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的多种动机

  马斯洛指出,除少数特殊意义的例子外形为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冲动、需要、目标、目的或职责都可以包括在行为的决定因素之中。这种行为的出现是要完成某件事件,例如,走向某个目的地、采购食物、寄信、做书架或者为薪水而工作。

  行为与动机有多种关联,以艺术为例,马斯洛说,当艺术寻求交流,力图激起感情、表现和影响他人时,艺术创造就是相对有动机的;艺术还可以是相对无动机的,这时,它是表现性的而不是交流性的,是个人内部的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

  关于表现性行为,马洛斯指出,任何需要或任何能力都是一种冲动,因而都会寻求表现。与行为的作用和目的相对照,行为的风格被列为表现性的一个例子。

  马斯洛曾试图研究强控制性女性(坚强、自信、逞强好胜型)与弱控制型女性(顺从、羞怯、退却型)之间的各种差异。他发现了很多的区别,以致最后仅仅通过对她们的走路、谈话等进行观察就能够较轻易地作出判断。性格结构在趣味、衣着,社交场合的行为,以及明显的手段性、目的性、有动机的行为等方面自然地表现出来。性格较强硬的人在对食物的选择上喜欢更咸、更酸、更苦、更辣以及味道更刺激的食物,甚至可以不顾其外观上的不雅观,例如,水生贝类动物;喜欢新奇、古怪的食物,如烤松鼠、蜗牛等。她们不拘小节,恶心、呕吐的机会很少,对于匆忙准备的不雅观的饭食也很少感觉惊慌。但是她们比弱控制型女性更沉迷口腹之乐,胃口更好,也更馋于美味佳肴。

  马斯洛从他的研究中发展出一种新理论,这种理论以支配性而非性选择为核心。他也很自然地开始思考人类的性于支配有多大联系。他开始对女大学生进行一系列的金赛式的性调查。他选择女性作为调查对象是因为:a.男人有夸张的倾向,所以会扭曲事实,b.女性一旦下决心合作,她们就会比男性更坦白。另外,“对女性调查更加有趣,女人的本性对于一个害羞的男孩来说是很神秘的”马斯洛所着手做的是比较支配的等级和性的等级,后者包括滥交、同性恋、手淫、性实验等等。他的基本发现可以直接地表述为:性

  与支配有直接的联系,支配性强的女人更倾向于手淫、滥交、同性恋等等。而滥交、手淫等与支配性的联系比它们与性欲的联系更紧密。一个中等或低等支配性女人可能会有很高的性欲级别,但她们的性体验经常是非常有限的。低等支配性女人(他们很难与调查者合作)倾向于把性的主要目的看成是生育;调查中一个低支配性的女人当她知道自己不能生育时就拒绝与丈夫发生性关系,即使她性欲再强。她们讨厌裸体并认为生殖器很丑陋(支配性强的女人通常喜欢观看、触摸、想象阴茎,并认为它很美)。

  女人对男人的选择也显示了相似的特征。支配性强的女人喜欢支配性强的男人,她们喜欢没有感情的、带有暴力性的做爱。她们喜欢被冲击得站不住脚,而不是温柔地被求爱。她们希望被迫进入屈服的角色。有一个支配性非常强的女人(马斯洛承认她是最神经质的调查对象),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找到一个支配性比她还强的男人,并与他结婚。几年以后,他俩的关系完好如初。“她实际上经常与丈夫找碴打架,使他丈夫愤怒,变得暴力,最后以强奸的形式结束战斗。这也是这个女人的最兴奋地性体验。”

  中等支配性的女人对于支配性非常强的男人有畏惧感。当然,一定程度上的支配性也是她们喜欢的。她们需要的是一个有家庭感的丈夫和孩子的父亲,而不是情人。支配性低的女人倾向于害羞而且不信任男人,但她们也希望有孩子。调查发现她们喜欢支配性低的男性,即那种“温胆、害羞”的男人,他们在和喜欢的女人说第一句话之前可能已在远处仰慕对方几年了。支配性强的女人对性抱着一种现实的态度,而中等或较低支配性的女人需要的则是浪漫、诗意、微暗的灯光和幻想。当这些女人因强烈的性欲而滥交之后,会产生很强的罪恶感,甚至导致自杀。

