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父亲复仇酿大案

  二00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农历大年初六,当人们还沉 浸在过年的祥和气氛中的时候,从凌晨三点开始,西安市枣 园西路、红庙坡纸坊村、西北二路、莲湖路、西五路等八个 地方相继发现十二个爆炸装置,其中三个发生了爆炸,所幸 未造成人员伤亡。
 
  这是建国以来全国同一城市中放置炸弹、投放地点最多 的一起系列爆炸案。案发后,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 公安部长周永康,公安部副部长田期玉、罗锋,陕西省省长 贾治邦等人先后作出批示。西安市公安局抽调百余名刑警组 成专案组,在宝鸡警方的配合下,终于在案发两天后将犯罪 嫌疑人高德隆及其他五名涉案人员抓获归案。
 
  以傲慢、沉默与警察对恃十个小时之后,五十二岁的高 德隆终于泪如雨下,向警察交待了他全部的作案过程以及四 年来被仇恨扭曲的内心世界。
 
  “吐出唾沫都是钉”,要强的人遭遇中年丧子
 
  高德隆是一九六八年毕业的老三届学生,工人家庭出身。 高家有八个孩子,他是长子。高德隆是一个极为要强的人, 说话算数,为人豪爽,又特别能吃苦。上山下乡不到一年, 他就从同去的知青中脱颖而出,参军去了青海。那年月,穿 上一身绿军装,头顶五角星,是每一个年轻人的梦想。
 
  在部队六年,高德隆表现也不错,临走前还以士兵的身 份当过代理排长。一九七六年四月,高德隆转业回到西安, 在西安市金属材料公司车队当了一名司机。由于他在部队开 的是摩托车,回西安上班后,要先增驾。在学习班上,他遇 到了比他小一岁的女司机于凤英,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他们结婚后,于一九七九年生下了女儿文文。
 
  家庭生活挺幸福,高德隆在事业上也很顺利。司机当了 没几年,二十来岁的他就当了车队的队长;没过多久,他又 被单位任命为公司小额站西郊公司的经理。
 
  这是一个由待业学生为主要成分的部门,高德隆当经理 属于承包性质,自负盈亏。高德隆全身心地投人到工作中, 把小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经济效益在全公司十几个小公司 中名列前茅。高德隆在管理上有一个创举,他手下的职员不 光拿工资、领奖金,还可以由公司出钱去接受培训。于是, 男青年们都学会了驾驶,女青年们都学了会计或出纳。有一 个小伙子一只眼失明,高德隆也让他去学了汽车修理。这批 年轻人都有了一技之长,日后,他们大多成为公司的骨干, 许多年后,还有人念及高德隆的好处。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高德隆的妻子又生了一个男孩儿, 取名高楠。楠是“难”的谐音,由于这个超生的孩子,高德 隆两口子的工资都被降了两级,剩下的工资每月还得交百分 之十的罚款。也就是说,原先一家三口有八十多元的生活费, 现在,添了一口人,却只有五十多块钱了。产假修完,于凤 英上班,还得请保姆照看两个孩子。那会儿,家里困难得不 行,炒一盘菜,高德隆两口子要吃三天以上。他们没钱给保 姆付工钱,于凤英只能把自己的衣物一件接一件送给人家。
 
  由于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他在西郊公司的职务被免了。 可在公司里,高德隆毕竟是个人才。后来,他又被任命为小 额站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赶上那年月钢材特别热,很多人 都想倒腾钢材,而高德隆手上就正好有钢材。劳动服务公司 的生意越来越火,高德隆家里也慢慢地脱了贫。高德隆除了 一如既往扑在工作上,在喝酒、打麻将上也投人了越来越多 的时间。一对儿女差不多是在他不知不觉中长大的。
 
  儿子高楠是在上高一的时候改名叫高明的。走过那段艰? 难的日子之后,高德隆觉得当初妻子坚持要这个孩子实在非 常高明,于是楠楠的大名就被改了过来。从小到大,高明都 是一个十分听话、从来不惹事儿的好孩子。上中学后,他的 皮鞋总是擦得很亮,衣服自己烫得平平展展才穿出去。手上 有了钱,高德隆在物质生活上尽量满足妻子、儿女们的需要。 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儿子由于骑了一辆学校里独一无二的 高档自行车,竟招来杀身之祸!
 
