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困在躯体内的痛苦灵魂 4---重口味心理学

杨志:我散步的时候会看到地上都是血迹,是你们每一个人留下的,我会跟踪你们脚下的血迹。知道吗?谁的血迹越来越少就说明他快要死了,而那也正是我要动手的时候,我需要赶在血迹完全消失前杀掉他们。这是上帝的意愿,我这样做上帝会很高兴。

作者:我脚下还有血吗?

杨志:呵呵,不太多了。

作者:那个什么,你们园长现在找我有事,告辞了。

……

作者: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帝要让他装成一个喜欢人类的疯子了。

园长:“控制妄想”就是这样的,病人认为他们能够控制他人或世界,或者他们正在被别人的思想所控制。因此,像杨志这样,有些精神分裂症患者把自己看做“傀儡”或者“机器”,并拒绝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下一个该谁了?天伤星——行者武松!

作者:诶?你不就是我一开始采访的那个帽子先生吗?

武松:嘿嘿,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作者:你帽子里还放着铝箔吗?

武松:当然,外星人已经监视我12年了,从我23岁就开始这样做了,我一直用金属片阻断他们的信号。但是最近一阵不行了,我发现他们的信号越来越强,并且试图绕过铝箔,他们狡猾啊!

作者:他们对你做过什么没有?

武松:如果我不戴帽子的话,他们会把“指令”直接传入我的听觉中枢,在我的大脑中形成深刻的印象。这些“指令”有时是好听的音乐,有时又是一些人的惨叫和怒吼声。他们这样做就跟《盗梦空间》一样,让这些“指令”进入我的潜意识来控制我的感觉,或者使我的大脑混乱,从而下意识地改变我的性格!

作者:听上去还挺有意思的。

武松:有什么意思有意思,光是强加给我信息就算了,有时他们还会偷走我的想法,等我第二天醒来发现前一个礼拜思考过的东西竟然都忘了。过阵子我再上网一看,给我气得啊!你猜怎么着?他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的那些想法都传到网上了!

作者:那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武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嘿嘿,我改进了我的装置。我用了点保鲜膜还放了些铅涂料,这些确实都挺管用的。只是当洗澡摘下帽子时,我还是会遭到他们的洗脑攻击。

作者:我想问一个问题,帽子先生你们家是不是住在景阳冈?

武松:嗯?你说什么?

作者:没什么,看来“外星人”猛于虎啊。

……

园长:武松的故事里,同时有三种妄想存在,“思维插入”,“思维传出”和“思维抽离”。

“思维插入”是说,认为另一个人或者物体正在将思维插入自己的脑子。如我们园里有一位女士曾跟我说道:“当我站在家中往窗外看时,看到花园很漂亮,草坪很酷。突然间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开始把我的大脑当成屏幕,就像放幻灯片一样,一遍一遍地在我脑中放映他的思想……”

“思维传出”是说,认为自己脑中的想法被传播给其他人听。如我们园里一个21岁的学生说:“当我思考时,我的想法以思维光盘的形式离开了我的大脑。周围的人只需要在大脑中播放此光盘,就能知道我的思想了。”

“思维抽离”是说,认为另一个人或物正在把思维从自己的脑中抽离。如我们园里一个22岁的女生所描述:“我正在想我的妈妈,突然我的思想被一个颅脑真空提取器吸走了,我的大脑里什么也没有了,一片空白。”

就是这样。

下边我们继续,地阴星——母大虫顾大嫂!

作者:大嫂你哭什么?

顾大嫂:我害怕,呜呜呜。

作者:你怎么了?

顾大嫂:我的子宫都烂了,从肚子里翻了出来。后背痛得要命,我已经没有自己的脊椎了,现在放在里面的是一根钢管,钢管里灌满了冰水……我的肠道也被人换掉了,那里现在是一条条大蛇在盘旋蠕动……好难受……

作者:大嫂你哭吧,我不拦你了……

……

作者:有点瘆人。

园长:顾大嫂的表现是一种“身体妄想”,认为自己的外表或某个身体部位患病或者被改变。“妄想”的类型其实还有好多,如妄想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或者患上一种可怕的疾病身体正在腐烂掉,又或者认为这个世界或者自己根本就不存在,再或者像下面这位一样,迫切地想要帮助别人。

园友:我必须离开这里。

园长: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园友:我的医院,我必须回到我的医院去。

园长:哪个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