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建立自己的心理优势 2---世界如此险恶 你要内心强大

第一章 建立自己的心理优势

2.内心强大就是一个人在他人面前具有无法被摧毁的心理优势

在一个更有钱的人面前,一个有钱人从小人物和穷人那儿所建立起来的“心理强大”会迅速崩溃——因为他用钱堆出来的那个看起来很牛叉的“自我”将迅速贬值到零。

心理强大的名人博物馆里排列着这些名字:苏格拉底、耶稣、老子、荆轲、唐睢、文天祥、诸葛亮、关羽、毛泽东、切·格瓦拉……

跳出三界外的佛教隐修者、在人类智慧的最高殿堂里思考的哲学家、经受严刑拷打的革命者、充满狂热信仰的宗教信徒、杀人如麻的冷血杀手、百折不挠的商业巨头……他们都属于心理强大的种群。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在心理上极为强悍。他可以贫穷潦倒、可以承受众人的排斥迫害、可以遭受牢狱之灾、可以承受身体的剧痛、可以面对死亡的威胁,但始终保持着无法被摧毁的心理优势。

心理强大的程度,往往与一个人的优秀程度或残忍程度,以及对人类的贡献程度或破坏程度成正比。因为越是心理强大,一个人就越有胆识去拯救苍生,或是对这个世界痛下杀手。

请大家注意,当我说“心理强大”时,没有说它是好或是坏,因为一个心理强大的人也可能是个无恶不作的人0用社会科学的专用名词说,它是“价值中立”的。心理强大与否本身不是道德问题,不能说好坏。但有一点非常清楚:有错的从来不是我们想变成一个心理强大的人,而是去做一个坏人!

鉴于“心理强大”的模糊性,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了解这个概念,我要提供几种不同解释的版本:

(1)世俗意义上的心理强大

一个人如果能用钱砸别人,用权力压别人,他是不是很强大?

有一个美国的思想家,在20世纪60年代接受一家电台采访时说了一个故事:

某天下午,一位客户走进一家邮局,要办理一个快递。这时候恰好到了下班的时间,邮局员工就告诉这位客户,叫他明天再来。任这个客户怎么恳求,邮局员工都不搭理他。当客户绝望而又愤怒地走后,看着他的背影,思想家描述,邮局员工露出了一丝微笑,一丝“施虐狂的微笑”。

这个思想家叫埃里希·弗洛姆,犹太人,精神分析大师,和平主义者,一个好人。

现在的问题是:邮局员工在客户面前是不是心理强大?

弗洛姆斩钉截铁地回答:根本不是!靠权力施虐的人完全是一个懦夫。恰恰是因为他们的自我衰弱无力,他们才需要通过“合法”地行使权力,捕获、虐待那些可以被他们的权力支配的猎物来让自己感觉到很有力量。用钱砸别人的人同样如此。

换言之,他们的强大仅仅是他们握有权力所造成的心理幻觉。假如你也认为这些人强大,那么,我要冷酷地指出:你只看到了事物的表象,这个世界展示给你看的是什么样子,在你看来好像世界就真的是这种样子。

我们经常被很多表面的现象所骗。这个时候,与其去指责骗子,不如反思一下,自己的大脑和心理是不是出了问题?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失望的时候往往说:“都怪我看走眼了”或“都怪我眼睛瞎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真正的原因是他的心“瞎”了,他其实是根据自己心里的意愿和想象把别人看成了某种样子,但可惜别人不是。

当然,说邮局员工的强大只是一种幻觉是就本质而言。作为一种客观现象,我们仍有必要承认,他们在比他们弱小的人面前还是感觉挺爽。这就是世俗层面的心理强大,它是真正的心理强大的赝品。

世俗层面的心理强大有一个特征:一个人的心理就像一个收缩袋,碰到比他弱的人就使劲膨胀,碰到比他强的人则急剧萎缩。

确实,没有什么妨碍一个富人在小人物和穷人面前突然之间在心理上显得强悍无比。但是,根据同样的心理逻辑,也没有什么妨碍他从小人物和穷人那儿建立起来的“心理强大”在一个更有钱的人面前迅速崩溃。因为他用钱堆出来的那个看起来很牛叉的“自我”将迅速贬值到零。