  高明平日穿的、用的都比同学们好,渐渐引起别的孩子 的嫉妒。有一次,他班上一个叫王星的同学跟校外一个外号 叫“黄毛”的小坏蛋说,他班有个叫高明的“爱扎势”,让他 帮忙把他收拾一顿。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下午放学,高明 没骑那辆惹眼的赛车,却还是被黄毛一伙六人给截住了。这 伙人用砖头、链条锁将高明打昏在马路上,当时,高明巳经 不行了,黄毛还骑着自行车从他的身上轧过去。十一月十五 曰,高明终因抢救无效死亡,这一天离他十七岁的生日还差 两天
 
  参与此案的黄毛一伙全部被警察抓获。十八岁的“黄毛” 被判了十四年徒刑;其他四个小坏蛋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八年 有期徒刑;一个孩子因为案发时不足十四岁,被送进了工读 学校;叫人打高明自己那天却没动手的王星依判决赔偿了高家三千元钱。
 
  毕竟这些孩子大多未成年,对于这样的判决,高德隆虽 说从理智上能理解,但从感情上却无法接受。“哪怕枪毙一个 也算数呀!”对他来说,赔钱没有任何意义。他觉得儿子简直就是白死了。
 
  在酒糖、麻将中消沉、堕落, 火雷管两次引爆仇恨
 
  失去儿子,成了高德隆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以后,他再 也没有好好上过一天班。
 
  从打把儿子的骨灰抱回家,高德隆每天嘴里就开始念叨 着儿子的好处和自己作为父亲的愧疚、自责,他一整天一整 天地在儿子的遗像前长跪。在好多天里,他都不怎么吃饭, 却不停地喝酒。有时,一瓶白.酒他一口气就干掉,然后就歪 倒在身后的小床上,他不洗脸,不换衣服。由于饮酒无度, 他曾把胃血都吐了出来。这个阶段,女儿要上班,不堪打击 的妻子被亲戚接走,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如此作贱自己的 身体,高德隆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儿子死后的第一个除夕,他打电话叫来老母亲和姐妹、 弟弟们一大家子人,来自己家过年。家里人本想用亲情冲淡 一下他的丧子之痛,可是,大家年夜饭刚吃上几口,他的妻 子于凤英突然跑了回来。一进门,她谁也不理,直接跑到儿 子遗像前就放声大哭:“儿子,你死得这样惨,你爸还有心思 过年三十呀!”见此情景,高德隆的老娘和一家人只好一个一 个灰溜溜地走了。高德隆也重新回到遗像前,过着以酒当饭 的生活。他在家里跟妻子也几乎没话。他深深地陷人孤独中 不能自拔。
 
  直到一九九九年春天,他才在别人的劝说下走出了屋子。 一辆收破烂的三轮车从他家一次拉走了二百多个酒瓶子。
 
  在自家院子里,高德隆开了个挂着“老年人活动中心” 牌子的麻将馆。别人劳神弄这号事儿是图挣钱,可高德隆却 为的是有人跟他打麻将。他曾经在麻将桌上连续奋战过三天 三夜。常常是,别人熬不住要走,他却死乞白赖地拽着人家, 掏出自己的筹码挽留人家。可是,他躲掉了孤独,却躲不掉 空虚。只要一离开麻将桌,空虚就会像影子一样紧紧地跟随 他。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生活的打击接踵而来。由于儿子 无辜而亡的剌激,妻子得了精神病;没过多久,他又发现女 儿的男朋友竟然是一个吸毒的烟民。高德隆的心理再次失衡。
 
