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改变是可以马上做到的吗?---唤醒心中的巨人

 就我记忆所及,一直希望有能力去帮助人们改变人生,基于这个梦想,在很早以前我便知道若是想帮助人们改变,那么我自己就得先改变才行。因此在我读初中的时候,便不时涉猎各种有关能够改变人们情绪及行为的知识。当时我非常用功,同时也乐于把所学到改变人生的道理与同学一同分享,因而颇受他们的欢迎与尊重。

当我学到的越多,就越发觉得所知的有限,因而更加废寝忘食地去钻研这方面的知识。为了能让自己看书看得更快,我参加了速读课程,这的确帮了大忙,在短短几年里我差不多看了七百本书,大部分是关于个人发展、心理学、影响力及生理学方面。凡是能够有助于提高人生品质的书或录像带我几乎都不放过,并且还把所学到的尽可能马上用在自己身上,同时也把心得告诉其他的同学。等我上了高中以后,就把零用钱节省下来去参加各类有关个人成长的课程,你可以想到没有多久时间我便对这种课感到厌倦,因为它们的内容都大同小异,听不到什么新鲜的观念。就在二十一岁生日过后不久,我接触到了一系列可以马上使人改变的学问,这些包括格士塔医疗术、艾瑞克森诊断及神经语言学,这些治疗方法的确有神奇的功效,几乎可以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便使一个人有惊人的改变,而这在过去可能得花费经年累月的时间。见此我极为兴奋,决心要以毕生之力学好这些学问和技巧;并且当我学会了之后就马上运用到自己以及别人身上。

第一周的神经语言学就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它竟然能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内便治好了传统方法得花五年才能见效的病。就在上课的第五天我向班上其他的同学说道:“各位同学,让我们去找一些患有恐惧症的人来医好他们的病。”对于我的建议他们毫不理睬,反而引以为笑谈。也难怪他们有此反应,毕竟他们都是专业医生,怎么听得进我这只有高中学历且外行人的话,他们认为除非等上完了半年的课、通过了考试和领到了证书以后才可以真去试试这套方法。

然而我可等不急了,因此便借着广播、电视展开了个人的事业,先从加拿大开始,然后美国。我告诉人们不管是什么样的恐惧、消极或情绪低落等病症,都可借着这种治疗方法在极短时间内获得痊愈,哪怕先前他已看过了多少医生、治疗了多少时间。

各位是否认为我这个做法有些大胆?可能,不过我可是自信满满;因为我确信“一切的改变都是可以马上办到的”。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然而我要告诉各位,如果我们能够了解人脑的奇妙,就会知道只要稍稍改变有关快乐或痛苦的神经链,便可以很快改变使人困扰的行为或情绪由于我这个年轻人毫无学历可夸,经常在电视上讲述这套道理,便有少数人对我的说法展开了抨击。

我一直认为要想建立起自己的事业必须本着两个原则,一是专业素养,二是面对挑战。我知道自己所拥有的这门知识和技巧十分管用,它对人类行为有真正的了解,是大部分传统心理医生所不知道的;另外我也确信如果我和工作伙伴敢于接受挑战,就必然能找出扭转乾坤的办法。

在此期间有一位心理医生对我的攻击最是厉害,他指责我是个江湖郎中,十足的骗子。为了向大众证明我的清白,我向这位医生的指控挑战,请他交给我一位多年没有治好的病人试试看。这个请求可能有些过于唐突,一开始他并没有答应,最后我用了一点小技巧,使他同意一位病人亲自到我的研讨会来,当着大庭广众之面给她治疗。不到十五分钟,她多年来对蛇的恐惧霍然化解,而在此之前她已接受那位医生治疗了七年之久。这个效果不仅使得那位医生大为惊讶,而尤其重要的是从此我对这套方法更有把握,接下来我简直疯狂似地在全国各地举办演讲会,告诉人们如何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自己。我发现每次开场之初,去参加听讲的人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等我做出了实际的成绩后他们都深为赞叹,不仅想学这个技巧同时还想用在自己身上。

有了这次经验之后,我对这套方法更是有把握,每天像个传教士一样风尘仆仆地在全国各地推广,鼓励人们来改变自己的行为或情绪,往往不到三十分钟便可见到成效。随着我的成功越大,所招来的攻击也就越多,然而我并未退缩反倒更积极地推广,甚至于办起研讨会并公开执业帮人治病。头几年里每四个星期中我差不多就有三个星期奔波于全国各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股脑地全告诉有心想改变的人,而结果也都让人满意,慢慢地,那些心理治疗专业医师也停止了对我的攻击,甚至于部分人也对我这一套产生兴趣,用于他的治疗业务上。

