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招 承认恐惧

        第一招  承认恐惧(1)

  第一要诀:对自己的平安负责
 
  你所有的想法或感觉都是出于你自己,虽然其他人好像会影响你的快乐或悲伤,但若因而认定别人应该对你的生活负起责任的信念,则只是看到表象而已。
 
  当你对自己的平安负责时,便会了解你所有的想法或感觉都是出于你自己,虽然其他人好像会影响你的快乐或悲伤,但若因而认定别人应该对你的生活负起责任的信念,则只是看到表象而已,那是真实本体受到扭曲后所呈现出来的表象,也是《奇迹课程》书中所说的幻觉,而不是真正的实相。
 
  不可否认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往外寻求满足的倾向,也有为自己的问题而责怪别人的倾向。往外寻求喜乐或宽恕,必会失望,因为这两者都不在自心之外。
 
  若能向内找到喜乐,我的喜乐就不受囿限,既不依赖那些与我一起生活的人,也不依赖爱我的人,更不必等别人来喜欢我或公平待我。我的喜乐是一种很深的自信:"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问题。"那是对自己生命本质的肯定,而这仅能来自于我自己。
 
  同理,当我由内找到宽恕时,则生活中唯一必要的改变也会由内而生。我不必试着改变你,也不必改变生活的外在环境。宽恕自己就会带来释放,因为它没有任何条件限制,它说:"我承认自己的过错,并从中学习。我的过错不会把我打入地狱,我只是接受这一课,不再批判。"我生活中没有一种冲突是无法透过自我宽恕而带来平安的,别人的宽恕常是浮泛而表面的,自我的宽恕才能打入心底,使我当下就能为我自己的生活负起责任来。
 
  确切地说,我们总共只有三种意识状态:一种是爱,它是永恒且无条件的;另一种是恐惧,它是短暂且有条件的;最后一种是宽恕,它是由恐惧的幻象迈向爱之实相的桥梁。由恐惧转向爱的意思是:当恐惧来临时,认清自己的恐惧,而后穿越过去;它的意思是:当批判产生时,认清自己的批判并设法化解它;它的意思是:当听到自己在呼求爱时,试着答复它的呼求。
 
  人生的旅程,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它的本质都是孤独的。但是,它们都要我对生活的种种担起最后的责任,要我接纳我目前的现状。若非如此,我就无法真正与兄弟姊妹们和解,也无法与真神和解。
 
  因此,宽恕过程的第一大步,可分成三个阶段,一是自我接纳,接着是自我宽恕,然后是自我负责。它要我现在就收回生命的主权,完完全全地接受它的原貌,而不予以批判;分分秒秒地疼爱自己,因一切都出自于我。
 
  每个选择都是在爱和恐惧之间作抉择。但是,除非自己先承认恐惧的存在,否则我们无法开始接近自己的爱。
 
  一旦承认了自己的恐惧、悲伤、痛苦、创伤、退缩、嫉妒、愤怒和分裂感,我们便已踏上这趟宽恕之旅了,既不再为那些感觉辩护,也不谴责它们,只是允许自己察觉到它们的存在。下列的方式能帮助我们与那些感觉同在,而不逃避(否认它们),或是归咎于外在原因(投射它们)。
 
  ·承认我们的感觉。
 
  ·不为那些感觉辩解或自责。
 
  ·接受感觉,并允许自己去感受它。
 
  ·让感觉对我们诉说。
 
  ·尊重感觉,把它当成一种内在的沟通。
 
  第一招  承认恐惧(2)
 
  ·对自己的感觉负责。如"我"感到生气、悲伤、受到伤害等。
 
  ·不要求别人对我们的感受负责,自己始终与感受同在。
 
  ·不把感受理性化。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感觉并不重要。
 
  ·当与感受同在时,便不难觉察到自己此刻缺乏爱心,不论是对自己或别人。
 
  ·允许这讯息渗入心内,与此感觉同在,直到它开始转变。
 
  ·我们必须明白,每个负面感觉都是因为缺乏爱的缘故,而那个爱最终必须由内给出,这就是为何我们不该向外寻找,不该回避感觉,反而应进入感觉里。
 
  我们要面对的事实是:我们渴望爱,却感受不到爱或被爱。所以,我们必须与那空虚在一起,也就是那啃噬着我们的欠缺感。与空虚在一起,我们才有机会看到它的背后,学会由另一个角度去认识它,只有在它那儿,才能找到我们自以为失去的爱。
 
  爱的泉源不在表面,它在内心最深处,与我们的痛苦一样深。神圣的母亲隐身于黑暗的地窖里,我们必须走入地窖才能找到她,而且必须穿越我们的恐惧、愤怒和愧疚,才能感受到她无条件的爱。那正是我们下达之路,是我们旅程的一半。除非我们学会与自己的恐惧和分裂感同在,否则我们便无法拥抱爱。我们必须确切地正视自己当前的心理情绪状态。
 
  我们生气时却假装没有生气,这是毫无意义的,但我们却经常如此:
 
  "我没有生气!"(否认)
 
  "是你在生气!"(投射)
 
  为何我如此难以向你或自己承认:我正在生气,或我此刻受恐惧侵袭?我认为只有自己才会有这种经验吗?我显然如此认为,而你也是。而且,我们显然都想让对方留下好印象,其实此时的我们真正需要的只是对方的抚慰。若有一人鼓起勇气说:"唉!我此刻真的很害怕。"另一人可能会接着说:"我也是。"但是,我却以为对方会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笨蛋!都是你自找的麻烦。"这就是为何我不敢说出自己感觉的原因。
 
  所以,帮彼此摆脱"否认"的阴影,确实不是一件易事。幻觉就是建立在这种否认之上的,那是一个灌满流沙的基地,它肇始于一个简单的妄念,最后愈搞愈复杂。只要出现了一个攻击,一连串的攻击就会接踵而至,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攻击辩解成自卫,《圣经》中巴贝尔塔的建立就是以恐惧为前提的。
 
  至此,我们都同意去感受自己的恐惧了,因为否认恐惧成了一切幻觉的温床,世上各种不平等的现象都是源自于我们心理上的这种否认。感受自己的恐惧并承认它,那是我们和众兄弟姊妹完全平等的时刻,也是我们全都纯洁无罪、全都有选择的自由、而且彼此相互依存的时刻。这个时刻不断降临我们身上。我们也了解,每个选择都是在爱和恐惧之间作抉择。但是,除非自己先承认恐惧的存在,否则我们无法开始接近自己的爱。
 
  随着本书一步步前进,你将会看到生活的水平已逐渐由恐惧而移向爱,即使在此地,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的起点上,爱已经降临了。在这一阶段里,我们移除了阻碍真爱来临的第一个障碍,那个障碍并不是恐惧,而是我们对恐惧的否认。
 
  宽恕的第一招是允许自己害怕,和感受自己所有的感觉。若我们不敢体验它,就无法穿越自己的恐惧,那正是我们扛着十字架走上山岭的时刻,就像我们兄长耶稣曾做过的。去感受恐惧,我们方能穿越它,爱会在那儿呼唤着我们,有如晨曦中一个温柔的许诺。
 
  你不是为了满足我的需求而来的,你只是帮我看到自己的需求,我才能学会去满足自己的需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