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内在身体

  本体是你最深处的自我
 
  你先前说过往内在扎根,或进驻身体的重要性。你可以做个解释吗?
 
  身体可以变成进入本体(存在)领域的入口点。我们现在就深入一些看看。
 
  我还是不太了解你说的本体(存在)是什么意思?
 
  “水?水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这就是一条鱼用人类的心智会说出来的话。
 
  请你停止尝试去了解本体(存在)。你已经对本体(存在)有了相当的偏见。可是心智老想着要把它塞进一个框框里,再贴上一个标签。这是行不通的。它不能变成一个知识的标的。在本体(存在)里,主观和客观是融合为一的。
 
  在超越名相的永恒的“我是”(I am)里,本体(存在)才可以被觉受得到。先有感觉并且因此知道“你是”,而又安住在这个如如不动的状态里,就是开悟。也就是耶稣说过的可以让你自由的真理。
 
  挣脱什么的自由?
 
  挣脱幻相的自由。认为你只是你的形体和心智的幻相。这个佛陀称为“我相”的幻觉,是一个核心的误谬。挣脱了由这个幻相所生的无数恐惧虚假的自由——这种恐惧便是你从这个梦幻泡影的形相,汲取你的自我感时,便如影随形的苦因。还有挣脱罪恶的自由。这个罪恶就是你虚幻的自我感主导着你的思考、说话、和行动时,你无意识加诸在自己和他人身上的痛苦。
 
  超越文字相
 
  我不喜欢罪恶这个字。它隐含着我被批判,并且被宣判有罪的意思。
 
  我能了解。几世纪以来,许多像罪恶之类的文字,因为人类的无明、误解或控制欲,而导致了错误的观点和文化诠释。不过这些文字里包含了真理的核心。如果你不能超越言诠,而无法认知文字所指涉的实相的话,就不要使用它们。不要被文字障所困。文字充其量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罢了。文字是抽象的。它和一个指引身外之物的指示牌没有两样。蜂蜜这个字并不是蜂蜜。你尽管研究、讨论蜂蜜,可是除非你亲口尝过,你才会真正地知道它的滋味。一旦尝过之后,文字就不那么重要了。你也不会再对它执着不放了。同样的道理,你大可耗尽你的下半辈子,不断地谈论或思考“神”,可是这样就表示你知道,或者瞥见了“神”这个字所指涉的实相了吗?这么做和执迷不悟地执着于一个指示牌、和一个心理偶像有什么差别?
 
  反过来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不管基于什么理由,就是讨厌蜂蜜这个字。或许就会阻止你进一步地去品尝它。如果你对神这个字有一股强烈的反感,这是执着的负面形式。你否定的也许不只神这个字,甚至连它所指涉的实相也一起否定了。你无异断绝了自己体验这个实相的可能性。这一切当然与你的心智认同密不可分了。
 
  所以,如果一个字已经对你起不了作用,就把它丢了,换一个对你起作用的字。如果你不喜欢罪恶这个字,就把它叫做无意识或疯狂好了。如此一来,就比方像罪恶等被误用已久的文字,也许更让你接近真理,更接近文字背后的实相,而少生愧疚之嫌了。
 
  我也不喜欢那些字。它们暗示着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暗示着我被人批判。
 
  我当然不对劲了——不过没人批判你。
 
  我没有针对你个人的意思。难道你不属于这个在二十世纪之内,就屠杀了上亿人口的人类吗?
 
  你是说连坐罪?
 
  这不是罪不罪的问题。可是只要你被我执的心智掌控一天,你就是人类集体丧心病狂的一份子。也许你还没有很深入地看过人类在心智主导下的现状。张开眼睛,看看那些无所不在的恐惧、绝望、贪婪、和暴力。看看那些人类对彼此、对地球上的众生,一直持续地在无远弗界的层面上,所造成令人发指的暴行虐施和苦难。你不需要遣责。只要观察。这就是罪恶。这就是丧心病狂。这就是无意识。最重要的。不要忘记观察你自己的心智。在你里面挖出丧心病狂的根源。
 
  找到你无形且不灭的实相
 
  你说形体认同是幻相的一部分。那么肉身,就是形体,要如何体现本体(存在)?
 
