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罪与罚

  倘若念头可以杀人,你们有多少人活得下来呢?容我提醒你,所有行动的种子,都存在你们的念头里。你若有"我简直无法忍受这个人"的想法,其实就已经侵犯到他了。
 
  开始时,只是一个念头,不多久就转成了语言攻击,不论你是在众人面前公然诋毁,还是在暗地里伺机挑衅,都已构成了一种攻击。
 
  很快地,口头攻击变成一种行动,你的话一旦激怒了对方,他也还以颜色,那你就更有借口迎头痛击,甚至置他于死地了。
 
  整个社会都认为,惟有有形的攻击行动,才该受到谴责;而口头的攻击,虽然令人不快,却也在所难免;至于起心动念那一回事,我想,没有人会笨到要别人为他的想法负责的。
 
  所以,自杀行为会让你震惊,但自杀的念头却无须大惊小怪,因为许多人都曾起过这类念头。你们会为强奸或性虐待的罪行而义愤填膺,但强奸或性虐待的念头义愤填膺不会让你们坐立不安。请牢牢记住,你对别人的想法,所说和所做的一切,不过反映出你对待自己的心态罢了;你对别人的负面观感,也不过显示出你自己的负面形象。喜欢搬弄是非或出口伤人的人,所反映的往往是自己愧咎和排斥的心态;肉体的暴行,则暗示此人有自我毁灭的倾向。
 
  这种说法绝非危言耸听,惟有内心受伤的人才会攻击别人。容我问一下,你们有多少人没受过伤?有多少人不曾攻击过别人呢?你和强奸犯、自杀者之间的差别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我这样说,并不是故意让你难堪,而是想帮你早日觉悟到你对弟兄应负的责任而已。
 
  你若能宽恕自己心中的报复念头,为何无法宽恕别人的报复行为呢?这个人只是把你的想法具体表现出来而已。我并非为他的报复行为辩护,我不会为任何攻击辩护,也不会鼓励你这样做。我只是问你,为何要把这位弟兄逐出你的心外?他可能比你还需要爱和宽恕,你怎么忍心拒绝他?
 
  你弟兄的内心有很深的伤痛,他也许从小失去父亲,也许九岁就开始喝药,一直活在毫无保障的贫民区里。对这个罪犯内心里受伤的小孩,你难道没有一丝同情?
 
  你若与他交换一下身分,你会活得比他更好吗?朋友,扪心自问一下!惟有如此,你才可能生出同情心来。即使你还无法接受这个人,应该也会同情他内在受过伤的小孩。
 
  此刻我跟你讲,扣下扳机杀人的,并不是眼前这个人,而是那个小孩,是那个受尽打击而惊恐不安的小孩,是那个感受不到爱和接纳的小孩;是那个受伤的孩子在发动攻击,不是那个成人。
 
  我的朋友,那个成人根本就不存在,只有那小孩活着,不要被他愤怒而鄙夷的成人脸孔所蒙蔽。在他冷酷无情的外表下,藏着极大的痛苦和自责;在他迷失而愤怒的面具下、活着一个认定自己不值得爱的小孩。
 
  你若无法接纳这个成人心里的小孩,你怎么可能接纳你自己内心的小孩呢?他的恐惧与你的,并无多大差别。让我们先取下你道德优越感的面具,请出你内在的小孩,会见那人的内在小孩,你才可能生出爱和接纳的心,而那正是宽恕的源头。
 
  在你们的社会里,罪犯好似一堆谁也不想碰的烫手山芋,你们不想知道他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也不想去听他们的沧桑史,只想把他们囚禁起来,离你愈远愈好。你们也用同样的态度对待老人、精神病患和无家可归的游民等等。
 
  我的朋友,你其实并不想负起爱弟兄的责任。但是,不爱他们,你就学不会如何爱自己、接纳自己。你的弟兄一向是你得救的关键,不管从前,还是未来,他永远都在扮演这个角色。
 
  一个人会否认并压抑他自己无法面对的负面阴影,同样的,整个社会也会否认自己一向不愿意面对的问题,甚至把问题人物一个一个关起来。个人也好,社群也好,潜意识里都充满了各种难以启齿的伤痛;而正是那些深埋在伤口下的痛苦、内咎和恐惧,唆使一个人和整个社群发出攻击行为。
 
