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心则:如果你不快乐,原因就在这---唤醒心中的巨人

 当在写这些字时,我人住在夏威夷大岛的凯悦大饭店,正往窗外望着深邃蔚蓝的太平洋。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观看一项天文奇景,北美洲要再想看到得等到公元二○一七年,一个完完全全的日全食。内人贝琪和我清晨五点半便起床了,跟着其他几千位观光客一同来看这罕见的天文现象。

大家都挤在最佳的观景点上,我倒置身其外,自得其乐地看着这群人的百态。这些人有的是来谈生意、有的是阖家出游、有的是带着望远镜来观察天文的科学家、有的是扎营过夜于火山口的健行者、有的只是父母告诉他有好光景可看的小孩们,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花了好几千美元,为的只是一睹前后持续不过四分钟的天文现象。一般人一定想不透我们这些人的动机,花那么多的钱去到千里迢迢之外,为的只是找一块“有短暂阴影”的土地,这不是昏了头,是什么?

六点二十八分,好戏开始登场,空气中弥漫着等候的焦虑气氛,大家不只是期待着日食的出现,也害怕这个期待会落空。这天早上的天气有些反常,云层慢慢聚合,天空变得灰蒙蒙的,人们心里都在估算着能看到日全食的机率到底有多少,望着他们脸上一下愁、一下笑,倒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他们来此的目的,不是只看看太阳被月亮遮住,而是要体验一下白日里的夜晚,当太阳的光线完完全全被月亮挡住,置身于这种黑暗中是什么滋味。

七点十分,云层随着时间聚得更多也更厚了,突然间太阳从云隙中露了个头,我们都看见它已经偏食了,刹时人群之中爆出了掌声,大家都高兴不已。役多久周围的云又涌了过来,越来越厚,最后完全盖住了整个天空,此时已接近全食──完全的黑暗──很显然地,我们可是看不到月亮叠在太阳之上的景象了。

突然之间,大家都跑到一块由工程人员搭建的大电视墙之前,聚精会神地看着这场全国实况转播,就跟其他各地观众看着一样的画面。就在那一刻,我有很好的机会去观察众人情绪的各种反应,全是出自于他们自己的心则……事情必须按照他所期望的方式发生。

这时有一个坐在我背后的人发出了牢骚:“我花了四千美元,跑了这么远的路,没想到却是来这里看一场四分钟的电视转播。”离我不过几尺远的一位妇人说道:“真没想到我们竟然 无缘见到这奇景。”但她那个活泼的女儿却兴奋地提醒她,“不过,妈,日食还是在进行着哪!”就坐在我右手边的一位女士道:“这真是难得,我居然能亲逢其会。”

接下来神奇的事发生了,从电视上看着月亮背后的最后一抹阳光消失,一下子我们全都为黑暗所吞没。这奇景不像平常夜晚来临时的慢慢暗下去,而是突然而完全的暗下来。一开始,人群中有些轻微的骚动,随之便慢慢静了下来,当鸟儿都飞入林,四周更是沉寂,那真是奇妙的一刻。在黑暗中大家坐在地上,眼睛观看着电视传来的日食景象,没多久,就有人们开始做出怪异的举动,纷纷拿出随身带着的。照相机,朝着电视萤光幕拍起照来。顿时我们又再度置身于光亮之中,那不是太阳的光线,而是照相机的镁光灯闪烁。

差不多就在这一刻;“完全的”黑暗过去了,月亮后面的一线阳光仿佛一下于便蹦了出来。这真是神奇,我们好像,一下于又回到了白天,给我的感受是,要扫除黑暗似乎不需要多少光线。

在太阳慢慢恢复原状的过程中,许多人纷纷起身离去,这让我颇为不解,日食并来结束,它还在继续进行着。不少人口里嘟哝着,抱怨老天不帮忙,千里迢迢跑来却错过这一生难得一次的机会,不过却有少数人还流连那几分钟,徘徊舍不得离去,细细体味那种兴奋和快乐。最让人觉得讽刺的是,随后的十五到二十分钟内,远处吹来的贸易风一下予就把积云一扫面空,天空又恢复了先前的亮丽,日食依然还存留些许,可是现场却汉剩什么人,大部份的人抱着一肚子的窝囊气回到他的房间,因为他们的期待落了空。跟往常一样地我开始问起人们,想知道他们之前对日食有什么感受。不少人说观看日食是人生中难得的经验,尤其是有位孕妇摸着她的大肚子,说日食能让她更加感觉到跟胎儿的亲密关系,这也就是她为何要来到这个地方的主要原因。这一天他们所说的话,使我注意到信念与心则对人的强烈影响。

尤其让我对这些人感到有意思的是,没想到他们所要追求的刺激竟然只是这个──短短四分钟的完全黑暗。如果你好好想一想,这种奇迹跟太阳每天早上升起又强在那里?然而你能否想像得出,如果每天早晨全世界的人都很早起床,眼巴巴地望着天空,期待着太阳升起,请问这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全国或世界每天的新闻都是很热切地深度报导太阳升空时的每个过程,而人人每天的话题都是太阳出来的奇迹,请问这又会是什么光景?如果CNN每天开播的第一句话是这么说:“早安, 再一次地告诉各位奇迹发生了一太阳升空了。”请问你对这句话会有何反应?难道你不希望太阳升空吗?我相信你一定希望,可是为什么无动于衷呢?问题就在于我们对太阳升空已经习以为常,对每天发生于身旁的奇迹已经习惯,以致于根本就不觉得那是奇迹。

对大部份的人来说,越稀少的东西他们就认为越珍贵,至于怎么样才算是稀少,全是他自己的认定,反而不希罕周围那些常见的奇迹,也就是这种心则,决定了每个人不同的反应。因此我们可以看见,有的人因为没看到日食,气得当场把照相机给砸了,也有的人不仅珍惜当时那一刻,甚至于还把它当成人生难得的经验,在随后的年月里不时跟朋友提起。我们对于任何事物的感受,不是根据它的事实状况,而是取决于我们的诠释,那是由我们的信念──特别是出自于心则──所控制,其出发点是一切都得按照会使我们感到高兴的方式发生。对于能决定我们是快乐或痛苦舶这些特定信念,我称其为心则。如果不了解心则对我们的影响力,那么你很可能得不着任何的人生快乐;反之,若是你能了解心则的力量并妥为运用,那么它对我们人生的影响,将远超过本书所介绍的任何东西。

在我们要进行下一步之前,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要能使你快乐,必须出现什么东西?”是希望有人搂你、亲你、 告诉你他们是多么喜欢你吗?是希望凭空得到一百万元吗?是希望高尔夫球打得低于标准杆吗?是希望得到上司的夸奖吗? 是希望达成追求的目标吗?是希望能驾驶一辆好车,参加盛大的宴会,让好多人看见吗?是希望一天能跑个五英里吗?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使你快乐呢?

