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 2---重口味心理学

男两性人是指生理上具有更多的男性特征的两性人,他们身上有发育完全的睾丸,但女性的那一部分(卵巢)发育不完全。

女两性人,是指有完整的卵巢,但只有部分男性生殖器的人。

在这里,性别认定障碍和两性人间的区别是明显的:前者并没有先天的生殖器异常和躯体畸形,而后者尽管自身的性别是混合的,但他们从出生起就被“认定”为某种性别,本身并不会为之感到混乱。

同性恋行为现在越来越多地受到接纳和认可,可以说已经被普遍认为是一种合理的性行为形式,甚至在许多国家,同性恋婚姻已经合法化。大家对于同性恋行为态度的转变,可能是与法律和心理健康专家们的观点发生很大的变化有关:美国在一九七几年之前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还把同性恋行为列入性偏离症状,待到了十多年后,1987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修订版本中,“同性恋行为”这一词条已不再被纳入其中,也就是说同性恋行为不再被认为是精神病状态。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人类的这种性取向的变化呢?许多相关研究还在进行之中,目前还没有肯定的说法,但是下面还是附上几种比较主流的观点为大家做个参考:

①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男同性恋很有可能在童年时期与他们的母亲的关系尤其密切,而与父亲却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疏远。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些男孩对于母亲的认同度高于父亲,呈现出一种高度的女性认同感。这么说大家可能还不明白,那么,你们身边有没有玩得很好的异性朋友,可以跟他(她)无所不谈无话不聊,但正是由于太熟了反而爱不起来?那么男同性恋也是这样的,他们对女性的高认同感,或者可以说是深层熟悉度,反而让自己觉得和女性相恋非常别扭,甚至像是在乱伦。

②行为主义有一种说法是,那些发现自己初次同性恋经历是非常美好的,而初次的异性恋经历却是危险、尴尬和令人不满的人,就很可能想要寻求进一步的同性恋经历,同时还会排斥身边发展异性恋的机会。令人满意的同性恋经历越多,他们就会越继续自己的同性恋行为。

但是这种说法对大多数男同性恋来说很没有说服力,因为很多男同性恋表示:哥哥在谈恋爱之前就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了。

可是,这种说法却更能被女同性恋所接受,因为有证据表明,相当大比例的女同性恋者都经历过一些令她们感到害怕或不悦的早期异性恋历程。其中很多人都报告说,在童年时自己曾长时间地受到年长男性的性虐待,或者曾经被强迫进行过早的异性性行为。相比之下,男同性恋者对早期曾发生的与异性间性经验的回忆,却是充满爱意与兴奋甜蜜的。

③基因,还是基因!同性恋者的基因会存在家族遗传性,比如你的亲友中同性恋的比例比较大,那你成为同性恋的可能性也会比较大。尤其对一些家庭来说,同性恋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几代之前,这样就有了“同二代”、“同三代”之说。

遗传基因确实可能会影响人的性取向,就如同它们可以影响人的身高、肤色和其他特点一样,但是同性恋行为不像异性恋行为那样可以繁衍,因此我们可以预见,这种同性恋的遗传特质会变得越来越稀少,最终可能会随着时间而逐渐消失。

前段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某明星两口子对同性恋者的抨击事件,让我想起心理学上的一个说法,叫“同性恋恐惧”。何为同性恋恐惧呢?就是同性恋恐惧者可能会错误地相信:和异性恋男人相比,男同性恋者更可能会虐待儿童,他们不会成为好父母,并且他们的孩子长大后也有可能会成为同性恋;同性恋者的性取向是不稳定的,他们的关系也是暂时性的,并且仅仅对性关注而已;他们对艾滋病的传播负有责任……由此可以看出同性恋恐惧是非理性的,因为这是人们基于一些有很大争议的问题所形成的偏见。

正是有了这种偏见,同性恋恐惧者常会对同性恋者恶语相向,或者进行肆意骚扰甚至是粗暴的身体攻击。他们本身往往也具有僵硬的人格,不善于通融,不能容忍任何有悖于他们认为是常理的事情发生。其实,同性恋恐惧者本身通常没有和同性恋者有过真正的直接接触,他们只是固执地认为同性恋是危险的、堕落的和古怪的,并且不顾同性恋者本身的抗议,一反到底。

之所以提到同性恋,我是想说,性别认定障碍还必须有别于同性恋中具有女性化行为的男性(比如“小攻”与“小受”中的“小受”),或某些具有男性化姿态的女性(比如“小T”和“小P”中的“小T”)。因为男同性恋者并没有那种女性误入自己身体的感觉,也没有想变成女性的意愿,反之女同性恋者亦然。

这里就有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有些男性别认定障碍患者,通过手术得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女性身体后,却仍能像以前一样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并且继续维系家庭的和睦,这是为什么呢?来看看布鲁斯的故事:

现年42岁的布鲁斯“小姐”曾在90年代早期荣获全美男子健美比赛冠军。那时的他长相英俊,一身健硕的肌肉,已婚并且育有两个孩子。不过过去的19年中,布鲁斯先生却在不断努力要让自己变成一个“女人”。他通过注射大量雌性激素,做胸部和面部的整形来改变外貌。但是变性并没有给“她”的家庭带来任何改变,夫妻感情还像以前一样情深意切,就是因为“她”在变成女儿身的同时也随之变成了一个“女同性恋者”!看来,布鲁斯对妻子的爱真的做到了至死不渝。

2011年番茄台的《舞林大会》大家都看了吗?我真是破天荒地把每一个镜头每一处细节都全程跟了下来。实话说我其实对它早就不感兴趣了,只因一个人的到来,让我竟把它上升到了生活乐趣的高度,那个人就是——金星!

