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29.什么让我感到喜悦

认同的解离

此刻坐在小屋中的若菱是定静而安宁的。老人关心地看着她,轻声问:“你还好吗?”

若菱抬头看看老人,幽幽地说:“我是能够接受志明有外遇,然后要跟我离婚的事实了……”

“是吗?”老人看着若菱,惊讶于她的成长与改变,“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像你说的呀,”若菱无奈地回答,“事实摆在那里,我看到自己所有的抗拒都是徒劳无功的。但是……”若菱迟疑了。老人安静地等待她继续倾吐。

“我还是很悲伤、低落,”若菱难过地说,“这些情绪好像已经变成我生活的基调了。我担心自己是不是会一直这样下去,一辈子就这样郁郁寡欢到老。”

老人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开口:“你已经做到了第一个层面的臣服了,就是接受事实,现在要做的是第二个层面的臣服了——臣服于你因事件而衍生的情绪,不要与它抗争。”

老人温柔地看看若菱:“很多时候,我们感觉很不好的时候,像你现在的悲伤、低落,我们会一直想要从这个泥沼中挣扎着逃出来。所以我们借由很多逃避策略不去面对它,压抑它、否定它、排斥它。你记住:‘凡是你抗拒的,都会持续。’因为当你抗拒某件事情或是某种情绪的时候,你会聚焦在那个情绪或事件上,这样就赋予它更多的能量,它就更强大了。”

若菱明白地点点头,“所以这些情绪就是一些能量,就像你以前说的,它们会来,就一定会走,我们任由它们来来去去,不加干涉。”

“是的,”老人满意地点头,“这些负面的情绪就像黑暗一样,你是驱散不走它们的。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带进光来。光出现了,黑暗就消融了,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若菱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兴奋地问老人:“那怎么样带进光来呢?”

老人欣慰于若菱的力求上进,开心地说:“首先,你的自我觉察就会带来觉知之光。其次,喜悦是消融负面情绪最好的光。有什么事情是你爱做的,而且是可以带给你喜悦的?”

若菱想了想,自从结婚、工作之后,她一直没有培养自己的兴趣、喜好。生活中的喜悦,也不过就是业绩不错拿到奖金,志明带她去看场好电影或吃顿美食,老朋友聚聚……

“你记得我们说的喜悦和快乐的差别吗?”老人问。

“嗯,快乐是需要外在条件的,而且它的范围比较小,也有边际效益递减[1]的问题。而喜悦是发自内心的,然后可以大范围地渗透到你的全身,而且不会递减……”若菱回答。

她随即明白了,自己的生活中真的缺乏喜悦。思索了很久,若菱想到她从小喜欢跳舞,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展现这方面的才华。另外,她由衷地喜爱孩子,也许她可以花一些时间到孤儿院去陪孩子玩耍。还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总让她觉得自由、开阔!

“很好,”老人看着若菱想得陶然欲醉,“你可以安排一个散心的旅程,到大自然的怀抱中,享受它那个最接近我们真我的振动频率。另外,也许可以去学学跳舞。”

“学跳舞?”若菱很惊讶。

“为什么不呢?”老人笑着说,“因为舞蹈是最能展现你自己的一种艺术,在舞动四肢的同时,你不但与身体联结,而且能释放累积的压力、情绪,进而用舞姿和蕴含其中的力量来表达你自己。”

若菱光是听着就感觉到很喜悦了。

另外,老人提醒:“定静的功夫是对治我们纷乱思想和负面情绪的最有效的‘工具’,因为它可以帮助你建立觉知,提升你对事物以及自我的觉察能力。而且在冥想时,我们的身体如如不动,情绪、思想都在严密的监控下,你和你的真我可以有短暂的相聚。虽然短暂,但你已经接近生命的源头了,也许不能畅饮,但多少可以沾染到那湿润的水汽。”老人解释,“定静的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寺起来的,不过在过程当中,你会愈来愈感受到来自真我的那些特质:爱、喜悦、和平。”

