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子人格假面舞会

  美国有部影片名字叫《茧》,故事讲的是一位积极进取的船长爱上了一位窈窕的妙龄女郎。其中有这样的镜头:在洒满阳光的午后,清爽的海风拂起女郎的秀发,她走下甲板,进入船舱。船长被女郎深深吸引,悄悄尾随而至,附身从钥匙孔偷窥。船长心荡神迷地看着女郎宽衣解带,女郎那性感的肌肤晒成微褐色,那么美丽。当女郎伸手到颈后,脱掉头发和面皮,从身体皮囊里走出来时,船长大吃一惊。女郎皮囊里竟是一具闪闪发亮的发光体!当他的眼光透过钥匙孔与她的目光相遇时,惊恐之余,落荒而逃。其实,生活中的我们,何曾不是一具披着人形外衣的发光体呢?正如意大利学者汤玛斯•甘帕尼拉所说:“在世界的舞台上,我们的灵魂演出着一场化装舞会,把自己隐藏在躯壳和他的附属身份的背后。”

  赛奇•布鲁梭罗的小说《蓝狗时代》里有这样一段故事,普安布鲁夫中学有个聪明绝顶的数学老师,这个高个儿、秃顶、瘦得吓人的家伙对学生的蔑视压得人抬不起头来。他能蒙着眼睛同时与十个人下棋,可是偏偏在一次棋艺比赛上,这位不可一世的天才老师却输给了班里的笨女孩索尼亚。比赛之前,索尼亚做的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在身上涂了防晒油,然后悠闲地晒了两个小时太阳,于是笨女孩成了天才棋手。同样不可思议的是,索尼亚在睡了一觉之后,就又成为一个普通的笨女孩了。这个故事实际上就是在讲一个人不同子人格闪亮登场时的不同表现,后来索尼亚的一个勤奋学习的子人格出场了,她以惊人的高效率在图书馆里读书学习,两个小时掌握了日语,在读书时能一边用汉语做笔记一边译成德语。再后来索尼亚的人生戏剧的主角换成另一个弱智的子人格,结果索尼亚学习母语的拼写都很困难了。

  故事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毕竟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在同样的一个人身上,不同的时间场合会表现出不一样的“面孔”,可能一会儿是天才,一会儿又是低能儿,就像人戴着面具在演戏一样。其实,任何一个人的性格都像一个多棱镜,不同的时间地点,映射出不同的方面。比如一个人在老板面前的表现与在妻子儿女面前的表现肯定不同,在同事面前的表现与在朋友面前的表现又是两回事。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历程何曾不是一场形形色色的子人格假面舞会呢?

  几乎是从我们走人社会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学习认同我们所扮演的角色,我们一天天长大,需要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多。我们在扮演讨好者、父母、警察、工人等角色的同时也认为自己就是这个角色,一整天当中,我们会表现出各种面貌的自己,不同的子人格轮番登场。然而,如果我们固着于某种角色,始终如一地伴随陈年旧曲,跳着老掉牙的舞步时,我们就会吃苦头,因为不善于变通和适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