在这里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她的喜爱,之所以每一个选手的表演都看得那么仔细,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理解金星的每一句点评,这样来说我也算是金粉一枚了。

而金星老师特殊的变性人身份(男变女)在这里也就无需我多说了,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

在一些文化中,如某些部落里,有性别认定障碍的人常常被当做“巫师”或“占卜师”,因而被认为是智慧的化身。他们的身份不仅被大家接受,并且因其在沟通男女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备受尊重,就像金星说过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我太了解了,因为我自己就是潜伏在男人世界28年的一个卧底!”但是与这些人受尊重的情况相反,在我们这里,在我们的文化中,社会对于性别认定障碍者的容忍度还是相对较低的,甚至他们会经常无端受到打击与攻击。

好了,说到这里我们该为上边做一个小小的总结了,我们已经讲过了三种“女心男身”的情况:我的梦、乔乔、布鲁斯。为了达到阴阳平衡,咱们接下来再来说说“男心女身”的情况。

“妮大叔”的故事:

妮妮是一名30多岁的熟女。可是如果听到你这样形容她的话,她会很不高兴,不是因为年龄,而是称呼。妮妮更爱被人称作“大叔”,因为她坚信自己是个男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她希望自己能够摆脱所有的女性特征,拥有男性的身体,这样才好堂堂正正地做一个男人。

妮妮回忆说,自己在童年时除了迷恋一个体格强壮能说会道的男孩并和他来往密切以外,很少会和其他的小朋友交往。那时起她就开始穿父亲的衣服,但是并没有因为穿着异性的衣服而产生性唤起和性幻想(这就说明妮妮不是异装癖)。12岁时,伴随着青春期的开始,妮妮的能够展现出她男性化转变趋势的恋爱之旅也随之开始了。

第一段感情:

从性萌动开始,妮妮就迷上了那些身材纤瘦的具有女性外表的男生,而在她16岁这年,她正好碰上了这样一个男人,于是妮妮坠入了爱河,并和对方相恋生活了两年。

第二段感情:

和“纤瘦男”分手后,妮妮迅速搭上了一位“男性双性恋异装癖者”——呵呵,这位仁兄也够复杂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妮妮回忆说:“我们的性行为包括服用毒品和‘角色交换’,就是他穿成女人的样子而我则扮成男人的样子,并由我掌握性爱过程的主动权。我经常幻想着自己其实是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第三段感情:

二十多岁时,妮妮遇到了一个纤瘦的、好看的男人。他们一见钟情再见倾心,非常合得来以至于马上就结婚了,而且这场婚姻是成功的。只是在与老公的性生活中,妮妮总是幻想着自己是个男人。

不久,随着夫妻俩生意的失败,他们的婚姻也破裂了。于是妮妮决定从此以后完全以男性的身份来生活,她决定摘除子宫和卵巢,开始接受激素治疗,服用睾丸素。

好了,“妮大叔”的故事我们就讲到这儿了,下面,必须请出本篇的压轴案例了,它为什么那么重量级呢?看完后你就明白了。

下面开始一段来自天堂的回忆——被嫌弃的大卫的一生:

1965年,我出生于加拿大,是同卵双生子中的一位,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小卫,我比他早出生了12分钟。我们一直都是在充满关怀和温情的家庭中幸福和健康地成长着,直到有一天,命运的转折点突然降临,从此我便陷入了万劫不复。

那还是我7个月大的时候,妈妈注意到我和弟弟的“小鸡鸡”顶端的皮肤粘连在了一起,俗称“包茎”,这样导致我和弟弟在小便时非常痛苦也非常困难。于是,父母当机立断带我们去医院做手术。

这种手术是一种常规的医学小手术,对于医生和我父母而言,都没有觉得它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事实也部分是这样的,弟弟的手术很成功。但是轮到我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医生失手了,我的“小弟弟”被灼伤得特别厉害,就像块烧焦的肉,恐怕这辈子都无法使用了,而到最后,它竟然干枯剥落了,我身上再也没有留下任何外生殖器的痕迹……

父母面对这个悲剧的现实,显然是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等他们从悲痛中缓过神来,一心想着来拼命补救的时候,结果却不容乐观。医生的建议是,只能给我造一个假阴茎,但是整个过程需要很多次复杂痛苦的手术,并且即使成功,它也只能用于小便。

听到这个结论后我的父母绝望了。就在这个当口,一个人出现了:曼尼博士。他是性发展和性别认定障碍领域里最有名的研究者和临床医生,他对我的困境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在他的鼓动下,父母接受了另一个“补救”办法,那就是把他们生物学上的儿子大卫当做女儿大薇来养。

这个复杂的过程从我的阉割手术开始,手术中我被摘除了两个睾丸,同时还构造了外阴部,这时,我22个月大。

接着,家里人让我穿上女孩的衣服,留起了长发,只能玩洋娃娃以及其他女孩玩具。并且他们忽悠我要粘着妈妈,要与学校里的小女孩玩耍。然而事与愿违,我一直很抗拒被强加的女性特质,我希望玩卡车和士兵玩具,我喜欢在学校和别人打架,拒绝女性服装。我甚至还坚持站着小便,虽然这样会尿我一身。我就是对这一切感觉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

在这期间我会定期和曼尼博士交谈,但是他从来不管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不管我在适应女性角色方面遇到的困难,他只是坚称并到处宣扬我会是一个绝对成功的案例,这个案例说明使用行为技术和强大的环境力量,能征服我先天基因的因素,可以用性别再造术建立起一个成功的性别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