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跟真正的自我在黑暗中相会 1---世界如此险恶 你要内心强

第五章 跟真正的自我在黑暗中相会

如果我们的心灵已经被假“自我”控制,那么,结局只有一个:我们非常害怕那个已经被压抑、被扼杀的自我哪一天醒来。很多人忙忙碌碌,不停地做这做那,其实在很多时候,这是一个逃避和自我相处的借口。他非常害怕和真正的自我在黑暗中相会。

1.一个人帮你的前提是,他在心理上要帮自己

要获得某个具有一定权力或资源的人相助,找准他过去的自我和他对自我的态度非常关键!

有位美国资深励志达人编了这样一个老套得让人想呕吐的故事。

三个人一起去一家公司应聘一个高薪岗位。我们姑且叫他们为A,B,C。这三位哥们踌躇满志,志在必得。这能够理解,作为资本主义的忠实粉丝,获得了这么一个管理职位,中产阶级的幸福生活离他们就不远了。

当然,以作者有限的想象能力,绝对不会说,这家公司像我国福建某县财政局那样,在招聘中天才地提出了“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毕业生,获得国外学士学位”这样的条件限制。面试是老总亲自出马,并最终拍板敲定。

这什么意思?完全是在强烈地暗示:老总不仅仅是公司老板这样的角色,他还是一个有私人情感、私人偏好的人,所以,你在他的私人情感、私人偏好上搞定他,职位也就搞定了。

老总出马,当然不会玩那些摔一张纸在地面上,看应聘者有没有捡起来这类励志达人们已经编滥、编臭的小伎俩,更没有考应聘者的性能力,以防他们在以后包二奶、养情妇,或染指老板办公室里穿着西装套裙进进出出的秘书0他是严肃的。但是,他有一个怪毛病,没有出一堆问题去考应聘者,而是请他们陈述,他们有何德何能可以胜任那个岗位。

书里说,A和B在老总面前,滔滔不绝地论证自己的学历、职业经验、智力、性格等,完全符合职位要求,似乎这个职位天生就是为他们的存在而设的,老总不给他们,简直没有天理。

而C则不一样。一开始,他并没有大谈特谈自己在能力上是多么厉害,而是痛陈无产阶级子女的苦难史,尤其是他没钱读大学,在餐馆里一边打工一边自学的经历。他就差背出孟子“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篇经典励志文了。随后,他话锋一转,变得无比自信,向老总表明,把这个职位拿给他,绝对没错。

你能想象职位最后是谁摘到手吗?从以上描述中,你马上就会想到,是C!

故事的作者想要告诉我们,在能力难较高下的情况下,一个人在竞争中有利的武器就是刺激起对方的情感。他说,C早有预谋,他早就打探听清楚了老总原来的经历,也是曾经苦大仇深,在餐馆里刷过盘子。自然,C的遭遇以及不屈不挠的精神让老总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产生了好感,于是决定帮他。而A和B说的都是任何一个人可能都具有的东西,看不出他们独特的“自我”在哪儿,既然如此,他们怎么可能让人印象深刻?

我佩服这位励志达人,真会编故事。不过,我要纠正他的观点,老总绝对不是帮C,而是在帮自己!

作为补充对照,下面我要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当年我有一个朋友,虽然学的是理工科,但非常热爱哲学。放在今天,可以称之为“民间哲学家”了。你可以想象,在一个全民浅薄、极度拜金的时代,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被俗人们羞辱?嘲弄围攻有点思想的人,从来就是某些人民群众的“光荣传统”。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进了一家公司,在同事面前毫无顾忌地聊哲学。

虚荣心会害人的。不久他就发现,曾经对他很欣赏的老总开始变了脸色,偶尔还有语言上的攻击,比如嘲笑他是“哲学家”。最后,最具优势的他在技术主管职位的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我朋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沮丧地向我求教。

搞清楚他的老总当年是学哲学的之后,我沉痛地向他正式宣告:只要你还待在这家公司,只要这个老总还在一天,你的发展就死定了。你的确没有得罪过他,但你热爱哲学的自我本身就是在得罪老总,这是最大的得罪!

