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特殊的自然催眼状态

  如果把人比喻成电视,把意识状态比喻成节目频道,那么,这是一台 拥有非常多节目频道的电视,而大部分的人在一生当中只看了其中寥寥数 个节目频道,浑不知这台电视还有非常多的节目频道可以选择。
 
  正如有了遥控器,观众就可以随心所欲转换到自己喜欢的节目频道, 同样的,催眠就是一门研究如何调整意识状态、改变意识状态的学问。 一般人最常体验到的意识状态是:清醒状态、睡眠状态、做梦状态。 这三种状态占据了我们绝大多数的时间。
 
  然而,除了这三种状态外,还有一种状态是我们要特别指出来的。 要入睡的时候,我们会先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这时候还有一部分清 醒意识,然后过一会儿才真的睡着了。
 
  要醒来之前,我们会先出现似醒非醒的状态,这时候有一部分清醒意识抬头了,然后过一会儿才真的醒来。
 
  这两种都是自然出现的改变意识状态(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 ,简称ASC。
 
  对催眠师来说,这两种ASC就是自然催眼状态,你认知到这一点之 后,就可以利用这两个时机输入催眠指令,从而调动潜意识的力量了。
 
  以上是自然产生的,接下来,我要特别强调两种经由努力所产生的 ASC。
 
  两种特殊的ASC
 
  首先,持之以恒地锻炼静坐、冥想、气功,会进入范围非常广的ASC。
 
  以佛教为例,它累积了古代无数修行者的修证,归纳出了一张版图 辽阔的禅定地图,从欲界的粗住、细住、欲界定、未到地定,到色界的四 禅——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到无色界的四无色定——空无边处定、 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
 
  每一种禅定,都可以视为一种不同的ASC。这张佛教的禅定地图,详 细描述了各种身心觉受以及智慧与神通的开显。
 
  像释迦牟尼佛夜睹明星开悟的那一瞬间,赞叹道:“奇哉,奇哉! 一 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 ”可以说是史上最华丽的ASC吧!
 
  像中国禅宗的六祖慧能,当他夜访五祖,听讲《金刚经》,当下开悟 之时,忍不住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 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
 
  从这连续五句的“何其语式”,可以感受到六祖慧能在这种开悟状态 下,直接目睹生命真相时,那种强烈的狂喜与1>亨奇!
 
  再以气功为例,凡是气功要产生疗效,气功师一定要进入功态,功态 就是ASC的一种。如果没有ASC,气功只不过是花样比较多的健身操而已。
 
  有了ASC的加持,就算是平常的走路、伸展、睡觉、站起来、坐下 去,都会摇身一变成为气功法门。
 
  可以说源远流长的中国气功,对于意识状态的光谱贡献厥伟。
 
  要在中国找到气功师的神奇事迹可以说遍地皆是,但我在阅读美国着 名的心灵作家狄巴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的着作时,读到一则中国 气功师的故事,觉得尤为难得且颇具启发价值。
 
  我朋友不习惯在健身房锻炼身体,他在某个设备上用力过度,而 伤了右足。之后几天,不论何时,只要他将重量放在那只脚上,就开始 觉得越来越痛,直到几周之后,他几乎无法走过一条街道而不坐下休息 的。医生检查后,发现他患了 一种叫做足底筋膜突(Planar Fascitis)的毛病,脚跟和脚前方的联结组织被拉伤或拉断了。这种状况可经由特定的 练习而获得改善,严重的可能需要外科手术,但不一定会成功。
 
  我的朋友是个坚忍克己型的人,决定强忍痛苦,只偶尔做做所需 的练习。可是,后来他发现走路很困难。在绝望中,他找到了一位中 国治疗师。
 
  “我去到他的办公室。那只不过是在一间功夫馆背后的小房间而 已。他是个五十来岁的矮个男人。他看来并没有神秘或有灵性的样子, 也看不出对治疗有任何天赋。但他的治疗很杰出。’’我的朋友回忆道。
 
  “在温和地感觉我的脚后,他站起来,在我背后的空气里做了 几个手势。他从没实际地碰触我,当我问他在做什么时,他只说是在 我的能量场里转几个键而已。他这样做了一分钟左右,然后叫我站起 来。我做了,没感觉到痛,一点都不痛。你必须记住我是一跛一跛进 来的,几乎没法走路。
 
  “在全然的惊异中,我问他做了什么。他告诉我,身体是心智投 射的影像,在健康状态下,心智保持这影像的完整和平衡。而受伤或 疼痛能促使我们由受影响的部位撤回我们的注意力。那样的话,身体 的影像开始恶化,其能量模式变得受损、不健康了。所以治疗者重建 正确的模式—这是实时完成的,就在那个点上—之后病人自己的 心智便负起维持它那样子的责任。
 
  “我四周走走,只是想确定我没愚弄自己,脚确实好了。当我 这样做时,治疗者不经意地说,可以训练我做同类的工作。‘真的吗?’我说。要怎么样才能完成像这样的事呢?他回答道:‘你只要 丢掉它是不可能的信念。’ ”
 
  直到今日,我朋友的痛没再发生过,那够令人讶异的了。?
 
