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书籍

32.未实现前就先感恩

最后的试炼

若菱今天朝气蓬勃地来到办公室,自从志明的事件之后,她从来没有这么神清气爽过。

可是进了办公室后,她又觉得气氛相当不对。若菱平时和同事往来不多,在上回玉梅抢占业绩冠军事件之后,连唯一的办公室友谊也告中断。所以办公室的八卦、流言、小道消息她从来不知道,但也乐得清静。

最近若菱可能对能量愈来愈敏感,此刻办公室里风声鹤唳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还好,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在接下来的例行周会上,老总发布了公司又要重组的消息。对这家大公司来说,重组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是这次重组跟若菱关系比较大,是整个营销部门的重组、精简人事。

老总说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话,若菱只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偷眼瞧看坐在远处的玉梅,她倒是气定神闲地坐在销售老总旁边。

若菱不小心掉了笔,悄悄地弯下腰在地上找,眼角余光看到玉梅和销售老总的脚居然缠在一块儿。若菱脑门儿气血上冲,差点儿晕了过去。原来如此!怪不得在业绩事件上销售老总力挺玉梅,看来这次改组要走路的也不可能是玉梅了!

会后,营销总经理——若菱的老板王力叫若菱进办公室。若菱此时早有心理准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坐下吧!”老总招呼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然后清了清喉咙,“你知道,你是我们营销部门最优秀的经理,但是这次公司改组,在各方面的考虑都不太一样,嗯……你可能要在两个月之内,在公司内部找另外一份工作,否则,嗯……”王力自己都有点儿说不下去了,只有说,“很抱歉!”

若菱麻木地点点头。她了解自己老板的为难之处,多说也无益:“您知不知道哪个部门现在可能有空缺呢?”

“嗯,我也不清楚,我可以帮你安排跟人事部主管见面谈一下。”

“好的,谢谢!”若菱知道大势已去,无可挽回,站起来走出了老板的办公室,脚一软,还差点儿跌了一跤。

当天剩下的办公时间,若菱一直在与自己的情绪和思想交战。

她知道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臣服。臣服于变化的无常、公司人事的不公,玉梅利用美色留住自己的职位。

但是另外一方面,她的脑袋却忍不住编造许多的故事:“我一回国就进了这家公司,一直努力打拼到现在,都快十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一个公司组织改编就会让我沦落到要走路的地步?我还有前途吗?我还有脸去见别人吗?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平?”

这些故事、思想,让她愈想愈伤心,这时她觉得下丘脑一直在分泌“我没有价值”“我不受尊重”的这类胜肽。若菱也开始怀疑,自己碰到老人到底是幸还是不幸?首先是婚姻出问题,现在连工作也不保,真是愈想愈倒霉!

若菱真是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煎熬到下班,抓了包包就往外冲,直接开车杀到老人的小屋去。

一路上,随着老人的小屋越来越近,若菱的思绪也缓和了下来。

首先,她清楚地看到,发生的事件本身是中立的,因为,如果她今天是一个正要辞职、想去做全职主妇的人的话,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毕竟这样大的外商公司资遣资深的员工,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若菱几乎可以拿到一年的薪水。

所以,让若菱情绪起伏不定、让她受苦的不是这个事情本身,而是她对事情的态度、看法,还有围绕着这件事情、若菱自己编造的种种“故事”。

然后,若菱看到自己情绪上对这件事情抗拒是如此地徒劳无功。公司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玉梅与当权派的床笫关系是若菱绝对打不过的。挣扎、痛苦、反抗全是无效的,徒然浪费自己的时间和能量。

本来她以为自己看到老人会失控、歇斯底里地抱怨、哭诉,但在清楚地看到这些之后,若菱的感觉好多了。当老人开门让她进屋的时候,她已经恢复正常的状态,只是无奈地蜷缩在椅子上,活脱儿一条可怜虫。

老人早已泡好了茶等着她。

怜惜地看着她,老人开口问:“你此刻的感觉如何?”

若菱思索、感应着自己此刻的感受,简短地回答:“悲伤、震惊、恐惧。”

“很好,告诉我,它们在你身体的哪个部位?”

“在心口中央。”

“好,试着去感受它,百分之百地感受它,不要压抑,深呼吸,把你的呼吸带到那里去。”

若菱试着去感受那份委屈、不平、自我价值贬低、小我萎缩的感受,还有对未来的无名恐惧,然后把呼吸深深地带到心口的部位。

“维持一个观察者的意识,看着你的这些负面情绪,不要批判,带着爱的觉知,在你的心口处迎接它们。”老人再度提醒,“深呼吸!”

“特别去感受那个小我被贬低、缩减的感受,”老人指示,“只要你允许小我的缩编,你的内在空间会因此而扩大。记得,去允许,然后放下!”