我猜都猜得到,他老总当年在学哲学时,一定狂热过,完全以哲学中的那种思维和价值理念来看待现实世界。但是,很快栽了跟头。于是,为了爬上去,他必须信奉利益追逐的那一套(好像人们也叫它“哲学”),并以全盘否定那个“哲学”的自我,骂它“傻叉”作为利益争夺的资格许可。

时隔多年后,当我的朋友以一副“哲学”的样子出现时,无异于当年的老总的复活。老总一眼就从我朋友身上认出了当年的自己,正如在励志达人编的那个故事中,面试的老总从C身上认出了当年的自己一样!

但是,C可以借助这一点,进入中产阶级的美丽新世界,而我的朋友却完全是在找死。

为什么?

原因在于,我朋友的那个老总为了利益而杀死当年的自我时,会有一种负罪感。为了消除这种负罪感,他就必须恨当年的自我,以此在心理上说服自己,这样选择是正确的。但同时,在心理上,既然利益的获得只有杀死当年的自我才能得到,那么“他”的复活对于他的利益就始终是一个噩梦般的威胁,他对“他”又非常害怕。

他的心理逻辑是:有过去的自我,就没有今天!一推,在心理上就变成:如果过去的自我还干扰我,我今天的一切就会受到威胁!

所以,我朋友不会有什么活路。在职场上,隐藏真实的自己乃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职场只是一种角色关系,与人格无关。遗憾的是,他没有。

而C之所以让老板录用,原因就在于,老板并没有忘记和否定当年苦难的自我;相反,他把当初的那个自我看成了自己宝贵的一部分。帮助C,是在向当年的自己“鸣礼致谢”。他的心理逻辑是:没有过去的自我,就没有今天。

要获得某个具有一定权力或资源的人相助,找准他过去的自我,以及他对这个当年自我的态度非常关键!在我朋友的老总和C的老板这两个极端之外,还有一种人,处于中间状态,需要仔细识别。

这种人当年也好某一口,比如,具有理想主义气质、热爱文学、热爱哲学等等。但是,为了生存,为了发展之类,他们看起来不玩,也不谈这些东西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否定当年的自我,而只是把那个自我收藏起来、隐匿起来,不让外人看见,把理想无限推迟。在内心深处,他们只是留下了遗憾,还有对自己不能一直坚持的自责。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假如你让他看到当年的影子,他一定会帮你!因为,他们没有杀死当年的自我,你的出现不会威胁到他们。相反,他们的自责和遗憾,一直需要得到补偿和消除。而你的出现,恰恰让他们寻找到了一个替身。通过帮你,他们在心理上也帮到了自己!

什么叫贵人?C的老板和上述这类人就是贵人!

对于某些成功人士来说,如果他说自己当年是如何悲惨,那只是他拿来炫耀的道具!

我还要为你解密以下这些现象。

有一些“成功人士”,从来不忌讳在“粉丝”面前(注意,绝不是在他的官员、富人朋友面前!)谈论自己曾经的贫穷寒酸,比如对一块饼流口水但没有钱买,一双破鞋穿几年。像革命领袖李自成同志一样,能美美地吃上一顿馍,简直就是最大的奢望。

这么做是因为,痛陈自己曾经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已经不是一件丢人的事,他们现在有一个牛叉的“自我”支撑着呢;相反,这成了反衬现在自己的牛叉,说明自己现在牛叉是靠能力打拼出来的道德光环!

他的潜台词是:你们就崇拜我吧!

如果面对这种“成功人士”,你也拿那个苦难的自我去和他套近乎,你就等着被鄙视吧。他和C的老板、我朋友的老总都不一样,对当初的那个穷小子已经没有任何感情,既不爱,也不恨!他在说出当年的那个穷小子时,在心理上早拉开了距离,完全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那个穷小子只是他拿来炫耀现在的自己的道具!

这种人,如果在他还未开始成功,或者虽然已经成功,但却显得缺乏“合法性”时,绝不会提到当年的苦难或无耻的自己,而且也最恨别人提到。他所要做的,就是把过去的自己完全忘记,仿佛自己天生龙种。如果你了解他的过去,非要不识时务地提起,那你就死定了。

在他心理上,你这是在进行要挟,威胁他现在的一切,这样的后果可想而知!

