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精神毁灭者 3---重口味心理学

作者:哦哦,这样啊。那么园长,如果人们在出生时和还是胎儿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什么不良影响,他们长大后仍然患上精神分裂症,这是什么原因呢?

园长:实际上是这样的,成人的大脑中有一种物质,如果它分泌得不均衡,在有些区域分泌得过多,有些区域分泌得过少,就可能会导致精神分裂症。

作者:到底什么物质,这么厉害?

园长:热恋中的人们应该对它再熟悉不过了,它就是多巴胺!爱情其实就是脑里多巴胺大量产生的结果。这个东西能让人开心快乐充满情欲,有时还会叫人上瘾。

生物成因我就说到这儿,到了该好好说说精神分裂症心理学成因的时候了!

作者:我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

园长:开始了哈!

上帝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一个人如果放弃和背叛了现实,他实际上就毁灭了自己。这一点在精神分裂症中体现得尤为突出。因为精神病患者是不顾一切禁忌,无视任何现实,以一种混乱的、不可理解的方式来表现他们的疯狂!

有时候,他们的行为是如此明确,如此极端,如此富有个人色彩地背离现实,以至于会带给我们一种错觉,认为这些人是在用某种独特的方式保护自己,以逃避一个让他们感到充满敌意的世界。然而实际上,这种逃避是病态的,只是因为他们的爱与恨不能从童年的土壤中移植到外面变化着的世界的新要求中去。

因此精神分裂症的根本原因就是原本应向外投放的爱与恨返回到自身!与自杀相同的是,这时他们的这种巨大的无处投掷的能量便开始在自己体内翻云覆雨;但与自杀不同的是,他们不会让自己真的死去,而是幻想自己已经死了,或者自己身上的某一部分已经死掉了或不存在了。下面就来看看精神分裂症患者是如何在精神上毁灭自己的。

方式1:“万物皆空”

患者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处女,她一直跟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缠绵病榻终于死去后,给她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但是不久她就迸发出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症状,其中的典型表现是坚称一切事物都不是真实的!

医生:你说一切东西都不是真实的,还是说仅仅是因为你感觉不到它们而已。

她一边坐在椅子上前后摇晃一边说:我想不到任何东西,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那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是,只是坐在这里而已。这间房子环绕着我,你坐在那里,我看见了你,但是你对我毫无意义。即使我看见我的家我也认不出那是我的家。我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因为任何东西都不存在!

医生:你可以用手摸摸自己的脸,感受一下自己的存在啊?

她一边用手摸着脸一边说道:我没有脸,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眼睛,那不过是两个洞而已。不,你不明白。我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摸着她的脸),而这也并非是脸。只要我坐在这里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其实什么都没有,大家都是不存在的。

接着医生又问了她一些乘法题和地名,她都能答得上来,但是回答完她会紧接着说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它们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想一个人要是什么都不是的话,那他的处境真是糟糕透顶!

三个月后,她的病情加重,开始变得十分好斗,经常殴打企图给她喂食的护士和医生。然后她开始抓自己的眼睛,有一次甚至想把一根大头针钉进自己的眼睛,她的理由是:因为那地方是空的,没有眼睛。

将近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中,她有过一些快乐和精神健康的时光,但更多的是深信自己已经死去,她对身边人一次一次地重复说她已经死了。

杀人的愿望,被杀的愿望和爱欲,在这里它们再一次出现了。

对这位患者深入的调查表明,她真正的忧郁和焦虑来源于自己对自淫的渴望(爱欲),渴望性交流,渴望性满足。在未发病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显然是能战胜这种渴望的,但最终却不得不对它让步,于是立刻被一种强大的罪孽感压倒。她由自淫联想到疾病,又由疾病联想到父亲的死,对于这些她感到无比羞愧和内疚,因此后面认为自己是不存在的妄想便可以被当做是一种惩罚,来让自己赎罪(被杀的愿望)。她也正是用这种方式在精神上“杀死”了自己(杀人的愿望)。

方式2:“消灭超我”

患者原本是一个富裕家庭的长子,他的父亲是一个小商人,虽然是家庭的支柱,但却是一个心情阴郁的人。父亲在他12岁的时候自杀,这使得他小小年纪就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于是他吃苦耐劳,忠心耿耿,终于在30岁的时候通过辛勤的努力爬到一家大型集团公司分公司经理的位置,亲属和家人也把他视为骄傲。

在事业一帆风顺的时候,他的一个错误决策让公司蒙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他因为这一错误而悔恨不已,尽管公司并没有因此对他进行处分,他自己却感到强烈的内疚。事情发生后长达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他都没有来上班,也不接电话。公司派人四处寻找,最后他们在一家大型的豪华宾馆找到了他。那时,他正准备执行他擅自为公司制定的新计划,房间里挤满了前来签订合同的客户代表。当他看到公司的同事时,突然一下子性情大变,掀翻了桌子,指着对方破口大骂,并上前与之厮打起来,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事后他不收拾残局,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扬长而去,又继续跑到酒吧里跟一大群素不相识的人宣扬他们公司的项目计划……

公司方面担心他再这么闹下去会对公司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急忙通知他的亲人赶来将他带走。随后他被安置在一家精神病院中。

在这一案例中,大家可能会注意到病人父亲的自杀这一细节。正是由于他的死使患者担负起家庭的重任,也为他日后的病发埋下伏笔。患者仿佛注定了不仅要与父亲竞争,并且还要胜过父亲。这一点上他的确成功了,他已经代替父亲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不过这种成功显然不足以满足他对于更大的成功、超越父亲的渴望。

这种扩张的欲望可以看成是一种侵略,甚至是一种进攻(杀人的愿望),但同时对父亲的爱又会让他为与父亲竞争并超越父亲感到内疚(良心,被杀的愿望),后来他所犯的错误使公司损失巨大,更加重了他的精神负担。最后在内心矛盾力量的疯狂冲突中,在紧张状态达到难以负荷的地步时,他便开始了自我毁灭。

不过他并不像他父亲那样彻底杀死自己,而是仅仅杀死他的超我。大家都知道“超我”在人格结构的最上层,是道德的我,正义的我,制衡和监管着本我和自我。那么杀死了“超我”的他会是怎么样呢?

首先说他的灵魂彻底“解放”了:我并不会因为父亲的死而感到罪孽,并没有为想超过他而感到内疚,我也并没有因为我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而感到内疚。即使我骂人,酗酒,嫖妓,我也不必为此感到内疚。我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到内疚!恰恰相反,我觉得自由无碍。我的思想和行动都不受任何限制。只有那些蠢材和庸人才受这些限制。我自由,强大,快乐,能够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一切。我没有任何烦恼,没有任何遗憾,没有任何恐惧。

因此这名患者出院后便不停地酗酒,打架,挥霍钱财……而在此之前,在他的“超我”未消亡之时,他是一个严守道德,从不喝酒,从不骂人,生活十分节俭的人。

……

园长:喂,你还在听我说话吗?

作者:那当然了,我一直在听,很用心地听。

园长:这么说你是在注意我了?

作者:什么注意?

园长:Attention!我要来说说“注意”的问题。

假如说,我们正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听讲,突然从教室外闯进来一个男人,这时我们会怎样?我们会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转向他。

作者:那还得看帅不帅。

园长:别打岔,帅不帅这时我们都会把目光转向他,不由自主地引起了对他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要注意的东西没有任何准备(因为他是突然出现的嘛),也没有明确的认识任务(管他是谁呢),这便是“不随意注意”,就是不用心的消极被动式的注意。这种注意不需要我们的意志做努力,而是单纯的对刺激物本身做出的条件反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