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性格的真相 6---世界如此险恶 你要内心强大

第九章 性格的真相

6.表演型的人需要通过虚荣的东西来构成自我认同

降生在这个世界上,表演型的人就是让人来关注的。只是当一名观众,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人生的失败。

性格类型:表演型

心理强大综合指数:★★★

典型人物:苏格拉底

性格特点:拥有极强的虚荣心。

如果说自卑型中的很多人想从人群中消失,让别人看不见自己,那表演型的人恰恰相反,他一定要在人群中凸显出来,让大家都看到自己0

他们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让人来关注的。只是当一名观众,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人生的失败。虚荣心是表演人永恒的渴望。

他们是狮子,是狐狸,也可能是孔雀。

和自卑型的人一样,表演型的人虽然大致只有两种类型,但也分化严重。你很难想象,居然可以把苏格拉底和毛泽东并归在一起。而把苏格拉底和那些浅薄的办公室白领相提并论,你更会跌破眼镜。

但别感到不可思议。

表演型的人绝对不会让他的自我孤零零地面对世界。对于他们来说,要么他的自我是对一种类型的人的概括,要么他就根本没有自我。他的“自我”只是某一个阶层、某一种生活方式的折射,他是空的。前者倾向于把某一类型的人纳入他的自我结构,而后者则倾向于把自己纳入一个阶层。

前一种表演型的人你是很难战胜的,因为他们的自我超越了肉身、社会的限制,成了一种牛叉的东西的化身。打垮苏格拉底的前提是,你得把理性打垮。打垮毛泽东的前提是,你得把黑压压的人群消灭。你做得到吗?

后一种表演型的人容易击溃,但前提条件是,你的角色比他扮演的角色牛叉。让一个表演型的女白领拜倒在你的牛仔裤下,向你俯首称奴,前提是你的外在包装,比她分沾了其属性的那一个阶层、那一种生活方式还要高档,或者,你在其他方面的表演才能,让那一个阶层的所谓品位相形见绌。

在所有性格类型的人中,表演型的人脸皮是最厚的,但这不是厚颜无耻的那种厚,而是他们拥有别的性格类型的人所没有的,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中暴露自己的能力。就平均数而言,他们比别的性格类型的人心理强大。

(1)性格表现

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忽视的就是自卑型的人和表演型的人,世界变成这个样子,主要就是由他们干的。而他们想要破坏这个世界,比谁都容易,而且下手更狠。

希特勒差点把人类送入地狱,苏格拉底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让一个伟大的民主制度风雨飘摇,林肯可以让一个奴隶种族从此看见解放的曙光,毛泽东可以让一个庞大的国家从此恢复自信。仅从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之一——犹太民族身上看也能发现,其性格类型大多数是自卑、表演和占有。真是奇怪。

毫不夸张地说,只有自卑型的人和表演型的人提供了一个条件,占有型的人才可能成功;只有自卑型的人和表演型的人提供了一种情境,攻击型的人才有机会疯狂地发泄;而没有自卑、表演、占有型的人提供条件,炫耀型的人压根儿就没什么可炫耀的。

当然,如果你不属于这自卑、表演、占有这三种性格类型,不必惊慌。正如他们产生过并且正在产生优秀的思想家、政治家、商业巨擘一样,他们也产生过并且正在产生无数的寄生虫、变态者、神经病。对于表演型的人来说,他们中更多的是自鸣得意活得极为虚伪、虚假的家伙,人格分裂者比比皆是。

根据档次的不同,表演型的人分成两个极端。

①扮演一种思想、文化、制度、理念的“代言人”角色

这类人大多好为人师,无比自信,具有很强的论辩能力。他们善于表演,善于捕捉观众的心理,总能煽起一阵阵狂热,而且不乏追随者。

在这里我要教好学的读者一个绝招,很多思想家都属于自卑型和表演型的人,那如何区别他到底是哪一种呢?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们的语言方式,可以说得通俗煽情的,大多数是表演型的人;而说得晦涩抽象的,则多数是自卑型。这里的心理动机在于,自卑型的人重点不是放在观众的反应上,而是放在自己所说的话的力度上,而表演型的人则相反。

②扮演一个社会中有档次、有品位、价值排序较高的阶层的角色

同是表演者,这类人和前一类人区别较大,一般更注重于世俗层面的装饰。

前一类人不太注重衣着打扮之类形象设计,原因在于,他们有一个自认为很强大的自我,这个自我从思想理念那儿吸取了无穷的力量;而这类人,由于他们的自我是从某一个有档次、有品位的阶层那儿得到的,所以,就必须扮演某一个阶层的外在形象。