  你可见、可触的身体,无法把你带入本体(存在)。可是,这一个有形和有觉的肉身,却只是一具躯壳。或者说,是对一个更深层实相的有限且曲解的感知。在你与本体(存在)连系时的自然状态下,这个深层的实相,就能以一个无形的内在身体——你内在那个鲜活的临在——随时随地的被觉受到。所以“进驻身体”,就是从内在去感觉你的身体,感觉身体里面的生命,从而知道你是超越外相的。
 
  不过这只是你内在之旅的起点。由此你将进一步深入一个无比宁静、和平、却又充满力量和活力的领域。一开始你也许只是偶尔瞥见这个陌生的宇宙。可是透过这些瞥见,你会逐渐体会到,自己不再是这个内在宇宙里毫无意义的碎片,一个在生死之间,短暂地羁留在片刻享乐之后,承受着痛苦和彻底虚无的碎片。在你的形体之内,与某一个无以理解,无法言传的浩瀚、无量又神圣之物连系着。虽然无法言传——我还是在谈论它。我的话不是要给你一个可以相信的事物,而是要向你显示,你可以凭着自己知道它。
 
  当你的心智占据了你所有的专注时,你便与本体(存在)断绝了连系。这种情形发生的时候(多数人经常如此),你就不在你的身体里。心智吸走了你所有的意识,把它转型成心智的材料。你无法停止思考。强迫性的思考已经变成了集体性疾病。你对于自己是谁的整个认知,都来自于心智的活动。你的身份认同已经不再根植在本体(存在)了,它变成了一个脆弱而需求不止的心理结构,继而创造了成为情绪主导的恐惧。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一样东西:深层自我的觉知——你无形不灭的实相便消失不见了。
 
  要对本体(存在)觉知之前,你需要把心智里的意识收回。这是你的灵性之旅中,最根本的一个任务。这个任务会把先前被困在无益的强迫性思考中,大量的意识释放出来。一个极为有效的方法就是:单纯地把注意力的焦点从思考上移开,而导入你的身体里。在这里,你立刻就可以感受到那个以无形的磁场,赋予肉体生命的本体(存在)了。
 
  和内在的身体连系
 
  请你现在就试。你也许觉得闭上眼睛练习比较有用。等过一段时间,“在身体里”变得比较自然、比较轻松的时候就不需要了。把你的专注导入你身体里。从里面感觉它。它是活的吗?你的双手、手臂、腿和脚——你的腹部、你的胸腔里有生命吗?你能感受到在你身体里赋予每一个器官和细胞跃动的生命,和无所不在的微妙能场吗?你能感受到那个同步地存在于你身体里每一个部位的单一能场吗?用几分钟的时间,专注在你内在身体的觉受上。不要想。感觉它。你付出给它的关注越多,这个觉受就会越清楚、越强烈。你会感觉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更加活跃。如果你天生就有敏锐的视觉,也许你可以观想自己变得通体透明。虽然观想可以暂时的帮助你,不过还是把重点摆在觉受上,而不要太在意可能出现的图像。再漂亮、再有能量的图像,先天上已经被形相所限定了,也因此限制了你无法做更深入的探索。
 
  ∽
 
  你内在身体的感觉是无形、无限、而且不可蠡测的。你随时都可以更深入地探索。如果你现阶段感觉不到什么,那么就关注在你能感受到的。或许你的手、脚只有轻微的酥麻。这就够了。专注在这个感受上。你的身体正在复活。以后我们再多加练习。请睁开眼睛。即使你环顾房间的同时,也要保留部分的注意力在你内在的能场上。你的内在身体,位于你的形相身份通往本质身份——你的真性——的门槛。千万不要失去跟它的连系。
 
  ∽
 
  透过身体进行转化
 
  为什么多数宗教都遣责或否定身体?灵修都好像都把身体当做一个障碍,甚至是罪恶的。
 
  为什么求道的人多,得道的人少?
 
  人类在身体的层面上,和动物所差无几。所有基本的生理作用——享乐、痛苦、呼吸、吃、喝、拉、撒、睡、求偶、繁殖,当然还包括了生与死——我们都和动物一致。人类从恩典和合一的状态中,堕落至幻相里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突然间从一具恍似动物的身体里醒来。这使得人类深感困扰,“不要唬弄自己了。你不过是只动物罢了。”这句话像是毫不留情面的一个事实。可是它是这么令人困扰、又令人难以下咽的事实。亚当和夏娃看到看书赤裸的身体,不由得害怕了。无意识对他们动物本能的否定趁虚而入。他们可能被强大的本能驱力所掌控,而退转回完全无意识的威胁变得非常真实。羞耻和禁忌便出现在身体的某些部分和功能上,其中以性欲为大。他们的意识之光还没有亮到可以让他们和自己的动物本能握手言欢的地步。也还不到让他们容许它存在,甚至于安住在这个层面的地步——更遑论深入它,找出隐藏其中的神性,找出幻相里的实相了。因此,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们切断了和身体的连系。现在他们认为自己拥有一具身体,而不是他们的身体。
 