  曾经有一个客户将几发猎枪子弹忘在了高德隆的办公桌 上。放的时间长了,这东西已让人熟视无睹。儿子出事后, 高德隆再到办公室时,就一把将这几发子弹抓到手里。他开 始四处打听哪里有卖猎枪的。猎枪没弄到,他就又想法弄雷 管、炸药。以往,高德隆是个有点身份的人,又极爱面子, 哪怕口袋里装的是借来的钱,他也会在饭桌上抢着付账。所 以,高德隆在社会上还是有些朋友的。他以要炸鱼为名,让 朋友帮他从一些矿上弄来了炸药、雷管、导火索等东西。凭 着在部队里知道的一点爆破方面的知识,高德隆后来还花三 四千元钱买了一把用发令枪改装的自制式左轮手枪。
 
  他的第一个爆炸的目标,选择了北大街附近的一家医院。 因为这个时候,打死高明的那些孩子大多还关在牢里。当时, 高明被打后,被送到了这家医院的急诊科o —听是打架受伤 的,值班大夫表现得挺不耐烦。当时,髙明神志清楚,能说 话也能走路。大夫也开了一张CT单让他去做脑部检査,可这 家医院的CT室已经下班。高德隆带儿子坐出租跑到另一家医 院做CT,检査结果却显示“无异常”。大夫因此让他们两口 子带孩子回家观察。可第二天,儿子头痛欲裂。再送到医院, 又是老半天没人管。从十一月五日第三次进医院,高明就没 有再醒来过。
 
  手术后,医生告诉高德隆孩子已经脑死亡,最好的结果 也是植物人。高德隆想,孩子明明还有体温,怎么能说死亡了呢?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高明昏迷几天后,他的眼睛 里开始流出黏稠的液体,到第七天时,这黏液已经将他眼部 周围的皮肤腐蚀。高德隆去找主治大夫,让他给孩子治一治。 这位一向说话生硬的大夫却厉声呵斥他:“我告诉你脑死亡就 是死亡,你就是不信。怎么能不流黏液?要不干脆把眼睛挖 了算了!”高德隆当时就想扑上去跟大夫拼命。可是,他从孩 子做手术开始,已经将近七天七夜没睡觉、没吃东西,一点 力气也没有了。
 
  二〇〇二年除夕晚上,高德隆把两包炸药放在了医院急 诊科的一面墙外面引爆。他自认为自己还不算心肠太狠,不 想伤及更多的无辜,因此选择病房里人最少的时候下手。可 是,这次爆炸仍造成了七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有值班的护 士,也有住院的病人和陪护家属。
 
  就在这一年,一个叫宝娃子的闲人走进了高德隆的麻将馆。
 
  “高哥,你想不想报仇?”宝娃子多年在黑道上混,一眼 就看破了高德隆的心思。“想报仇,你就得弄钱。你有钱我就 能给你找来黑社会的,帮你把仇报了。”宝娃子来的目的,是 为拉高德隆涉足龙虎斗赌博。
 
  看中宝娃子的“黑社会”背景,他觉得宝娃子的话有道 理,就按宝娃子的要求,将麻将馆的窗帘换成了三层厚布的 遮光窗帘,深更半夜开起了龙虎斗。宝娃子说话果然守信, 不管输赢,每场都给高德隆扔上两千元。可是,看见夜里派 出所的警车就在附近转,高德隆觉得在家属院里招来这么多 赌徒总不安全;可巳尝到甜头,他又不想罢手。于是,经宝 娃子介绍,他拿出两万元入了伙,和宝娃子一样,当了一个 龙虎斗的“瓢把子”,召集赌徒到别处赌。“瓢把子”把庄家 贏钱叫“上水”,赌徒贏钱叫“下水”。按宝娃子的说法,龙 虎斗是发财的捷径,可自打高德隆人伙后,一共赌了九场, 七场都是“下水”。只有两次上水,一次贏了几百元,平分到 高德隆头上就几十元;另一次倒是一下贏了四五万,可半道 上宝娃子打来电话,说接送赌徒们的车被警察截住了。他们 花了四万多才把事摆平,分到每人头上也就几十块钱。每次 “下水”后,第二天就得“续水”,每个人补齐两万元。
 
