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些内心强大的人 1---世界如此险恶 你要内心强大

第二章 那些内心强大的人

在人际关系上会玩几个阴招、损招,会插科打诨,那只是小聪明,档次极低;中等聪明是了解人心定律,熟谙社会游戏规则,远祸晋身;大聪明是顺应天道,思索宇宙人生。

1.内心强大的人更容易看透别人的心思

要看穿一个人的心思,判断他是个什么人,特别要注意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的一些词,不管它们的词义是什么,都提供了一个人心底里的信息。说谎时,一个人的眼睛和手势会出卖他;和人打交道时,一个人的用词也会出卖他。

围棋高手有“段位”一说,心理强大也是有级别的,我把它划分为五级。下面,我们先邀请著名表演艺术家“凤姐”出场。

人物:凤姐(真名:罗玉凤)

职业:超市收银员、网络红人

心理强大事迹:装疯卖傻

心理强大指数:★

凤姐如何使劲表演,并在网民的滔天谩骂中收获“一夜爆红”的胜利果实,不需要我再来介绍了吧?

你可能要问,那么多人骂凤姐,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卖命表演,她的心理就那么强大吗?可以想象,一般人早就崩溃,不玩了。不是曾经有个前辈,在“人言可畏”中自杀了嘛。

放心,有一种心理法术,可以让凤姐一一化解网民的滔天谩骂,使其瞬间失去威力。

试想一下,在电影电视中,为什么那些演坏人的演员,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道德压力?原因很简单,他们知道自己仅仅是演员,那个“坏人”的角色并不是他的自我,“坏人”干再多的坏事也跟他无关。你就是再恨那个“坏人”,也不可能搞不清楚演员和角色的区别,恨到演员身上吧?

当然,在20世纪40年代,是有过因革命战士无法压抑对恶霸地主的阶级仇恨,开枪打死演黄世仁的演员的意外事故发生。但分不清演戏和现实只是小概率事件。

所以,威武的凤姐的心理法术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角色,在自己表演时,不仅做演员,也做观众!

这是什么意思?任何一个演讲大师都知道,在演讲时如果不注意观众的反应,在煽动情绪、控制观众的心理上根本就玩不下去。这不是在演讲,只是在念稿子!

凤姐这样出招:她知道自己仅仅在演戏,并且一边演,一边看着自己演。这样,就把自我和自我扮演的那个角色在心理上剥离开来,不混为一谈。这有什么样的心理效果呢?就是我们上面讲的,她就会觉得那个呈现给大家看的傻叉根本不是她自己,那只是她扮演的一个角色。既然如此,你们骂吧,反正你骂的不是我本人!

这算什么,还有两招。

第一招是:她在表演时,已经料到了你可能的反应——骂。这样,她对于滔天谩骂就有了心理准备。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并且还有一种玩恶作剧作弄大家的快感。

另一招更牛叉,隐藏着一个网络红人走红的天大秘密。

这一招是:凤姐不仅当自己的观众,她还当观众的观众。就是说,在她表演时,那些骂她的观众也变成了演员,她让自己变成一个观众,待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欣赏他们的谩骂表演!

这话有点像绕口令。但想象一下这样的情境:当一个人骂你时,他就是一个演员,在向你这个观众表演他的骂人技能和修养;但如果你回骂他,你们的演员、观众的角色就瞬间互换了,他成了欣赏你的骂人技能和心头怒火的观众,而你则成了向他演示这些东西的演员。

为什么心理强大的一个首要标准就是要保持冷静,控制自己的表情和情绪?原因之一就在于,当你无法冷静时,你就成了一个演员,把自己暴露在了对方的枪口之下。

凤姐以及一干网络红人的成功,恰恰就在于,他们用自身的表演设了一个局,一个控制网民心理的局,刺激大家进来狠狠地骂他们,尽情地表演自己在凤姐们面前的智力优越、心理正常、道德崇高。

一旦这样,凤姐就成了在一边欣赏网民表演的观众,网民的那些谩骂怎么可能对她有杀伤力?

看到凤姐这种没学历、没容貌、没背景、没才华的女人,居然认为只有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的男人才配娶她,你是不是无法保持情绪的稳定,忍不住要狠狠地骂她,认为她也配得上?很好,你上套了,你的心理反应,正是她所需要的!

