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手记3:我不要上哈佛大学法学院

  职业选择是人生的重要抉择之一。其中父母的期望时常会与子女的打算发生冲突,在此当中,心理咨询人员应在帮来询者认清自我的同时,增加其父母的思想沟通。心理咨询人员还应注意不要去充当父母与子女冲突的仲裁人,而是当其调和人。这正是下列咨询手记说明的问题。
 
  ————题记
 
  ★ 我不要上哈佛大学法学院
 
  嘉慧是美籍华人,正在读哈佛大学四年级。她性情温和,举止贤淑,说话慢条斯理的。她来找我谈她的职业去向问题。因为同是华人,我们之间的对话基本上用中文。
 
  嘉慧自幼喜欢文学,作文一向不错。上哈佛大学之后,她就在哈佛大学学生自办的报纸Crimson当记者,最近又被提拔为副主编。同时,她还不断给美国某些很有影响的报刊杂志投稿,并很受一家妇女杂志主编的青睐,几乎每投必中。
 
  嘉慧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名记者或专栏作家。
 
  可惜嘉慧的父母,特别是她的父亲并不这么想。他们给了嘉慧两个选择:一个是学医,另一个是学法律。
 
  嘉慧的父亲是个医生,叔叔是个律师。当初两兄弟由台湾来美国留学时,一个想学文学,一个想学艺术,结果谁也没有按照自己原先的兴趣行事,而是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另选择了专业方向。由此,嘉慧的父亲时常教训嘉慧说:“美国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最现实的事情就是钱。有钱就受人尊重,没钱就受人鄙视。而挣钱最可靠的两个行业就是医生和律师,你知道吧?”
 
  嘉慧有个姐姐,她在父母所给予的两个选择面前,决定去学医,眼下正在读哈佛大学医学院。鉴此,嘉慧的父母很希望她能像姐姐那样听话,选择上哈佛法学院或医学院,毕业后找到一份高收入的工作。
 
  但嘉慧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知名作家,写几本畅销书面立足于文坛。她对写作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与期盼,自言生活最温馨的时刻,就是坐在电脑前打写文章的那一刻。可惜,嘉慧的父亲不能分享她的作家梦,他最关心的问题,是嘉慧什么时候申请哈佛大学法学院。
 
  嘉慧真不知如何是好。
 
  我就是喜欢写作嘛!
 
  嘉慧一脸愁容地坐在我面前,不断地问我该怎么办。
 
  我一再解释说,我只能帮她决策,却不能替她决策。因为无论我替她做出什么决策,都不能使她真正解决问题。唯有她自己想出最适合自己的方示,才会真正解决问题。
 
  “你爸爸为什么这么强求你学习法律呢?”我问嘉慧。
 
  “还不是因为当律师工作稳定,赚钱多嘛。”嘉慧回答说,“而且我老爸有一个理论,就是中国人想在美国社会立足,就一定要打入上流社会。什么做个小商小贩,办报编杂志的工作,都不足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美国人,被人瞧得起。美国是个很实用的社会,有钱,就会有人来巴结你,尊重你;没钱,人家就会排挤你,歧视你。所以如果你想在美国社会过人上人的日子,就要去上法学院或医学院,懂吗?”
 
  “那你怎么看呢?我问嘉慧。
 
  “我承认我老爸说的都蛮有道理。我在台湾的许多亲戚都羡慕我老爸在美国做医生,挣那么多的钱。但我觉得做律师啦,医生啦,那都是你们男生要做的事情嘛,我们女生没有必要活得那么辛苦的啊。”
 
  顿了一下,嘉慧又说:“你不知道我老爸这些年来都是几点下班的,都是晚上八九点钟耶!我才不愿意像他那样过一辈子早出晚归的日子呐。还有,我最害怕在公众场合讲话,可做律师一定要在众人面前滔滔不绝地大放厥词,与人辩论耶,我的口才可没有那么灵光喔。”
 
  “那你爸爸怎么想?”我又问。
 
  “他呀,他总是说,叔叔当初也是一个很胆怯的人,你看他现在却变得可擅长讲话啦。他还总是说,叔叔最初来美国的时候,曾想着去学戏剧,还是爸爸逼着他改学法律的。现在叔叔好生感谢爸爸耶,说是爸爸把他引上了正途。特别是婶婶,长得像个大明星似的,要不是叔叔学法律,她才不会嫁给叔叔呐。”
 