  宗教兴起之后,这种人、身的分离,变成了公然的“你不是你的身体”的信念。于是东西社会,跨越所有年龄层,无以数计的人们,开始透过对身体的否定来寻找神、寻找救赎或悟道。这种态度以各种形式呈现,禁绝感官的享乐,特别是性欲的禁绝,还有禁食和其他的苦修。甚至不惜施加痛苦,企图削弱或惩罚自己的身体,因为身体在他们眼里是罪恶的东西。基督教称为禁欲。其他宗教则透过入定或灵魂出体经验来逃避身体。至今还有许多人这么做。即使是佛陀也曾历经禁食和六年严苛的苦修,以达到弃绝身体的目的。最后还是在放弃苦修之后才开悟的。
 
  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人透过弃绝身体或对抗身体、或者凭着出体经验而开悟的。虽然这一类经验着实令人神往,也会让人瞥见由物质界解脱的境地。你终究还是要回归到根本转化的发源地——身体上去。转化要透过你的身体,不是远离你的身体。这也是为什么真正的师傅,从来不主张对抗身体或弃绝身体的原因。虽然那些以心智为根器的追随者经常这么做。
 
  古老的教诲中,凡是涉及到身体的只剩下断简残篇。其中如耶稣曾经宣称的“你整个身体都将会充满光。”或者藏诸名山沦为神话。比如传说中耶稣一直没有抛弃他的身体,而是和他的身体一起升入“天国”。当今之世,几乎没有人了解这些断简残篇或神话的密意。“你不是你的身体”的信念盛行一时,因而导致了身体的弃绝和逃避身体的企图。无数的求道者因而在灵性的实现上受阻,而无法成为得道者。
 
  我们有可能找回失落的古训,或者自断简残篇在将之重建?
 
  不需要这么。所有灵性教诲都来自同一个源头。从这个意义来看,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位师傅。他以诸多的形相显化出来。我是这位师傅。一旦你能取得这个内在的源头之后,你也是这位师傅。而取得之道就是你内在的身体。虽然所有的古训都来自同一个本源,只要一形之于声、化之为书,便成了文字的堆砌。但文字充其量只是一个指示牌,这一点我们在前面谈过。所有古训都是指往回归源头的路标。
 
  我已经谈过隐藏在你身体里的真理。不过我想再为你把大师们失落的古训,做一个总结——你又多了一面路标了。请你在读这本书的同时,刻意地去感受你的内在身体。
 
  身体实训
 
  你所感知的那个市密度的实体结构,那个难免于生、老、病、死的身体,并不究竟——它不是你。它是你对超越生死的本质实相的错误感知。这归因于它与本体(存在)失去连系后,所产生的心智局限,继而创造出身体作为它孤离信念的证据,并且藉着身体把它的恐惧状态合理化。不过,不要因此弃你的身体于不顾。因为在这个心智所创造的幻相里,在这个无常、有限和死亡的象征里,隐含着你本质的和不朽实相的光辉。不要向你的身外觅求真理,因为真理就在你的身体里面,此外无处可觅。
 
  不要和你的身体对抗,因为这么做无异对抗你自己的实相。你就是你的身体。你那可见、可触的身体,只是一层虚幻的薄幕。它的底层有一个无形的内在身体,是通往本体(存在),进入隐含生命的门径。透过了你的内在身体,你便与这个隐含的至一生命——无生亦无死的永恒临在取得了不可断离的连系。透过内在身体,你与神永远合一。
 
  ∽
 
  往内扎根
 
  关键在于和你的内在身体取得恒常的连系——随时随地去感觉它。你的生命会因此而快速加深和转化。你导入内在身体的意识越多,它的波动就越高。这很像转动调光开关,增加电流使灯光更亮一样。在这样的高能量的层面,负面的情感再也无法影响你了。而你也更加容易吸引能反射这个高能场的环境。
 