著名无产阶级革命家、大泽乡起义的领导人陈胜的一个穷朋友可以作为镜鉴。

当年,被秦帝国主义残酷压榨,没有革命意识的人曾经嘲笑陈胜同志的伟大抱负,陈胜同志笑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传为千古名言。为了团结革命群众走武装斗争的道路,陈胜同志还许下过革命诺言,说:“苟富贵,毋相忘。”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建立了张楚苏维埃政权(大楚,“大楚兴,陈胜王”)后,作为主席的陈胜同志对原来和自己一起“佣耕”卖苦力的穷哥们就翻脸不认人。当一位穷哥们找上门的时候,就算给不了处长、科长当,当个普通的公务员也没问题嘛。问题在于,那哥们对陈胜同志实在太不尊重。上帝只救自救的人。如果一个人太傻叉,没人救得了他。

他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陈胜的大名“涉”。这怎么行?像我前面讲的,我原来工作的那家单位,头儿一定要我们叫他“×书记”,当然我们也可以不叫,如果我们想找死的话。陈胜同志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穷小子了,而是革命政权的主席,身份地位变了,就获得了新的“自我”,别人就要按这个新的“自我”来认同他,而这首先就要改变称呼。直呼其名,置陈胜同志作为革命政权主席的权威于何地?

多年前,我发现过一件难堪的事:我们单位有个办公室主任,作为老职员,大家都习惯了叫他“刘主任”,一说“刘主任”,大家就知道是某某,也就是说,“刘主任”不仅与职务,而且与某个具体的人扯在一起了。

但后来他当了副处长。问题就来了,不能叫“刘主任”,而是应该改口叫“刘处长”了。但很多人都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叫“刘处长”才不觉得别扭。因为改变称呼容易,但适应一个人以他称呼的改变来象征身份的“改变”,并不太容易。好在这位刘主任,哦,不,刘处长,大人有大量,没有计较。

陈胜同志当然也有宽阔的革命胸襟,忍了。往好的方面想,这不就是这位穷哥们太拿当初的自己当哥们了,到现在还表现得这么亲切嘛;往坏处想,这也无非是一个博弈手段,穷哥们要在我面前要挟我:我掌握你的秘密,手一抖就可以抖出你最想忘记的过去!在我的“马仔”面前哄抬身价,老子和你们老大当年是兄弟!

谁知这穷哥们真是给脸不要脸。念在一起做过无产阶级兄弟的份上,陈胜同志在豪华宾馆里好酒好肉地招待他时,不知道是住惯了破土房还是神经有问题,他竟然义正辞严地批评陈胜同志奢侈浪费。这就过分了,简直就是在说,陈胜同志经不住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诱惑,已经脱离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本色。

想一下,当你好心好意地在一家餐厅里招待一个所谓的朋友,吃饱喝足的他嘴一抹,居然板起脸来教育你应少花点钱,说你的生活态度有问题,对于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一点不懂人情世故的家伙,你是不是想抽他?

但陈胜同志还是忍了。

没想到,这位穷哥们还长了脸,得寸进尺了,还要和陈胜同志叙旧,痛说当年大家一起给地主阶级卖苦力的悲惨故事。他要干什么?在一个讲究尊卑、获取政权讲究出身的社会,这不等于揭发陈胜同志没有资格当张楚苏维埃共和国的主席嘛!

在发动大泽乡起义前,陈胜同志和忠实的革命战友吴广同志为什么要演一出“鱼腹丹书,篝火狐鸣”的戏?就是要为革命赋予一种天意的合法性。没有请出老天来帮忙,相信老天站在自己一边,人民群众哪有胆起来反抗武装到牙齿的秦帝国主义?如果不是老天的意思和安排,陈胜这样的“穷N代”哪有称王称帝的资格?

所以,在我国历史上,某些人在当皇帝后,必须要考虑的一件事情就是编一个神话故事,证明自己不同于一般人,出生时有什么神奇异相,比如天象异常、神龙出现,和这些神秘事物有关,绝不是像大家一样是肉体凡胎(他的儿子就不必浪费脑细胞再编了,因为已经是“龙种”)。比如,刘邦同志就指挥人编造了一个故事,说自己的妈妈某一天在湖边休息,突然一条龙从天而降,妈妈就怀上了他,从而暗示自己是“龙仔”。当然,这也等于说,他老爸一直戴着绿帽子,一直帮别人养儿子。

可惜,那时没有DNA鉴定。做男人做到这份上,也真难为他老爸的。

邦哥都把江山给搞到手了,对包装出身还不能掉以轻心,何况只是建立了一个小小的革命根据地的陈胜同志?穷哥们这么揭老底,无异于对陈胜同志釜底抽薪,颠覆陈胜同志当主席的合法性,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