人介绍的,问都不问就立刻约定时间见面。

傍晚,若菱稍稍提早一点儿下班,循址在香山边上找到了这栋坐落在山林之内的房子。

按了门铃之后,女主人应声开门。两人目光触碰,若菱一下子就愣住了,直看着女主人发呆。

“又是一个名人,有没有搞错?!”若菱想。女主人是昔日体坛健将,当年叱咤风云,为国争光,拿了不少国际大奖,许多人都不会忘记。“你就是若菱吧?”女主人看她发呆的样子,嫣然一笑,热情地招呼道,“进来坐吧!”

若菱有点儿紧张地跟在她后面进屋,用眼角余光顺便打量了一下屋里简单的陈设和耀眼的奖杯。在偌大房间的一角,居然还放置着一架跑步机。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女主人的身段,虽然年过半百,却浑身上下散发着活力。

坐定了以后,女主人充满感情地问:“老人好吗?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很好,他让我问候您。”若菱礼貌地答。

“你跟老人的其他门生接触过了吗?”女主人直截了当地进入话题。

“有的,我还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份饮食养生的清单。”

“不错,身体是要好好照顾的。”女主人干脆地说,“多年以前,由于事业、婚姻的双重压力,再加上自己的疏忽,我不知不觉地发福,衣服尺码从十号升至十六号,腰粗、腹大、臀也宽,不但整个人浮肿难看,体力、健康都变得很差,一下子让我警觉起来!”

若菱看着她充满自信、高瘦苗条的标准身材,真不敢相信她曾经要被列入胖子之流。

“后来我碰到了老人,他教了我很多东西,对我而言,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如何与自己的身体联结。我是一个运动员,你知道,”女主人又笑了,“照理说我应该是和我的身体有很多联结的。后来我才知道,年轻的时候,我只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工具在使用,它曾经是在最佳状态,但是我并没有和它有什么联结。”

“原来联结并不是按部就班地锻炼这么简单啊!”若菱想。

“我以为我就是自己的身体。我的小我和它认同了,但是却没有联结。”女主人感慨地一叹,继续说道,“不过,当老人告诉我一些与身体联结的技巧和道理之后,我找到了一项我自己相当喜爱,对身体也相当有帮助的运动——健走。”

“健走?”若菱觉得诧异,当年女主人驰骋在田径场上,兜了一圈儿之后,如今居然又回到了老本行!

“是的,健走!”女主人开始眉飞色舞,“锻炼双腿肌肉是预防体力衰退的最佳方法,健走就是最理想、效果最明显的运动。”

说着,她领着若菱到她的跑步机上表演:“来,我教你。”

她一面大步地快走,一面双手用力地摆动。“健走时,你要配合缓而深的呼吸,摆动你的双臂,大跨步地陕速前进,更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接着她又说:“老人还教我要放空我的脑袋,专心把注意力放在双脚上,这样就是一种步行禅的冥想。”女主人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你知道吗?半年内,我瘦了二十公斤,而且神清气爽,负面情绪大大地消除,感觉喜悦、平和,真是棒透了!”

“哇!真好!”若菱由衷地赞美。

“是呀,你看现代人多可怜,每天为了生活奔波忙碌,根本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身体。”女主人惋惜地说。

若菱觉得女主人说的就是她(自己对号入座了),有点儿不好意思,于是附和着说:“对呀,现在的人都是‘年轻的时候拿身体换钱,老的时候拿钱换健康’。”

“真希望大家能在最及时的时候,开始在健康银行里面开户存钱。”女主人加了一句,然后问若菱,“你现在对如何跟自己的身体联结有哪些体会呢?说说看!”

“嗯,我们每天应该做一些能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运动,放更多的觉知在身体的部位上……比方说你的健走,我要学的瑜伽,都可以帮助我们和身体有更多的联结。”若菱小心谨慎地回答。

“对,说得很好呢!关于身体,老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教导,他跟你谈过吗?”看到若菱茫然的模样,女主人继续说,“你想想,一天当中,你有多少时候会花一点点注意力在你身体的感觉上呢?比方说,在跟别人交谈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身体语言是什么?你的眉头有没有紧皱?你的肩膀是不是因为紧张而高耸?你的胃是否因为焦虑而痉挛?如果我们习惯于注意自己身体的感觉,时时安抚、照顾它的话,很多疾病就不会因为日积月累而产生。”

我们为自己的意识,带入了更多的觉知。就像我们的眼睛,虽然可以有很广的视野,但我们的注意力其实只是聚焦在前方很狭窄的范围

“哦!”若菱恍然大悟,“所以与身体联结的方法还有一个,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时时留意自己的身体……”

“是的,但是和运动时的不一样哦,”女主人澄清,“在运动的时候你是全神贯注地觉察自己的身体,但在平时,你留一部分的关注给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

