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梦之安魂曲 1---重口味心理学

第十五篇 梦之安魂曲

梦之安魂曲——物质成瘾

“……所有东西好像都在摇晃,就像从流动的水面上反射出来的图像一样扭曲。不仅如此,所有物体都显现出不停变化、令人不快的颜色,都是病态的绿色和蓝色。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多彩、逼真、奇异的图像无休止地涌现出来。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所有的听觉(例如汽车开过的声音)转变成了视觉的方式,每个声音都会引起相应的彩色幻象,其形状和颜色总是不停地变化着,就像万花筒。

——致幻剂LSD服用者自述”

说到物质成瘾,我不禁想到一只眼睛,一只幽蓝深邃的眼睛,它来自于一部电影的海报——《梦之安魂曲》。

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了错误的东西,我们在追寻欢乐的过程中往往不是忘了精神的存在,去追求肉体的满足,就是忽略了肉体的存在,而追求精神的满足。人的不安定和痛苦就往往来自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冲突。《梦之安魂曲》为我们展现的就是人们在一味追求精神欢娱的过程中不顾肉体安危而酿成的苦果——成瘾。

电影中年轻的男女主角是一对恋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在小镇经营一个小本生意,相亲相爱相守一生。然而眼前的实际情况是,他们两人都是瘾君子,无法抑制的毒瘾使他们生活在贫穷与黑暗之中。男主角甚至不得不一次次地将母亲的电视机偷出来卖掉以换取毒品。而恰巧他的母亲又是个电视迷,所以她会一次次地把被儿子卖掉的电视重新买回来。一天,这位母亲幸运地接到了一个她钟爱的电视节目组打来的电话,她被通知选中参加现场演播,这令她兴奋不已。但是当她发现自己臃肿的身躯再也穿不进当年那条迷倒众生的红裙子时,用药物减肥的念头就不可抑制地出现了,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提到减肥药,我们“成瘾”这一部分的大幕算是正式拉开了。下面就开始给大家介绍第一个成瘾物质——安非他命。

安非他命最早是被用作治疗哮喘和鼻腔阻塞的,但是超量服用后,服用者会感到非常亢奋和精力充沛,可以持续很多个小时不睡觉,同时还伴随着明显的食欲减退。很多人发现这一点,于是便把它当做减肥药使用。

在所有的使用方式中,液态的安非他命是药效最强的,直接静脉注射便可以立刻产生强烈的快感与冲动。一些使用者甚至会连续多天注射安非他命,以维持一个持久的高潮状态,但是最终所有这些愉悦感都会消失无踪。而高潮过后的沉寂是落寞无比的,有些人在快感丧失后会崩溃地跌入嗜睡和抑郁的谷底,有的人甚至会自杀。

如今,许多人都使用这类药物来对抗抑郁或过量工作造成的慢性疲劳,或者仅仅是为了提升信心和精力。但是过度地摄入安非他命会引起中毒,其症状有:警觉、激动、妄想和幻觉。其中最可怕的就是幻觉,因为这时其他人和物体的移动在使用者看来都是扭曲和夸张的。使用者可能会幻听到可怕的声音或者别人中伤他们的话,看到全身的伤口,感觉蛇在胳膊上蠕动。其中一些人能意识到这些体验不是真实的,而另一些人则严重到丧失了对现实的判断能力,对他人做出攻击反应,更有甚者最后发展为精神分裂症。

来看A的案例:

在经历了两个半月对其他人和商业合作伙伴的怀疑之后,42岁的心神不安的A接受了精神病治疗。他总是断章取义,扭曲别人的话,并且说话时满是敌意和指责,他因此失去了多笔十拿九稳的生意。最后,有一天夜里他拿着菜刀对着大门猛砍,因为他听到一些声音,坚称有歹徒要破门而入杀死他。

原来,在一年半以前,A因为在白天突然陷入睡眠和肌肉张力丧失而被诊断为发作性嗜睡,他开始服用一种安非他命兴奋剂。药物很有效,他的嗜睡发作减少了。作为一家小型办公设备公司的经理,他又能够有效率地工作了。但是好景不长,一段时间后,A由于自感无法完成白天日渐增加的工作,便开始自行加大药物的服用量,使自己能随时随地保持足够的兴奋和清醒状态。但没能预见的是,当过度地依靠安非他命达到亢奋状态时,他也离疯狂不远了……