对于这类表演人来说,什么东西流行,什么东西被认为有品位,他们就要参与进去表演,让自己成为主角。某一款时尚的衣服出来,他们不可能是第一个买的,原因在于他们缺乏独立思考能力,而且无法判断它会不会流行。但一旦有流行的迹象,他们会马上下手。

这类表演者,如果自身属于某一个价值排序较高的阶层,比如富人阶层,那么,他们不会戴着粗大的金戒指招摇,不会开着宝马横冲直撞,而是会选择一种相对来说有品位的时尚方式来表演,比如搞环保、做慈善、玩比赛、搞沙龙,诸如此类。

他们实际上根本瞧不起那些戴着粗大的金戒指招摇的富人,拒绝承认与他们是同一类人。

从表演型的人的心理动机上讲,为什么呢?

我上面已经说过,这类表演型的人要炫耀的并不是直接的权力、金钱之类东西,而是用品位来包装的身份。戴着粗大的金戒指招摇并不叫品位,而叫粗俗。

如果表演型的人自身不属于某一个价值排序较高的阶层,比如他们只是小白领,一个月收入交了房租、水电、吃喝拉撒后,还真的是“白领”了,那他们一般来说,就倾向于模仿比他们更高一个阶层的生活方式和趣味,把自己弄得高档一些。“时尚”是他们使用频率最高、界定他们行为最好的词汇。说话的时候,他们一定要显得自己紧跟最流行的社会现象,比如网络上有什么新流行词,他们在聚会中马上会拿出来表演。一句汉语夹杂一个英语单词,更是他们表演的经典手法。

(2)表演型性格+渴望占有

组合:表演型性格+渴望占有=社会玩家或虚荣的戏子

权力、金钱、美色等东西是任何一个社会的稀缺资源,在社会价值排序中位于较高位置,是一个人成功、牛叉的象征。因此,绝大多数表演型的人很好这几口不足为奇。他们中谁愿意扮演一个低档货呢?

有三类人有很强的虚荣心:一类是自卑型的人,一类是表演型的人,再就是炫耀型的人。自卑型的人有虚荣心,是因为想要在他人面前找到自己有价值的感觉,挽救那个弱小的自我;表演型的人有虚荣心,是因为用来虚荣的东西,恰好可以构成他们的自我认同;炫耀型的人有虚荣心,是因为他就靠这个在心理上生存,如果虚荣心得不到满足,他就完了。

表演型的人是出色的演员,但他们到底是成为出色的社会玩家,还是只是一个虚荣的戏子,取决于占有金钱、权力、美色等稀缺资源的野心的大小,有无冷静的心理素质等。

从心理强大的角度上来讲,对于虚荣的戏子,你只要在穿衣打扮上打压他,他就会被击溃,更不用说剥掉他们用金钱、消费来装饰的“品位”了。

因为他们一直隐藏着那个真实的自我,而只是以一个扮演了某一个阶层、某一种身份、具有某种品位的假自我来面对这个世界。不幸的是,他们却误以为这个假自我就是真实的自我。就是说,他们以假自我来演戏,但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

这样,打压他们时,他们真实的自我由于已经被驱逐出心理结构,保护不了他们,而假自我也没有抵抗的能力,所以几乎是一触即溃。

这个原理可以扩展到对付虽不属于表演型的人,但却喜欢表演他的聪明、他的美貌、他的形象、他的气质的任何一个人。某些情场老手深谙此道,用打压而不是讨好的方法来对付美女,更容易得手。

对于社会玩家来说,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很强大,但内心的脆弱,比之虚荣的戏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要纠正一个流行的错误观点,这个观点认为社会玩家们长袖善舞,熟悉人情世故,通透社会的各种规则,并且善于揣摸人心,城府很深,因此,他们往往有坚强的意志,心理很强大。

表面上看,这解释得通。因为社会玩家们是以演员身份来面对这个世界,和他人博弈,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虚荣的戏子被击中假“自我”,因为这等同于他的自我,他就完了;但社会玩家被击中假自我时,由于他知道自己是在演戏,对他并没有什么伤害。

但是,对于社会玩家来说,他们的心理强大也就只体现在这个方面,以及能够玩别人的方面了。只要击溃他们以下两样东西中的任何一种,他们的心理防线就会被摧毁。

①他们所占有的权力、金钱等稀缺资源,在一夜之间被剥掉。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再扮演玩家的角色了。他们被逐下了舞台,只能看人表演,让人玩自己。这对于很多社会玩家来说是无法忍受的,有的人甚至精神崩溃而自杀。

②在和他人博弈时,被人玩了一把,特别是被他们瞧不起的人玩了一把,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对自己表演技术的最大打击。而对表演技术进行打击,即是对他们智力和野心的打击,也就是对他们心理弱点的致命打击!