  等高德隆意识到宝娃子是在算计他,决定退出时,他连 本钱带“续水”已投人了四万多,手上只有一张一万三千多 元的欠条。他不甘心,想从“总瓢把子”那儿把这笔钱拿回 来。他只好又委托宝娃子帮他要钱,并答应从这一万三千元 里再分给宝娃子五千元。宝娃子真把钱要来了,可他不仅一 分钱不给高德隆,反而编瞎话说自己被人绑架了,要高德隆 再给他两万元赎他。高德隆没给他这钱,于是宝娃子就开始 三天两头来他的麻将馆骚扰,最后发展到要打在一旁“多嘴” 的于凤英。高德隆忍无可忍,恶向胆边生,决定先教训一下 这小子。
 
  二o〇一年三月一日凌晨,高德隆约了一帮人在自己麻 将馆里打麻将。中间,他说去上个厕所,出去了一趟。他的 办公室离麻将馆及宝娃子家都不远。他飞快跑回办公室,拿 出事先备好的炸弹,放在宝娃子家防盗门外,在楼梯拐角处 点燃导火索。想着日后还有大事儿要办,他没打算对宝娃子 下死手。
 
  回到麻将桌上,他继续打牌。只听那边一声巨响o而此 时,高德隆正四平八稳地坐在牌桌上。事后,没有人想起他 还出去上过厕所。就这样,与医院那起爆炸案一样,高德隆 虽然曾多次被警方审查,但因为证据不足,他终于躲过了这 一劫。宝娃子这次也确实吓坏了,从此再也不敢在院子里住 了。空门也非一片净土,扭曲 的灵魂在泥沼中挣扎
 
  一九九九年春季,当髙德隆从久居的屋里走出来的时候, 外面的天空正飘满了孩子们的风筝。此时,高德隆曾经疯狂 地渴望那七个孩子的家长有人能来看看他,跟他赔个情,道 个歉。他承受了这样大的损失,难道就不能有个机会骂两句, 发泄一下吗?他一天天地在心里望穿秋水,可是没有人来。
 
  一年多以后,他听说一个判得最轻的孩子已经放回来了, 就一个人摸到了纸坊村。黄昏的时候,他在村里见到了那孩 子。由于高德隆留起了很长的胡子,那个个头蹿出一大截的 小伙子已经不认识他了。他们原先也只是在法庭上见过面。 高德隆不由自主地往那孩子的跟前走。
 
  “高叔,我们以前不懂事,请你原谅。高明不在,以后我 就是你的儿子。我以后给你养老送终!”高德隆在心里已经把 那孩子的“台词”都想好了,就等着这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 来。可是,那孩子说出的话却是:“你找谁?”而且一脸的冷 漠。这个黄昏,高德隆是泪流满面地哭着离开纸坊村的。
 
  二〇〇一年十一月,高德隆回到浙江老家,待到来年春 节后才回西安。此后,由于到西安市的一些寺庙里联系给儿 子做法事,他结识了卧龙寺的长兴师傅。在长兴师傅的劝导 下,高德隆有了出家的念头。长兴师傅把他引见给寺院的如 诚方丈,方丈认为他积怨很深,缺少佛性,不肯收他。后来, 长兴师傅就介绍他投奔宝鸡的运梁寺。
 
  出家之前,他确实动过放弃报仇的念头。这时,他又在 盼望有人来看他,因为这会儿那起案子判刑的孩子又陆续有 放回来的。一个、两个人不敢来找我,他们会不会等人多以 后约好来看我?高德隆这样盼过,然而,却没有人来。那么, 就算这些孩子不懂事,他们的家长们也不懂事吗?高德隆带 着无限的愤恨离开西安。
 