说完第一种成瘾物质后,我们该说说第一种物质障碍了——中毒。

几乎所有的成瘾物质被过量摄入后都能导致人体中毒,例如可卡因、海洛因、尼古丁、酒精、咖啡因等等。物质中毒时,人明显的症状是感知觉会发生变化,会看到或听到奇怪的东西;注意力下降,容易分神;丧失判断能力,不能清醒地思考;不能像平日那样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迟缓,笨拙,反应不灵活;或者嗜睡,或者毫无睡意;人际交往模式也会发生变化,比如比往常更加合群,或更加消极,更加好斗或冲动。

人在摄入成瘾物质后很快就会发生中毒,并且摄入得越多,中毒就越深。当成瘾物质在人体血液或者组织中的含量下降之后,中毒症状也会开始减轻,但是当体内已经探察不到成瘾物质后,中毒的症状还可能持续几个小时或者几天。

中毒的症状依使用物质的类别、剂量、摄入时间以及使用者的耐受性的不同而不同。说到耐受性可以这样解释:老烟民们一天往往要吸二十多根烟,但在他们一开始抽烟的时候,这个数量会让他们生病;失眠症患者初次服1~2粒安定片便可以入眠,但是一段时期后,他们有可能再服下几倍于先前的药量也无法成眠。这些都说明了一点,他们对物质的耐受性提高了。当一个人对某种物质具有很高的耐受性时,他血液中这种物质的含量可能会非常高,却不会再感觉到任何这种物质的作用。例如,酒精耐受性高的人,其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可能超过了酒精中毒的法定标准,但却没有什么中毒的迹象。

急性中毒的症状与慢性中毒的症状是不一样的。例如,当人们短期可卡因中毒时,他们也许会表现得外向,友善,乐观。而服用几天或者几周,渐渐发展成慢性中毒后,他们或许会变得社交冷淡,不那么合群了。

还有一点比较奇特的是,人们对成瘾物质的预期也会影响症状的表现。预期大麻会使他们放松的人们便能体验到放松,而害怕大麻引起焦虑的人们则可能在吸食过后真的变得很焦虑。来看一下B的案例好了:

在10月一个下着雨的午夜,一位芝加哥郊区的家庭医生被一位老朋友叫醒了,他请求医生起床赶到他家,他在急切地等候着,因为他的妻子B刚吸了一些大麻,行为变得非常怪诞。

这位医生赶到他家时,发现B躺在沙发上,看上去十分狂躁,不能起来。她说自己太虚弱了无法站起来,她头晕,心悸,并且可以感觉到血液在血管里急速流动。她一直要水喝,因为她的嘴太干了,无法吞咽。她一口咬定大麻里有毒。

B今年42岁,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她在一所大学里任图书管理员。她自感是一位非常有控制力和条理的人,并且为自己的理性而自豪。B的邻居在自己家里种了一些高品质的大麻,她让邻居分给自己一些,因为在学校里学生都热衷于这个,B倒是想看看究竟这是个什么玩意,让大家这么痴迷。

她的丈夫说,她一口气吸了四五口,然后就号啕大哭起来:“我感到不舒服,我站不起来了。”丈夫和家人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告诉她只要躺下来,一会儿就会好了。但是他们越是安慰她,她就越觉得自己有问题。

医生对她做了检查,唯一的不正常反应就是心跳加快和瞳孔放大。医生告诉B:“亲爱的,你没事,你就是有些抽醉了,回去睡觉吧。”B确实回去睡觉了,她在床上待了两天,感觉自己有些昏沉和虚弱,但不那么焦虑了。完全康复后,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吸大麻了。

除了对药物的预期外,使用环境也会影响症状的表现。例如,人们在聚会上喝下一定量的酒精饮料,可能会变得放荡不羁和大声喧哗,但在自己家中喝下同样多的酒时,则可能会感到疲倦和沮丧。大多数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都会因为饮酒或者摄入其他物质中毒,但是只有当个体的行为和生理变化严重地影响了他们的生活,例如,损害家庭关系,引起职业或者财政问题,或者处于高度风险中,如引起交通事故、严重的并发症或法律问题时,才会被诊断为物质中毒。