你要快乐,事实上根本就不需要发生什么,你不需要发生日食才会快乐,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马上快乐起来。让我们想想看,如果你赚得了一百万元,并不是那一百万元给了你快乐,而是你的心则这么说:“当我能赚得一百万元,那么我才允许自己快乐。”因此当你真拥有了一百万元,这时就会传给脑子一个讯号,然后改变脸都的肌肉反应,接着是脚部、身体、呼吸,乃至于整个神经系统的生化反应,其目的就是要让你感受到你称之为快乐的这一种感觉。

观看日食的那一天,你认为谁最不快乐呢?那一定是对出现日食期望最高的人,因为他的心则认为惟有日食出现了才会快乐。无疑地,那天最感到失望的是前去的科学家,以及自认为有科学素养的一些观光客,因为他们为这次日食盼望了好久,甚至于一切准备只为了那短短的四分钟。

你可别以为我的意思是叫人们不要对任何事情都抱着太大的期望,事实上那么做并没有错。数年前我领悟出一个道理,整个人生从此就有很大的改变,我以为只要我们想把快乐建筑在自己无法掌握的事物上,那么就很难不尝到痛苦。由于不想再生活于对痛苦的恐惧上,我自己必须更聪明些,因而我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心则:今后任何时刻,除非我的身心确实认定是该痛苦或是快乐,否则我不随便痛苦或快乐。对于日全食这种奇观,不用说,我和内人贝琪都非常想看到,我们之所以会去夏威夷,当然不全是为了这件事,事实上是为了主持为期三个礼拜的研讨会,只不过为了恭逢这场天文学上的盛会,提早几天到了罢!

即使没看成日食我们依然很快乐;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没什么期待,事实上我们还期待得很呢,只不过之前我们对于当天要快乐的定义是这么下的:我们决定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都要好好享受那一刻。所以说,并不是我们没有期待,只不过我们决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要找出一个能让我们快乐的方法。

如果这个心则你也赞同,并且在生活中也一样运用,想想看是不是有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呢?当我告诉人们这个心则时,有些人不表同童地说:“是啊,只是你把标准降低了而已。”才不是那样,相反地,这是把标准提高了,意味着你将无视于任何情况,执意让自己对快乐的品味更提高,也意味着你想更聪明地、更有弹性地、更有创造力地来引导自己的意焦和算念;好让你能拥有更丰富的人生或许这正是你最重要的心则。

上一章里,你学会了怎样排出自己的价值体系,从而修正人生的方向,在此你还必须了解一点:到底有没有达成所追求的价值,这个感觉完全取决于你的心则。也就是说你的心则先界定了范围,当所发生的是在这个范围内,才可算是目标达成,那个目标也许是“成功”、也许是“快乐”、也或许单单就是个“爱”。固然你可以把快乐列为追求的目标,然而心则若是设有认定什么叫作快乐,那么你就永远得不着快乐。人生的变化实在是很大,因此我们所建立的心则,必须能让我们去适应人生、去享受人生并从其中得到成长。

法官和陪审团

我们每个人的心则和标准都不相同,它不仅控制了我们对周遭一切的感受,同时也控制了我们的行为和反应,至于最后我们会怎么做、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全看我们所采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此外,当你认定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应当做、什么必须做,有关这—切的想法也可算是心则。它对 我们的情绪及行为甚至于有更大的影响。

心则不时会触动我们的神经系统,使我们有时候觉得快乐,有时候觉得痛苦,这个现象打个比方来说,就好像我们的脑子里有个超敏型的法庭,心则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作最后裁决的法官及陪审团。它裁决我们是否符合了所持的价值观、是好受还是不好受、是快乐还是痛苦,譬如说,如果我问你:“你是否有个健康的身体?”你会怎么回答昵?到底是健康还是不健康,就全看你给健康所订的标准为何,而你的身体是否达到这个标准。

让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一个好情人?”你的答案到底为何,也是要看你的心则给好情人所界定的范围。而你是不是在这个范围内。如果你的回答是:“是的,我是个好情人。”我只要接下来再问你这个问题,便能知道你的心则:“你怎么知道自己是个好情人?。你认为怎样才觉得是个好情人?”

甲可能这么说:“当我和异性在调情时,我知道自己是个好情人,因为她们都说我很行。”乙可能这么说:“我知道我是个好情人,因为老婆跟我这么说的。”丙可能这么说:“我知道自己是个好情人,因为当我在调情时觉得很顺手。”(竟然全然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也许你的答案单单就是:“不晓得。”

当然,也有的人觉得自己不是个好情人,难道他们“真的”不是个好情人吗?还是他们的心则订得不当?这个问题倒得好好想一想。经常有些人不认为自面是个好情人,只不过因为女友或配偶没讲他是个好情人,事实上也许她们都很满意,只不过表达的方式未合男士们的心则,结果这些男士就自以为不是个好情人了。

这种事实上得到肯定却自以为没得到的情形,并不只限于人标关系或谈情说爱,往往我们在对成功、能力、安全感、智慧等也会作出不当的认定;可以说,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件事,不管是工作或是娱乐,都受到脑子里那个法官/陪审团的控制。

由此我们便可很清楚地看出来,我们对于任何事物的反应都受控于所拥有的心则,而这些心则的形成,事实上没有什么一定的标准,那就跟主宰系统韵其他要素一样,是受到环境影响的一些不确概念。前面我们曾说过,个人所受到的奖惩会影响其价值观的形成;同样地也会影响其心则的界定。事实上,当我们形成了一些新的价值时,也一定会生出一些要怎样做才能符合这些价值的想法,这时我们的心则就不断地增扣了。当新的心则出现了,就可能给旧的心则在范围上造成增加、减少或扭曲的可能,结果新旧心则之间也起了冲突。对某些人来说,他之所以会生出新的心则,乃是因为极力想推翻旧的心则之故。