  运梁寺是个小寺庙,主持的僧人法名无莲,是个只有小 学生身高的小个子。高德隆在这里当起了居士,每天劈柴、 种菜,打扫卫生,生活十分清苦。不想无莲特别爱钱,有一 次高德隆生了病,他居然连一块钱都舍不得给。而高德隆在 这儿也没耐住寂寞,没过多久就和一个女居士搞到了一起。 结果,住了八个月,无莲就找了个事由,哭哭啼啼地让他走 了。
 
  高德隆又投奔到十里外的一个名叫莲花庙的道观,这里, 住持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一天到晚跟高德隆没几句话, 就是念经。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报纸,当然也没有酒和肉。 白天,高德隆拼命干力气活,挖土填坑,打扫庭院,累得筋 疲力尽。可一到晚上,寂寞袭来,他却更加思念儿子和自己 过去的家庭。
 
  除了干力气活儿,高德隆还兼起了庙里的卦师,替香客 算卦。来道观上香的,少不了又有些超度亡灵之类的事儿。 高德隆一边煞有介事地解着卦,心里想的却还是自己的儿子。 那一阵子,莲花庙算卦的老高在当地居然有了点小名气,有 些人还开车从宝鸡来此地算卦。莲花庙老太太把卦费也由一 元涨到了两元,当地三十几个道教会长开会时,还有人向老 太太提出要给高德隆开份工资。
 
  在莲花庙最后的时间里,高德隆甚至有了幻觉。看到年 龄相仿、个头差不多或者走路、骑车子姿势有点像高明的, 他都会放下手里的事儿,呆呆地盯着人家看。二oo三年六 月,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他又回到了西安。
 
  这个时候,他得知那次被判刑的五个孩子中,除了一个 以外,其他全部都回来了。高德隆用假胡子、眼镜等把自己 打扮一番后,一次又一次来到纸坊村。七个孩子中,包括判 了十四年的“黄毛”,有四个都住在纸坊村。这些年里,这四 家人的房子往高加了一层又一层,而当年有的人家却为一笔 本来就不多的赔偿金一再跟法院哭穷。仇恨之火在高德隆心 里再一次轰然而起。
 
  不速之客派送不祥“礼包”,
 
  大年初六引爆惊天大案
 
  这次从宝鸡的庙里回到西安后,高德隆就再也没有和自 己的亲人发生任何联系,他和情妇秀儿在青门小区租了一套 房。秀儿是高德隆以前公司的出纳,说不清楚俩人是什么时 候好上的。二〇〇一年十一月高德隆离开西安回浙江老家前, 曾向秀儿借过三万元钱,以劳动服务公司的几间门面房收入 慢慢偿还。后来,到案发时,秀儿也只拿到了一万八。从单 位下岗后,秀儿在一个住宅小区里开了家干洗店。青门小区 的房租及购买电视机、被褥等生活用品的钱,都是秀儿出的。 后来的几个月里,秀儿还陆续给了高德隆三千元零花钱。每 周,秀儿都会来这里和高德隆幽会一两次。
 
  在青门小区,如果有人问高德隆叫什么名字,他就自报 “王八蛋”,时间一长,人们就叫他“老王”。一个以前在高德 隆手下打过工的小伙子在小区菜市场见过他买菜,也在小区 里的麻将馆见过他跟人打麻将。他挺纳闷,过去的高经理怎 么成了 “老王”呢?但高德隆好像并不认识他。
 
  高德隆开始故意往闲人跟前凑。见到烟民模样的,他就 凑过去给人发烟,打听能不能弄到枪。为此,他曾经请一个 街上素不相识的闲人吃过一顿饭。后来,他终于通过一个熟 人的介绍,花三四千元从一个闲人手里买了一把发令枪改造 的自制左轮手枪。在劳动路口一家卖防爆器材的小商店,高 德隆自称潼关金矿老板,唬人家卖给他十二个延时器。这延时器和炸药、电雷管一接,就是定时炸弹。
 