  性高潮与支配性也有直接联系,马斯洛在这方面的发现也很精彩。一个支配性非常强的女色情狂可以通过看男人就达到性高潮,但她承认说她与两个情人做爱时却无法达到高潮,因为他们太虚弱。另一个支配性强的女人非常鄙视她的丈夫,她试图使自己与丈夫性交时不发生高潮;当她因为她的性欲很强而产生高潮时,她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支配性强的女同性恋者的性行为为似乎完全是由支配性决定的。有一个被调查的女同性恋者,她曾引诱了许多女孩子,她喜欢比她漂亮而且有母性感的女孩。她起先引诱的女孩都不喜欢她,或者对她很冷漠,后来,在过了很长时间以后,她逐渐地使她们容忍与她握手,拥抱,接吻,直到最后使对方达到性高潮。“在这种时刻我总感觉到力量无边,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而她自己的性高潮是在她同性恋关系中的后期才出现,而且这并非她引诱女孩儿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说,同性恋与支配性事紧密相关的。马斯洛还发现支配性强的男性真正获得满足是引发性高潮而并非获得性高潮。支配性正是在使对方精神恍惚、失去控制中得以建立的。遂于中等和较低支配性的女人,她们的性高潮倾向于依赖一种被爱与安全的感觉。

  中等支配性的女人与支配性不很强的男人更容易发生性高潮。只有两例特别,男性不得不表现出支配性很强的行为,如把她们扔到床上,她们才能获得性高潮。

  总的来说,女性需要感到自己处于屈从于男人的地位才能产生性满足感。

  关于暴力攻击行为,马斯洛在他的关于人类动机的综合性理论中常谈到侵犯性的暴力攻击行为。

  他认为侵犯性攻击行为的理论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类相信这种行为是本能的,是人类天性中固有的;许多行为科学家都把仇恨和侵犯行为说成是人类天性。这一点事根据对动物的观察得出的。因为动物是互相侵犯、破坏成性的;而人也是一种动物,所以他对暴力也会有一种本能的爱好。马洛斯驳斥了这种观点,是持反对意见的一派。

  他指出,尽管有一些动物具有侵犯性,但许多动物却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动物王国中同一种动物内部成员间的暴力和侵犯行为与其说是规律,不如说是例外。而且,那些与

  人关系最近的动物几乎没有本能的侵犯行为。猴子尤其如此。马斯洛曾在大学里研究猴子并作了实验。他发现如黑猩猩实际上就没有过为侵犯而侵犯的行为。然而马斯洛也的确承认,对某些个别的动物和某些种类的动物来说,暴力和侵犯行为似乎就是它们的天性。

  人类学家发现暴力和仇恨的程度在有些原始文化中可以是零,而在另一些文化群落中却可以达到百分之百。“阿拉派什人(theArapsh)是那样温和、友爱、互让,以致他们得费好大力气才能找到一个有一点个人意志的人来主持他们的各种仪式。而另一个极端也使我们发现像恰克奇(chukchi)和多布(dobu)那样的民族,他们互相憎恨到了极点,恨不能将对方斩尽杀绝。”

  马斯洛对北部黑足印第安人的研究使他确信,人类侵犯行为的根源在于文化而不在于遗传。他发现这些印第安人根本不知侵犯为何物,尽管这个民族很骄傲、坚强,有自力更生的桔神。他还发现即使是吗了洒受酒精影响后,这些印第安人也仅仅是变得欢快、友好,而不是互相冲撞。

  应该说侵犯性攻击行为是基本心理需要受到挫折、或无力满足基本心理需要时的一种反应。一个学会理解自己及他人的健康人是不会诉诺暴力、侵犯或破坏的,尽管他完全有能力保卫自己。健康、成熟的人乐于与他人建立友谊,互相友爱、合作,乐于向集体一起工作。而心理变态者或神经症患者因没有能力与他人建立良好关系并满足他们想得到他人承认和赞许的强烈心理需要,所以在憎恨与破坏行为中找到了某种乐趣。对那些按达尔文的“适者生存”来认识世界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满子奸诈、自私与侵犯成性之徒的危险之地,在这些人看来,侵犯性攻击行为是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一种反应或防卫。我们社会的极端分子是心理变态罪犯。他们杀蛾、残害、折磨他人,而没有一丝悔意。马斯洛是这样描述他们的:“我认为这样去认识心理变态者能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他们:他们没有爱他人的感觉,因而可以不带仇恨,也不带乐趣地伤害、甚至杀死他人,就像杀死那些碰巧成了害虫的动物一样。”

  马斯洛认为,既然侵犯性攻击行为主要是文化所带来的,那么一舱说来它是可以被杜绝和纠正的。

  正确处理侵犯性攻击行为的方法是不要害伯。我们必须学会如何才能不害怕自己的进攻性。如果把我们的身体比作汽车,那么侵犯性攻击行为就好比是汽车里的汽油。它确实有相当的能量,并且可以产生相当大的作用。以下边的方式处理攻击性,或许会温和一点:诸如把“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喜欢那样”,改成“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你应该那样做”的话说出来。

  马斯洛认为这种处理攻击性的方法是相当明智和坦率的。这意味着这种人是健康成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