在此各位可能会提出这个问题,今天引导我的心则是否在明天依然适宜?过去帮助我的心则是否现在会拖累我?我是否自孩提起便持守着错误的心则?“任何傻瓜都能订出同条规则,而每个傻瓜也会服从它。”──大卫·索罗

心则是我们动脑子的捷径,帮助我们确知怎么做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因而当我们遇到事情时,可以很快地判明是怎么回事,然后作出因应的决定。

当有人对你迎面而笑,如果这时你还得在心里盘算良久,到底该采取何种因应方式,请问这不是件很烦人的事吗?然而,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个因应的心则,譬如说,如果有人对你迎面而笑,那可能表示他心里很快乐或者态度很友善、也或许表示他很喜欢你。再譬如说,如果有人对你皱着眉头,那可能表示他心情不佳,你最好避开得远远的。当然,也有的人抱着跟你不同的心则,像如果他碰上了那个心情不佳的人,也许他不但不避开,反而会上前去安慰那人一番。

乱与整齐

我记得在葛雷哥莱·拜特森所著那本(维护心境的步骤) 里面有一段颇为耐人寻味的故事,那是多年前他与女儿之间的对话,在此我节录其中一小段。有一天女儿走到他面前,问了一个问题:“爹地,为什么东西总是很容易便弄乱了呢?”

拜特森便问道:“乖女儿,你这个‘乱’宇是什么意思?”

女儿说道:“你知道吗,爹地,那是指没有摆整齐。看看我的书桌,东西都没在一定的位置,这不叫作乱叫什么?昨天晚上我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它重新摆整齐,可是就投法保持很久,所以我说东西很容易便弄乱了。”

拜特森听完就告诉女儿说:“什么叫作整齐,你摆给我看看。”于是女儿便开始动手整理,把书桌上的东西都归定位,然后说道:“请看,爹地,现在它不是整齐了吗?可是它没法 保持多久。”

拜特森又再问她:“如果我把你的水彩盒往这里移动12英寸,你觉得怎么样呢?”

女儿回答说:“不好,爹地,这么做书桌又弄乱了,你最好让桌面维持‘规规矩矩’的,不要出现那些‘脱线’情形。”

随之拜特森又问道:“如果我把铅笔从这儿移到那儿呢?” “

“你又把桌面弄乱了。”女儿回道。

“如果我把这本书打开呢?”他继续问道。

“那也叫作乱。”女儿再回道。

拜特森这时微笑着对女儿说道:“乖女儿,不是东西很容易弄乱,而是你心里对于乱的定义:‘太多’了,但对于整齐的定义却只有一个。”

大部分的人订下了许多会使心情不好的项目,但对于会使心情好的项目却订得不多;无怪乎他们会被痛苦给缠得动弹不得,那就好像罩上了一张神经大网,越是想挣脱却越挣不脱,越是想逃避痛苦却越逃避不了?

在参加“与命运有约”研讨会的学员中,有一位就是这种的典型例子,他是一家列名(财星)杂志五百大企业的公司高级职员,在公司里他很受部属们爱戴,在家里跟老婆及五个孩子也很亲密,至于健康状况更没问题,甚至于是一位长跑健将。当我问他;“你是否觉得自己是个成功的人?”他回答得很严肃,答案让大家都吃了一惊:“不是!”我随之又问他:“你觉得要怎样才算是令成功的人?”(记住这句问话,每当你想知道别人的心则时,这么问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以下这些就是他认为成功定义的心则和条件:他的年薪必须三百万美元(当时他的年薪是一百五十万美元,不过另包括二百万美元的红利,只不过他不把这个列在年薪里。);他的体重不能超过正常的百分之八(当时他是百分之九);对于孩子他不能感到不耐烦(别忘了他有五个孩子,每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各位可以想一想,像同时有这么严苛且没有道理的标准,请问你有多大的把握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成功的人?就算他真做到了,你认为他会觉得自己成功了吗?

相对于另外一位学员,他在研讨会里可是大家都熟悉的人物,因为他的一举一动充满了活力,似乎他对研讨会及人生抱着很大的兴趣。当我问他这个相同的问题:“你觉得自己是个成功的人吗?”他对我微微—笑地说;“当然!”接着我又问他:“为何你觉得自己是个成功的人?”他咧着大嘴对我说:“很简单,只要我能翻身下床,看见自己还活得好好的。”其他的学员听了顿时哄堂大笑,他接着道:“每天只要我还活着就是好日子。”他这条心则马上就成为当时学员最喜欢的一句话。如今在每一个课程中我都会提醒学员,每天只要我们能拉开被子,那就是我们成功的时刻。

就跟那位高级职员—样,如果你的心则订得不当,就好像用错了高尔夫球记分卡;原本是赢的,结果却输了。这不仅对你自己不公平,对你的配偶及小孩不公平,对你的同事不公平,也对每天跟你接触的人不公平。如果你所建立的心则系统,使你经常感到沮丧、忿怒、伤心或消极,那么所引发的情绪就会影响你对人的方式,也会影响别人对你的态度。此外,不管你是否留意到这一点,我们经常不知不觉就按照自己那套心则去衡量别人,虽然我们不说,可是却希望他们能符合我们的心剿,没错吧?如果你的心则一直使你不好受,那么对别人也不会好受。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给自己或别人订出这么严苛韵规定呢?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文化使然,我们害怕如果没有订下严苛的规定,那么我们就不会努力,就不会去追求成功。这种说法你认为有道理吗?事实上要想使自已发愤,并不需要有这么不近情理的规定。如果一个人把心则订得太严、太紧,很快地就会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就是难能符合这些心则,结果也越来越无力了。订定心则固然有助于我们努力,它会督促我们不断前进,不过那有个底线,就是最起码得使我们不觉得痛苦。

你所持的心则是帮助你,还是招损你?