  为了要干这样一件大事儿,高德隆把身边的人分为三种。 自己的亲人一概不联系,省得他们日后受自己牵连。对于过 去的朋友、同事,让他们帮忙,但不让他们知道真相,比如 让别人帮忙买炸药,他说是要炸鱼。还有一种人,高德隆需 要他们帮助,但他付钱。比如吸毒的徐忠。
 
  徐忠关心的只是每天的毒品钱从哪儿来,所以,对于 “老王”托付他的事儿根本没兴趣打听。用了两个临时瞎编的 名字,徐忠在纸坊村那四个当年涉案的孩子家租下了房子, 将高德隆为掩人耳目买下的被子等东西搬了进去,又将六只 液化气罐运了进去。看上去,这不过是生活必需品而巳。除 此之外,高德隆还让徐忠提进去了三桶汽油。在他最仇视的 两个涉案孩子家,他每家都放了两罐液化气,外加一桶汽油, 以加大爆炸的威力。后来,他给这两家放的定时炸弹也是双 份。
 
  春节前几天,高德隆已经买回了 “营养八宝粥”、“龙牡 壮骨冲剂”等礼品盒,将制好的定时炸弹装了进去。秀儿发 现屋子里散落的一些粉状物类似炸药,再看那些礼品盒也很 可疑。接着,她又发现高德隆身上有把枪。秀儿开始感觉不 对劲儿。腊月二十七,秀儿用三轮车将电视机、煤气灶等东 西一古脑儿拉走。大年初四,高德隆约秀儿在北郊一家宾馆 里最后一次会面。初五一早,他坚持目送秀儿走过马路,然 后一个人回到青门小区。
 
  后来,高德隆向警察解释说,他曾经考虑把爆炸放在除 夕之夜。可是,想到自己只是失去了儿子,而这样一炸很可 能会让不止一家人遭到灭门之祸,他觉得于心不忍。他还计 划过放在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炸。可纸坊村那几家都住着租 房户,这些人又以在西安打工的外地人为主。正月十五,这 些人大多都回来了。他们本来都是些可怜人,又与自己无冤 无仇,高德隆也不想加害于他们。他觉得正月初五算个小年, 一般家人也不大规模团聚。于是,他选择了初五动手。
 
  回到青门小区,女房东正好在。女房东是个吸毒女,过 年期间可能和丈夫吵了架,没有地方待,所以回到这里,住 了自己这套单元房里一间放杂物的房子。高德隆给了女房东 一百元,说让她出去买烟抽。然后五马长枪地跟她说,自己 就是个“办大货”的大毒贩,过年要去给下线儿送礼,让她 帮忙跑腿儿。毕竟,把那一大堆礼品盒送出去,得有个帮手。 高德隆还顺便和女房东发生了关系。
 
  天黑以后,他和女房东坐上出租车,开始一家一家送礼。 他上楼的时候,女房东就在院子外的出租车里帮他看着东西。 从西北二路开始,他们先后去了莲湖路、枣园西路和西五路。 送完所有礼盒,高德隆又来到纸坊村,在那四间出租房子里 一一开启了事先已放进去的爆炸装置的延时器。他设置的时 间都在凌晨三点以后。
 
  初六,凌晨三点多,枣园西路一栋家属楼里发生爆炸。 初五晚上,涉案孩子家里人回来,发现有人送了个礼品盒, 以为是某个朋友来过送的。就提进房间,放在了那个孩子的 床上。后来,爆炸就在床上发生,幸好那孩子一夜没回来。
 