若菱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感受自己内在发生的种种状况,维持一个爱的觉察的感受,看着这些负面情绪在心口聚集、扩大、增强、停留、缩小、减弱,最终消散。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若菱张开了眼睛,充满感激地看着老人。

老人突如其来地问:“心想事成的秘密是什么?”

若菱苦笑,她还没开始练习心想事成的诀窍就已经丢了工作,哪里还敢想呀!老人不放过她,深邃而智慧的眼睛,定静地注视着若菱。

若菱只好迟疑地背诵:“嗯,先要解除自己的人生模式,学会自已的功课,然后全心全意地用观想的方法去散发‘事已成’之后那种愉悦感受的振动能量,”若菱这时顽皮地一笑,“然后赖皮地在未实现之前就先去感恩,嗯,还有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必须很清楚、很具体,而且要为它付出一定的努力,同时言行一致。”

“很好,”老人嘉许,“现在你来做吧!”

若菱一愣:“什么?做什么?”

“你不是很伤心、震惊你丢了工作吗?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工作,你现在就来心想事成吧!”

“我……”若菱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什么。在遇见老人之前,她所有的焦点都是放在她“不要”什么上面,抱怨这个、抗拒那个,很少想过自己真心想“要”什么。

她思索了半晌,缓缓地说:“嗯,我想要帮助别人。”

“帮助别人的工作?”老人摇头,“太笼统了!去售票处卖票是帮助别人,去孤儿院打工也是帮助别人呀!我跟你说过,要具体!愈清楚愈好!”

“嗯,”若菱闭目沉思,“我要一份能够发挥我过去所学的专长和经验的工作,让我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帮助别人,嗯,帮助别人成长,就像你对我所做的一样。”

“好!记得回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观想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最佳时刻是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际、晚上将睡未睡之时,因为那个时候你与你的潜意识最接近。”

若菱离去时,老人破例给了若菱一个大大的拥抱,并且看着若菱的眼睛提醒她:“也许,你也应该想想,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伴侣、什么样的婚姻。”

老人的话触动了若菱的心弦,眼眶一转,眼泪就要滴下来。老人的能量慈祥温和,若菱离开小屋好久都还能感觉到身体、心里的那股温暖的振动。

观想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最佳时刻是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际、晚上将睡未睡之时,因为那个时候你与你的潜意识最接近

33.开始,就是未来

迎风飞扬

若菱这几天一直都在回想老人的话。她真的从来也没想过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伴侣、什么样的婚姻。表面上看起来,若菱好像是逆来顺受地面对自己的婚姻,和志明在一起的十几年,从未有过他心,但这并不表示若菱对这桩婚姻满意。

工作也是一样,表面上她在这家公司一待就是十年,一直都在营销部门,从小职员干到经理,但稳定平静之下却是一颗不满、躁动的心。

“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若菱感慨地想。

我们一直以来做的,就是去和现实抗争,对现实不满,想要改变他人、改变环境,但都是徒劳无功的,甚至适得其反。我们不知道一切问题都是出在自己身上,只要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心境,所有的外境,包括人、事、物都会境由心转地随之改变。

“力量是在我们自己的手中!”若菱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内在力量已经逐渐成长、茁壮。

这天早上,若菱上班的时候,看见志明坐在客厅里,见到若菱欲言又止。若菱大方地问:“有什么事吗?”

其实若菱心里紧张得要命,很怕志明终于摊牌说:“我们去办手续吧!”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志明支吾半天,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我和她分手了!”

若菱一听,心中不知是惊是喜,刹那间,脑子就是不管用地停在那里。

“她知道你知道了……”志明说话都结巴了,“天天逼我和你正式办手续,吵吵闹闹的……而你,却从头到尾没骂过我一句,也不吵,也不闹。”

志明低下头来,眼眶都红了:“若菱,我们在一起那么久,还是有感情的。我真的觉得太对不起你了!”

若菱这个时候,满腔的委屈倾巢而出,眼泪止不住地要往下流,但是想起来今天和人事部老总有个重要的会议,可不能把刚刚精心化好的妆给弄糊了。

“我们再试试看吧!若菱……”志明充满感情地说,“我们可以加强彼此之间的沟通,去看婚姻专家都可以……我相信我们可以恢复当初恋爱时的甜蜜……”

若菱倒是真的很惊讶于志明的转变。

当初两个人渐行渐远的时候,若菱就曾经强烈建议两个人去看婚姻问题专家,志明觉得太没有面子,而严词拒绝。

若菱看看手表。不行,来不及了,再晚就要错过和人事部老总的会议了。若菱看看志明,很温柔地说:“好,我好好想想,给我一点儿时间。现在我得赶去上班了,有一个重要的会……”

