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一个肉体能装下几个灵魂?3---重口味心理学

现在我们把冰山放入我们的脑中,在它们接合的地方开一道门,放一个小人儿把守。

白天我们工作学习忙碌,都靠着上面的小冰山接受来自各种渠道的信息:所有的看过的东西,听过的声音,闻过的气味……

有一些我们刚接触过就忘记了,或者过一段日子后忘记了,但是弗洛伊德认为,你其实并没有真的忘记,它们只不过是顺着那道小门溜入了下面的大冰山中。可是我们自己浑然不知啊,因为尽管潜意识不可否认地存在,但自己所能察觉到的只是浮出水面的小冰山中的意识。

只有当我们心理控制松懈的时候,也就是守门的小人儿精神恍惚的时候,这些被关在大冰山中的潜意识才会撒了欢地通过小门跑到意识中去,只可惜这时的我们不是被催眠了,就是在做梦。所以梦境总是那么百转千回,当我们清醒后,守门的小人儿也重新振作,把那些逃走的潜意识又重新统统赶回了大冰山中,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下子恍若隔世……

尽管你意识不到潜意识神一般的存在,但它却在冥冥之中左右了我们太多:为什么我们选择一种职业,而不是另一种?为什么我们同某人结婚而不是另一个?为什么我们会没来由地害怕某些东西?这些除了能在现实中找到可意识到的理由外(比如薪水的优厚,结婚对象的漂亮英俊等等),更多的是由我们过去经历过的但现在却已经遗忘的事情决定的,也就是潜意识。

我的导师曾经说过:所有心理疾病的源头,实际上都是潜意识发生了问题。因为对于意识来说,你是可以控制摆平的,那些浩大而诡异的潜意识却远远超出了你的掌控范围,如果它们出了向题,必然立马陷你于水火。

因此精神分析,通常就是对潜意识的分析。

好了,终于顺利地讲完了弗洛伊德的潜意识,下面可以开始走进安娜姑娘的世界了。

前面提到了安娜案例里程碑式的意义以及精神分析第一病人的名号,也许就会有人认为作为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的弗洛伊德应该就是她的主治医师。其实不是,弗洛伊德甚至从未见过她,真正接手的是Josef Breuer——弗洛伊德早期的导师与合作者,下文中简称为J。

安娜是一名21岁的未婚女性,出身维也纳一个显赫的犹太家族。她对J的第一次造访,见面后,安娜开始只抱怨说自己长期咳嗽。J一听,可拉倒吧,只是咳嗽这么简单你能来找我?不说实话,那我就亲手撬开你的嘴吧。J随后对安娜进行了催眠。

催眠术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让守门的小人儿昏昏欲睡,这样潜意识才可以肆无忌惮地闯入意识的领地去闹它一闹,才使得患者自己意识到先前那些潜伏在暗处的让他(她)道不清又弄不明的东西。

J成功地用催眠术勾起了安娜的记忆,重构了那些导致她前来就诊的事件,这里包含的可就多了:远到童年的经历,近到她正在照顾身染重病的父亲,备感身心疲惫。

催眠结束后,J道出了安娜前来就医的真正缘由,安娜顿时两眼饱含热泪,像见了亲人一样,彻底对J敞开心扉,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其余的症状都说了出来:“其实我还觉得我眼睛和耳朵有点不好使了,颈椎也难受,头疼,右臂和右腿发麻……”

听完后,J隐隐约约觉得可能还有其他问题,于是干脆把她登记在册,打算以后对其进行密切随访。

要说J的眼光还真是敏锐,就在安娜造访的两周后,她突然出现了短暂失语的状况,紧接着,体内开始出现两种不同的人格,来回转换,没有任何预兆。

安娜从此有了安娜2。

前面说过,核心人格通常是消极的、依赖的、内疚的、抑郁的,安娜自己确实是有点小内向还有点小抑郁。可安娜2却恰恰相反,她这叫一个能折腾: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一顿咆哮,叛逆,行为古怪,比如把衬衫上的纽扣全都扯掉。这也正印证了非核心人格敌对、控制、反社会的特点。

1881年4月5日,安娜的父亲去世了,悲伤之余,已经卸下重担的安娜病情却急转直下。她人格转换的频率越来越快,变成安娜2时还出现以下症状:

①除了J外,其他人等一概无法辨认。

②只能说英语,而作为安娜的时候她还会说法语、意大利语和德语。

③只有J喂她,她才会吃点东西。

再后来,她的情况越来越糟,开始有自杀倾向。于是在1881年6月7日,她被J转移到特殊的地方监护起来。这期间,J一直在做不懈的努力,使出浑身解数,却始终未见效果。直到后来,安娜突然出现了回避喝水的症状。J一看这架势,心说她是铁了心地要玩命啊,心急如焚,便又开始了对她的催眠。

答案紧接着浮出水面:有一次,安娜看到一条狗在水杯里喝水,顿时觉得非常恶心。J顺势诱导她表达出了内心真实的感受。当安娜从催眠中醒来时,她的恐水症竟奇迹般的好了。

J顿时Bingo了,他领悟到了这种后来成为精神分析技术主要治疗方法的东西,那就是:宣泄!得道的J迅速把这种方法运用于安娜其他症状的治疗,而这些症状也奇迹般的消失了。J立功了!

再后来,弗洛伊德对这项发现做了系统的论述,并把它运用到梦的解析之中,宣泄一切因为“压抑”而产生的心理痛苦,取得了巨大的治疗成果。

只是,尽管安娜的许多病状都已被清除,她多重人格的身份却并未发生改变。

安娜的朋友谈起安娜时是这样说的:她就像是过着“双重的生活”,一方面,她是个柔弱的维也纳19世纪末的文化精英;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强硬的女权主义者和改革家。

没错,多种人格的身份并没有妨碍安娜后来成为一个杰出而成功的人,很多常人看来灾难般的精神疾病,其实都没有阻止患者自身奋发成为一名优秀人才的脚步。

随后的几十年中,安娜先后成为德国法兰克福犹太孤儿院的领导者,建立了犹太妇女联合会,开办未婚妈妈之家,致力于妇女儿童事业。

1954年,前西德政府特地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来纪念她。

安娜的案例就讲到这里了,终于到了可以好好侃侃多重人格障碍成因的时候了。

几乎所有多重人格障碍的患者回忆时都有提到,在他们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受到了极为可怕的、常常是难以启齿的虐待。

塞比尔塞小姐下面就登场勇敢地为我们回忆了一下她的过去……

塞小姐的母亲有精神分裂症,兽性大发起来连塞小姐的父亲——一个有着铮铮铁骨的汉子都差点要尿。母亲虐待塞小姐的时候,他从不插手。我想他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是心中大概有着一种另类的情愫,几分对塞小姐母亲的爱?几分无奈?甚至几分袖手旁观施虐场面时内心疼痛却又有几分快感的体验?

塞小姐的童年里几乎每天都要遭几次毒手,有几回差点就没命了。她一岁还不到的时候,母亲就借鉴了日本文化中的捆绑艺术,变着花样地施展在塞小姐身上,偶尔还把她吊到天花板的电风扇上旋转……

端午节的时候,不知道大家那边有没有一项习俗,作者家这边是这样的:那天天亮之前要在手腕脚腕上扎上五彩绳,下一次下雨的时候把它们剪掉,顺雨水漂走,一年的灾病也都全冲走了。所以妈妈们会在天亮之前起床,轻手轻脚走到熟睡的孩子身边,偷偷帮他们扎上五彩绳。等早晨孩子醒来的时候才会发现这突如其来的“小礼物”,浓浓的母爱就深深体现其中。

然而塞小姐遇到的情况却是,也是夜里,是很多个夜里,她的母亲也这样悄无声息地来到她身边,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强塞进她的阴道里!这便是塞小姐的人生!

塞妈妈会解释,她这样做是为了让塞小姐接受成年时的性生活。但是,事实上她已经严重地损伤了女儿的身体。更严重的是,她狠狠撕裂了塞小姐的心,直到塞小姐成年后接受妇科检查时,仍能看见身体里清晰的疤痕。除此之外,塞小姐还被强迫灌进大量效用强劲的泻药,却不准去上厕所。

正是因为塞父亲的不干预态度,弱小的塞小姐整个童年都在母亲的虐待中度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