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回溯童年的记忆

  ──我们身体的障碍
 
  老人听了若菱有关潜意识的报告之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揶揄地说:"有枪手帮你吧?"
 
  若菱脸红了一阵,低头不说话。
 
  老人不再继续追击,只说:"很好,当你的生活中出现这样的情况时,你要记得是你潜意识在和你沟通的迹象。"
 
  看到若菱面有难色,老人加了一句:"别担心,我也会提醒你的。今天我们正式开始进入圈圈解套的工作啦!"
 
  "真的吗?"若菱兴奋地猛抬头,几乎没跳跃起来。
 
  老人摇摇头,笑若菱的稚气,然后指着地上的圈圈:"在真我周围的这一圈是身体,身体是怎么构成我们与真我之间的障碍呢?"老人顿了一下,突然问若菱:"你想不想从头开始寻找问题的答案?"
 
  若菱点点头。
 
  老人问:"你记得你出生时的经过吗?"
 
  若菱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不记得啦!"
 
  "其实你的身体记得的,你不妨问问自己的身体。"
 
  老人严肃地举起手来,若菱不由自主地看着老人的手,只见老人一面把手放下,一面以权威性的声音说:"闭上你的眼睛!"若菱照做了。
 
  "想象你是一个在妈妈肚子里的胎儿,此刻你所在的空间,很柔软、很温暖,在一片黑暗中,四周都是水。你像一条小船,轻轻摇曳。你还听到很大声、有规律的鼓声,扑通、扑通,那声波抚遍你的全身。还有流水的声音,以及其它不规律的一些声音,你充满了好奇。"然后老人问:"你此刻感觉怎么样?"
 
  "真舒服!"若菱如实地说出了她的感觉。
 
  "很好,但是小心啦!"老人警告她。
 
  "温暖的怀抱,突然从四周挤压过来,只是一瞬,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你感到有点不安。过了不久,又是一下。你开始莫名其妙地担心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那种挤压越来越频繁,完全打破了你在梦海上安宁舒适的徜徉。"
 
  "啊--"突然若菱听到一声尖叫,把她吓得身子紧缩,缩成像一个胎儿的姿势。接着尖叫声不断,还有咒骂声!"他X的!早知道这么痛就不要生了,拿掉算了,医生、医生、救救我,啊--痛死啦!"
 
  若菱吓得全身剧烈地颤抖,记忆中从来未曾如此惧怕过。
 
  经过不知道多长的时间,若菱感觉自己全身被挤压着,有人在抓她的腿,想要拉她出去,可是她的头很大,经过一个隧道的时候卡在那里,她听到更多人的说话声音、尖叫、咒骂、安抚、忙乱、吓得她不知所措。最后总算通过了隧道,若菱感觉自己到了一个无比光亮的空间,灯光非常的刺眼,温度又低,周围没有暖和的水了,有的只是粗糙的东西在她肌肤上摩擦。
 
  她突然感觉窒息,正在慌乱的挣扎之中,有人用力在她屁股上打了一掌,若菱哇的一声哭出来,泪眼模糊中,看到周围尽是陌生的东西,那个每天供养我吃喝拉撒的环境呢?那个我的生命的源头呢?没有了吗?失去了吗?她使劲地一直哭,惊吓地哭,恐惧地哭,没有指望地哭‥‥终于哭累了,她睡了。
 
  ●
 
  不知过了多久,若菱从沉睡中醒来,很舒服的一觉,一摸脸上凉凉的地方,原来真有泪水哪!若菱狐疑地看着老人,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庄周梦蝶"去了。
 
  老人神秘地笑笑,没有回答若菱疑惑的目光。
 
  "我们出生的过程这么凄惨哪?"若菱忍不住惊叹!
 
  "是啊!"老人说,"你听过细胞记忆吗?"
 
  若菱茫然地摇头。"有些人在接受器官移植之后,会承接了捐赠器官的人的想法、性格、脾气等等‥‥"老人提示。
 
  "哦!这个有听说过。"若菱至少还看看报纸。"所以我们出生时这种戏剧性的创伤记忆,就会被我们的细胞保留吗?"
 
  老人点头道:"是的,而且我们出生之后,有多少人能够幸运地在一出生就由母亲一直怀抱着,饿了就吃奶,哭了有人抚慰?"
 
  "是呀,大部分现代的教育是说什么不要宠坏孩子,要定时喂奶,没到喂奶时间即便宝宝饿了也不可以喂它。孩子哭的时候让它哭,免得宠坏了老要人抱!"
 
  若菱同意现代教养宝宝的观念有些问题,尤其刚才身历其境般地经过了宝宝出生的过程,更觉得刚出生的孩子就是需要无限的爱和抚慰。
 
  "你想想,"老人说,"你在成为受精卵的那一刹那之前,只是一个意识的存在。然后突然你进入了一个小小的细胞中,慢慢地,你有了一具每天长大的身体,但你还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当中,你感觉和周围的东西都是合一的。"
 
  老人喝了口茶,继续侃侃而谈:"然后,你出生了,经历过那个巨大的创伤和惊吓,你与提供自己生命所需的源头分离,一开始你很迷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自己肚子饿了会得不到东西吃,因为你以为你与这个世界是一体的。"老人叹了口气,"于是,我们慢慢学会了,我及我的身体,和这个世界是分离的了。为了保持自我感,我们就发展出了ego,在这个世界上抓取所有我们能抓取到的东西。因为小我是如此的虚幻、脆弱,所以它需要更多的抓取、获得,才能延续它软弱的生命。"
 
  "原来身体是这样让我们与真我分开的‥‥也不是身体的错呀!"若菱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很多无名的恐惧‥‥"老人继续说,"到了最后,这种无以名之的不安全感和分离感,就变成了一种存在性焦虑,成了我们每日生活的背景音乐,不停地在播放。"
 
  "啊,难怪我老觉得惴惴不安,很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地独处。每次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找人说话,打开电视、收音机,或是找点事情做做。原来就是不想面对这种存在性焦虑的背景声音。"若菱有了这番领悟!
 
  "那我们这层身体的障碍怎么样才能去除呢?"若菱又是直截了当、一针见血地想解决问题。
 
  老人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孩子,去除不了,就像我们永远没有办法除去黑暗一样。所有造成我们与真我隔绝的东西都像黑暗一样,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拿觉知之光去照亮它们。"
 
  看着若菱皱起了眉头,老人又补充说:"在身体层面的这个部分,所谓觉知之光就是重新和我们的身体连结。我们一般人对自己的身体只有5%了解和控制,95%身体是在潜意识的状态下用自动导航系统在操控的。所以,找回与身体的连结就可以帮助我们把5%的版图扩大,找回更多的自己。"
 
  "怎样找回与身体的连结呢?"
 
  "跟你的身体对话,倾听你身体的讯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