女主人打了个手势,说:“比如你在开会的时候,可以自问‘此刻我的姿势是什么?我的臀部和椅子接触时的感觉是什么?我身体的哪一个部分有紧缩的感觉?我可以试着去放松它’。这样留一部分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其他的注意力放在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上,你会发现,这样可以让你更容易地活在当下呢!”[1]

讲到这里,女主人的眼睛都发亮了:“这也就是说,我们为自己的意识,带入了更多的觉知。就像我们的眼睛,虽然可以有很广的视野,但我们的注意力其实只是聚焦在前方很狭窄的范围。平时做事的时候,你的身体除了在动作之外,也在呼吸,在适应和感知着周围复杂的外界条件,然而这些都是潜意识的范畴,我们心思的注意力其实是集中在其他比较明显的事物上的。如果你能够更加留意身体的感知,就可以把那5%的意识状态扩大了。这样,不就是老人所教导的,把潜意识的一部分转变成意识了吗?”

若菱对女主人的见解十分佩服,相谈甚欢,依依不舍地告别。

————————————————————

[1] 请参考《当下的力量》(中信出版社出版,2009年1月)第六章。

17.“担心”是最差的礼物

不如给他祝福吧

若菱今天依约来到老人的小屋中,脸色凝重,不太好看。老人若无其事地问她:“怎么样,拜访我的学生们还顺利吗?”

若菱如实相告,然后又忍不住问道:“怎么他们俩都是名人呢?”

老人一笑:“为什么不能是呢?”

“我就不是啊……”若菱自卑地反应道。

“哈哈!我的学生好多呢!让你去拜访名人,只是想加深你的印象而已。他们两人也的确是很有代表性的啦!”

“哦!”若菱没怎么搭腔。

老人又在地上的那个圆圈圈上面加了两个字。“现在你知道啦,破解身体障碍的方式,就是去和你的身体联结。”

看若菱不搭腔,老人终于问了:“怎么啦?心情不好?”

“嗯,我……又和志明吵架了。”

原来若菱学了一番养生之道以后,看看志明的生活习惯,真的很不健康。志明从来不吃早饭,有时还错过午餐,晚上又胃口大开地大吃大喝。而且他很少运动,最多就是和同事打打球,玩乐多于锻炼。若菱愈想愈担心,忍不住向他传教。他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东西,还说“从哪里学来这些邪门歪道”!若菱觉得自己的一片关爱完全不被感激,而且还被严重地侮辱,又是一次夺门而出。

若菱花了一些时间,让眼泪倾泻、悲伤委屈流尽,情绪才平复了一些。

老人用理解的目光看着若菱,等她发泄完了,才清了清喉咙,严肃地问她:“你为什么去干涉他的事?”

若菱不解,回道:“因为我关心他啊。”

“你爱他是吗?”

“当然啦,要不然我管他干嘛!”

“很好,你知道吗?天底下只有三种事……”

“……”若菱觉得老人有点儿莫名其妙,静默地等待他的解释。

“老天的事,”老人伸手指指上面,“你的事,他人的事。”

“你是说志明的事是‘他人的事’?我可不同意。”若菱反驳说,“他病了,他老了,倒霉的还不是我!”

“所以你管他的事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你爱他、需要他?”老人平静地问。

若菱哑口无言。关心志明,当然有一些成分是真心为他好,但何尝不是因为自己的恐惧,恐惧失去伴侣、恐惧造成麻烦呢?

“爱呀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老人摇头叹息。

“我关心他,反倒成了罪过?”若菱心里很不平衡!

“你看,很多父母管教小孩,督促小孩要守规矩、用功念书,有多少是掺杂了怕小孩出去丢自己的脸(怕人家说你教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的成分,或是希望、期待孩子能为他们的ego带来光荣,甚或是将自己对未来无名、未知的恐惧投射在孩子身上,加重他们的负担?”

若菱不语,她知道老人说的有道理。可是夫妻之间呢?

“夫妻之间,也要扪心自问:你真正的出发点是什么?是为了对方的人生,或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自己最亲近的人和事,真的可以不管吗?”

“对于最亲近的人,更要注意沟通的方式和方法。如果是为了自己,而且还自以为有权利管对方,认为我们可以介入他人的领域、促使别人改变,这种做法不但白费力气,而且还会造成两人关系的紧张。”

“可我的确也是为了他好啊。”

“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你认为对的、正确的东西和他们分享,但是背后不要设定一个预期的结果(比方说:你一定要听我的,要不然……)。这样的话,对方比较能够接受。伴侣之间、亲子之间都是这样。”

“很难哪!”若菱摇头。

“是呀,所以你一天到晚介入他人的领域,管他人的事,自己这儿却没有人在家,关心自己的事。”老人指着若菱的脑袋调侃道。

“我怎么可以看着我的伴侣慢性自杀呢?”