来不及看志明脸上的表情,若菱就冲出家门。这个动作是若菱常做的,但是没有一次像此刻这样和平和喜悦。动作还是快,心里的节奏却是一首喜悦之歌。

坐在人事部老总张学让的办公室,若菱气定神闲地看着对方。

张总看看若菱的履历,开口说:“你的老板王力大力推荐你,说要不是人事改组,绝对不会放你走。”若菱谦虚地微笑低头。

张总锐利的眼光审视了一下若菱,继续说:“目前公司没有什么特别适合你原来专长的缺位……”若菱心一沉,只听他接着说道:“但是,我们部门有个空缺倒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若菱聚精会神地倾听。“我们需要一个专职的管理发展培训经理(Management Development Manager),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若菱一听,培训?她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有点儿惶恐和失望。但是随即转念一想,培训人才,不就是帮助他人成长吗?她还可以把老人的教导传播出去呢!

张总又补充:“我们一直希望从公司内部招聘,因为希望这个人对公司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你在公司这么多年了,应该没有问题。你的能力我也信服,就是看你自己有没有兴趣和信心。”

若菱信心满满地说:“我有兴趣,而且,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

所有的人、事、物都是你内在的投射,就像镜子一样地反映你的内在

“嗯,”张总似乎很满意若菱的回答,“这个职位的层级比你原来营销经理的职位还高一些,所以待遇各方面都会好一点儿。我希望你能好好干。”张总伸出了手,恭喜若菱。若菱此时的感觉像在云雾中,那么不真实,那么飘飘然。

又是难熬的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下班,若菱又是立刻赶到老人的小屋,可是这一次她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回应。

失望之余,低头一看,一个白色的信封夹在门的下方。她心一凉,拿起信就贪婪地阅读,老人的字迹苍劲有力:

亲爱的孩子:

该是你展翅高飞的时刻了。我看到你的成长、茁壮,心中有无比的喜悦。记得,要把你的祝福跟所有的人分享,因为分享就跟感恩一样,分享出去的越多,你回收的就越多。又到我云游四方的时候了,临走前我送你一句话,记住——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所有的人、事、物都是你内在的投射,就像镜子一样地反映你的内在。当外境有任何东西触动你的时候,记得,要往内看。看看自己哪个地方的旧伤又被碰触了,看看自己有哪些阴影还没有整理好。不要浪费能量在那些外在的、不可改变、不可抗拒的东西上。先在内在层面做一个调和整理,然后再集中精力去应付外在可以改更的部分。

记得,每个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件都是一个礼物,只是有的礼物包装得很难看,让我们心怀怨怼或是心存恐惧。所以,它可以是一个灾难,也可以是一个礼物。如果你能带着信心,给它一点儿时间,耐心、细心地拆开这个惨不忍睹的包装外壳,你会享受到它的内在蕴含着丰盛、美好,而且是精心为你量身打造的礼物。

祝福你,孩子。

若菱读完这封信,眼泪早已流满了脸颊,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把轻薄的信吹得飞扬了起来,若菱不舍地追逐空中飘扬的信纸,一阵狂飙之后,信还是飘远了。若菱怅然若失,但是当下臣服。

目送着信纸逐渐消失在天际,若菱感觉自己轻盈得像那封信一样可以迎风飞扬。然后她仰着头,高举着双手,哈哈大笑了起来。

多年后,一个难得的冬日午后的假日,若菱在家,有人按门铃。她打开门,只见一个怯生生的女孩说:“请问这是若菱的家吗?我是一个老人……”

回首这五年的时光,

我的生命好像坐云霄飞车一样,上下起伏,精彩绝伦。

而我自己,当然有很大的改变……

《遇见未知的自己》的新旅程

全新成长经历带来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最终我发现,我们还是要愿意去承认、接纳自己的阴暗面,能够看到自己的不完美,然后接纳它们。同时,能否和自己的负面情绪和平相处,也是决定我们快乐指数的重要因素。

34.婚姻是一场修行

亲密关系的联结

若菱莞尔一笑,说:“进来吧!”让女孩进了屋。

女孩进屋后,好奇地打量四周环境,看到若菱的家窗明几净,种了不少绿植,知道她已经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了。

若菱看着女孩,轻声地问:“怎么称呼你?”

女孩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只拿着老人的“尚方宝剑”就登堂入室啦。

“哦,不好意思,”女孩害羞地说,“我是王雪,你叫我小雪就好啦。”

“嗯,小雪,”若菱还是忍不住地问,“老人好吗?”

小雪看看若菱,双眼藏不住笑意,“当然好,还是那个样儿。他倒是要我问你好不好!”