  说着嘉慧理了理头发。
 
  “所以你爸爸也要把你引入正途?”我笑问嘉慧。
 
  “对呀!可我就是不喜欢当律师的嘛。学法律要去背那么多的法律条例,而且每次打官司,都是要钻原来法律条文的空子,制造出什么新的条例来。难怪美国的法律有那么多条例,就是因为大家都想在打官司中,制造出什么新的法律条例来。如果大家都按现有的法律条例去办事,那不就省了吗?……”
 
  “看来你对美国的法律挺精通的嘛!”我评论说。
 
  嘉慧听了此话,不好意思地笑了,接着又说:“可我就是不喜欢法律嘛,但是爸爸总是拿叔叔来压我。说我在报社做记者或编辑,一年不过挣个三四万美元的。而如果去做律师,起薪最少也要七八万。十年之后,一个记者的年薪顶多涨到八九万而一个像样的律师起码也要挣四五十万的。爸爸还说,叔叔现在的年薪已经超过了他,可爸爸要比叔叔早工作3年呐。”
 
  “那你怎么看呢?”我又问。
 
  “我呀!我还是喜欢写作的嘛!”嘉慧答道。
 
  接着,她反问我:“你怎么看我老爸说的这一切,你觉得我老爸的话有没有道理?”
 
  嘉慧这么一问,真使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因为一方面,作为一个留学生,我很能理解他父亲所讲的话,我来美国求学怕这些年,曾经打过30多个工种的活,我深知打工的辛苦,挣钱的不易,也明白上哈佛大学法学院对一个人的前途意味着什么。真的,要是再给我一次专业选择的机会,没准儿我会去学习法律了。
 
  嘉慧尚年轻,尚未品尝过生活的艰辛,对生活充满了憧憬与梦幻。她既不能完全理解她父亲的良苦用心,也不能完全体会她父亲这些年来所经受的磨难和委屈。她把从事律师和医生职业当作是“你们男生的事”,这显然是淡化了这两份工作的实际意义。嘉慧父亲在美国社会是一个成功者,他讲的话也都是由衷之言。的确,在美国社会,做律师和医生是步入富人社会的“金光大道”。
 
  我想如果我与嘉慧父亲相会,会有不少共同语言的。
 
  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咨询员,我工作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来询者自己去判断、处理当前的问题。尽管我能够认同嘉慧父亲所讲的道理,但我不能让这种认识影响我对嘉慧的态度,那样我将会成为她父亲在哈佛的代言人。
 
  在此,我要帮助嘉慧做好两件事情:一是帮助她更好地认清自我,确定适合于自己能力和兴趣的职业发展方向;二是帮助她与父母亲更好地沟通,使彼此都多从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毕竟嘉慧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我应该帮助她提高自己的决断能力。我应该使她通过此次咨询经历增强自己的独立性,而不是对他人的依赖。
 
  想到这里,我反问嘉慧:“那你想让我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呢?”
 
  嘉慧沉吟了一下说:“我,我当然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思喽,因为一个人勉强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总会感觉不好的。小时后,我老爸曾强迫我去学弹钢琴,结果到底我也没学好,直到现在一听别人练习练钢琴,我还感到关疼喔。”
 
  “所以你是想让我支持你的想法,将来成为一个知名作家,是不是?”我插嘴说。
 
  “对呀!嘉慧回复说,脸上绽出开心的笑容。她的神情表明了她的态度。
 
  “我可以很好地理解你的心思,但你能很好地理解你老爸的心思吗?“我接着问嘉慧。
 
  “你指的是什么?”嘉慧不解地望着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即逝。
 
  “我的意思,你老爸这样苦口婆心地劝你上法学院,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有没有认真想过?”
 
  “哼,还不是想让我多挣些钱,像叔叔那样,让大家羡慕呗。”嘉慧噘着嘴说。
 
  “就这些吗?”我又问。
 
  嘉慧眉毛一扬说,“还能有什么呢?说实话,有时候我都在想,爸爸这样死乞白赖地让我去上法学院,当律师,是不是怕我将来挣钱不够花,去向他讨钱。”
 
  “那你有没有坐下来与你爸爸认真谈一谈,他为什么要让你上法学院的心思?”我再问。
 
  “躲不躲不及呢,干吗去自讨苦吃。”嘉慧有些愠怒了。
 
  “你总是这样躲避你爸爸的追问,能躲到哪一天呢?”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不是没有谈过,可是我老爸根本听不进我讲的话,你叫我怎么办呢?”嘉慧真的有些生气了。
 
  望着嘉慧生气的样子,我半开玩笑地说:“哟,真生气了?我知道你想当作家的心思,但如果你不好好与你老爸交流你的想法,他又怎么会理解你的心思呢?”
 
  顿了一下,我又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去好好地尊重你父亲,吸取他的人生智慧,他怎么会反过头来尊重你,理解你的心思呢?”
 