  可能因为炸药失效,莲湖路那只炸弹在筒子楼的走廊里 爆炸,只是将水泥地面炸了个不深的坑,楼里人还以为是小 孩子在放炮,并未在意。这两起爆炸案让警察迅速想到了高德隆。联系到这一案涉及的其他孩子,警方立即通知这些家 庭注意那些不明礼物,并派出排爆民警前去拆除爆炸装置。
 
  在纸坊村,民警刚刚拆下一楼一个爆炸装置,二楼上就 发生爆炸。由于房间里有汽油、液化气罐,房间的一面墙完 全被炸塌。所幸这家人及周围群众已经被警方全部疏散,没 有造成人员伤亡。
 
  投放完所有炸弹后,高德隆回到青门小区,骑上自己的 摩托车,来到儿子遇害的四十四中门前。他扔掉了大衣、围 巾和帽子,对接绑在身上的电雷管,企图自杀。这时,他的 身上穿的是妻子给他买的内衣、织的毛衣,女儿给他买的皮 鞋以及儿子生前扎的皮带。自从儿子死后,这条皮带就一直 在他的身上扎着。这身最后的行头,是他用心选择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一连接了四次,都没能引爆。 于是,他掏出枪来,对着太阳穴扣动扳机,手枪发出很大声 音,也喷出硝烟,却只伤了他一点皮。难道是儿子在天之灵 不让我死?
 
  高德隆抽了一根烟,然后骑上摩托车往宝鸡跑。他的身 上只有一百来块钱,而宝鸡有个人欠着他五万元的债。
 
  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德隆在宝鸡市陈仓区一 居民家中被抓获。当时,他正在睡觉,他自杀时用的爆炸装 置及那把自制手枪就在他的枕头底下。
 
  在向警察如实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之后,高德隆终于松 弛下来,长期被仇恨所扭曲的脸上甚至露出了微笑。他认为 作为父亲,他能做的事情已经都做了,因此已经对得起儿子 了。
 
  走进看守所之前,他给女儿文文留下了一封信。他对女 儿说,“不管我干过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做一个正派人。”他 希望女儿代他向妻子解释,他之所以不再顾家,甚至跟外边 的女人胡搞,就是为了疏远她,为让家人不受自己的牵连。
 
  最后,他告诉文文:“你一定要说服你妈,把家里摆了五 年多的灵堂撤了,让高明的骨灰入土为安。特别要注意,不 要把我的骨灰和娃的骨灰放在一起,因为我是一个罪人。”
 
  握着高德隆留下来的那根旧皮带,读着这样一封信,文 文哭得几乎昏厥过去。
 
  专家点评
 
  一个内心充满仇恨和复仇的人
 
  高德隆是一个极为要强的人。他的儿子高明被几个社会 青年打死后,虽然法院已经依法对犯罪人进行了惩处,但是 髙德隆的心里仍然愤恨难平。他在经过一段沉沦之后,开始 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他想亲手弄死他认为与爱子之死有关 的所有涉案人员,于是实施了一系列爆炸犯罪,直至惊动中 央,构成特大爆炸案。
 
  这是一起典型的情绪型动机犯罪。高德隆的犯罪心理呈 现出强烈的情绪因素——愤怒和痛苦造成的内心不平衡,导 致他产生犯罪行为。一般说来,情绪型动机犯罪的个体本身 存在不良情感,在外界的诱因下,情感爆发难以遏制,易造 成犯罪。高德隆的行为表现即反映出他固有的不良心理特征。
 
  一、不良个性
 
  高德隆是一个极为要强的人,这种要强如果处理得当, 可以成为前进的动力。如果处理不当,则会畸形发展。高德 隆的自尊心过于强烈,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他的许多行为 特点都反映出他具有偏执性人格心理状态。
 