  如果你尽可能地关注在身体上,你就会把自己锚定在当下。既不会在外境里迷失自己;也不会迷失在心智的迷宫里。某个程度的思想和情感、恐惧和欲望还在,却不再掌控你了。
 
  请你检视一下,你这一刻的关注在哪里。你是在倾听我说的话,还是在阅读书里的文字。这就是你关注的焦点。你同时也概略地觉知到你处身的环境、和其他的人等等。另外,在你倾听或阅读的行为里,还附带了一些心智活动——一些心理评论。可是你不需要让这些干扰,吸走你所有的关注。试试看你能否在同时间与你的内在身体取得连系。保留一部分在里面。不要让它外泄。从内在,把你整个身体当做一个单一的能场来感觉。就好像你在用你整副身体倾听或阅读一样。以后的这几天、几星期里就做这个练习吧。
 
  (回家功课!)
 
  不要把你的全部的关注交给心智和外境。不计一切地专注你手头上的工作。不过要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感觉你的内在身体,向内扎根。然后再观测它是如何改变了你的意识状态和工作的品质。
 
  当你在等候的时候,不管你等的是什么,利用这段时间感觉你的内在身体。这种方式可以把塞车和排队变成一件乐事。避免在当下之外,投射你的心智。藉着深入你的内在身体,而深入当下。熟练了内在身体的觉知艺术之后,你就能发展出一个崭新的生活方式:一个与本体连系的恒常状态。为你的生命增加了前所未有的纵深。当你根植在你身体的内在之后,你会很容易地以心智观测者的身份保持临在了。不管外在发生了什么,你还是如如不动。
 
  除非你保持临在(进驻身体里是它的基本功夫),你的心智会继续地掌控你。你脑海里习染多年的剧码、你心智的制约,就会支配着你的思考和行为。你也许间隙地摆脱了它,却鲜少持久的。这种情形特别发生在事情“出错了”、遭受失落、或不如意的时候。你制约的反应,在这时候变得不自主、自动化,而且可预期,你会因此而得到主导心智认同意识状态的基本情感:恐惧的滋养。
 
  当这种挑战来临的时候——这是常情——你要习惯性地立刻进入内在,并且尽你所能地专注在内在身体的能场上。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而已。不过你需要在挑战出现的当时就这么做。稍有迟滞,一个制约了的心理情感反应,就会趁虚而入接管你了。当你专注于内在,感觉你内在的身体时,你会在意识从心智撤离的同时,立刻变得宁静和临在。如果那个情境需要你做反应,你的反应会来自这一个更深的层面。你本体里面的无上智慧就像阳光一样,胜过心智的烛火不知凡几。
 
  每当你有意识地与内在身体连系的时候,你就好比一棵扎根在大地的树木,或是一栋根基稳固的建筑一样。这个盖房子的比喻,耶稣曾经用过。可惜这个寓言却广遭误解。他说有两个人都在盖房子。其中一人盖在没有地基的沙上,房子在暴风洪水的侵袭下垮了。另外一个人却把基凿深进入表土之下的磐石上,因此历经洪水的冲袭屹立不摇。
 
  进驻身体前,先宽恕
 
  我尝试着关注内在身体的时候,觉得很不舒服。我有一种恼怒和反胃的感觉。你所说的我都没办法体验到。
 
  在你开始把一部分的专注摆在身体里面之前,你感受到的可能是一个你觉察不到的情绪滞留(累积的负面情绪)。除非你先给它一些关注,否则它就会阻挡你进入内在身体的通道。这个通道就在情绪的下一个层面。关注不是开始去思考它的意思。它的意思是单纯地观测这个情绪,透彻地感觉它,如此一来你就是照它本然的样子承认它、接受它了。我们最容易辨识的一些情绪是:愤怒、恐惧、悲伤等。其他的也许比较难以标识。也许只是介于情绪和生理知觉之间,模糊的不安感、沉重感、或拘束感。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重要的不在于你是否能给它一个心理标签,而在于你能否尽你所能地把它的感受带到觉知里。关注是转化的关键——全然的关注就隐含着接纳的意思。专注就好像一道光束——它是把一切转型为本然的意识焦聚力。
 
  在一个全面动作的有机体里面,一个情绪的存活期很短。它就好像本体上的一个涟漪或水波。当你不驻守在身体里的时候,它的残存期就会延长至数日或数星期之久,或者与其他相同频率的情绪并联,而变成痛苦之身。痛苦之身经年累月地寄生在你的内在,蚕食你的能量,导致生理疾病,让你的生命悲惨不已。(参见第二章)。
 
