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女贼——她自己毁灭了自己

  吸毒,是一个全球性的社会性难题。吸毒不仅本身是一种犯罪行为,由它产生的违法犯罪问题更是严重地影响着社会的治安状况。
 
  吸毒,同时涉及医学和伦理学等方面的问题。科学已经证实,吸毒是一种脑病,脑病的意思是吸毒的人对毒品的“渴望”是由于脑内一种叫多巴胺的神经递质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所致,这种变化产生的“心瘾”使得吸毒的人会不惜一切地去寻求毒品。在寻求毒品的过程中,心理的渴望和不择手段不仅可以产生违法犯罪的行为,而且可使吸毒者本人的人格发生扭曲或改变。
 
  当吸毒者的人格发生扭曲或改变以后,他们就会给社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危害和经济损失。本案中的女性吸毒者樊莉娜就是这样一种人。
 
  案中所述,樊莉娜本来出生在一个生活条件相当优越的家庭,在结识了游手好闲的贩毒暴发户后才逐渐染上毒瘾。吸毒使家势很快破败。为了得到每天享受的毒品,她采取的手段是偸窃。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竟然人户盗窃作案一百五十七起,而且在怀孕甚至临产前十五天,挺着大肚子还在偷,充分说明了她的不择手段和不计后果。她的犯罪心理和犯罪行为具有以下特点。
 
  一、薄弱的意志
 
  意志,是指人们自觉地确定目的,根据目的支配、调节自己的行为,并通过克服困难实现预定目的的心理表现。意志对行动的支配和调节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表现为推动人去产生和维持达到一定目的所必需的行动;其二,表现为阻止和克制与预定目的相违背的愿望和行动。
 
  樊莉娜薄弱的意志表现在她所有的生活行为当中。
 
  首先,表现在她和潘全胜的交往过程。她明知潘全胜游手好闲,却又羡慕潘家有钱。不劳而获的想法使她幻想着今后当阔太太,依靠自己奋斗的意志在这里体现为零。同居之后,当她发现潘家一家子都贩毒时,也并没有想到要分手。她的思想是:管他钱从哪里来的,只要自己有钱花就行。所谓得过且过,随遇而安,是一种无意志的体现。在发现潘全胜吸毒后,樊莉娜也曾决心与他一刀两断,但是在潘全胜的软硬兼施下,软弱的她最终只能顺从地回到了潘全胜身边。她既然不曾为自己的理想奋斗过,也就不会为改变自己的命运去努力,她只能听天由命。
 
  其次,表现在她的吸毒过程。明知毒品的危害性,还是自然而然地吸上了这个东西。这期间她对潘家的不良环境也是任其存在,对吸食毒品没有一点抵制的表现。甚至在明知自己已经怀孕的情况下,竟然不顾吸毒对孩子的影响,继续去偷、去吸,她那薄弱的意志让她丧失了作为一个母亲最起码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她就那么软弱地活着,丝毫没有自己意志的体现,从未想过去戒毒,去改变这一切,而是得过且过地这么混下去。
 
  樊莉娜薄弱的意志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她的家庭生活条件优越,她又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从小衣食无忧,娇生惯养。这是造成她长大以后意志薄弱的主要原因。另外,这样的家庭环境也形成了她性格当中的好逸恶劳和随波逐流。这些心理缺陷对她的人生的影响是致命的。
 
  二、犯罪心理的逐渐成熟
 
  从不会偷,只给人望风,到自己偷窃时熟门熟路,手到擒来,樊莉娜很快熟悉了偷窃这一行的规律,屡屡得手使她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盗惯窃。
 
  虽然她开始跟着别人偷时非常紧张,但几次得手之后,成功和容易强化了她的偷窃行为和意识,她已不再害怕。此后的孤身作案,也由于没有失败体会,胆子和欲望越来越大。拿她的话来说:“撬门进人别人家中,就好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以致她偷窃的东西既有大件的彩电录像机等物,也有小件的手机、首饰,她竟然连军用手枪都敢偷。
 
  此时樊莉娜的作案动机已十分简单,因为她的需要已变得非常直接。偷东西的目的就是换毒品,而且志在必得。基于此,她作案时情绪稳定、沉着、冷静,动作老练、果断、毫不犹豫,只要发现合适的盗窃对象,就会立即行动。她的犯罪心理形成的自觉性和主动性越来越强,犯罪心理结构恶性发展的程度越来越深,犯罪心理完全成熟。她不仅将法律和道德抛在脑后,而且在犯罪行为方式上、方法上和手段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固定特点——人户盗窃的犯罪行为。
 
  樊莉娜的整个犯罪过程让人痛恨和叹息。如果说樊莉娜本身的意志薄弱是她心理方面的主要缺陷,那么她日后对毒品的依赖更加重了她意志的丧失,也造成了她在一系列盗窃行为中反社会心理的逐步形成。她的堕落有综合、复杂的社会因素,但是归根结底还是由于她贪图虚荣、好吃懒做、贪财软弱和随波逐流的消极心理所导致。她自己毁灭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