大约在四年半之前,我在旧金山有一次演讲会,当时正是《激发无限的潜力》出书不久,会后有些人围着我给他们的书签名,就在人群快散去时有一位先生走到我的跟前,说道:“罗宾斯先生,你还记得我吗?”说实在的,我一个月差不多要 见上数千个人,对于他实在是没什么印象,接着他又说道:“没关系,你再想一想。”再仔细地端祥了他几眼后我终于想起 来,但没十分把握地问道:“你是不是来自纽约?”他点点头道:“没错。”接着我又问道:“我曾给你作过治疗,帮你戒掉了烟瘾,是吗?”他又点了点头,我舒了口气说道:“噢,那已经是好一段日子之前的事了,你还好吧?”他没答话,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包万宝路香烟并点燃了,然后带着一丝嘲弄的口吻说:“你失败了。”

他这一举动对我的信心伤害很大,毕竟我的事业是建立在真正能够帮助人们改变,而我也一直相信所使用的这一套学问及方法绝对有效,但这位先生却说我的方法没效,我不由得怀疑是不是什么地方我没有做好?还是我过于自我膨胀,其实自己的能力并没有那么强?思量一会儿之后,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这件事对我是个什么教训?它有什么意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解地问道,其实心里还真希望他告诉我是在—个星期之后烟瘪再犯而受不了所致,可是令我失望的是他是在治疗之后二年半才又开始抽起来的,而我当时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帮他戒了烟。他后来告诉我是一时兴起想来根烟试试,没想到这一试就难以自拔,如今又回复到过去一天四包烟的纪录,他所以怪我乃是因为烟瘾并未根治。

他的话倒给了我一点启示,今天我所仗恃的是因为懂得“神经语言学”,当人们的行为或情绪有了问题就可以到我这里来,而我也能够给他们治好,然而这并不表示他们从此就不必负责。虽然我十分有心去帮助他们改变,然而我却犯了一个大错,不该把别人的改变视为是自己绝对的责任。如果我把人们的改变视为是自己的责任,那么那些曾接受我治疗的人就不会对自己负责,而当他们若再恢复旧有的行为或习惯时,就会很自然地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一个不能对自己负责的人是不可能改变,而新的行为也不可能产生。

由于这一层新的认识,我决定在神经语言学课程中加进自我负责的童义,而“调正”这个字眼就出现了。就在我有这个念头之后没几天家中发生了一件事,这使得“调正”的童义在我的心中变得更实在。那是内人请了一位调音师到家给孩子的钢琴调一调音,这位调音师还真是个能手,只见他很仔细地锁紧了每一根琴弦,使它们都绷得恰到好处,而能发出正确的音符。当他完成整个调音工作后我伺他要付多少钱,他笑一笑地答道:“这不急,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再付吧!”我不解地问道:“下次?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明天我还会再来,然后一连四个礼拜每周来一次,再接下来每三个月来一次共来四次。”

他的话弄得我一头雾水,不由得问道:“你说什么?钢琴不是已经谓好音了吗?难道还有问题?”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我是调好音了,可是那只是暂时的,如果琴弦要能保持在正确的音符上,就必须继续“调正”;所以我得再来个几次,直到这些琴弦能始终维持在适当的绷紧程度。”听完他的话我不禁心里叹道:“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学间!”那天我着实是上了重要的一课。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希望改变能维持长久,那就得像钢琴的调音工作一样。一旦我们有了什么样的改变就得立即强化,这种强化的工作不能只做一次,而得持续做到改变后的行为在神经系统中定型为止。譬如说你不能因为傲过一次有氧运动便以为身体强壮了、健康了,同样地,一时的改变并不就表示从此便没有问题了,你还得继续做调紧的工作,直到这个改变能成为自发性行为,那才算是改变成功。

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逃避痛苦和得到快乐,借着这股力量可使我们旧有的行为改变,也可以帮助新行为的定型。在下一章里我将介绍一套方法,能有效地帮助各位得到所希望的改变,这套方法我称之为“神经链调正术”(Neuro-Associative Conditioning),或可简称为NAC,它乃是借着逃避痛苦和追求快乐的自然反应来调正我们的神经系统,而不必用意志,去追求我们所企望的人生。

当我们能够控制住神经链,也就能够掌握住自己的人生,本章就要告诉各位如何来调正它,使你一改过去因循度日的消极习性,振奋而起并拿出追求美梦的行动。

“环境不易改变,不如我们改变自己。”──梭罗

人生中每个人所希望的改变基本上只有两种,一种是我们的认知,另一种就是我们的行为。如果一个人曾经有过不幸,例如被虐待、被强暴、亲人过世、受屈辱等,除非他所处的环境改变了或心情调整了,否则他将会一直恬在痛苦中。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酗酒、嗜烟、吸毒及贪吃,要想健康就必须改变这种行为,而改变要能成功就必须把旧行为跟痛苦连在一起、把新行为和快乐连在一起。