前面说过《梦之安魂曲》中的男主角既无法摆脱缠身的毒瘾,又向往着自由美好的生活,决定铤而走险,和好友一起贩卖海洛因赚大钱,但这个梦想最终还是毫无悬念地落空了。男主角不仅没有挣到钱,还因被逮捕来不及救治因注射毒品感染的伤口,丢掉了一只胳膊;女主角则因长时间等不到男友的音信与援助,不得不委屈自己向一群黑人出卖肉体,以换得金钱继续吸食毒品……

说到这儿,就该请出今天第二种成瘾物质——可卡因。

可卡因是一种白色粉状物,从古柯中提炼出来,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容易上瘾的一种物质。它可以通过鼻吸(可以快速作用于大脑)或者溶解在水中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进入人体。

吸食可卡因后,最初会产生强烈的欢快感,随后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那些过往没有被满足的自尊统统得以满足,整个人变得比平时更精力充沛,充满竞争力、创造性,自感被社会高度认可。使用者这时不会意识到他在吸毒,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成为了一直想要成为的人。

吸食过量可卡因会导致使用者冲动,性欲过度,强迫行为,心神不安,焦虑,进而达到恐慌和妄想的程度。在停止使用后,使用者会感到精疲力竭,抑郁,需要长时间的睡眠。

除此之外,可卡因成瘾者还经常会出现一种叫“蚁走感”的症状,即会感觉到皮肤表面有许多昆虫在上下爬行。这时,作为“蚁走感”的受害者,他们通常会用刀子割开自己的身体,使血液流出来,以释放那些“被困的昆虫”。

可卡因之所以比其他成瘾物质更容易形成滥用和依赖,是因为它对大脑中枢有极其迅速和强烈的激励作用。来看下C的故事:

C是一位31岁的牙医,结婚10年,有两个孩子。他现在非常神经质和易怒,妻子坚持让他去看精神医生,因为他生活中的很多行为已经失控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C几乎不能胜任牙医的工作,除了偶尔有一到两周的间断期外,他实际上每天都在使用可卡因。虽然他一直想要戒掉这个毛病,但是他对毒品的渴求已压倒了戒除的愿望。粗略算下来,他去年花在可卡因上的钱大概在8~10万人民币之间。C的妻子抱怨说:“他不工作了,他对我和孩子没有一点兴趣,甚至连他喜欢的音乐也是如此,他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吸毒上了。”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C并没有接触毒品,但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变得收入丰厚,搬到了郊区一栋昂贵的带游泳池的房子里,有两部车,以及他父母想让他拥有的一切。C那时27岁了,觉得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期待的了,因此感到孤独痛苦。但偶然一个机会尝试了可卡因后,感觉就立刻变好了:“我不再抑郁了。我尽可能经常使用可卡因,这样一来我的问题就烟消云散了,但是我必须一直这么做才行。效果是短暂的,而且价格不菲,但我不在乎。当短暂的作用消失后,我就会感到更加痛苦和沮丧,所以我就会尽可能多地使用可卡因。”

因为可卡因的半衰期很短,即它在人体内消除(排泄、转化)的速度很快,所以它的作用很快就消失了。这就意味着可卡因成瘾者为了维持兴奋状态,必须频繁地使用这种物质。另外人们也会对可卡因产生耐受性,使用者必须不断增大剂量才能体验到兴奋状态。这样就导致了使用者铤而走险,去偷窃、卖淫或者从事毒品交易以获得足够的金钱去购买它。

下面来看第二种物质障碍:戒断。

有时候,我常把自己调整生物钟过程中的不适感比喻成一种戒断反应,每个倒过时差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种挠心抓肝的感觉。那么物质戒断究竟是怎样的呢?就拿大家都熟悉的戒烟来说,吸烟者在停止尼古丁的摄入后,会变得焦躁不安,失眠,食欲增强,吐黑灰色痰,血压升高以及心律不齐等,这些都会给戒烟者造成极大的痛苦。

但并不是每一种戒断都会被当成是一种障碍,只有当戒断症状导致了显著的精神痛苦或者日常生活机能的损害,才能被诊断为物质障碍。例如,尽管咖啡因的戒断症状会导致紧张,头疼,让许多人觉得烦恼,但是它一般不会造成显著的机能损害或心理痛苦,所以它就不能算是一种物质障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