“你觉得志明生活习惯不好,而你自己最近有了一些体会,想改变生活、饮食的习惯。你就自己努力、尽心地去做,让你的伴侣感到好奇,让他看到效果,然后他可能会愿意听听看你这么做的理由,同时,他也许会试着做一些你在做的事。但是如果你强加这些观念在他身上,他的小我第一件会做的事就是反抗。”

“嗯……”若菱觉得很有道理。

“所以呀,记住,管好自己的事最重要。”老人提醒她,“为我们的亲人担心,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加害行为!”

“什么?”若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我说,”老人胸有成竹地解释,“比方说一个母亲,她的孩子要和朋友去远足、郊游,他决定要去的时候,母亲担心年轻人出远门会发生危险而试图阻止,但是孩子大了,阻止不了,所以他出门的时候,母亲就耳提面命他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在后面一直唠叨……”老人看看若菱,“你是知道能量世界的定律的,这个母亲在孩子出门的时候,给了他什么能量?”

“当然是不好的负面能量。”若菱回答。

“是的,”老人点头,“而且母亲之所以会这么做,是由于她无法承担一丝丝可能会失去儿子的危险,于是把自己的恐惧投射到孩子身上。现在,你明白我说的‘担心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加害行为’了吧?”

若菱思考了一会儿,问:“可是有时候孩子真的不太懂事,你不提醒,他真的会出事的。”

“提醒是可以提醒,”老人同意,“但是仍然要看你的出发点。你的本意是出于关心,所以把提醒孩子当成是一种爱的表达,还是出于恐惧把担心投射在孩子身上,给他很多压力。”

“这两者怎么区分呢?”若菱问。

“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在能量的层面上,而且在孩子的心理感受上,可以区分得出。”

若菱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就是不执着吧?”

“对!”老人赞道,“就是要放下小我的执着心。”

若菱又问:“但是,如果孩子真的出事了,母亲难道不会觉得自己没有给孩子足够的警告,或是阻止他而感到愧疚吗?”

老人微笑着问:“我刚才说过天下有几种事?”

“三种事。”若菱老实地回答,“我的事,他人的事和老天的事。”

“一个人的命活多长,是老天的事,一个母亲再怎么努力去保护孩子都是无法与天命抗衡的。”

“是呀,谁敢跟老天抗争……”若菱喃喃地说。

“不一定喔,你曾经有因为交通堵塞误了约会,而坐在车子里咬牙切齿的时刻吗?”

若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当然有!”

“交通堵塞是谁的事?”老人问。

若菱想想,说:“老天的事。”

“所以呀,人们常常跟老天争辩、抗衡而不自知,不是吗?”老人摸着胡子,娓娓道来,似乎在嘲笑世人的愚痴,“无论你多么爱他,多余的担心就是最差的礼物,不如给他祝福吧!”

无论你多么爱他,多余的担心就是最差的礼物,不如给他祝福吧!

18.一场“ego boosting”(小我增长)秀

同学会的启示

又是一个冬日,又是一个下着雨的傍晚,气压低沉沉的,压得人心很不舒服。

若菱下班后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同学聚会的餐厅。一进门,若菱就看到李建新,他坐在最靠外面的座位上,一眼就发现了她,向她微笑。若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然后才和其他同学打招呼。

其实上次和李建新晚餐后,他们又陆续喝了几次咖啡,每次都聊得很开心。对老人说的东西,李建新都非常能领会,而且深感兴趣。若菱很高兴能有一个知音可以分享老人的教导,只是李建新以为这些是若菱多年修炼出来的心得,对她愈来愈佩服,让若菱非常心虚。若菱也一直告诫自己要守好分寸,毕竟她是有夫之妇,而且李建新在美国离了婚,两人关系更是要划分清楚。

“咦,志明呢?怎么没来?”问话的是当年的班长陈大同。

“哦,他有论文要赶着发表。”若菱回答,最近志明真的很忙,常常不见人影,反正若菱也没闲着,也不太抱怨。

“若菱,过来坐呀!”若菱大学最好的同学露露招呼她到身边坐下。若菱正中下怀地走过去,免得跟李建新坐一块儿。露露是若菱小时候的邻居,也是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大学的时候很巧又在同一班。若菱当时与志明谈恋爱,和其他同学来往不多,露露就是班上她最熟悉也最能交心的朋友了。

老同学凑在一块儿,话题不外乎是工作、家庭。若菱看到大家的自我身份认同感都很强:我有一份好工作,我有一个好配偶,我有一双好儿女,我有很好的习惯,我有很好的人生观……言谈之中,都不免夸耀自己的各种成就,或是炫耀自己所知道一些劲爆的新闻和八卦,总之,这是一场ego boosting(小我增长)的秀。以前若菱都会很热心地投入话题,今晚不知怎的,就是以旁观者的角色在看着大家。

若菱今天也觉得儿时的玩伴露露有点儿心不在焉的,话也不多,完全不像当年豪气干云的那个女豪杰。后来到了酒酣耳热之际,露露突然宣布:“我离婚了!”众人哗然!