负面的情绪就像黑暗一样,你是驱散不走它们的。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带进光来

“就像锻炼肌肉一样,一朝一夕不会看到成果,但是你会觉得自己日益强壮。”若菱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

“是啊!”老人开心地笑了,“然后你会在生活在点点滴滴中,逐渐看到让喜悦的东西,它们是无所不在的。一朵迎风招展的小花,一个婴儿的微笑,一片阳光下闪亮的树叶,一句朋友随口的赞美,这些都是无声的问候、喜悦的祝福。”

若菱不语,沉浸在这种喜悦的气氛中。

停了一会儿,老人说:“现在我们要来到圆圈圈的最后一个层次了。”他先在地上的圆圈上,属于思想的那一圈加了“定静”“观照”两个词,然后告诉若菱:“最后一圈,其实就是前面三圈所累积出来的。”

“我们和真我的距离愈来愈远的时候,会失去自我感,因此我们必须要抓取一些东西来汲取我们的自我感,小我于焉产生。它不停地向外抓取,只为了加强它自己的真实性,好继续苟延残喘地存活下来。”

若菱其实已经领教到了小我的伎俩,尤其是在职场上,根本就是一个每个人的小我与他人小我厮杀的战场。

“大部分自我身份的认同是开始于青少年期,那个时候,发型、朋友、跟不跟得上潮流,是自我认同的一个标杆。现在的孩子,可能还加上手机、名牌吧!拿了最新款的手机,自我感觉就不同了。穿上名牌服饰,背也挺得比较直。”老人摇头,“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都没有告诉孩子们,他们真正是谁,也没有教他们如何从内在汲取自己的力量,而不是靠外在的认同和肯定。”

若菱想起一件小事。有一次,她和志明到长江三峡去旅游,船上极其无聊,于是和另外一对年轻的夫妻相伴聊天。

若菱好奇地问:“你们是哪里人?”

那位先生却回答:“我在上海、香港都有房子。”

当时只觉得这个人有点儿奇怪,现在看来这也不过是小我的自我认同,认同他的房产是一种身份的表征。这时若菱忍不住说:“然后我们出校门以后,自我的认同就变成了你的工作、你开的车、你住的房子、你的配偶、你的孩子等。”

老人同意若菱的说法,然后在最外圈加上了许多圈圈,上面写着各种我们以为是身份认同的东西。

“你看,”老人指着外面的圈圈说,“越向外抓取,我们就离我们的中心,也就是‘真我’越来越远。这就回答了你最早的时候问过的问题:为什么人人都在追求幸福快乐,但是真正幸福、快乐的人却这么少?”

老人进一步地说:“小我不但向外抓取,而且它也进一步地和它的思想、情绪以及身体认同。”

看到若菱又是茫然的表情,老人笑笑说:“比方说,有些人就觉得受害者是他们的一种身份认同,如果此生不控诉那些所谓迫害他们的人的话,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若菱似有所悟,接着说:“然后小我也和我们的思想认同,完全相信我们的所思所想都是真的。”

“对!”老人赞赏道,“有些人的小我甚至跟他们的遭遇或疾病认同,像你的同学露露认同于‘被弃孤女’的角色,有些人认同于癌症患者的角色,这些角色加强他们的自我感,获取一些关注,然后他们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性。”

老人看看若菱,然后在身份认同的这一圈加上了“觉察”两个字。他指示若菱:“你回去好好体会这个破解身份认同的秘诀吧!”

————————————————————

[1] 边际效益递减原理:吃第一个冰激凌很好吃,第二个也不错,连续第三个就有点儿……嗯,第四个……第五个呢?