我们之所以要订心则,其目的是要督促自己拿出行动,努力做下去,乃至得着快乐,而不是用来限制自己。很奇怪的是,我发现有不少男女给彼此之间的关系订下了不可能做到的心则,譬如说,有些人给“相爱”订下的是:“如果你真爱我, 那么不管我叫你去做什么,你都会去做。”或者是:“如果你真爱我,那么不管我对你发牢骚、指责或动怒,你都会平心静气地接受。”请问这些心则有道理吗?胡说八道,这对对方一点都不公平。

有一位参加“与命运有约”研讨会的女性告诉我,她真希望能找到一位真心喜欢的男朋友,可是每当结交一位男士,没多久就没法跟他再交下去。我问她:“你觉得什么样的男士才能让你喜欢呢??她把喜欢的条件一说,我们登时便了解了她问题的所在。原来她第一个条件竟然是,不管她怎么拒绝他,他都得锲而不舍、加倍努力、排除万难,像这种男士才能使她心动。我看她要的不是一个喜欢的男士,而是一个脸皮奇厚的男士。

你是不是也有一些像这样不合理的心则呢?就像有些人做事的方式,若不预先知道结果,做起来就没有把握;另外有些人的做事方式,若先前未曾做过,那么做起来就对自己没有信心。如果我也有像他们这般的心则,那么我就做不出今天这些成绩,可以告诉各位,我大部分的成功是来自于相信自己能做到,即使先前我什么都不是,但我就是相信,我对于信心所抱持的心则是:“如果我决定要让自己有信心去做一件事,那么就当成自己是有信心,而就是这个信心把我带向成功。”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心则是关于“胜任”,有些人的观点是:“如果连着几年都能把事情做得不错,那么这可叫作胜任。”另有些人的观点则是:“只要做成功一次,就可说是胜任。”还有些人的观点是:“如果曾做过类似的事,那么就可以推论能够胜任做这件事。”由此,各位可以想见每个人的想法还真是不相同,至于那个对、那个错,就没有一定的标准了。

像这种种关系到你信心、快乐、把握、行动的心则,它们对你人生的影响是否你已经看到了呢?

订出你能赢的游戏

在上一章里,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探讨“价值观’的订定, 不过正如我所说过的,如果你不先建立起能够达成这些价值的心则,那么你永远追求不到这些价值。当我第一次为自己建构人生的发展方向时,只知道有个价值观,但对心则的概念则完全不知,因此自己到底是否走在正确韵方向上,可说是懵懵懂懂而没什么把握。然而当我晓得了心则这个道理,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痛苦或快乐的原因,原来心则是控制我们情绪的按钮,随之我便开始钻研如何更有效地运用心则。之前我曾说过,很多人的人生之所以痛苦居多,那是因为他们的心则很难让他们得到快乐,却很容易让他们得到痛苦。在此我跟各位举个例子;下面是一位名叫萝莉女士的追求价值表,她参加了“与命运有约”的研讨会,当场所写下来的:

萝莉旧的追求价值表

被喜欢

安全感

被接纳 当你乍眼一看,一定会觉得她所写的这些价值很好,是吧?你会认为她可能是个一心想追求被人喜欢、健康和自由的人,然而你再仔细看一眼,就会发现其中有不少问题,萝莉的第三个价值是安全感、第四个是自由,你认为这两个价值能并行不悖吗?

结果这给萝莉带来很大的痛苦,人家任何一句话就会让她受不了,结果她只得远离人群,像个隐士似地。每位给她诊疗的医生都不知道病因,只是一味地探讨她的行为、情绪,看她是害怕什么,然而却没有检查她的主宰系统,到底她是怎么算念周围的每件事。

于是我开始问她,想找出她每个价值的心则:“要怎么样才能使你觉得XX?”就以被喜欢这个价值来说,她的答案是:“我得尽量做好、我的想法得被每个人接受和认可、我得十分完美、我得是个好妻子、好母亲。”

一下子我便看出她的问题,被喜欢是她价值表里最重要的一项,也可能是她觉得快乐的主要根源,可是她的心则却不让她得着这个快乐,除非她能符合那些所说的标准,可是这又非她所能掌握。如果非得人家接受我们的观点,我们才会有被人喜欢的感觉,那么我敢说你很难常有这种感觉,你说是不是?因为每个人的观点都不相同,每个人的想法也不尽一样。

你怎么知道某个心则对你是帮助。还是招损?这可由下面三点来判断:

一、如果它是你无法做到的,那么它就是个招损的心则。如果你的心则订得不切实际、不近情理、没有定向,以致使你无法达成人生的目标,那么这种心则就不是你应该有的。

二、如果这个心则使你对达成目标毫无把握,那么它就不是一个能帮助你的心则。譬如说,人家的回应不是按照你所预期的,环境的变动不是你先前估计的,由此你的心则就是有问题的。举个例子来说,一群人坐等着要看日食,除非天气状况一这不是你能掌握的──能如心里所预期的(这就是心则),否则希望必然落空。这种天候既无法掌握,而你却抱着满腔希望想见到日食,事实上你很可能会失望,像这种心则就不应该有。

三、如果这个心则带给你快乐的机会很小,却会带给你痛苦的机会很大,那么它就是个招损的心则。

从萝莉的希望能被人喜欢的心则来看,是不是都合乎上面三个条件呢?就单单以她“所有的观点都得为别人接受和认同”这点来说,就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条件,因为那涉及了外在的环境──别人的观点──而这却不是她所能掌握的。基本上来说,她这个条件提供了自己很大机会的失望,但却很小机会的如愿。

以下是她对应其他价值的一些心则:

萝莉旧的追求价值及心则

健康:得通过我严格标准的食物才是最适合吃的;我必须完全没有病痛;我的身体状况绝对必须比其他朋友要好,并且是他们效法的榜样。

安全感:每个人都得喜欢我;每个遇到我的人都得认为我是个好人;我得确定不会发生核子大战;我得有比现在更多的钱。

自由:我必须能掌握工作的要求、时间、薪资、意见等等;在金钱上的使用,我必须一点都不觉得有压力。

像萝莉这样的心则,你认为她能达成所追求价值的可能性有多大呢?她对健康的心则有无道理呢?“得通过我严格标准的食物才是最适合吃的”,萝莉不仅只吃素,只要加过工的素食她就不沾,可是对此还挑剔得呢!她的身体状况想比其他朋友更健康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我想不大,除非她天天都在特别护理的照顾之下。

