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重口味心理学之特别篇 3---重口味心理学

如果梦到房屋或者房间,其中门和窗户可象征阴户。这是因为解剖学中,身体的出入口常常被称为“门”或者“户”。因此房屋的窗户、大门、屋门等都可以用来代表身体的“开口部分”。

如果用动物来象征,蜗牛和蚌肯定是女性的象征,因为它们的形状实在是……

花朵通常也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特别是指代处女的生殖器。这一点非常好解释,大家不要忘记了,花朵实质上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

乳房也可归类于性器官,这些女性身体的半球状部分,其象征以苹果、桃子以及一般水果来表示。

此外,梦中两性的阴毛则多以森林和竹丛象征。

说完了两性的生殖器,我们继续来说一下性过程。

自慰可以由多种行为来象征,例如弹钢琴。可以由滑动、溜动以及折枝来暗指。折枝作为自慰的象征,是因为它不仅仅与自慰的动作非常相似,还因为在西方的神话故事里,两者的意义也十分相似。

除此之外,掉牙和拔牙也可以象征着自慰。这恐怕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认为两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然而它们之间确实是有这样一层含义的,自慰在很多文化中和观念里是一种不合适的行为,甚至应该受到惩罚。掉牙和拔牙就意味着以一种“宫刑”的手段来对自慰进行惩罚。

扫烟囱和上梯子可象征着性交,因为事实表明:有许多动物在性交时,雄性必须爬上雌性的背部。

说完了性的象征,我们再来简单看一下“生死”的象征:

在梦中,出生的象征通常与水有某种联系:有人入水或者出水,也就意味着有人分娩或者有人出生。这是因为不仅所有陆地生物,包括人类的祖先在内,都是从水里演化而来的,而且每一个哺乳动物,每一个人的第一阶段都是在水中度过的——胚胎时生活在母亲子宫的羊水之内,分娩时由水中而出。

在梦中,死亡的象征是离别。这是因为,当我们被一个孩子问起,他死去的亲人去哪儿了的时候,我们不会告诉小孩子他(她)的亲人已死去,而是会说他们出远门了,或者去旅行了。很多剧作家、小说家也用到了这种象征,把死亡说成是“一去不返”。即使是在日常交流中,也常常把死亡比喻成“最后的旅行”。

象征就说到这儿,下面用它来分析几个梦例:

梦例1:

这是一位年轻的女士一个晚上做的三个相互交织的梦。

A.“她正走过自家大厅,头部撞到了挂得很低的灯架上,以致血流出来。”

这件事在她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这位女士为这个梦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我的头发掉得很厉害。昨天我母亲对我说:‘孩子,如果长此以往,你的头就快秃得像屁股啦。’”注意其中的“你的头就快秃得像屁股啦”,梦中的头其实代表的是身体的下部。而“挂得很低的灯架”,这个刚刚在性器官的象征中介绍过,因此无需解释,我们就能理解灯架的象征:所有能够被拉长的物体都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

所以梦的隐意现在已经推导出来,就是指代身体下部因和阳具接触而流血。但是这样的解释仍然不是很确定的,我们需要做梦者做进一步的联想。这位女士解释道,她还是个处女,并未与任何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因此对这个梦的最终推导我们可理解为,它涉及月经来潮以及想与男子产生性交的想法与冲动,这是少女常有的怀春之心。

B.“她在葡萄园中看到一个深洞,她知道这个洞是由于树木被拔去而留下来的。”

这位女士还补充说“树不见了”,其意思是说她在梦中没有看到树。但是同样的一句话却有另外一种意味,那就是她认为女孩起初和男孩有同样的生殖器,自己成了现在的样子是被阉割的结果(树被拔出来)。这个梦意指了该女士的一种幼稚的性知识。

C.“她正站在写字台的抽屉前,抽屉是她所熟悉的,如果有人触摸它,她会马上察觉。”

写字台的抽屉——像所有的抽屉、箱子、盒子一样指代的是女性的生殖器。“如果有人触摸它,她会马上察觉”,是说她知道性交后能在生殖器上留下痕迹,这也是她所担心和提防的。

以上三个梦中,它们的重心在于“性知识”的观念,是这位女士对性探索的过程的体现。

梦例2:

一位妇女讲述了她晚上做的梦:

“一位头戴红帽的军官在街道上追赶她。她力图摆脱他,跑上楼梯时,他还紧随其后。她气喘吁吁地跑进自己的房里,关上门并且上了锁。他则在外面,她从锁孔中向外窥见他正坐在门外的凳子上流泪。”