没有观众,戏是演不下去的。对凤姐最大的心理打击是什么?是完全无视!因为一个人越难有情境来表演,他就越意识到自我的卑微。

所以我要说:在炒红一个人上面,广大网民也真够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凤姐有必要隆重感谢他们的配合。

凤姐这样玩是心理强大吗?你已经看到了,不是,它不是一个人正常心理状态的反映。只要演戏的情境消失,“心理强大”也就不存在了。

一个人的用词会出卖他

像凤姐那样,依靠营造一个情境玩弄心理法术来获得心理强大,只是初级水平。有一个人比她在心理上更强大,这就是“中华跑跑联合会”主席范跑跑先生。

人物:范跑跑(真名:范美忠)

职业:中学教师

心理强大事迹:在汶川地震中抛下学生逃命,发帖鼓吹行为正确,后在凤凰卫视与人辩论,在道义和逻辑上战胜对手。

心理强大指数:★★

镜头回放,看一下范跑跑同学在凤凰卫视和著名道德家、“跳跳”界杰出代表人物郭松民同志的经典辩论场景。此前,无论范跑跑怎么论证“跑跑有理”,在道德上都是输家,但经此一役,乾坤倒转。

以范跑跑的逻辑,其实任何一个粗通逻辑学和哲学的人都可以击败他(坦白说,如果你认为他的话挺有道理,你真应该去学一下逻辑学和哲学的基础知识,提高自己的知识和分析能力)。“跳先生”擅长写时评,所以辩论水平应该不至于差到哪里去。然而在跟“跑先生”辩论时,强烈的道德义愤害了他。所以我们很悲剧地看到,除了骂人,他在场上几乎什么也不会了。

在一个不允许耍赖的场合,犯规就等于举手投降。一个人进攻时如果忘记了对自己的心理进行控制,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失去还手的能力。郭跳跳完全忘记了,现场辩论不是写文章,你要和对手玩,就不仅仅是智力的较量,同时还是心理的搏杀!

而范跑跑以他冷静的反击,成功卫冕“跑跑”运动会的中国锦标赛心理强大冠军。

范跑跑同学是如何做到的?请注意他的台词!他反复地提到“自由”“北大”“无所谓崇高”“你们就装吧”之类的关键词。

秘密就在这里。

我在这里教给大家一招:要看穿一个人的心思,判断他是什么人,特别要注意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的一些词,不管它们的词义是什么,都提供了一个人心底里的信息。说谎时,一个人的眼睛和手势会出卖他;和人打交道时,一个人的用词也会出卖他。

(1)自由

范跑跑多次强调他热爱“自由”。不管是否如此,他在心里确实相信自己真的信仰这个。“自由”在当代中国,由于太稀缺,占据了道义上的最高点。一个人如果在心理上占据了这个道义上的制高点,也就转化成了他心理上的优势。

(2)北大

“北大”这块金字招牌在中国何等威武。威武到什么程度?威武到一个北大毕业的小白领,在他小学毕业的老板面前,都可以有心理优势:不就是一个暴发户嘛?老子是北大的!

所以要承认这个现实:只要一个社会以金钱、权力、容貌、文凭、职业、身份等东西来论英雄,排排坐,吃果果,那么,除非你是北大、清华之类学校毕业的,否则,无论你嘴巴上说什么,在心里都会感觉北大、清华的学生比你牛叉。当然不是他在能力上比你牛叉,而是在“价值”上比你牛叉,他有“北大”这个牛叉的资本啊。凭这一点,范跑跑同学就可以骂很多没有上过北大的人:你们在我眼里算个屁啊!

(3)无所谓崇高

说“无所谓崇高”,下一句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了。这是跑跑同学的另一招数:取消道德判断。

郭跳跳和很多人靠道德的游戏规则来判范跑跑死刑,剥夺道德权利终身,并准备在凤凰卫视执行枪决的。但范跑跑是什么人啊,哪能这样就轻易被跨省抓捕?他非得破坏你的游戏规则不可,甚至他都不跟你一起玩游戏!

如果他不和你玩同一个游戏,你就不可能靠这个有利于你的游戏规则击败他。

(4)你们就装吧

范跑跑力图让自己相信,骂他的人都是在装。

缺少真实就会缺少力量。纸老虎只能吓倒眼睛被恐惧蒙蔽的人,而吓不了冷静的观察家。既然这些人在范跑跑看来都是在装,那么也就等于,他们的心里其实很虚。

范跑跑采取这种心理战略,还可以成功地反击。既然别人是在装,那他们比自己还要不堪。毕竟在这个极度缺乏诚信的社会,自己好歹也是“真小人”,而郭跳跳们不过是“伪君子”而已。