萝莉旧的避开价值及心则

不如人:如果别人不接受我的观点;我就会觉得不如人,如果别人知道的似乎比我多,我也会觉得不如人。

失败:如果别人不相信我是个不错的人,我就觉得自己作人失败;如果我帮不了自己,也帮不了家人,那就是我的失败。

忿怒:如泉我觉得所做的朱受重视,就会想发怒;当别人尚未了解我便下定论,也会使我生气。

像她这些避开价值的心则也一样会使她招损;因为那很容易便让她有负面反应,却很不容易让她有正面反应。如果单单只是因为别人不接受她的观点,便觉得自己不如人,那么真有不少事够她头痛的了。你再想想,在你周遭是不是经常有人在未了解你之前便下定论7绝对是这样子的;像拥有这样的心则,你可以想像她日子是怎么过的,每天都像是在被痛苦拷问。如果你好好分析她的心则,就会发现她最大的痛苦来源是人,每当她周围有人时;就有可能人家不接受她的观点,或者人家不喜欢她,又或者人家会论断她,无怪乎她把别人避得远远的。最后我跟她讲:“像拥有这样的价值观和心则,我猜那个人八成会得到溃疡。”她不好意思地说:“正如你所说的,我就有溃疡。”遗憾的是萝莉这种例子并不少见,主要原因是她的心则订得太不合理,然而你也别笑她,如果你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心则,必然会很吃惊地发现自己也好不到那去。来参加我研讨会的学员,有许多是全国知名的成功人物,他们所拥有的专业和影响力,在这个社会上很难找到可以比拟的。就外在来看他们是成功了,可是内心里却没得着渴求的快乐和成就感,论其原因,不用说,不是自己的价值观有矛盾,就是抱持了不当的心则。

解决的办法

要想解决上述现象很简单,你只要把生活给订出一个算念系统,其中包括有助于你的心则,使你很容易便能有正面反应,很难会有负面反应,而始终不断地把你拉向所希望韵方向。当然,拥有几个会使我们不好受的心则,也未尝不是工件好事,我们需要一点束缚,也需要一点压力,这样才能推动我们向前。就好像我得有个玻璃杯,一个有限制的容器,才能盛想喝的桔子汁。我们每个人都有其限制,一方是来自于这个社会,一方是来自于个人本身,不过,如果我们想突破,那么至少得先调整一下自身,这样才能够更顺当地体验到人生的快乐。当个人一直都觉得很快乐,那他对别人也一定会很好,而蕴藏于身上的潜能就能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

在此我要问,到底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一旦我们订出了追求的价值,下一步就是得决定实现的凭据,当我们在追求过程中看到了凭据,就知道目标达成了,这时的快乐才显得有意义。此外,我们还得订出一些心则,好引导我们朝着追求的价值前进.这些心则必须是能在掌握的范围,这样我们才能主动出击,而不致守株待兔。基于这些作法;萝莉改变了先前所持的价值观,同时完全更换了旧有的心则,以下就是她新的价值观及心则:

萝莉新的追求价值及心则

被喜欢;我要想被人喜欢,就得随时去喜欢人;要对别人付出关怀,自己也要诚心接受别人的关怀。

健康:我目前觉得自己神情气爽,那表示身体很健康。

乐趣:当我在过程中觉得很快乐和高兴,就感觉得到了乐趣。

感恩:我很感谢上苍赐给我目前人生中所拥有的一切。

自由:我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过日子,也可以选择所希望的快乐方式,这就是我所要的自由。

你可以注意此刻她把乐趣列进来了,这不仅使她目前的状况改观,同时也改进了与丈夫及女儿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她心则的改变最具威力,因为心则若是订得做不到。即使追求价值改变了,但收效也不大。

这位女士上面所做的,乃是重新调整自己的神经系统,使人生能在掌控之下。各位朋友,我们必须记得,我们是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系乎能不能掌握周遭的环境,萝莉在上面所改变的,就能使她的人生永远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她那“被喜欢”的心则是不是可行的呢?当然,到底是谁在掌控呢?是她自己,因为任何时候她都可以决定去喜欢人,也可以决定去被人喜欢,当她拥有了掌控的能力,就知道能得到最高的追求价值。她要什么时候做这样的事呢?当然是每一天,因为她,可以用各样的方法去爱周围的许多人,其中有她自己、家人、朋友、甚至于陌生人。至于健隶,她新的心则是否有帮助?那当然,如今她可以掌控,因为她随时可以觉得自己很舒服,这种感觉如果经常体验,是不是就强化了她变得更健康的想法呢? 此外,萝莉还订出了几个新的应避开价值,她认为要成功就不能有这些现象:不当心态及耽延个性。再提醒各位,这个改变工作就是把先前我们定型的过程反过来,要很难让自己不好受,而要很容易让自己好受。

萝莉新的避开价值及心则

不当心态:我最大的快乐及成功,不能一直寄望其他人对我的接纳。

耽延个性:我不能事事都等到自己或别人做得完美才行动。

报据萝莉新的避开价值,她不再寄望于别人是否接纳她;至于她之所以会有耽延个性,乃是因为无法忍受不完美,当有可能不完美时,她就迟迟不动手,这也就是何以她会耽延。上述这两个新的价值及心则,如今大大地改变了她的人生,是她先前所没想到的。

在此给各位一个功课,上一章中各位给自己订出了一些新的价值,现在根据追求价值表,你要订出一些很容易让你好受的心则,同时根据避开价值表,你要订出一些很不易让你难受的心则。当然,越是能让你好受的心则越多自然是越好。以下就是我部分的追求价值及心则:

我一部分的追求价值及心则

健康与活力:任何时候我都要觉得身心均衡、精神集中、活力充沛;任何时候我都要做那些能增强我体力、耐力及脑力的工作;任付时候所做的事都得有助于身体的健康;我得尽量吃含丰富水份的食物,并且按照自己的健康理念生活。