露露的老公是大学就开始交往的别系学长,对露露言听计从,是个标准的新好男人,大家都以为最没有问题的就是他们这一对儿了,没想到第一对儿离婚的就是他们。

露露涨红着脸,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积压已久的情绪,大声地说:“他,和他秘书,两个人跑了!”

大家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始七嘴八舌地提问题、给意见。一时之间,饭桌上好不热闹,露露刚开始很冷静地回答大家的问题,接受众人的安慰,但她还是按捺不住满腔的怒火,终于破口大骂:“混账东西,当年当完兵,事都找不到,要不是老娘,哪家公司会要他!手无缚鸡之力,什么都不会,全是老娘在后面撑腰。现在事业做大了,就变心了,看上年轻漂亮的小姐,弃糟糠之妻于不顾……”露露一直咒骂着,弄得现场气氛很尴尬。她强大的负面能量震撼着每一个人。

若菱在旁边慢慢地好言相劝,露露总算冷静下来,一向爱闹爱笑的班长席原进赶紧转变话题,说了一些自己办公室的八卦,气氛才又缓和下来。

可露露还是不能停止,拉着若菱在旁边一直抱怨生活中所有的小事,说她如何付出,他如何当大爷还不领情,总之,从头到尾都是对方的错,她一肚子委屈。

若菱一面同情地听着露露的泄怨,一面想到了那部她看不太懂的电影,有关“胜肽”的那部分内容。露露的胜肽是什么?显然她喜欢扮演受害者。所以当受害者情结出现的时候,露露的下丘脑就会分泌出“受害者”胜肽,随着血液传送到全身细胞,并且让细胞接收器接收。

若菱可以想象露露全身细胞大快朵颐、狼吞虎咽胜肽的盛况。

若菱记得小学的时候,露露就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父母离婚了,我跟我外公、外婆住。”若菱的情形也是一样,可是她很怕别人知道她的事,所以很羡慕露露的直言坦率。露露的这招也很管用,每当考试没考好,功课没做完,该带的东西没带,老师们都会看在她是“没爹没娘的孩子”的分儿上,多少宽容她一些,所以露露习惯了这个受害者角色带来的好处。

“她的细胞已经习惯了吃‘都是别人害的’这种胜肽吧!”若菱想。

她记得电影里面说,既然细胞习惯了这种胜肽,如果我们不喂养这种胜肽给它们的话,我们的生理需要会促使我们做出种种行为,放射种种能量的波动的频率,让能够产生这种胜肽的事件发生在我们的生活当中。

“这真是太可怕了!”若菱打了个寒战。如此说来,这些外在的事件都是我们创造的啰?先是有对胜肽的需求,而我们的大脑在选择有限的两千位元信息的时候,就会过滤信息,而制造各种符合我们细胞想要的思想、念头,而这些能量的波动,会吸引和它们振动频率相同的东西过来,于是……

离开同学会的时候,若菱一直觉得很不舒服。可能是对能量比较敏感了吧,吸收了很多露露释放的负面能量,无法消化。回到家中,志明还没有回来。若菱拿出老人推荐的《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读到了老人要她抄写的那一段:

我有一副身体,但我并非自己的身体。我可以看见并感觉到我的身体,然而凡是可以被看见以及被感觉到的,并不是真正的观者。我的身体也许疲惫或兴奋,生病或健康,沉重或轻松,也可能焦虑或平静,但这与内在的真我全然无关。我有一副身体,但我并非自己的身体。

我有欲望,但我并非自己的欲望。我能知晓我的欲望,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欲望来来去去,却影响不到内在的我。我有欲望,但我并非自己的欲望。

我有情绪,但我并非自己的情绪。我能觉察出我的情绪,然而凡是可以被觉察的,并不是真正的觉者。情绪反反复复,却影响不到内在的我。我有情绪,但我并非自己的情绪。

我有思想,但我并非自己的思想。我可以看见与知晓自己的思想,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思想来来去去,却影响不了内在的我。我有思想,但我并非自己的思想。

我就是那仅存的纯粹的觉知,是所有思想、情绪、感觉与知觉的见证。

读完之后,虽然她还是似懂非懂,但是觉得好多了,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了。

思想来来去去,却影响不了内在的我。我有思想,但我并非自己的思想

1 2 3 4 5 6 7 8 9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