  因此,把你的关注摆在情绪的觉受上。并且检查你的心智是否执着在一个怨怼的模式里,比如饲养这个情绪的谴责、自怜、或怨恨。如果是这种情况,表示你还没有宽恕。不宽恕通常是针对另一个人或你自己而发的。不过也可能是对一个情境或情状——过去、现在或未来是你心智拒绝接受的。没错,甚至对未来都可能会产生不宽恕。这是因为心智拒绝接受未来的不确定性,不接受未来是彻底超越它所控制的。宽恕就是抛弃你的怨怼,因而放下了悲伤。一旦你体会出怨对除了强化你虚假的自我之外一无用处的时候,宽恕就会自然地发生了。宽恕就是对生命不做抗拒——容许生命透过你而展现。除此之外你只剩一条路可走,就是痛和受苦,或是生命能量的停滞受困,还有许多生理疾病的案例。
 
  在你真正宽恕的那一刻,你就从心智那里收回了你的力量。不宽恕是心智的本性。就像心造的假我,我执一样,没有冲突和对峙就无法存活。心智不宽恕,只有你能。你变得临在。你进入了你的身体。你感觉到本体放射出灿烂的和平和宁静。这也是耶稣说,“进入庙堂之前先宽恕”的原因。
 
  ∽
 
  隐含生命的接环
 
  临在和内在身体的关系如何?
 
  临在就是纯意识——从心智和形相界收回的意识。内在身体是你和初始混沌(unmanifested未被显化的)的接环。在最深的层面来说,它就是初始混沌:放射意识的源头;就像放射阳光的太阳一样。内在身体的觉知,就是意识记得了它的源出,回到了源头。
 
  初始混沌和本体(存在)一样吗?
 
  一样。初始混沌这个词,试图透过否定(un),来表达不可说、不可思、不可想的那个。它藉着说出它不是,而指出它是。本体却是一个正画的名词。请你不要执着在这两个词上,或者开始相信它们。它们只不过是指标。
 
  你说临在就是从心智那里收回的意识。收回意识的是谁?
 
  是你。可是由于你在本质里就是意识,所以也可以说是意识从形式的梦里醒了。这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形式一曝光就消失。你可以持续在你目前的形式里,却觉知了你内在无形和不灭的深处。
 
  我必须要承认这远超过我的理解。可是在某个更深的层面,我似乎又懂你的意思。比较像一种感受。我是不是在自欺?
 
  不,你没有自欺。感受比思考更能让你接近你是谁的真理。我所告诉你的没有一样不是你内在深处已经知道了的。当你达到某一阶段的内在连系时,你一听到真理就可以辨识它。如果你尚未达到这个阶段,做身体觉知练习会促发必要的纵深。
 
  延缓老化过程
 
  内在身体的觉知,还会带来生理方面的好处。其中之一就是:相当程度地延缓了身体的老化。
 
  正常状况下,外在身体老化和枯萎的速度很快。内在身体却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你反而会随着时间更深入地感觉它,更充分地变成它。如果你现在二十岁,等你八十岁的时候,你内在身体的能场感觉还是一样。它的生命力还是一样旺盛。当你由习以为常的不驻体和困于心智的状态中,改变成驻体和临在当下的状态,你的身体会感觉更轻快、更清爽、更有活力。这是因为身体里的意识增多,而它的分子结构的密度实际上已经变得更低的缘故。意识增多意谓着物界幻相的减少。
 
  当你对无时间的内在身体的认同,多过于外在身体时,当临在变成你意识的常态时,过去和未来不能再主宰你的注意力时,你就不会在心灵和细胞里累积时间了。累积时间形成了一个心理负荷,严重地损伤了细胞的再生能力。因此如果你进驻了内在身体,外在身体的老化就会减缓。甚至在身体老化的时候,你那个超越时间的本质,也会透过外形发光,使你不会给人老态龙钟的外貌。
 
  这个说法有科学证据吗?
 