爱人与谦和:任何时候我都得对朋友、家人或陌生人谦和;任何时候我都得:注意有无我可以助人之处;任何时候我都要努力去爱我自己;任何时候我都要设法提高别人对我的观感。

学习与成长:任何时候我都要学习一些新的有用事物;任何时候我都要尽量拓展自我的能力;任何时候我都要比先前更老练;任何时候我都要把所知道的用在积极的层面。

成就:任何时候我都要谨记所订定的价值;任何时候我都要设法把所订的目标付诸实现;任何时候我都要努力学习,为自已或别人创造出价值。

或许你会这么说:“这不就跟游戏一样吗?我可不可以把追求健康的心则这么订:只要好好呼吸就能使我健康?”你当然可以订得这么简单,不过最好还是尽可能订得对你有足够的吸引力,愿意努力去追求人生所企望的或许你又会说:“如果设有痛苦在后面鞭策的话,我是否会失去追求成功的动力 呢?”你放心;如果你不尽心去做,人生会给你足够的苦头吃的,当然,你可不能订出—个绝对会有苦头吃的心则。

社会学里有个称之为“民族优越感”的观念,它的意思是只有自己这个种族的价值观、思想、理念、甚至于血统才是最好的,如果你也抱持这种偏狭的想法就糟了。我们周遭每个人的想法、价值观或心则都跟你的不同,你的不比他们的要好,而他们的也不比你的要差,事实上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对错之分,只看它对你是会产生积极的作用亦或是消极的作用。

每次生气都是为了心则而生气

想一想你上一次对某人生气时的情景,你是气他这个人呢,亦或是气他所做的事或所说的话?你生他的气,是因为他触犯丁你这个人,亦或是触犯了你某—条心则?就每—次你对某人情绪上的不愉快,基本上来说,都是因为他违反了你某一条心则之故,可能他做了某件事或没做某件事,结果违背了你原先期望他不要做或应当去做的念头。

譬如说某个人对于“尊敬”。所持的心则是:“如果你真对我尊敬,那么就不会讲话那么大声。”如果你跟他谈话的当中突然提高了音量,那么他一定会认为你对他不尊敬,甚至于因此跟你发起脾气。然而如果你的心则是:“如果你要我尊敬你,那么就应当听我的真心话,不管那话是好听的或是不好听的,此刻我只不过表达得强烈一点罢了。”这两个心则对尊敬的诠释完全不同,你能想像这两人之间会有何等的冲突吗?

上面所述是我和内人贝琪交往不久时所发生的一段插曲,我们都知道应该彼此尊敬,可是如何才表示尊敬,那我们的想法就截然不伺了。何以会如此?原因是我们生长的环境不同,我的家教很看重诚实,凡事都得实话实说,那怕是你做错了事;否则被查出来说假话,那就得在墙角罚站,直到认错为止。

至于贝琪的家教,虽然跟我的不同,可是也很分明。从小父母就教她:“如果你没什么重要的话好说,那就什么话都别说:如果你对那个人尊敬,讲话就不可以大声;如果有人对你讲话无礼,要想维持自己的尊严称最好早点离开。” 就是因为我们对尊敬的看法不同,结果常常起争执,弄得 双方几乎要疯掉,差一点结不成婚。我们所持的心则会影响很多事情,要到那里去;穿什么样的衣服、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要交什么样的朋友、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是不能接受的、是快乐还是伤心,凡此种种都跟心则脱不了关系。

有些人对于生气时所持的心则是:“如果你为我好,那么就别来烦我,让我静一静,我自然就会消气的。”另有些人则是;“如果见到某人在生气,而你很关心,那么最好立即去安慰一下,帮他想想解决的办法。”像这两种心则就是相互冲突的,虽然大家的目的相同,为了表示关心,可是不同的心则会产生不同的行为。如果你不了解对方的心则,结果贸然按照自己的心则去行,很可能最后会弄得吃力不讨好。

因此如果你生某人的气,记得,让你生气的不是他们的行为,而是你自己的心则;当你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会再去责备他们。日后如果你碰上了让你生气的事,不妨这样提问自己:“我是要这么硬顶回去,还是技巧地化解?”随之跟对方面对面地好好一谈,你可以这么说:“很抱歉我用那种态度对你,因为我们用不同的心则在处理这件事,先前我认为如果你尊重我,就会这么这么做,然而我知道你的心则不是这样,因此请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当你们彼此知道了对方所要的,那么事情就很好处理了。任何的关系,不管是生意上的或是私人上的;都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改观,只要我们把心则谈清楚,然后按照协议的去做。这就好像比赛,如果你连规则都搞不清楚,那又怎能期待会赢呢?

改变心则的困难

不知道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经验,当时一切的规则都知道,事情因面进行得很顺利,可是突然不知又从何处冒出个例外规则,结果弄得人仰马智?人类就是有本领弄出一些例外规则,然后企图把前面所订的规则全推翻,解释这种现象的最佳例子便是打棒球。假如我们此刻决定要较量一插棒球,于是我问你:“你知道要怎么玩吗?”你回答说:“当然知道。”于是你就把规则说了:“我们要打九局,九局结束那一队的分数多就那一队赢,一定要踩完所有的垒包才算得分,三人出局就互换攻守位置,还有……如果你击出高飞球而被我接着,就算出局;如果没被我接着,就算安全。” 当讲完了这些规则,比赛就正式展开。从一局牙始很顺利地进行着,一直到第九局的下半局,这时双方分数平手,我方一人在垒、二人出局。随之我击出了一个内野高飞球,我一边往一垒跑,一边心里想:如果对方接到了球我就出局,比赛就此结束,如果对方漏掉了这球,我就安全上垒,而在其他垒包上的队友便有机会得分,而我们就能赢得这场比赛。当我往一垒上跑之际,你也正跑去接球,结果却漏掉了。我高兴的不得了,我安全上垒,而队友也得分了,我想我们赢得了这场比赛。

不过你走过来喊道:“不,你出局了!”我急着说道:“你这什么话?你把球漏掉了!按照规则;你若是把球漏了我就安全上垒;”结果你却说:“是有这么规定。不过那是指—人出局的状况’然而若是在二人出局的状况下,就算是我把球漏接,你仍然算是出局。这是个例外。”

我抗议道:“你不能在这个节骨眼来耍赖!”你却回答说:“我可没耍赖,这叫作内野高飞球规则,每个人都晓得。”我把头转向队友,他们都说没这条规则;而你也转向你的队友,他们都说确有这条规则……结果是我们为了这条规则的有无而干了起来。在人际交往上你是否也有过类似经验?你一直是按照既定的规则,却澄想到对方突然急转弯地说:“是的,你讲的没错,但这个状况不包括在内。”他这话真会把你给气炸。我们每个人都最看重自己的心则,每个人也都认为自己的心则才是对的,当他发觉别人在玩弄规则;企图谋其个人好处肘就会特别生气。我们人与人之间会有冲突。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在于此。

