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格的形成之自律与同律

  在我们试图理解内部和外部、自我和世界的关系时自律和同律之间的复杂关系是我们面临的又一个难题。我们会很容易地同意下述说法:在我们内部有两大意向或需要,一种趋向自私,一种趋向无私c从自律的自身看,它倾向十引导我们趋向自我满足,趋向和世界争胜的力量,出于它自身的法则愈益充分地发展我们自身内部独特的自我,亦即出于它自身内在的动力、心灵白生自长法则而非环境的法则。这些心灵的法则和外部现实非心灵世界的法则是不同的,是分离的,甚至是对立的。

  但我们似乎也意识到有一种与上述倾向相矛盾的倾向,而且是一种强烈的倾向,那就是要放弃自我,使我们自己淹没于非我中,放弃意愿、自由、自我满足、自我控制、自律。由于它的病态形式,导致了血统、乡土和本能浪漫主义,导致受虐狂,对人的轻视,不是寻求完全在人以外的价值,就是寻求人的最低动物本性以内的价值,两者都出于对人的轻视。

  马斯洛在高自律和低自律之间进行区分是希望这样做有助于我们理解内部和外部之间的同型性,并由此为改善人格与世界之间的沟通打下一个理论的基础。

  马斯洛指出,人身上发现的自律和力量在感情上可行的人与感情上不可行的人是截然不同的。非常宽泛但并非不太准确地说,是世界争胜的人格的增强,这种争胜是在一种非此即彼的二元方式中进行的。在这种方式中两者不仅是完全分离的,而且是相互排斥的,好像彼此是仇敌,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自私的自律和力量。在这个丛林式的世界中,这样的人是凶狠的狼。在马斯洛最初用猿猴来研究“力量”的这些不同性质B1,他把这称为专制的或法西斯的统治。在以后对大学生的研究中,他又将之称为不可靠的高统治。

  在可行的高统治世界里,人人都有对世界和他人的感情,有大哥哥般的责任感和对世界的信任感,和世界打成一片的情感,而不是敌对感和畏惧感。这些人物的优越力量是为了欢乐,为了爱,为了帮助他人而利用的。

  依据种种理由,马斯洛说,这些不同是心理上健康和不健康的自律之间的不同,也是心理上健康和不健康的同律之间的不同。马斯洛也发现,这一区分使人们意识到自律和同律是相互联系的,而不是彼此对立的;当人更健康、更真诚地成长时,高自律和高同律会在一起成长.一起出现,并最终趋向溶和,构成一个更高的把两者都包括在内的统一体。在这种条件下,自律和同律、自私和无私、自我和非我、纯粹心灵和外部现实等等的二元分离都会趋向消失,并能看作不成熟和不完善发展的副产品。

  马斯洛指出,在自我实现的人中,这种二歧超越可随时观察到,但它在我们大多数人中,只有在我们自我内部和自我与世界之间最高整合的时刻才能看到。在男女之间或亲于之间最高的爱中,当人达到力量、自尊、个人特征的极点时,他也同时会和他人打成一片,失去自我意识并在一定程度上超越自我和自私。在创造的时刻,在深刻的美感体验中,在顿悟体验中,在生孩于时,在跳舞时,在体育体验中,在其他马斯洛曾统称为高蜂体验的时刻也发生同样的情况。在所有这些高峰体验中,人根本不可能明确地区分自我和非我。也就是说,高峰体验时的人整合起来了,他的世界也整合起来了;他感觉良好,他的世界也显得良好了等等。

  首先请注意,这是一个实证的论述而不是一个哲学的或神学的论述,任何一个人都能重复这些发现。马斯洛断言,这是在谈论人的体验而不是超自然的体验。

  其次要注意的是,这含有不同意各种神学陈述的意思。神学家认为,超越自我的界限意味着摒弃或否定,或失去自我或个人特征。在普通人的高峰体验以及自我实现的人中,这些是越来越高的自律发展的终端产物,是达到自我同一的终极结局;它们是自我超越的结果而不是自我湮灭的结果。

  最后要注意的是验。假如这是进入另刻。它们是短暂的体验,不是恒久的体验。假如这是进入另一个世界,也总有回归日常世界的时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