  宽恕有如一盏探照灯,把光明带入个人和社会的黑暗隐秘角落,它好似针对你的内咎和恐惧说:"出来吧,让我看看你,我很想了解你。"它也针对罪犯说:"出来吧,见见因你罪行而受苦的人, 试着修复你们的关系,如此,才能开始治愈的疗程。"
 
  承认内心有伤口,是迈向治愈的第一步。你若不愿面对创伤背后的恐惧,不管是个人的,或是群体的恐惧,治愈的疗程就无法开始。
 
  面对长年压抑的痛苦,对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让社会去正视它所遗弃的边缘人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这些都是我们逃避不了的责任。
 
  除非你清楚意识到自己的伤痛,否则,大家都会一起陷在牢笼里,继续攻击下去。关在牢笼里的,不只是罪犯而已,每个人都活在各式各样自己打造的牢笼里。你若不把潜意识的东西带到觉知的层面,它就会以某种扭曲的面貌现身;同样的,你若不肯帮助罪犯去爱自己、接纳自己,他就会怀着同样的愤怒和报复心理再度进入社会,继续为非作歹。
 
  建造更多的监狱,或派出更多的警察巡逻,并无法让街坊邻居更安全。那些措施反而会加速提高恐惧的分贝。你若想改善这一情势,必须把宽恕的工作带到监狱和街坊邻居中,聘请更多老师、辅道和社工人员,提供教育和职业训练的机会,激励他们的情绪与心智,让他们感受到某种连结与安全感。接纳他们,给他们希望,给他们爱。
 
  这是和平使者的任务,也是真正的服务。接纳他们,就如接纳自己一样。请记住,你在给予别人之际,就等于给予你自己。没有人会付出爱而得不到爱,也没有人会给出礼物却收不到礼物的。
 
  时候到了,别再惩罚你内在的罪人和社会的罪犯了。惩罚,只会引起更强烈的抗拒,那绝不是我们乐见的景象。我们必须设法降低那种排斥心态,必须时时觉察批判与攻击的念头,让内咎和恐惧一一现形。
 
  复健的工作有待整合,先把黑暗带入光明中,把不可能转变成可能,如此,我们才能无所畏惧地面对它。我们必须从念头里找出问题的根源,并且当下调整过来。念头若不先改变,是无法改变行动的。
 
  把某些念头列为禁忌而设法回避,绝非根本之计。只要你敢正视心里隐藏的害人念头,就不需要把它们埋在潜意识里,然后假装它们根本不存在。
 
  当人们不知如何面对自己的念头,或不知如何面对那些念头导致的结果,你可以帮助他们,让他们知道如何去面对、去承担,并且去负责。个人的力量和真正的自尊,往往来自于他明白自己有权决定,该如何想、如何说,和如何做。那些攻击别人的人,常认定自己毫无选择的余地。知道自己有选择余地的人,是不会轻易攻击别人的。
 
  关键就在这里,帮他看到自己确有选择的余地,他就可能不再犯罪了。罪行,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我惩罚;它的方式即是趁着意识蒙昧之际,伺机让根植于潜意识的内咎浮现出来。罪犯之所以犯罪,是因为他还想借机惩罚自己,而社会成全了他的愿望,借着惩罚,更加深了他的罪咎。
 
  社会若想走出这种恶性循环,惟一方法,就是放下放逐和惩罚的策略,改用治愈的方式。每个受苦的人都要有"自助而后天助"的认知,社会才能帮他正视自惭形秽的心态,协助他将负面的情绪和自我信念转变成正面的。
 
  被你们社会摒弃的人与我那时代被摒弃的人并无不同,他们承担的,其实是众人的伤痛,他们勇敢地为你们不敢面对的痛苦作见证。社会应感激他们,因为他们是指路人,指出人类必须踏上的治愈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