一个人越相信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是真实的自己,他就越无所畏惧

我要补充一点,范跑跑之所以心理强大,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们看到电影里,只要一个军官大喊一声,“国家和人民在看着你们!”一群士兵就会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慷慨赴死。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这句话把战场变成了舞台,而尸横遍野、炮火硝烟则是舞台的布景。在这个舞台上,他们真诚地相信,战士的身份就是真实的自己,在国家和人民这些观众的注视下,他们必须按剧本要求演好这个角色。

同样,对于范跑跑来说,汶川地震的背景也构成了一个舞台。当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中学教师范美忠,而是变成了一个以自己的行动对抗“伪道德”,高擎“真诚”和“自由”的旗帜向观众布道的斗士。他被骂得越多,那些“伪善”的人就越像个屠杀“真诚”和“自由”的魔鬼,他就越能焕发出对抗的勇气。

一个人在心理上越真诚地相信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真实的自己,就越具有勇气去做一切事情。印度的特蕾莎修女可以用一生去救助穷人,就在于她从未怀疑过,作为一个修女,必须在上帝的注视下为穷人送去福音。

我们的心灵被这个法则控制:一个人一无所有,他便一无所是

范跑跑同学动用了一些心理保护机制,在“裸奔”的同时还搬来了“北大”之类的救兵,才让自己在心理上显得强大。不过,和房地产大佬任志强比,他们就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人物:任志强

职业:北京华远集团总裁、中国房地产大佬

心理强大事迹:经常放炮为高房价辩护,敢于成为全民公敌。

心理强大指数:★★★

裸奔并不需要多大的勇气,有时候只需要不要脸。所以,从古至今,“裸奔”在技术上难度并不高。不要说范跑跑这样自命的“自由斗士”,就是一个泼妇、一个小混混都可以轻松胜任。

但敢于成为“全民公敌”,仅仅不要脸是不够的,它还需要实力的支撑。

共产党员任志强同志在成为全民公敌的光辉道路上,有过一系列革命英雄主义兼革命浪漫主义的豪言壮语。比如,“穷人就该买不起房子”“买不起房为什么不回农村”“房价是门槛,买不起就别住在北京”等。

这些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混账话,出自一个房地产商嘴里,可想而知,在一个贫富悬殊,很多人不要说做“房奴”,甚至连做“房奴”的机会都没有的社会里,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志强同志这不是欠抽嘛?

所以,任同志每有一句豪言壮语出来,在网络上都会响起一片骂声。在大连的一个论坛上,还有“房奴”以扔鞋的经典姿式向他表达严正的抗议,上演了一出美国前总统布什在伊拉克被“人鞋炸弹”袭击的中国版。而任同学竟然也很有自知之明,承认自己是“全国人民最想揍的人”。

那他的心理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强大无比,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他的利益伙伴——政府也敢批评?

我曾注意观察过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上志强同志与别人的辩论过程。那一刻,我承认他有足够的理由睥睨一切。他在论证自己的“王八蛋”观点时,毫不慌乱,有理有据,有数据有分析,几乎无懈可击。而且,他还善于抓住对手的漏洞,一招击溃对方。

这样的人已经具有心理强大的一个重要特征:在具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理性分析能力的基础上保持心理定力,在博弈时绝不让对手掠起自己的一丝情绪;对手向自己发出任何信息,都可以用自己的大脑进行解读并瞬间作出反应。

当然,志强同志还有显赫的身份和家庭背景,这在心理上也变成了他的潜在实力。

除此之外,志强同志显得心理强大还有一个和跑跑同学一样的秘密:投入到了演戏的情境。他还借助了一种心理法术:把自己的混账话理解成“真话”,并想象自己是在向观众传播房地产业的“真理”。

一个自认为是在传播真理的人,如果他不具有心理优势,谁有?

有的聪明人之所以是个懦夫,是因为心里没有真正的自信

如果剥去价值判断,任志强的心理强大算是“成功人士”的高级版本了。不过,这样的心理优势在诸葛亮这种高人面前,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人物:诸葛亮

职业:三国时蜀国国务院总理兼中央军委主席

心理强大事迹:玩空城计骗过司马懿。

心理强大指数:★★★★

无知者无畏,但有知者更无畏。这是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谋略家、作家、外交家、木牛流马专利发明人诸葛亮先生在他的博士论文《论聪明和心理强大的关系及转化机制》中告诉我们的。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聪明却自以为聪明的人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按苏格拉底“我所知道的就是自己一无所知”的说法,“自以为聪明”的意思其实是“愚蠢到不知道自己愚蠢”和“愚蠢到以为别人都很愚蠢”。

在人际关系上会玩几个阴招、损招,会插科打诨,那只是小聪明,档次极低;中等聪明是了解人心定律,熟谙社会游戏规则,远祸晋身;大聪明是顺应天道,思索宇宙人生。

有一个现象很让人奇怪,有些人也很聪明、很博学,但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却不知所措,在危险面前颤颤发抖,一不小心就被“秒杀”。他们懂得那么多,还会害怕吗?