30.老婆不是秀给别人看的

身份认同的探索

若菱迫不及待想看看老人给她的访客名单上的最后一位贵客是谁,她猜想应该也非等闲之辈。她依照地址来到了城里最高级的豪宅大厦,经过重重检查和通报,若菱得以搭乘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一开,管家已经恭敬地在等候了。他引领若菱通过了富丽堂皇的大门,进入了豪华的会客厅。若菱举头一望,四周尽是名家的画作,价格不菲。

主人一出现,若菱倒抽了一口气,原来是他!高科技产业赫赫有名的人物,怎么他也和老人交过手?!主人优雅地欢迎若菱,坐下来的时候,特别问若菱是否介意他吸雪茄。若菱连忙说不介意,感受到主人的谦和与真诚。

“老人好吗?”好像每个人见面都会问这句话。

若菱照旧礼貌性地回答:“嗯,他很好。”

“嗯,”主人抽着雪茄,“你现在的进度是什么呢?”

“在身份认同这一圈了。”若菱回答,感觉他们好像隶属什么黑帮似的,打招呼的语言别人可是一点儿都听不懂的呀!

“哈哈,每次他都是留这个最后的难题给我。”主人开怀地笑着。若菱实在很难想象以主人的身份、地位,财富、权势,他会有身份认同的问题?

收敛了笑容,主人缓缓地道来。

“那一年,我的夫人过世了。而我的事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就在这个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健康也亮起了红灯。我一直是个非常乐观、坚强的人,但是一连串的打击太大了,我开始怀疑起人生的目的,还有自己的价值。”

主人吐了一口烟圈,又继续他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打败的、一无是处的武士。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出现了,他让我看见,我的事业、家庭、成就,都不是真正的我,而我却如此地认同于它们,认为我‘拥有’它们,可是老天爷可以在一瞬之间,把它们席卷一空。”

他摇摇头,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小我,不择手段地去认同各式各样的事物,好延续它的存活。你看,就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些小孩子会为了一张纸打成一团,就是因为他们自我认同了这张纸是他们的,别人拿走了这张纸,就是对他们自我的一种打击。”

“不只小孩呢!”若菱也勇敢地表达她的看法,“美国高速公路上的很多命案,就是因为开车的人‘认同’他们前面的道路是‘他们的’,所以别人超他的车就是不给他面子。”

“哈哈,说得好!”主人由衷地赞美着,让若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自从深刻地了解到这一点之后,我开始用不同的心态去应对我的人生。我的所作所为,不再是喂养我的小我了,而真的是从一个更高、更远的角度来衡量我究竟想要什么。如此一来,我的事业有了转机,健康逐渐好转,也找到了一个理想的人生伴侣。”

主人这时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不再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太太。对我而言,老婆是和我一起过生活的,不是秀给别人看的,心灵相通最重要。比我年轻几十岁的女孩子,哪能懂得我的喜好、心意、心态呢?娶年轻女孩的人,通常都是希望在女孩身上满足一些小我的需求,这也是一种无谓的身份认同。”

若菱这时候大胆地提出一个问题:“那您在和属下相处上有没有什么改变呢?”

主人一笑,相当嘉许若菱的问题:“当然有啦。那些光会吹拍逢迎、没有真正能力的人,在我的公司现在无法生存啦。因为我不需要他们来喂养我的ego,让我自我感觉良好。每当我的属下在为面子、小我争辩时,我都会清楚地指出他们的盲点,很快就把问题给处理好了。”

若菱可以想象,其实跟着这样一个有觉知的老板工作,可能比那些需要人奉承的老板更难呢!因为常常会被老板识破自己小我的诡计,而且要常常反躬自省,真是不容易呢!

