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摆荡于背叛、欺骗之间

  ──情绪的爆发
 
  午餐之后,若菱一走进办公室就觉得气氛有一点不太对劲。若菱纳闷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是自己对能量大过敏感了?
 
  过了一会儿,老板王力找她。若菱进了老板宽大的办公室,坐在他的正对面。
 
  王力抬眼看了看若菱说:"今年你的表现很好,考绩应该是第一名,但是业务部门老总心里另有所属,坚持陈玉梅的表现比你好。而且陈玉梅举出一些例子,说你惯于抢别人的功劳,据为己有。"
 
  王力看着惊呆了的若菱,无奈地说:"虽然是我的部门,但是业务部门的回馈也是考绩的重点之一,老总最后还是决定把第一名考绩给了陈玉梅。"
 
  若菱此时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心想:"亏我跟她还算是好朋友!"
 
  "我知道你的努力和成绩,今年就暂时委屈你了。"王力站起来,拍了拍若菱的肩膀。若菱点点头,全身虚弱无力地回到办公桌前。
 
  隔壁的玉梅若无其事地打着计算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若菱实在气不过,不禁寒着脸问:"你为什么诬陷我?"
 
  玉梅惊讶地抬起头,"没有呀?什么事啊?"
 
  "你为什么说我爱抢别人的功劳?我什么时候这样了?"若菱忍住激动,冷冷地质问她。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玉梅一脸的无辜。
 
  别装蒜了!若菱心里恨恨地,再也忍受不住了,收了包包就往外走,心想这份工作不要也罢,人心实在太可怕又太可悲了!
 
  走在车水马龙的台北街头,顶着冬日的太阳,若菱真的不习惯周间的日子里,还是大白天的,就走在路上无所事事。
 
  "可见得我多么与自己的工作认同了!"若菱觉察到。
 
  真的,工作是若菱生命中如此重大的一部分,如今遭受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真是痛苦。不过真正让若菱伤心的是玉梅的行为,让她有种被背叛、被欺骗的椎心刺骨感受。
 
  逛了大半圈的东区,一看手表才下午三点多,真的没地方去了。"回家吧!"若菱突然很想好好休息一下。
 
  到了家里的巷子口,若菱突然有个直觉,停下了脚步,探头一看,结果看到了她从未料想过的一幕。
 
  ●
 
  志明和一名长发女子刚出家的大门,朝若菱的方向走来。若菱一惊,赶紧退到隔壁的巷子里去。
 
  若菱观察着他们的举动,直觉告诉她,志明和女子有说有笑的样子,关系绝不单纯。若菱已经震惊到不知如何反应。
 
  "希望‥‥希望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她宽慰着自己,魂不守舍地踏进了大楼的大门。
 
  管理员伯伯看到她,有点惊讶地问:"若菱啊,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若菱忍不住问:"他常常带那个女的来这里吗?"
 
  管理员伯伯假装没听到。半晌,他回过头来,以怜悯的眼光看着若菱:"莫宰羊啦,那是你们昂阿某的事,麦问哇啦!"
 
  若菱的心碎了,这样的回答正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她简直己经无力再说一句话。勉强撑着身体回到家中,她刻意到主卧、客卧、书房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真是惯犯了,手脚干净俐落!"她颓然倒在沙发里,精疲力竭,哭也哭不出来。
 
  半梦半醒之间,彷佛作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好像在美国读书时住的地方整理车库,有一台破旧的脚踏车,若菱觉得放在车库太碍事,没有多想,就将它放在车库门口的马路边上。一会儿有个人来把脚踏车牵走,若菱却急急忙忙地在后面追,质问他为什么拿走她的车。那人说:"是你不要的啊,我才拿走的。"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梦!"若菱醒来后,揉揉眼睛,一时不知身在何方。直到看清楚自己身处在黑漆漆的家里,手表指着七点,这才想起来下午在办公室和家里发生的两件悲剧,一时之间,若菱恨不得当场死去,免得面对这些椎心之痛。
 
  "这是我的胜肽吗?"若菱自问。一天之内遭逢两个严重打击,让若菱真的觉得生不如死。怎么会这么巧呢?两件事同时发生,而且若菱的感觉都是:被背叛、被欺骗。现在写:"我看见我在寻求被背叛和被欺骗的痛苦感受,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还来得及吗?
 
  这个模式是如何养成的呢?若菱想起小时候,妈妈常常给她这样的感受。每次答应她要带她出去玩,十次有八次落空,次次都有不同的借口。后来妈妈嫁人了,又生了妹妹,若菱觉得彻彻底底被背叛、被遗弃。所有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终于让若菱放声大哭,哭得肝肠寸断,不能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若菱捶打着沙发,愤恨不已。
 
  听到门响声,志明推门而入,看到满脸泪痕的若菱,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志明紧张地问。
 
  他诧异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到家里,而且还哭得伤心极了?
 
  "被炒鱿鱼了吗?"他语带关切地问。
 
  若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真会演戏。"她心里冷笑道。
 
  电视里、小说中,常常看到人家泼妇骂街地对变心的丈夫大吼大叫,但此刻的若菱失去了动力,连愤怒的能量都发不出来了。她低头继续饮泣,迟迟才蹦出一句:"她是谁?"
 
  志明呆了好半天不说话。他的模式一向是避免冲突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是不知如何应对,只是讪讪地说:"我的同事‥‥"
 
  若菱瞪着他的眼睛,夫妻相对无言。
 
  志明回避着若菱的目光,想要解释什么,但被若菱犀利的目光打碎了说谎的必要。
 
  又过了好一会儿,若菱鼓起勇气问:"你想要怎么样?"
 
  时间冻结住了。往常,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可以大动肝火,若菱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而现在,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显得格外地平静。
 
  志明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彷佛在经历激烈的内在冲突。
 
  若菱挺起胸膛,淡然道:"说吧。"
 
  志明终于拿出了最大的勇气,挤出来一句话:"我想离婚!"
 
  若菱最后一线的希望像高空中的风筝一样,断了线,在无垠的天空中飘向远方,消失在云海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