(3)表演型性格+献身于某一理念

组合:表演型性格+献身于某一理念=理念人(哲人、教士、革命家、圣人)

表演人容易给人一种虚浮、浅薄的印象,那是因为,大部分表演人都这样。但有另一种表演型的人,说他们虚浮、浅薄却绝对是一个错误。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这类表演人扮演的不是某一个价值排序较高的阶层的身份、品位,而是扮演某一类有智慧、有道德色彩的人,并且力臻完美。这就是他们与社会玩家、与虚荣的戏子的根本区别。

如果生搬硬套一下柏拉图的说法,那么,所谓有智慧、有道德,就是一种抽象的“理念”,而扮演这类角色的人,则是这个“理念”的“募本”。

对于这类表演人来说,他们有一种天然的焦虑和精神的紧张,害怕自己演这类角色时演砸。也因此,和社会玩家以及虚荣的戏子区别开来,他们在思想上往往超越于世俗,在心理上超越于社会价值排序。一句话,他们的心理很强大。

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本身就包含着一种理念。而他们要扮演好这类角色,更需要有“献身”于某一种理念的执著。

很难想象这类人会在心理上轻易被人打垮。试图去成为这类人的敌人,而不是和他们交朋友,往往是愚蠢的。扮演一个哲学家、一个教士、一个革命家,是这类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价值依据,他们的一生,好像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存在。执著的理念,足以让他们蔑视任何困难,甚至蔑视死亡。

在这个世界上,好像献身于某一理念的并不止“理念人”。不错,我们看到太多为理念而死的现象。比如,一个人如果坚信民族国家的至高无上,不要说他在抵抗侵略中,就是在他侵略别国中,他也愿意慷慨赴死。

苏格拉底也是为哲学上的理性信念而死的。

但是,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却大错特错了。对于前一种人来说,他们本质上是理念的奴隶,是那些制造理念的人,或者社会价值观念、政治意识形态控制的木偶,他们并没有独立的自我,他们必须寄生于某一个抽象的实体之上;而对于后一种人来说,理念是经过他的理性选择的,他具有独立的自我,具有主体性,只不过,他的自我,是以他所扮演的那一类人的理想形象来设计的。

他们的另一个区别是:前者如果没有观众肯定自己,他们就沮丧,就会在心理上活不下去;而对于后者来说,有无观众的肯定,则基本无关宏旨。

我们说到了一个词语——寄生。在生物学上谁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对于理念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寄生。但是,对于社会玩家和虚荣的戏子来说,无一例外地在心理上是寄生虫。

(4)表演型性格+认同于命运

组合:表演型性格+认同于命运=小丑

认同于命运的表演型的人,其比例不高,但还是有人的。他们往往是一些和这个社会的成功标准绝缘的人,按照社会的流行看法,他们混得比较失败,比较窝囊。

你在电影电视上一定看过一些扮演小丑娱乐大众的人,比如,香港的一些电影电视,一定有人在扮演英雄时,找一个人扮演傻叉。这类演傻叉的人表情痴呆,说话像白痴一样,却又让人好笑。在艺术上,他们是成功的配角。

娱乐圈盛产这类人。他们当然是体制宠儿、市场宠儿,但是,他们的舞台形象却是典型的小丑。

小丑当然不是傻叉,而是讥诮、狡黠、有小聪明,为人看不起但可以让人开心的人。他们表演出这副形象,就以满足大众居高临下的心理并得到开心为目的。

这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小丑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表演型的人的表演始终无法停下来,因为或者他们自认为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完美形象,或者他们总会面对怀疑的目光。

但如果表演型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去扮演这类完美形象,去扮演一个社会价值排序较高阶层的成员,无法表现出某种高雅的品位呢?

那就在心理上撤退,为了留住观众,自己改换角色。假如一个人扮演不了哲学家、扮演不了教士、扮演不了白领,那么,就扮演一个小丑吧。

扮演小丑的人,或者经过了一系列的失败,或者知道自己没有本事,或者没有自信,压抑了自己挤进上流社会的冲动。总之,他们认命了。为了获得心理生存,为了在观众的注目中找到快感,他们要苦中作乐,用观众的笑声衬托自己的存在价值,用观众对自己的认可来认可自身,用自己似乎幽默机智的语言、动作来确认自我价值,避免自己直面自己的真实处境。

所以,小丑起劲的搞笑表演背后往往是内心的苦涩。

但他们无法停下来,一停下来,他们就会在黑暗中与那个自己一直在逃避的“自我”相会。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太可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