“那么如果我们要突破各种身份认同,就必须要建立觉察的能力?”若菱想抛砖引玉地多了解主人精辟的看法。

“没错!觉知是破除身份认同的第一步。要你放下身份认同是很难的,‘看见’是第一步——先要看到你自己认同于某样东西,也许你没办法立刻放下。但是如果你能彻底了解到你认同的那些东西,其实不是你,也不是属于你的,你就有可能从这个外境追逐的噩梦中醒来。”

主人最后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难,你要有充分的决心和毅力。”

若菱告别了主人,心里非常充实地离开了他的豪宅。

正要上车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李建新。

若菱犹豫着要不要接,手机响了好几声,又归于宁静。若菱其实已经放下对李建新的批判和情绪了,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正在出神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若菱决定面对难题。

“若菱?最近好吗?我找了你几次都没找到你。”

“哦,最近有点儿忙。”若菱没有多说什么。她是很忙,忙着处理志明有外遇要离婚的事,够忙了吧?!

“哦,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我最近也是很忙,我女儿从美国来看我……”李建新在电话那头解释着。

若菱心念一动,“你女儿?她多大啦?”

“很大了,都十四岁了,我当兵的时候她妈妈就怀上她了……现在出去人家都以为她是我小女朋友呢!”李建新有点儿尴尬地告诉若菱。

若菱霎时百感交集,又是她的胜肽吧?会把李建新的女儿想成、看成是他的女朋友,就是要若菱去“享受”被背叛、被欺骗的感觉。还好这次若菱没有上当……

“喂、喂!你还在吗?”听不到若菱回话,李建新在电话那头有点儿着急了。

“哦,我还在,刚才信号有点儿不好。有空出来吃饭吧!”若菱这回大方地邀请他了。

“好!我女儿后天走,我再call(呼叫)你哦!”

“Ok,拜!”若菱自然、开心、舒服地挂掉了电话。不仅是因为澄清了误会,更是因为战胜了自己的胜肽而感到骄傲!

31.战胜了胜肽

心想事成的秘密

若菱开心地坐在小屋内,口沫横飞地描述和科技界大佬见面的经过,还有自己“战胜”胜肽的英勇事迹。老人很有兴趣地听着,给予若菱无声的支持和赞许。

最后,老人说:“我们该谈谈心想事成了!”[1]

若菱的情绪自从知道志明的事之后,从来没有这么high(高兴)过。今天真是黄道吉日!她雀跃地想着。

老人清清喉咙,准备给若菱上课。

“很多人谈论心想事成,都是强调什么潜意识的积极力量,要用不停的正面思考来创造、显化你所想要的事物。”

若菱忍不住打断:“我以前就试过了,没有用!”老人不介意急性子的若菱插话,反而问她:“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若菱想了想,说:“哦,就是那个马车图嘛!那匹可怜的马,它再怎么样下定决心也是没有用的呀!马车夫坐在后面掌控呢!嗯,不对……”若菱又修正,“马车夫还得听主人的呀,如果主人要去沈阳,马车夫可不敢往南走呀!”

“很好!”老人很满意自己的得意门生,“所以如果一个女人想要嫁一个如意郎君,表面上她很认真地在找,可是潜意识层面却相信自己不配得到一段好姻缘,而她的真我则是定好了她此生要学的功课——就是情感上要学习独立自主,那你想,她再怎么努力有什么用处?但是如果她能够学好了这门功课,那么她真心想要的东西就会自然而然地流向她,挡都挡不住。”

“那是不是说,一个人很想努力赚钱,获得成功,但他的潜意识有可能觉得自己始终就是一个失败者,而他的真我就是要他学习从失败中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如此一来,他光是努力奋斗赚钱是没有用的,他必须要了解自己的人生模式,学会自己的功课之后,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

老人很欣慰若菱能够立刻举一反三,“所以心想事成的第一个定律就是,你所向往的东西必须是命中注定该是你的,或是与你的更高目的是一致的、有利于人类社会的。要不然就是你能深入到潜意识和真我的层面,破除人生的模式,学好自己该的功课,破解你的命运,否则心想事成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所以这些都是内在的旅程,跟外在的环境无关。”若菱感慨地说。

“是呀,你已经学到了如何破解身体的滞碍,化解情绪的瘾头,检视思想的谬误,以及放掉无谓的身份认同,有了这些基础之后,心想事成就不是难事了!”