世俗意义上的心理强大只是一个概念的偷换。一个人占有了在社会上“强”的东西,比如金钱、权力、地位,在心理上就把这些东西当成了他的自我,把它们的“强”变成了他自我的强大。

(2)智力层面的心理强大

一个聪明人之所以在一个笨人面前有心理优势,仅仅在于“聪明可以玩别人,而愚笨只能被人玩”这一深入人心的社会游戏有利于他。

但是,一个对世界了解很多的人的心理强大,却是因为他可以看到一些事情会发生或不会发生,从而为他增强了对由世界的陌生性所带来的危险的心理防御能力。知道明天会下雨,明天的下雨对于他来说便是一件虽然客观上不可控制,但在心理上却可以控制的事情。

(3)哲学、宗教意义上的心理强大

斩断和这个社会的心理联系可以让一个人超凡入圣。但这种哲学、宗教意义上的心理强大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获得,比如宗教隐修者、古典哲学家。

在这些高人面前,世间的一切纷扰都被他的理性能力或终极的信仰一一化解。甚至死亡都不是一种威胁,而是世间生活的自然延续。或许它还是天堂的入口。

社会中生活的绝大多数人永远无法在心理修炼上达到这些高人的高度。

在心理上他们无异于另一种生物,但他们是一个理想的观照。乌托邦的意义绝不在于实现它,而是让人看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让人感觉不能忍受的苦难,那么,人们可以并且应该去追求的是什么。

没有多少人可以像宗教大师和哲学大师那样去生活,要像他们那样去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思维的误区。但是,这从来也不妨碍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像他们那样去思考。

(4)心理变态类、精神病意义上的心理强大

有两种人也心理强大:宗教极端分子和冷血杀手。对宗教极端分子来说,要做到心理强大必须满足以下几点。

①他所信仰的对象必须被设定具有万能的力量,而他彻底依附于这个对象,分沾了这个对象的属性,让自己感觉到了这种力量。如果上帝那么牛叉,而我变成了他的一部分,或者有他罩着我,那么,我在别人面前也足够牛叉。这一招其实不仅宗教极端分子在玩,很多人也在玩。

比如,按有钱就牛叉的游戏规则,某些富裕省份的人总是瞧不起贫穷省份的人。

我们甚至可以看到这样搞笑的一幕:一个富裕省份的穷人,都可以在一个贫穷省份的富人面前炫耀优越感。按实力的规则,这很让人费解:你都没别人有钱,在别人面前牛叉什么?秘密在于这样的一种社会心理机制:虽然我是个穷人,被本省的人瞧不起,但是,因为这个省富裕,所以也就相当于我富裕;你虽然比我有钱,但是,你属于贫穷的省份,所以也相当于你穷。

综上,我比你有钱,所以,我可以瞧不起你。

这意思是:虽然我在本省只是一条虫,但是,因为我是它的一部分,所以,我在你面前是一条龙。

我想说,穷人在心理上喜欢搭富人的便车,因为自己和富人是一个地方的,便获得一种自己也牛叉的幻觉,这种癖好是没有出息的。

②这种信仰必须设定至少一个“异端”或“敌人”,信徒有神圣的义务消灭他们。

③消灭这些“异端”和“敌人”,是一个人履行神圣的信徒义务,由此将获得信仰的最高褒奖。

看到没有?这三点分别给予宗教极端分子以力量感、愤怒和对生命的蔑视。它们一个比一个强大。

冷血杀手与此稍有不同,但在心理依恃上没有和宗教极端分子分道扬镳。虽然没有一个万能的信仰对象给他力量感,但他同样有两个可怕的武器:愤怒和对生命的蔑视。他对社会充满了仇恨,攻击性十足,像一头潜伏在黑暗深处的饿狼,随时准备向毫无防御能力的猎物扑去。

一个人越显得愤怒,恐惧就越不会袭击他。所以,愤怒有时候是人消除恐惧的方法,因为当你体验到愤怒的时候,你就不会再体验到恐惧。

愤怒不仅仅可以驱散恐惧,还可以让人有力量感。任何愤怒都力图指向一个对象,它意在毁灭这个对象。在这个对象面前,一个即使曾经是多么软弱无力的人也可以一跃而成为一个主动者。力由他指向外在的对象,而外在对象则是他的力的承受者,相对就处于弱势。如果他具有足够的愤怒和仇恨,这种力的强度就会越大,外部世界也就越弱,他在心理上就足够强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