  嘉慧望着我,试探地问:“那你是说,我应该主动出击,让爸爸感到我真想去理解他,想听他讲话,而非一定要接受他的要求,那样爸爸就会愿意多听我讲话,是吗?”
 
  “你的悟性真好耶。”我学着用台湾国语回答她。
 
  嘉慧听了也笑了。
 
  就这样,我与嘉慧商定,趁两个星期后的春假回去跟爸爸交流,主要听他讲话,让他把自己为什么这么想让嘉慧上法学院的原因说个透,并尽量不与他争辩。为了帮助嘉慧和她爸爸沟通,我还跟她做了角色扮演,由她作父亲,我作嘉慧,向她展示我怎么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者。
 
  嘉慧十分盼望着春假的到来。
 
  难道爸爸真的在改变主意吗?
 
  春假过去,嘉慧归来见我。
 
  寒暄之后,我问她回去谈得怎么样。
 
  “唉,我倒是认真听爸爸讲话了。他起初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听话,称赞我开始懂事了,知道怎样讨老爸欢心。他说我从小就很有头脑,是一块当律师的好料。他说让我当律师,是想让我成为一个成功的美国人,让人瞧得起。他说他知道我对法律不感兴趣,但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当初叔叔学法律也曾不感兴趣,可现在他的兴趣可大喽,钱也是大把大把地挣喔……”
 
  嘉慧滔滔不绝地讲着。
 
  “那你觉得这次交谈对你们的思想沟通有没有什么帮助?待嘉慧说完我问她。
 
  “有还是有的啦。”嘉慧噘着嘴说:“至少爸爸现在与我说话,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激动了,也能听我讲话了。爸爸总是说,他不想让我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而是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因为美国社会不需要理想主义者。爸爸还说,他最关心的事是,让我在事业上成功,那样人生才有意义。”
 
  “噢?这倒很有趣。你爸爸说他最关心的事是想让你在事业上获得成功。他以前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问嘉慧。
 
  “没有呵。”嘉慧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问。
 
  “那这句话很重要呵,也许,这正是你此次与你爸爸恳谈的最大收获呢。”我提示说。
 
  “怎么讲呢?”嘉慧问。
 
  “因为它表明你爸爸也在开始理解你了。”我回答说。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想想看,你爸爸原来认为,只有当律师才会获得事业上的成功,而现在说他最关心的是想让你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但他并未说明这个事业就一定是当律师。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吗?”我启发嘉慧说。
 
  “真的耶,我也觉得我老爸好像是在松口。如果真是那样,可就太好啦!”说着嘉慧拍起手来,接着又说:“现在我想起来了,爸爸还说无论做任何事情,只要你专心地去做,你总会取得成功的。难道爸爸真的在改变主意吗?”
 
  “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因为你和爸爸可以真心地交流思想了,我真替你们高兴。”我评论道。
 
  “哇,我今天真是太高兴啦,太高兴啦!”嘉慧兴奋得脸都开始发红。
 
  “你觉得是什么使你爸爸开始转变态度的?”我趁机问嘉慧。
 
  “还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要多听多理解呗。”嘉慧学着我的口吻说,嘴角上掠过一丝不好意思的微笑。
 
  停了一下,她又说:“这下子我可明白了你所讲的主动出击的威力了。其实,人都是你先尊重他,他才会尊重你。虽然是一家人,也是一样的道理。以前我对爸爸讲的话就是置若罔闻,结果使他不厌其烦地给我讲上法学院的事情。现在我认真去听他讲话,他反而不再像以前那么固执了,人真是好怪耶。”
 
  “所以说,沟通是打开人心灵之门的钥匙嘛。”我总结说。
 
  接下来,我与嘉慧进一步讨论了怎样以获得事业的成功来促进她与父亲的思想沟通。我要求嘉慧将自己在写作与当律师两方面的优势和劣势都罗列出来,分析自己在哪方面获得成功的机会更大、更快,然后再去与父亲交流思想。
 
  为了帮助嘉慧再次与父亲沟通成功,我们又做了角色扮演的练习。这次,由我扮父亲,嘉慧扮演她自己。在对话中,我尽量给嘉慧提出各种各样的难题,并帮助她分析怎样回答才合适。
 
  这样准备充足后,嘉慧趁一个周末回去再见父亲,与他交流自己的想法。临走时,我还给嘉慧打了电话,问她有没有信心谈好。
 
  “有啊,“她爽快地回答说,“因为我是要与爸爸比较两种职业的利弊,而不是要去拒绝爸爸,所以我用不着担心。”
 
  “你说得太对了。”我称赞说。
 
  爸爸终于同意我啦!
 