前后矛盾的谚语:

要跳之前多看看。 犹豫不决必有损。

料多汤不佳。 二脑胜过一个脑。

老狗难学新把戏。 学习永远不嫌晚。

邻院草永远绿过自院草。无一处能比家更好。

省一文钱就是赚一文钱。人死钱又带不走。

事实上,就是因为有许多相互矛盾的信念或心则,因而造成我们人生许多的问题及争执。就以夫妻感情为例,一方这么说: “我爱你,除非你记得拧上牙膏盖。”另一方则那么说:“我爱你,除非你不对我粗声。”就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经常形成二人口角的原因,结果造成彼此的伤害。要想化解这种现象的最好方法,就是得记住自己的心则并非根据事实,而纯粹是任意订出来的,只不过用得日久而成习,但那并不表示它是最好的或是对的。心则的订定,必须以促进人际的感情为标的,而不是刻意去破坏。日后我们若是碰到与人起争执时,就得问问自己这句话:“到底什么才重要?是双方的感情,亦或是自己的观点?”

如果你信赖的人背弃了你,结果从此你就不再轻易跟人交往,之所以如此,可能是你有了这个心则:“越是跟人走得近,就越容易受伤害。”但是你追求价值表里是把“爱’列在第一位,按照这个道理,你的心则应该是只有跟人交往才能得到爱。由此你便会看见这中间存有很大的矛盾:你的价值观跟心则处于绝对对立的地位。到底你得怎么办才好呢?首先,你得承认应有的心则跟已有的心则之间有冲突;其次,你要把不能帮助你的心则跟痛苦相连,而代之以能帮助你的心则。如果你想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不管是公或是私,最重要的是你必须……

跟人沟通你的心则

如果你希望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希望拥有成功的事业、如果你希望作一名杰出谈判者、如果你希望对孩子有影响力、如果你希望跟妻子之间更亲密;那么就一定要花时间跟精神去发觉他们所持的心则,同时也把自己的心则告诉他们。如果你没有清楚地向他们解释你的心则,那就别期望他们会按照你的心则;同样地,如果你不愿退一步去接纳别人的心则,那么也不要期望别人会接纳你的心则。

譬如说要想跟任何人建立感情,我首要做的一件事必然是让对方知道我处事的心则(或是观点),同时也尽量去了解他们的心则。要做好这一点,通常我会这么问,“你认为有那些事必须知道,方有助于我们感情的发展?我们要多久沟通一次?需要谈那些事?”

在此我举个个人的例于。有一次我和一位颇具知名度的朋友闲谈,他告诉我他的朋友不多,于是我就问他:“你确定你的朋友不多吗?可是我却见到你周围有不少关心你的朋友,是不是你心则的强制,把一大堆想成为你朋友的人给剔除了?” 他说:“我就是不觉得那些人像是我的朋友。”我又问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觉得他们是你的朋友?”他说:“好吧,平心而论。我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心则是什么?”

经过我的一番指导,他认为自己很重视的一个价值便是友谊,面对此他所持的心则是:如果你是他的朋友,那么至少一个礼拜得跟他联络个二三次。“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心则”我心里想着:“我在全世界有好多的朋友,平常大家都忙得很,几个月都难得晤谈一次。特别是我又常主持研讨会,往往一上课便从清晨直到深夜,在这段时间里打来的电话可能上百通,但我根本就没时间回话,虽然如此,但他们都仍当我是他们的朋友。” 于是我问他:“你是否把我当成你的朋友?”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嗯,就理智上来说我把你当朋友,可是有时候我却又不觉得。因为我们实在是不常联络。”我终于明白他是如何给朋友下定义,随之便说:“喔,我一直不知道这一点,如果你没跟我讲,我还真不知道它对你是如此重要。我相信如果能让大家知道你这条心则,一定有不少朋友会愿意时常打电话给你。”

我给友谊所下的定义非常简单:要作人家的朋友,你就得无条件去爱他,尽力去帮助他。当他遇上麻烦而打电话寻求帮助,你得立刻伸出握手;当你决心跟某人结为朋友,不管是多久没有联络,你们的友谊都不应该消减。就是这么简单,你不必问我为什么。我有很多朋友,只要有人愿意跟我诚心结交,那么他就是我的朋友,他可以做的就是好好爱我、关心我,而我也会好好爱他、关心他。如果你跟我也有相同的看法,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

把你的心则告诉别人是件很重要的事,不管那是关于爱、友谊或是事业,然而就算是你先前讲得很明白,是否日后就不会被对方误解呢?不大可能,因为有时候你可能会漏掉某一项没讲,也或许你在讲时还未完全明白自己的心则为何。为了避免这种误会的发生,这也就是为何得经常跟人家沟通,千万别以自己的角度去衡量别人的心则。

有些心则你可千万别冒犯

我越是研究心则对人们行为的影响,就越发现其中的奥妙,这也就是我为何对此一直抱着极大的兴趣。我发现人们所持的心则中,有一些他们绝对不会触犯,而另有些他们却不时地触犯……每当他们触犯了,就会觉得很不好受,可是他们依然故我,一犯再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经过一番研究,我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看重的价值,也排列为层级,有些重要、有些次要,越是重要的就越会去追求。同样地,有些心则在我们心中也占有极重要的地位,要是触犯了定然会招来极大的痛苦,因而我们从来就投敢想去触犯,像这种心则我称之为“特级心 则”。譬如说我问你:“什么事是你‘绝对不敢’做的?”这时你给我的就是特级心则,那意味着你绝对不会去触犯,为什么呢?因为要是你触犯了,就必然招致极大的痛苦。

另外我们有些不是不敢触犯,而是不想触犯的心则,我称其为“平级心则”。固然触犯了这种心则会使我们不大好受, 不过有时候我们还是会出岔子,至于是为何事就得看状况了。这两种心则的差异之处就在于一个涉及到“必须”,一个涉及到“应当”,就如某些事我们一定得做,某些事一定不可做,某些事应当做,某些事不应当做。这个“一定得”及“一定不”的心则就属于特级的,至于这个“应当”及“不应当”的心则就属于平级的,然而不管是特级的或平级的,对我们的人生都会构成影响。

一个人若是有太多的特级心则,那么他的人生必然会过得很累。试想,处于当前的环境里,每天你接触人必然不少,而他们的个性又是各式各样,如果你有一大堆的“必须”、一大堆的“不能”,那么生恬起采必然动辄得咎。根据常理来判断,你的心则必然因此而无法维持,结果在各方面造成经常性的压力,不仅影响了自己,同时还影响了周围的人。

我们不妨看看今日的妇女,她们一心想在各方面出头,并且还想表现得比男人更好,为此,社会给这种现象取了个名称:“女强人症侯群”。她们不仅得照顾自己的丈夫、孩子、父母、朋友和个人的身材,同时还想走出家门去改变世界、防止核战发生、作个顶尖的企业家。想想看,她们为了追求成功,他自己订下了这么多的“必须”心则,生恬中所承受的压力会小吗?