在解析这个梦之前,我们先来交待这个梦的背景。这位妇女当晚与一位先生共度了一夜,在欢爱时,被这位先生称赞其身上具有母性的特点,因此让这位妇女有了要生小孩的愿望。但是他们这种偷情关系是需要设法避孕的,事后这位妇女就做了这个梦……

下面开始这个梦的解析:

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红帽军官的追逐(帽子象征着男人的阳具)和那位女人上楼梯时的喘息等象征着性行为。然而做梦者,也就是这位妇女却将追逐者关在门外,这是梦中常有的倒装作用,是做梦者把自己与对方在梦中互换了位置。这位妇女在梦中将追逐者关在门外,其实相当于现实中对方将她关在门外,也就是对方的一种拒绝。这种拒绝是男性在性交之后不应期的表现,表现得不想再做爱。除此之外,她还梦到对方坐在门外的凳子上流泪。这其实是她将自己悲痛的情绪转移到男人身上,实际上是她自己为这段不能见光和不为世俗认可的关系感到悲伤和沮丧。同时,梦中的流泪其实是现实中射精的象征。

到这儿,梦的三个工作(凝缩、移植、象征)就全部介绍完了。

上面说的是梦的隐意要经过“梦的工作”来表现为梦的显意,既然梦最终想告诉大家的是隐意里的内容,那它为什么要借助显意来表达,而不是自己直接表达?这里就有了另一个问题:梦的伪装!

梦为什么要伪装?

带着这两个疑惑,我们先来看一个来自于一位老妇人的长长的梦:

这个梦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慰安服役”有关。她到第一军医院去,告诉门警说,她想到医院志愿服务,需要和院长谈一下。她在说话的时候,极为强调“慰安”两个字,门警犹豫了一会儿,后来还是让她进去了。然而,她进门之后没有去找院长,却来到一个很大的暗室内,在暗室中有许多军官和军医,他们正站在或者坐在一张长桌的旁边。她对一位军医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还没讲出几句话,这位军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在梦中所讲的话是:“我和许多其他妇女及女孩都准备……(喃喃声)提供给军队——军官们和其他任何士兵服务。”

然而,她可以从军官的半感困惑、半怀恶意的面部表情看出,他们每个人都正确地理解了她所要表达的意思。这个老妇人继续说:“我知道我们的决定听起来会令人感到很惊异,但我们都十分热忱,愿为祖国贡献我们仅有的力量。”之后是几分钟令人难堪的静默。紧接着,军医就用双臂抱住她的腰说:“太太,假如你真打算这样……(喃喃声)”她从他的双臂中脱身,回答道:“天哪,我是一位老妇人,我本不应该来到这里。另外,你们必须遵守一个条件,你们要尊重我的年龄。一位老妇人总不能和一个小男孩……(喃喃声)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你。”军医回答说。一些军官都放声大笑起来,其中有一位还是她年轻时的追求者。最后,这位老妇人要求见院长,军医很礼貌并且很尊重地为她指明道路,告诉她要见院长,需要通过一条很狭窄的螺旋形楼梯,由这个房间可直接上到楼顶。她在上楼梯的时候,听到一位军官笑着说:“无论她的年龄大小,做出这个决定真是够惊人的,我们要向她致敬!”

老妇人的梦就讲到这里了。

来看老妇人的梦,其中有三处“喃喃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的梦中也有一套系统,对梦做出审查。不难看出,老妇人梦中被“喃喃声”打断的地方,正是令她感到难堪和违背伦理道德的地方。隐梦里那些令人不愉快,难堪,背离伦理的、审美的和社会观点的东西经过梦的审查后,只能以伪装的形式出现在人的显梦里。人的显梦通常经过粉饰和伪装后会变得冠冕堂皇,但是揭开这层伪装,探入梦的隐意后,有很多真相却会让做梦者本人难以接受:

一位先生反对说:“什么?通过这个梦,你们要向我证明,我其实并不愿意为妹妹的嫁妆和弟弟的教育花钱吗?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辛勤工作都是为了我的弟弟和妹妹,我的关心是对他们尽我作为兄长的职责,因为我是家中的长子,我曾经向去世的母亲承诺过。”

一位女性做梦者反对说:“你们是说我希望我丈夫死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的婚姻很幸福,我这样说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是失去了他我就等于失去了整个世界。”

另一位男子抗议说:“你们以为我对妹妹怀有性的欲望吗?这简直太荒诞了!我们之间向来互不关心,素来不和,并且我多年来都没有搭理过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