  过了那个周末,嘉慧来见我。
 
  一进门,她就高兴地对我说:“爸爸终于接受了我的比较,同意让我先尝试作家生涯,如果行不通就上法学院。”
 
  “真是太好啦!”我感叹道,“那你是怎样说服你爸爸的?”
 
  “我完全按照我们准备的对话与他交谈。我从不说自己就不去上法学院了,我只是强调,我从事写作行业的成功机会可能大得多,而且也更适合我的性格和兴趣。同时,按照你的嘱托,我还给他看了我这些年来发表的作品,他每篇都认真看了,夸奖我写得好,还亲了我。我感到爸爸其实是个蛮好的人耶,蛮通情达理的。只是我以前太不尊重他了。另外,我还告诉他,我当了一段记者后会再去读法学院,那样就有更多的阅历。你猜我老爸怎么说?”
 
  “你老爸怎么说?”我好奇地问。
 
  “你别嘴甜了,爸爸知道你的心思。爸爸这段时间也在反省以前对你的态度。爸爸以前实在是太勉强你了,应该多给你一点自由才对。你妈妈也一直劝我,干吗让孩子这么苦。所以从今天起,爸爸不再强迫你去读哈佛法学院啦。但你一定要答应爸爸两件事:一是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认真地去做,争取做个成功者;二是不要放弃上法学院的打算,许多律师最初也是做记者的,看人家戈尔副总统,当初也做过记者的……”
 
  嘉慧眉飞色舞地说着。
 
  “Great!”我不禁用英语叹道。
 
  “是呀。”嘉慧继续描述着上个周末的重大突破。
 
  嘉慧父女可以真正沟通思想了,我感到无比的高兴。同时,我也庆幸自己没有将个人对生活的感受及对职业的看法讲给嘉慧听,那样我不就成了嘉慧爸爸在哈佛大学的代言人的么,令嘉慧望而生畏。我更加感到,作为一个称职的心理咨询人员,他首先必须是个人际沟通的行家。
 
  所以,在给嘉慧咨询当中,我没有做任何心理分析,我只是帮助嘉慧去有效地与她爸爸沟通思想,以对爸爸的尊重来换取他对嘉慧的尊重。在这当中,我不但帮助嘉慧认清了自我,也增强了她的思想沟通能力。
 
  嘉慧从哈佛大毕业后,被美国很有影响的妇女杂志《魅力》聘去当记者。
 
  临行前,她给我打来电话,说她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我这个来自大陆的“辅导大师”,并说要把这个咨询过程写成小说发表出去。
 
  末了,嘉慧还告诉我这段时间内,她一直藏自一个秘密,那就是我长得有点像她的叔叔。所以她更不会忘记我的。
 
  “我也不会忘记你这个讲一中台湾国语的未来的大作家。”我笑着说,“希望能很快读到你的小说。”
 
  “哈哈……”话筒那边传嘉慧悦耳的笑声。
 
  也不知嘉慧的小说写出来没有。
 
  心理咨询中常见的两难境地是什么?
 
  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理指的不仅是父母为抚养子女操尽了心,也指的是父母操的许多心并不为孩子所接受。所以,父母不操心不是,操过了心也不是做父母真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在本个案中,嘉慧的父亲执意要让女儿上哈佛大学法学院,因为只有那样,她才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美国人。这是嘉慧父亲移民美国多年的深刻体验,也是他自己的生活写照。作为一个饱经留学生打工磨练的人,我完全可以体会到嘉慧父亲对女儿的一片若心。
 
  但是,嘉慧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另有打算,而且这种打算是有相当据的。嘉慧的咨询人员,我也完全能理解她的这份心思。
 
  那么,在他们父女冲突之间,我到底该站到哪一边,或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这是心理咨询中常见的两难境地。
 
  心理咨询人员应该怎样面对这样的两难境地?
 
  其实,作为一个心理咨询人员,我哪一边都不需要站,而且哪一边也都不能站。
 
  如果你站在学生一边,学生势必会对家长说:“连学校老师都认为我的想法是对的,你们的想法是错的,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那样,家长就可能找到学校,抱怨某某老师支持儿子反老子是岂有此理,搞得你一头的灰。
 
  如果你站在父母一边,那学生就难与你有共同语言,也难对你的心理咨询保持信心。本来嘛,人家在家里听老子训斥不够,到学校来再听老师的训斥,还有完没完了!
 
  所以,做心理咨询,时常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费力不讨好,还咨询个什么劲儿!
 
  这是心理咨询中经常遇到的挑战。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处理这种两难境地呢?
 