  偏执性人格首先表现出的是固执。这种人易形成自己特 殊的主观世界。固执使他们对于己不利的人和事耿耿于怀。 高德隆选择的第一个爆炸目标,是北大街附近的一家医皖。 因为高明被打后送进这家医院救治时,大夫态度不好,而且 说话难听。然而他并不是选择报复某一个大夫,而是报复这 家医院。他自认为自己还不算心肠太狠,选择病房里人最少 的时候下手。在他的主观世界里,自己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他的报复心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医院在抢救时没有尽心尽 力,所以应该受到惩罚。高德隆的这种心理和行为特点符合 偏执性人格障碍的表现。
 
  其次,当宝娃子几次问他要钱后,他判断宝娃子肯定是 在耍弄他,所以也要把炸弹放在宝娃子家防盗门外进行报复, 以发泄心头的怨恨。在他的主观世界里,每一个伤害过他或 者打算伤害他的人都必须得到他的报复性惩罚,这样他的心 理才会平衡,否则他的内心就会非常痛苦。
 
  偏执性人格还表现出敏感的特点,敏感使他们易产生牵 连观念。高德隆的自尊心极强,在别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上非 常敏感。一旦别人未给予自己特殊待遇和重视,便感到受了 羞辱和委屈,等于别人在无意之中伤害了他,而他对这种事 的反应往往是过度强烈。
 
  他曾疯狂地渴望那七个孩子的家长有人能来看看他,跟 他赔个情,道个歉。可是没有一个家长这样做,他觉得非常 冤枉和失落,这也成了他日后进行报复的一个借口。当判得 最轻的孩子放回来后,他一个人摸到纸坊村,渴望对方向他 道歉,失望后委屈得泪流满面。当他得知那次被判刑的五个 孩子中大部分都已经出来时,他再也无法忍受了,复仇之心 轰然而起。从此,他一生最重要的事就是复仇,否则他就活 不下去。于是他开始预谋,不惜一切代价,精心策划爆炸方 案,终于在大年初五实施爆炸。用他的话说,他还不算狠, 没有选择除夕夜。
 
  二、不良情感品质
 
  情感型动机犯罪人的情感范围狭窄,关注的只是与自己 利益有关的生活琐事,极易与他人发生冲突。他们的情感极 不稳定,在短时间内,情感情绪会迅速变化。因此,这样的 人很可能遇外界强烈刺激和情境突变时,心理无法得到调适, 极易发生犯罪。
 
  高德隆自从儿子被害以后,情感情绪完全集中在这件事 上,无法进行自我调节以获得内心平衡。虽然他曾一度出家, 但仍无法摆脱内心的仇恨和痛苦,复仇的种子幵始发芽。
 
  这种固着心理遇到外界任何一件小事都会诱使情绪爆发。 这种人好强、自尊,但是缺乏基本的心理调节能力。不良情 感品质就像易燃物品,随时可能燃烧起来,造成不堪设想的 后果。
 
  三、挫折耐受性差
 
  不良情感品质造成自我心理调节能力差,导致的后果必 然是对挫折的耐受性差。挫折,可以成为总结教训和继续前 进的动力;也可以造成心理承受失败的情形,导致非理性攻击行为。
 
  在面对挫折时,好强的高德隆心里的某些消极情绪逐渐 积累,加之心理固着,很快达到一定强度,进而产生报复动 机。儿子的死对他来说是个挫折,他有痛苦、怨恨、愤怒、 失落等许多情绪体验,而这些情绪始终得不到缓解。最终, 在不良情绪的恶性循环下,行为转向攻击,爆发出危害社会 和他人的暴力犯罪行为。
 
  类似高德隆这样心理品质的人在我们的周围并不鲜见。 他们有着健全的智力和认知能力,也具有一定的社会适应力, 一般都拥有较好的工作和学习环境;如果没有强烈的外界刺 激一般不会引发反社会行为。但是极端的争强好胜性格对他 们自己和社会来说都是一个隐患。一旦他们认为没有得到应 有的尊重和利益,他们就会暴露出个性当中偏执的一面,而 偏执心理往往造成过激行为。所以,加强心理品质修养,提 高对挫折的耐受程度,是良化个体心理素质的一个重要方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