生活于今日的社会,大家对自己的期望越来越高,因而承妇压力的不只是妇女,也包括男人及孩童。如果我们给自己订下太多的心则,生活就会失去劲头和动力,人生将会变得很没意思。当一个人越能够掌握环境,就越会觉得自己有用、有价值,然而当他有太多心则得去遵行时,自然就越难掌握住环境了。

就夫妻婚姻关系来说,有什么是“绝不可”的心则呢?许多人可能会这么说:“我的丈夫(或妻子)绝不可有婚外情。” 然而对某些大来说,这种事只列在“不应该”的心则范围内、侧如“我的丈夫(或妻子)不应该有婚外情。”这两种心则是否就是这点差异,结果就造成夫妻潜在的问题呢?很有可能。夫妻之所以失和,事实上并不是他们未约定应该信守的心则,而是未分清何者绝不可做、何者不应该做。有鉴于此、要想和配偶有良好的关系,你不仅需要了解对方的心则,同时要讲明那些是绝对不可的、那些是不应该的。

要想达成某些目标,你一定得有一些绝对“必须”的心 则,好督使自己拿出行动,为追求目标而坚持下去。在此我举个例子,我有一住体格很棒的册友;对于健康方面,她订了好些“必须”的心则,而只有几个“应该”的心则。当我问她:“如果你希望健康的话,有那些事你务必不能做?”媳说:”我绝不能抽烟;也不可暴饮暴食,”更不可吸毒,当然不能不每天运动。”

接着我又问她:“那么有那些事你必须做呢?”她滔滔不绝地说道:“我至少得每天运动半个小时,吃有助于健康的食物,每天早餐只吃水果,营养必须均衡,每周骑自行车不得少于五十英哩…。”最后我再问她有那些“应该”的心则,她只说了这句话:“我应该再多运动一些。”

这位女士有一位很胖的朋友,当我同样问起有关健康的事宜,那些是她认为绝对不能做的,她翻了一下眼皮,对我说她没有任何“绝对不能”的禁忌,然而却有不少绝对必须的心则;例如她必须吃、必须睡。随之我又问她是否有那些“应该”的心则,她回答说:“当然!我应该吃得更好一些,也应该去运动,更应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她也有一些“不应该”的心则,例如不该吃肉、不该吃得过多等等。这个女人有一大堆明知道不应该做的,可是因为几乎没有任何“绝对不可做”的心则,因而无法造成她强烈的痛苦,结果她就从未想到如何去戒除那些会伤害健康的事,无怪乎为何她的体重会降不下来。

如果称有凡事喜欢“拖”的毛病,很可能是因为常用一些 “应该”的,心则而有以致之,例如“我应该开始做这件事了!” 或“我应该开始锻练身体了!”如果你把它们都改换成“必须” 的话,如“我必须开始做这件事了!”或“我必须开始锻练身体了!”然后便立刻拿出行动;像这样地把它储人你的神经系统内;请问情况会有何改观呢!

别忘了,我们每个人都得在神经系统内建构一些心则体系,让它能成为你迈向成功的帮助。在此我所说的成功帮助,是指能鞭策你继续努力下去,能使你成长和伸展。如果你能把 “必须的”和“应该的”这两种心则作适当的调配,我相信达 成目标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

心则的指向

谈到这里请你做一做下面这个练习,你的答案要尽可能写得周全;这将有助于你心则的正确订定。

一、要怎么样你才觉得算是成功了?

二、要怎么样你才觉得有爱──跟你的孩子、配偶、父母或任何你认为有关的人?

三、要怎么样你才觉得有自信?

四、要怎么样你才觉得在各方面算是表现杰出?

现在请你审视一下所写的心则,同时问问自己:“这些心则订得是否适当?是否让我很难好受而很容易难受?”是否得发生一百二十九次才会让你感受到爱?还是只要一二次便让你觉得被奚落?

如果你所订得心则正如我所言,那么最好马上改掉,而代之以能使你好受或振奋的心则。如果你想获得快乐或成功,到底得需要何种的心则呢?在此请你注意心则订定的要点:所订出的心则必须是你能掌握的,这样外界就无法控制你的感受,同时也得订得让自己很容易得到快乐的感受,而很难得到痛苦的感受。

此外,我得请你与我一同分享这个心则:当你在订定心则时,必须带着轻松的心情,尽可能去延伸自己。如果你曾因过去订过不当的心则而吃亏,那么何不为此大笑三声?这对你心则的重新订定会有莫大帮助。

除了明白自己的心则之外,你也得去发掘周遭之人的心则,这包括你的孩子、配偶、父母和朋友。你得主动作这个调查工作,但得抱着轻松的心情,我确信你会惊讶所发现到的。所以去问问你的配偶,她的心则是那些,也去问问你的父母,更别忘了去问问你的主管和你的部属。

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如果你不了解人家的心则,那就必然会对你有损,因为迟早你会在不知不觉中触犯他们;然而你若是了解的话,就可以预知他们的行为;做出他们高兴的事,因而促进你们之间的感情。别忘了,对你最有帮助的心则,乃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得保持乐观、积极、进取的态度。

在前面这几章里,我们差不多完全探讨了主宰系统的五大算念要素,让我们了解了情绪状态的重要、知道了如河提问问题来引导我们的意焦和算念、晓得了价值观和心则对我们人生的影响,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五大要素的组成单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