  试试看,你就是证据。
 
  强化你的免疫系统
 
  这个练习在生理上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当你进驻身体之后,你的免疫系统会增强。你带进身体的意识越多,免疫系统就会越强。就好像每一个细胞都醒过来庆祝一样。身体爱你的关注。这也是一种深具潜力的自疗法。多数疾病都是在你不临在身体的时候趁虚而入的。主人不在家的时候,三教九流的闲杂人等就会鸠占鹊巢。当你进驻了自己的身体,不速之客就很难私闯。
 
  被强化了的还不只是你的生理免疫系统:你心灵的免疫系统也大为增强。后者可以保护你免于别人具高度传染性的负面心理——情绪的波及。进驻身体并不是架设一个盾甲来保护你;而是提高你整体能场的频率。让那些低频率的情绪如:恐惧、愤怒、沮丧等,只存在于一个不同序列的虚拟实相里,而不能再进入你的意识场了。即使进来,你也不需要做任何抗拒,因为它会穿越你而去。请你不要一谓地接受或拒绝我的说法。亲身做个测试。
 
  每当你需要提升免疫系统的时候,不妨做一个简单却有强效的自疗式冥想。在你感觉到生病的初期症候时,做这个练习特别有效。如果你用深刻的专注,经常做定时的练习,对已经罹患的疾病也有疗效。它也会抵消任何阻断你能场的负面情绪。然而它不能取代进驻身体的不间断式练习;否则它就只有短暂的效果了。练习如下:
 
  当你有几分钟空档的时候,特别是晚上人睡前或早上起床前的时间。用意识“注满”你的身体。闭上眼。平躺下来。一开始先选择身体的不同部位,短暂地把注意力集中在上面:手、脚、手臂、腿、腹部、胸部、头部等,尽可能深刻地感觉这些部位的能量。这个过程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做完之后,再把内在身体当做一个单一的能场来感觉它。稳住这个感觉几分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要深刻的临在,在你每一个细胞里临在。如果、心智偶尔把你的注意力从身体上拉走,让你在思想里迷失的话,不用担心。你一察觉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只要把注意力再拉回你内在的身体就好。
 
  让呼吸为你导航
 
  有时候我的心智非常活跃。它取得了相当大的动能,我发觉我没办法把注意力拉开,去感觉内在身体。这种情况特别会出现在我进入担忧或焦虑模式里的时候。你有什么建议吗?
 
  当你发觉很难和内在身体连系的时候,通常先专注呼吸上面比较容易。有意识地呼吸。这是一个相当有威力的冥想方式。它会逐渐让你和身体连系上。用你的注意力跟随呼吸进出你的身体。吸气进入体内。感觉你的腹部随着一呼一吸而微微地收缩和扩张。如果你发觉观想比较容易的话,闭上眼,观想自己被光包围,或者沉浸在一个透光体中——意识之海。接着把光吸进来。感觉光体充满你的身体,把它也变成透光体了。然后逐渐地更专注在感觉上面。你此刻在你的身体里。不要执着在任何的心像上面。
 
  心智的创造力
 
  如果你需要为一个特定的目的使用心智的话,把它和内在身体并用。只有当你能做到无思想、有意识的时候,才能发挥心智的创造力。进入这个状态最简易的方法就是透过你的身体。每当你需要一个答案、一个方案,或者创意的时候,把专注力集中在你内在的能场上,让思考暂停。觉察这份宁静。等你再恢复思考的时候,思考就变得新颖而有创意。在做任何思考活动的时候,养成习惯在思考和内在的倾听、内在静默之间,做几分钟的转换。另一种说法是:不要只用头脑思考,用你整个身体思考。
 
  ∽
 
  倾听的艺术
 
  听别人讲话的时候,不要只用心智,要用整个身体倾听。倾听的时候,一面感觉你内在身体的能场。这样做会把注意力从思考移开,而创造出一个宁静的空间。让你在不受心智干扰的情况下,真正地聆听。你等于给了对方一个空间存在的空间。这是你能给出的礼物中,最珍贵的一个。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倾听,因为他们注意力的重心,被思考占据了。他们关注在思考的程度多过于对方说话的内容,而且完全疏忽了真正的重点:对方在话语和心智之下的本体(存在)。当然你只有透过自己的本体(存在),才能感觉到他人的本体(存在)。这就是体现合一,也就是爱的开始。在本体(存在)最深的层面上,你和万有是合一的。
 
  许多人际关系只在心智的层面上互动,而不是人类的沟通和交流。任何关系都无法在这种方式下发展,这也是关系中充满冲突的原因。当心智主控着你的生命时,冲突、对峙、和问题便势所难免。和内在身体的连系,会创造一个无心的、清澈的空间,关系便在这个空间里滋长展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