当然会!原因很简单,他们被利益和求生的本能劫持。在危险面前,他们没有用智力来抵挡,帮助自己化险为夷。外界控制了他们的内心——无论是利益,还是求生,绳子都由外界牵着,他们的智力不再起作用。在这样的状态下,心理上自然是软弱不堪的。

诸葛亮绝不是这种智力上的巨人、心理上的懦夫。他完美地阐述了:一个人可以在智力上厉害,同时在心理上强大。

原理并不高深:假如一个人真的在智力上非常厉害,并且已经得到了外界和自己的认可,这种“自信”就被带入了他的心理结构之中,使得心理结构得到填充,让自己在心理上也很强大。有些聪明的人之所以在心理上是个懦夫,就是没做到这一点。

诸葛亮最经典的心理强大案例不是舌战群儒,而是玩空城计。

诸葛亮从哪儿得来的胆量玩空城计?原因有二。

第一,实属无奈。身边没有大将,只有2500人马在城中。这么少的人根本就只能当司马懿大军的下饭菜。逃跑只有死路一条,按常规防守也守不住。因此,不如放手赌一把。

第二,他的对手是司马懿。司马懿是何等人物?一个同样聪明绝顶的人,和诸葛亮同类,恰恰是同质的对手。

同质的对手有时候极难对付,有时候恰恰最好对付,因为双方玩的游戏规则是一样的。而不同质的对手,有时候却极难对付,因为他和你玩的游戏规则不一样,根本不按你的规则出牌。

放在空城计上,道理是这样子的:司马懿一看诸葛亮摆出城门大开并且还端坐城楼自如抚琴的架势,第一反应就是有埋伏。这样,他就按诸葛亮的期待出牌,诸葛亮也就有救了。如果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来,一看这种架势,管你埋伏不埋伏,第一反应就是杀进城去,那诸葛亮就完了。诸葛亮绝不会以这种架势来对付莽夫。

诸葛亮知道自己是什么,也清楚司马懿知道自己是什么。这就进入了一场博弈。

让我们来看一下“诸葛亮”这颗智力高超的大脑在这场博弈中的简单运作过程。

(1)我既不能打也不能跑,那么要保住我自己,必须让司马懿退兵。

(2)如何让司马懿退兵?很简单,让他认为我有埋伏。

(3)如何让司马懿认为我有埋伏?玩空城计,制造认知的反差效应:正如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看起来空空的城池,可能在里面和周边埋伏着无数的军队!而司马懿知道我平生谨慎,不会轻易冒险。

(4)司马懿不是傻子,了解我诸葛亮,知道我不会轻易冒险,所以我冒险可能是一个计谋。

(5)那么,如何让司马懿相信我真有伏兵,而不是玩空城计?装!装得镇定自若,毫不慌乱,因为越不慌乱,越表明背后有实力支撑!

前四个环节对于司马懿来说只是雕虫小技,但他在决定性的最后一个环节上却只能败下阵来。这就是残酷的心理较量,诸葛亮如果心理不强大,根本无法装得像,更不可能镇得住司马懿!

你看,关键时候装还是很管用的。关于伪装和心理博弈,在后面的章节我还会有更详细的分析和揭示。

理性之所以具有不可战胜的力量,是因为它对人构成了一种真正的说服

强中更有强中手。诸葛亮的心理强大和苏格拉底又不是一个档次。

人物:苏格拉底

职业:古希腊哲学家

心理强大事迹:被雅典公民大会判处死刑,不逃走,平静地喝毒酒而死

心理强大指数:★★★★★

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被指控不敬神和毒害青年,被雅典公民大会判处死刑。他为自己作了辩护,但只是“无罪”的辩护。他并不怕死。

审判当然是不公正的。他的朋友克里托曾经到牢房里劝他逃走,并妥善安排了一切。但他拒绝了,还说服了克里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在和来看他的人讨论严肃的哲学问题。

当毒酒端来的时候,苏格拉底镇静而毫无畏惧地一饮而尽。朋友们看着都流下了眼泪,而苏格拉底反过来安慰他们勇敢些。他慢慢地在屋子里踱步,然后双腿发沉,躺了下去,最后安详地闭上眼睛。他在死亡面前的冷静让人惊心动魄,绝对无愧于那个时代“最勇敢、最聪明、最正直”的人这一称号。