“这些都是一生的功课呢!多难呀!”若菱抱怨。

“还是有一些诀窍的啦!”老人故意卖关子,“记得吗?我们可以通过联结、臣服、定静、观照、觉察等功夫,在那些圆圈圈中破解出一条路,与我们的真我相通。另外,你记得吸引力定律吗?”

“记得,因为所有事情都是能量的振动,两个相同振动频率的东西会互相吸引。”

“很好,”老人很满意,“所以,当你真心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会吸引那样东西的那种振动频率,然后全宇宙就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那什么叫作‘真心想要’?”若菱问。

“问得真好!”老人由衷地赞美。“那就是不仅仅在思想层面而已,你必须打心眼儿里渴望这个东西,每次想的时候,都会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而且最有威力的是,让自己随时随地都处在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之后的感受。而且视觉的观想是最重要的,你可以每天都在脑海里面演练你已经拥有你要的东西的画面,细节愈清楚愈好。这样去观想并且去经历那种感受,让你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信心地在召唤它想要的东西……”

“哇!”若菱听得入了迷。突然,她想起那部她看不太懂的电影,里面讲到科学实验证明,我们的大脑,分不清楚此刻它体会到的东西是我们当时实际经历到的,还是我们想象出来或是记忆中的东西。这点不知道和我们心想事成的观想有没有关系?

正想开口问,老人说了:“宇宙并不知道你正在发散的振动频率是因为你观察到的或是实际经历的事物,还是你记得的或是想象的事物。它只是接收到了你振动的频率,然后用和它相配的事物做出响应。”老人又神秘地压低声音说:“最大的秘密就是,我们用视觉的观想和自己的感受所发出的振动频率是最强的。”

真是奇妙的事!我们就是这样创造我们的实相了!

“当然,”老人又加了一句,“外在的努力还是很重要的。虽然这是一个内在的旅程和工作,但是我们不能整日在家做白日梦、游手好闲,期待事情会从天上降临。老天爷还是很公平的,你的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但是你想要有收获,就非得付出努力不可。”

老人眨眨眼睛,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道:“不过知道了心想事成的秘密之后,你采取行动的过程应该是毫不费力(effortless)而又充满喜悦的,这样不但效果更好,你也乐得轻松。”

“可是,我们也常常看到很多没有在修炼他们内在的人,甚至连心地善良都谈不上,却能呼风唤雨,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是公平的吗?”若菱发出了不平之鸣。

“这要看你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了。如果你相信轮回,那么他们就是前世做了很多好事。如果你相信宿命,那么就是他们生对了时辰,适逢其会。如果你相信地球是个大教室的说法,那么每个人的功课不一样,他们选修的学分跟你的就不一样啰!重要的是要……”

当你真心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会吸引那样东西的那种振动频率,然后全宇宙就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管好自己的事,别理他人的事。”若菱顽皮地接腔。

“没错、没错!”老人摸着胡子笑得很开心,“除此之外,心想事成还有一个赖皮的方法。”他又顽皮地笑着说。

“赖皮?怎么个赖皮法?”若菱不解。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常常强调感恩的重要性吗?”

“嗯……知恩图报,那么就会有更多好事发生啦!”

“对啦,真聪明!”老人高兴地认同,“我们感恩的时候,就是在能量的层面跟宇宙说:‘多来点儿,多来点儿!’同样的,在你想要的事情还没有成就的时候,就去感恩、感谢,宇宙就不得不给你啦!”

“哈哈!”若菱忍不住大笑起来,真的是有点儿赖皮呢!

“最后,”老人正色道,“很重要的就是,你想要的东西愈真实、清楚,愈好。你要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定义清楚,这样宇宙才能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还有,”老人提醒,“要言行一致,不要说的、想的是一回事,做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

[1] 关于心想事成,更多的资料请参考《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2012年6月。

1 2 3 4 5 6 7 8 9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