  在这个案例里,这位中国气功师非常自然地进人ASC,然后帮助个案调 整了无形的能量场,于是达成了Deepak Chopra心目中一次奇迹式的治疗。
 
  其次,通过特定的呼吸方法,可以产生效果强烈的ASC。
 
  例如,我的课程中有时候会引导学员通过特殊的呼吸技巧,来释放深 层的心理创伤,爬升至心灵高层进行生命回顾,学员往往会得到类似髙峰 经验的效果。
 
  由于人是一部生化机器,所以会受到化学物质的影响,因此,除了依 靠自力来达成ASC,服用某些药物也会出现ASC。
 
  人类社会中最普遍的经由药物来进入ASC的方法,就是饮酒。
 
  适量的酒精,会令人微醺,身心舒畅,情感奔放,灵感纷陈,这也是为什么李白能够斗酒诗百篇,为什么书法大家张旭会成为草圣为什么许 多人酒后吐真言,为什么酒成为古今中外大宴小酌必备良品。
 
  我自己就有过一次在烟台海边的美妙饮酒经验。
 
  那回与几位山东学员共进午餐,席间饮了一小杯当地出品的药酒,五 分钟后,立刻进入ASC,感觉到情感奔放,头脑清晰无比,酷似内心某一 座大资料库芝麻开门了,既能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细微的心理状态,又能润 泽地予以响应,直接弹动对方的心弦。
 
  餐后,散步于烟台美丽的海滩,只觉天空洁净辽阔,海水蓝得艳丽绝 伦,那一波波的海浪如此富有节奏,眼前景物无不灿烂发光,我的心灵仿 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犹如蜜滴入了奶,奶化人了蜜。
 
  此刻我写至这里,已经是五年前的往事仍然带给我愉悦难言的觉受。
 
  不过,酒精是有副作用的,当酒精浓度增加到某个程度之后,会使人 头晕头痛、自我克制能力降低、神经反应迟钝,以至于产生酒后起冲突、 冲动误事、驾车肇事率上升等不良结果。
 
  人类历史上,酒曾经多次在不同地域、不同国度、不同文化中被明 令禁止,却又越禁越流行,关键就在于它是一种最容易制造、取得的 ASC药剂。
 
  而人有一种内在的倾向,渴望进入ASC,因为在更深的ASC里,人可 以更接近内在本质。
 
  除非有一种更普遍更低副作用的ASC药剂问世,不然酒注定会继续长 长久久陪伴人类。
 
  还有很多比酒精更强烈导致ASC的化学物质,有些藏于植物之中,如 某些种类的仙人掌、蘑菇,有些是人工合成的,如《美丽新世界》作者赫胥黎大力提倡的Mescaline、美国嬉皮年代最爱的LSD。
 
  虽然主流社会向来谴责迷幻药物,欧美却一直有许多青少年寻求 迷幻经验,世界上最着名的研究LSD的权威学者Stanislas Grof曾在 Beyond the—书里说过:“虽然导致迷幻境界的化学剌激极易辨识,
 
  但这并不代表研究人类体内吸收后的生化药物反应,就能完全解释迷幻境 界的全体。迷幻药只是引发迷幻境界的起因,或触媒,将人心理的某种潜 力释放出来。”
 
  由于这些致幻剂使用不当会对身心产生严重后果,目前已为大多数国 家列为法定管制药品。
 
  其实,如果论及导致ASC的化学物质,那么,我必须说,全宇宙最厉 害的生化制药工厂,就是我们的大脑。
 
  我们的大脑可以合成的神奇物质绝对远远超过地球上任何一家药厂。
 
  无论是止痛、致幻或者产生狂喜、高潮、天人合一的感觉,我们的大 脑都能完美无瑕地胜任。
 
  通过身心灵的平衡修炼,我们的大脑可以生产出纯天然的生化物质,远 远优于上述化学物质,可引导我们一览天堂的滋味,而且完全没有副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