乍听之下这似乎做起来不难,不过我发现若要成功──亦即这个改变要能持久──就一定得把有关改变的各样技巧合成一个体系。每天我都要学一些新的东西,但依然使用神经语言学及艾瑞克森手法,只不过是按照NAC的六个基本步骤去进行。NAC是我用来教人改变的一门学问,它提供人们一套特定的步骤以进行持久的改变。

如果各位不健忘的话,当会记得在第一章里我曾说过这样的话,改变要能成功必得先从改变信念开始,如果你希望能很快地改变,那么第一个要具备的信念,就是改变是可以马上做到的。很多人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改变是不可能很快做到的,如果可以的话那意味着原本就没有问题;然而我们不要忘了,既然我们能很快地制造出问题,那么也就能很快地找到答案。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懒或不愿快些改变,便说立即的改变不可能,事实上只要有决心就能够做到,你说是不是?

你要记住的第二个信念,是要对改变自我负责,若是没做好可别怪罪别人,这个责任事实上又可分为三个部分:

一、我们必须确信“有些事得改变”。这里所指的改变是指“必须”而不是“应当”,我经常听到有人这么说:“该减肥 了。”或“耽延不是个好习惯。”或“得跟人相处得更好一些。” 像这样的话不管说得再多都不管用,因为那还是不会有多大改变。惟有当一件事被认为是“必须改变”的时候,我们才会真正地去做,而那样才会有高品质的人生。

二、我们不仅要相信事情必须改变,同时还得相信“我必须推动改变”。我们必须相信自己才是改变的主角,特别是当我们希望这个改变能够持久时,否则将来不成功就会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

三、我们必须相信“我有能力来改变”。如果我们不相信自己能够做到,就不会竭尽全力去做,而这在上一章中我们已经说过了。如果你不具备上述三种信念却想改变,那我可以跟你保 证,即使你改变了也只是暂时的。在此请不要以为我在自我推销,若是你能有一位导师(这只是个通称,也可以是一位专家、教练、医生或顾问,只要他有帮助别人成功改变的经验。)来帮助你,定可收事半功倍之效,然而不管你想怎么改变,最终还是只有你才是推动的主力。

在前面我一再的强调,改变不能单凭意志,因为那个效果不能维持长久。这些年来经过我手的案例也真不少,我的心得是除非能从神经系统着手改变一个人的感受,否则就算是再怎么分析他的问题都无助于他的改变。各位一定不相信在自己的身上早就具备了立即且有效的改变能力,如果你晓得……

人脑的能力

脑袋可说是上天赐给人最神奇的礼物了,它几乎能帮助我们达成一切的心愿,而它所具备的能力范围可说没人知道。历史上的各个伟人不管有多大的成就,事实上也只是运用了脑力的极小部分,所以你若是能多留意自己所拥有的这个超强机器,就能不断开创出各种所希望的未来。

我们的脑子一直都在等待我们下令,期望协助我们去做出伟大的事来,而它所需要的营养并不多,只要血液能供应一点点氧气及葡萄糖汉够了,人脑的构造极其精密,所具备的能力也极其惊人,即使是当前最先进的电脑也比不过,它每秒钟可以处理三百亿个指令,而其联络的网路长达六千英里。基本上一个人的脑神经系统约含有二百八十亿个神经元,它的作用乃是处理电流脉冲,若我们的脑子少了这些神经元,感觉器官所接收的一切资料就无法送达中枢神经,而中枢神经也无法把指令传递给各个器官作应有的反应。这些神经元都很小,自成一个电脑系统,可以同时处理一百万个指令。

每个神经元都可独立作业,而与其他神经元构成一个庞大而完整的网路。人脑之不同于电脑的最大长处是,它不像电脑一次只能处理一件事,而是可以同时处理好几件事,尤其惊人的是一个神经元可在百万分之二十秒内,把讯息传给其他成千上万的神经元,这个速度还不到你眨跟的十分之一。一个神经元传递讯息的距离可。比电脑高上百万倍;并且脑子还可在一秒之内很清楚地辨识,无怪乎脑子可同时处理好几个问题。当你知道自己拥有如此高性能的超强机器后,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为什么我们不能改掉酗酒、嗜烟、吸毒及贪食的习性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除掉沮丧、忧虑面每天过着快活的日子呢?我们绝对有能力可以做到这些的,因为我们随时都可使用这个地球上最超级的“电脑”,遗憾的是从来没人指示我们看这部脑子的 使用手册,因而绝大多数的人不知道我们脑子的性能。殊不知我们的行为都储存在这个神经系统里而形成诸多神经链,若不 把神经链的问屈给解决,要想有所改变可说是难有效果的。