  首先,我们要想到,我们不是上帝,不是救世主,不可以代替学生或其家长做主。我们做的是启发引导的工作,而不是劝说教训的工作。这样想,我们就与学生摆平了,不存在谁顺从谁的问题。
 
  其次,我们应该知道,我们要做的是“釜底抽薪”,而不是“火上浇油”。我们要帮助以矛盾双方交流思想,竭力从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要使一方倒向另一方。
 
  事实上,凡事都是一分为二的,即使再不合理的事情,也可能有其可取的地方。如果矛盾双方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则其矛盾冲突就会得到缓解。
 
  这正是我在此两难境地中
 
  所做的努力。
 
  心理咨询怎样帮助人沟通思想?
 
  在为嘉慧咨询当中,我没有明确地支持她父亲的想法,尽管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能认同他的许多看法。我只是要求嘉慧不要对父亲讲话不屑一顾。我试图让她明白,也许正是由于她抵触情绪,她父亲才不厌其烦地逼她上法学院。
 
  另一方面,我也没有明确说嘉慧的文学梦就一定最适合于自己,我只是与她反复地讨论她个人的特长和兴趣,比较在新闻与法律这两条职业道路上,哪条路可以走得更快一些,哪条路可能获得更大的自我满足。此外,我还要求她将这些具体比较讲给她父亲听,使他意识到嘉慧在文学与新闻上的巨大潜质。
 
  罗杰斯(Carl Rogers,1902~1988)早年在农场长大,童年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牧师,年轻时曾随青年基督教联合会(YMCA)来过北京。他对心理咨询行业的贡献在于创立了“来询者中心疗法”。他主张在咨询过程中无条件地肯定来询者,并十分强调同感共情在咨询关系中的重要性。
 
  在为嘉慧咨询当中,我基本上采用了“来询者中心疗法”,由罗杰斯创立于20世纪律年代。
 
  我不但相信嘉慧完全有能力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也相信其父亲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我在帮助嘉慧认清自我的同时,也竭力使她摒除对父亲的成见,尊重他的人生智慧,肯定他对女儿的一片苦心,并积极与他沟通思想。
 
  为了做好这两件事,我曾与嘉慧做了多次的角色扮演练习,由我分别扮演她父亲和她自己,以向她展示怎样沟通才能获得最好的效果。所有一切,都旨在增强嘉慧与其父亲沟通的勇气和技巧,使她最后终于说服了她父亲,允许嘉慧先尝试新闻行业,然后再做打算。
 
  更重要的是,通过此次咨询,我使嘉慧学会了尊重父亲,信任父亲。这种积极的人生观,也促使她父亲,对女儿投桃报李,以诚相待。
 
  由此,嘉慧不仅坚定了自己的职业选择,也增进了与父亲的情谊,真可谓一举两得。可这一举两得之事来得何等不易!我之所以能够帮助嘉慧取得这样圆满的结局,就在于我没有在她父女俩的冲突之间选择任何一方。
 
  这既是心理咨询给嘉慧
 
  带来的沟通上的收获,也
 
  心理咨询给我的智慧。
 
  我对年轻人出国留学的寄语
 
  最后,作为一个在美国学习、生活多年,并打过许多工的人,我想说的是:对美国是天堂还是地获的问题,不同的人可能会有着不同的理解。但对于个人的成长来讲,美国的确是个磨练人生存与适应能力的场所。
 
  在美国,成功也罢,失败也罢,并非存在着某种绝对的衡量标准。其得意与失意,知足与不知足,全看个人如何平衡其中得失关系的功夫了。
 
  若有朝一日,你也到那里去进修、学习、生活、工作,别忘了咱中国人的本色是吃苦耐劳,不畏艰难,无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说到底,馅饼大多是自己烙出来的,而不能指望天上掉下来。
 
  只要你有这样一份心理准备,当不会失败的。
 
  在此,我福你了!
 
  心理咨询小知识:
 
  罗杰斯是怎样创立“来询者中心疗法”的?
 
  在心理咨询的名人录当中,除了弗洛德之外,当属罗杰斯有名了。
 
  罗杰斯最初是学神学的,早年曾随表年基督教联合会来过北京。后来,他转而接受精神分析的训练,却不满精神分析对人性的悲观态度及总是在探讨患者儿时记忆和活动对当前行为的影响。罗杰斯认为,人的本性者是正常的、向善的,并具有无限发展潜力的。所以他不主张将来询者当作患者或病人来看待。他认为,心理咨询的目的是帮助来询者完善自我,增强自信心,而不是缓解其某种心理变态的表现。
 
  就这样,罗杰斯创立了“来询者中心疗法”,并逐渐成为整个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代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