苏格拉底在心理上为何那么强大,以致在死亡面前都如此平静?原因在于,他的哲学思考、他的理性能力在力量上远远战胜了死亡。他的存在对于生死已构成一种超越,更不用说我们凡人所看重的那些世间荣辱。

而理性之所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是因为它对人构成了一种真正的说服。这一点我在后面会详细讲到。

我们先看一下死亡在苏格拉底眼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图景。柏拉图在《申辩篇》中如是记载,我忠实地抄录如下。

苏格拉底:死亡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之一。它或者是一种湮灭,毫无知觉,或者如有人所说,死亡是一种真正的转变,灵魂从一处移居到另一处。

如果人死时毫无知觉,而只是进入无梦的睡眠,那么死亡就真是一种奇妙的收获。我想,如果要某人把他一生中睡得十分香甜、连梦都不做的一个夜晚挑出来,然后拿来与死亡相比,那么让他们经过考虑后说说看,死亡是否比他今生已经度过的日日夜夜更加美好、更加幸福。好吧,我想哪怕是国王本人,更不要说其他任何人了,也会发现能香甜熟睡的日子的夜晚与其他日子相比是屈指可数的。

如果死亡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们按这种方式看待死亡,那么我要再次说,死后的绵绵岁月只不过是一夜而已。

另一方面,如果死亡就是灵魂从一处迁往另一处,如果我们听到的这种说法是真实的,如果所有死去的人都在那里,那么我们到哪里还能找到比死亡更大的幸福呢?

如果灵魂抵达另一个世界,超出了我们所谓正义的范围,那么在那里会见到真正的法官……如果你们中有人有机会见到奥菲斯和穆赛乌斯、赫西奥德和荷马,那该有多好啊?如果这种解释是真的,那么我情愿死十次。

这样对死亡的哲学思考是否让你觉得死并不可怕?也许,这只是哲学家的一种看法。对世界的一种看法即是对世界的一种解释,这种解释会使世界看起来是某种样子而不是另外的样子。

一个人大脑中的世界图景会对他的心理产生影响,即从智力结构“移”到心理结构;反过来,心理世界中的图景,也会“移”到他的智力结构,即心里面潜意识地怎么想,大脑就怎么认为。假如一个人认为社会上的人很友善真诚,那么,他就不会在心理上觉得别人总想着害人、坑人;如果他在心里面总感觉有人要害他,那在他眼中,很多人都不是好人。

但是,你也看出来了,苏格拉底并没有论证,而只是“设定”死亡就是这个样子,严格来讲并没有诉诸理性。

但苏格拉底牛叉就牛叉在,他并不就此止步,不怕死并不是靠意淫,靠强迫自己相信死其实是一件美妙的事。在柏拉图的《斐多篇》里,他还进行了极为精彩的论证。

论证较长而且复杂,占去了《斐多篇》大量篇幅。在这里,我无法一一抄录,而只能把他的逻辑梳理如下:

(1)我们的欲望会影响我们的判断。因此,一个人要想获得真理,必须摆脱身体欲望的诱惑。

(2)真正的哲学家能够摆脱身体欲望,超越于可见的身体而专注于不可见的灵魂。

(3)人有身体和灵魂,死后无非是肉体与灵魂脱离之后所处的分离状态,以及灵魂从身体中解脱出来以后所处的分离状态。

(4)对于一个超越了身体欲望而接近不可见的理念世界的哲学家来说,人死时,灵魂从肉体中解脱出来是纯洁的,它进入了理念世界,因为在他的今生,灵魂从来没有在肉体中封闭自己。而普通人的灵魂与肉体结合在一起或被肉体所封闭,因此死时并不能不受污染地脱离肉体,它们无法进入不可见的纯粹的理念世界,而会被拉回现实世界,只在坟墓和坟场里徘徊:那些影子般的幽灵就是这些还没有消失的灵魂。

(5)既然一个哲学家生时专注的是与灵魂联系在一起的理念世界,并尽力摆脱或已经摆脱了身体的欲望,而死只是灵魂彻底离开身体进入一个真正的理念世界的过程,那么生和死就只有这样的区别:生时,灵魂尚存在于身体;死后,灵魂彻底脱离身体进入纯粹的理念世界。

(6)这样,死不过是生的延续和超越而已,它是在一个人经过艰苦的哲学修炼后的自然归宿。这意味着,那些以正确方式献身于哲学的人实际上就是在自发地为死亡作准备,他们实际上终生都在期待死亡。

(7)那么,在这种长期为之准备和期盼的事情终于到来时,他们又怎么会害怕呢?

看到没有?多么牛叉的推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