若菱听了也不回答,像是被勾起什么往事似的,发呆了好一会儿。看到小雪好奇地端详她,这才幽幽地回答:“四年了。老人了无音讯,而我,却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风风雨雨,岂是‘好不好’这个问题所能涵盖得了的!”

小雪看着若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双眼充满了“愿闻其详”的期盼。

若菱帮小雪倒了杯茶,邀请她到阳光房的藤椅上坐下,这才打开话匣子。

“我和我丈夫志明的婚姻结束了。”若菱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小雪“啊”了一声。

“知道他有外遇之后,我们曾经和好如初过一段时间,双方都试着去弥补创伤,修复疤痕,但是彼此间的芥蒂已经很深了。”小雪理解地点点头。

“后来,反倒是我有了外遇。”若菱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雪又“啊”了一声,只是这次嘴巴没有合拢起来,张得大大的。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建新,”若菱的语气开始柔和起来,“我引荐他去见老人,他也获益良多,我们志同道合,意气相投,最后终于擦枪走火,控制不住了。”

若菱放慢了语调,轻声地说:“我当时觉得非常非常罪咎和羞愧。我才发现,原来‘被外遇’还是比自己外遇来得好。”

“为什么?”小雪不解地问。

“被外遇,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扮演一个受害者,责怪对方,大家也都同情你。你有一个可以发泄愤怒、怨恨的对象。而你自己外遇,只能被内在那份愧疚感日日啃噬,这个滋味,就像被凌迟[1]一样地痛苦难受。”若菱轻描淡写地说着,小雪却已经感受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停了一会儿,小雪看若菱陷入了若有所思的状态,忍不住又问,“外遇问题是现代社会非常普遍的现象,如果从心灵、灵修的角度来看,它具有什么意义呢?”

“嗯,”若菱俨然成了婚姻问题的一派宗师了,“对一些婚姻来说,外遇其实是双方都想要更进一步亲密联结的手段。”

“啊?!”小雪脸上全是问号。

“两个原来素不相识的人,婚后开始如此紧密地生活在一起,双方其实都有一个不自觉的自动保护机制,想要抗拒两个人变得更加地亲密。两人僵持在那里,无法再进一步亲近,就有个关卡过不去。”若菱说。

“所以,”小雪试探着说,“为了打破这个僵局,其中有一方会向外发展,探索别的领域,其实是向自己的伴侣发出求救信号?”若菱以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初生之犊,颇有惺惺相惜的味道。

“没错,”若菱愉快地回答,“所以,如果双方的感情基础深厚,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外遇之后,感情反而会更加地紧密相连。当然,这是要建立在被外遇的那一方,能够面对并且放下自己‘被抛弃’‘无价值感’[2]的痛苦信念之后,愿意真心原谅,就能以喜剧收场。”

“哦,原来是这样,”小雪点头称是,但是一转念又有问题了,“可是,你……你……”小雪不好意思问下去了。若菱何等剔透,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

“当然不是每一种外遇都是这样的模式。”若菱自在地回答,“对我而言,我的婚姻是我的身份认同、我的堡垒、我的避风港,但我和志明并不是真的志趣相投的伴侣。所以,老天要借由我的婚姻破裂,来打破一些我的执着,让我接受赤裸裸的审判,面对自己不想承认的一切。”

“哦,那,”小雪谨慎地问,“你和李建新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若菱想想怎么回答比较好,“其实没有所谓的‘有一个人,在此生等着你,要和你完成你们累世的盟约’。”若菱摇头,“不是这么罗曼蒂克的。我们的人生,在适当的阶段,会有不同的人出现,提供你灵魂需要学习的课题,甚至帮助你完成这个课题。不再寂寞和痛苦了。用痛苦的方式让你学习和成长。”

若菱看着风华正茂的小雪,“不要期待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满足你所有的心理需求,从此你就不再寂寞了。没有这回事。”若菱直截了当地说,“有些亲密关系是业力关系,对方扮演黑天使的角色,用痛苦的方式让你学习课题。有些伴侣是疗愈关系,对方可以让你在一个比较理性、温和,具有安全感的环境下,疗愈你内在的一些创伤。这两种都可以说是灵魂伴侣啊!”

“所以,”小雪又勇敢地总结,“亲密关系不是拿来谈风花雪月的恋爱,而是拿来修行的?”

若菱开心地笑了,“是的,是的。”

————————————————————

[1] 凌迟是古代的一种刑罚方式,一刀一刀地割下犯人身上的肉,直到犯人死亡为止。

[2] 有关“如何走出被抛弃、无价值感的信念”,《遇见未知的自己》《活出全新的自己》和《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这几本书中都有提到很多解决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