神经科学:有效改变的入场券

由于人脑学和电脑学的结合,我们对于人类心智活动的了解有了巨大的突破,所产生的新学问我们称之为神经科学。

神经科学家对于神经链的研究,发现了人脑中的神经元始终不断地在神经网路中来回传送电化讯息,在一瞬之间任何一个念头或记忆透过高达数十亿个电流脉冲就可传送出去。你可别小看这些讯号,它可使我们回想起某次雨后森林中的一朵牵牛花香,或纽约百老汇歌剧中的一段醉人的乐曲,也可使我们记起某夜与情人共拟的一桩度假计划,或一位初生婴儿细致的指纹。

这个复杂的系统不仅使得我们能够享受这个世界的美丽,同时也可以帮助我们面对这个世界的竞争。每当我们碰到了什么样的痛苦或快乐,我们的脑子便会把它的原因记录在神经系统里,以便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时能作出更好的决定。譬如说,若你的神经系统没有建立起把手伸进火焰中会烧伤的神经链,那么你会一而再地犯错,直到最后把你烧成重伤或甚至烧死为止。神经链的功能在于随时提供我们的脑子有关的讯号,让我们能记起过去的经验,平平安安地度过人生。

当我们第一次做某件事时,就会在神经系统中建立起跟这件事的关连,这个关连有如一条纤细的丝,供我们日后再碰到类似的事时,得以记起头一次时的情况,若我们又重复与头一次相同的行为或情绪,那就有如给这条“神经丝”再加上了一股,而变得稍微粗了一些。如此每当再有相同的行为或情绪就再加上一股,这样越加越粗,直到它粗得有如一条“麻绳”,最后它就牢牢地控制住了我们的行为和情绪,每当碰到类似事情,我们就会自动且飞快地呈现出那种行为和情绪。

神经链在生物学上来说是个事实,也就是说它是有形的,因此我们若不先解决神经链的问题,任何的改变企图就难以奏效。旧金山加州大学的梅辰尼教授研究发现,只要我们越沉溺于某一种行为模式,那么这个行为就会变得越强烈。

梅辰尼对猴子做了个实验,他在猴子的脑部标定出一个跟其某一手指有关连的部位,亦即当它的手指在动的时候,便会使脑部的那个部位产生相对的反应。随之梅辰尼便训练那只猴子,若是想要东西吃的话,便得动用那只手指头,然后再测试先前于脑子所标定的那个部位,结果发现此时它的活动量竟增加了六倍。如今就算是那只猴子没有任何吃的东西作为奖赏,它已习惯性地会常常使用那根手指,这个现象乃是因为在它的脑子里已形成强有力的神经链。这也就是何以一个人就算把烟戒了却不时会有想抽的冲动,因为事实上他已经被香烟“捆” 住了,在他的神经系统中早巳建立起一个喜欢抽香烟的神经 链,这不是单单一个“坏习惯”的字眼便能够形容的,无怪乎要想让他改掉而难如登天。

在生活中若我们经常沉溺于某种行为或情绪,那么不知不觉中便形成了神经链,每当我们因为什么事而做出这种行为或情绪,那就等于在加强这条神经链,而日后也就更容易出现这种行为或情绪。幸好从猴子的实验中我们发现,只要停止去触动它那只手指头,在它神经系统中的关连便会开始萎缩,也就是说那条神经链的影响力便会减弱。

这个实验对许多想改变习惯的人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只要他不再沉溺于那种行为或情绪一段长时间、只要他能中止过去的习惯够长的日子,那么神经系统中的关连便会减弱,甚至永远地消失,而他多次想改变却始终投有成功的无力感也会随之扫除。同样地,我们人生中的任何感情,不管是爱还是恨,只要长时间不去管它便会褪色、隐去。神经链调正术一共有六个步骤,用来帮助人们改变旧有的习惯或行为模式,不过在我们要详细谈之前,最好先了解一下神经链形成的过程。 当我们经历了重大的痛苦或快乐时,我们的脑子会很快地按照下述三个标准去寻找个中的原因:

一、脑子会去寻找与当时不相配合的不寻常的现象。

二、脑子会去寻找同时发生于当时的现象。

三、脑子会去注意这种不寻常现象是否经常出现。

当你觉得痛苦或快乐时,脑子便会立即扫描同时发生于周围的不寻常现象,如果正好有个现象符合的话,脑子便会再注 意这种现象是不是每次都必然出现,如果是的话脑子便会确定这个现象是每次让他痛苦或快乐的原因所在。由于这三个会形成我们神经链的标准并不是十分精确,因此很可能会使我们错认现象的原因,所以当我们要下定论之前,应当好好地审视一下。也就由于我们有时候会错认原因,结果便错失掉解决问题的机会。

神经链调正术的六大步骤可以使我们消除消极的行为模式,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痛苦和快乐的神经链,进而产生新的及积极的行为,现在就让我们看下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