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是谁在伤口上撒盐

  ──情绪的疗愈
 
  若菱愁云惨雾地坐在老人的桌前,哭丧着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人心疼地看着她,像看着一个跌倒的孩子,给予他情绪上的全面支持,但是希望她能藉由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过了很久,若菱坚强地抬头,看着老人,郑重地宣布:"好,我知道了,我的人生模式之一就是要去经历被背叛、被欺骗,因为我从小就在豢养这方面的胜肽。那又怎么样?"若菱开始声泪俱下,"我最好的朋友欺骗我,我的丈夫背叛我,我好痛啊!我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干净!"
 
  若菱甚至觉得不遇到老人就好了,至少她可以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完全无辜的牺牲者、受害者,全力地攻击别人。可是现在的她,不仅不能像一般怨妇那样地撒泼,反而还要努力冷静地分析自己潜意识的模式,真像做手术不打麻醉药一样。
 
  然而若菱毕竟是一个弱女子,不是关云长,对眼前的痛,无法泰然处之。
 
  "我能超越自己的情绪吗?我这么痛,有什么代价和收获吗?我会因此而成长吗?"若菱哽咽着问。
 
  "受苦有两种,"老人平静地劝导,"一种是无知的、无明的受苦,就是任随潜意识的操控而受苦,同时在抱怨、抗拒那个痛苦。这样的受苦不能让你成长。"
 
  若菱噙着泪水,在朦胧中看着老人。
 
  "另外一种受苦是有觉知的受苦,当你感觉到撕裂般的痛楚、好像要爆炸似的愤怒,你不逃避、不抱怨,你全然地去经历它。让这个压抑、隐藏多年的能量爆发出来,用不批判、不抗拒的态度,在全然的爱和接纳中去经历它。这样的受苦,是你走出人生模式、成长茁壮的契机。"
 
  "那要怎么做呢?"若菱在绝望中抓住了一根稻草。
 
  "你现在很气你的朋友和老公吗?"老人问。
 
  "不只气,我恨他们!"若菱咬牙切齿。
 
  "那么闭上你的眼睛,感受此刻的那个愤怒和怨恨。"老人命令她。
 
  若菱依言闭上眼睛,眼前浮上了玉梅的假笑,还有志明和长发女子扬长而去的画面,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
 
  "你愤怒的感觉,在身体的哪一个部位最强烈?"
 
  "胃部。"若菱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老人拿了两个软的座垫,放在若菱面前,告诉她:"全然地去感受你胃部的不舒服和愤怒,然后把这两个垫子当成你恨的人,你首先要做的,是尽量把怒气发泄出来。"
 
  若菱迟疑了一下,老人抓住她的手,让它们重重地打在垫子上,帮助她启动。
 
  若菱起初慢慢地、一下一下地用拳头去击打那两个垫子,后来怒气愈来愈旺,下手愈来愈重,变成疯狂雨点般地捶打,嘴里还喊着:"我恨你,我恨你,你不要脸,你坏死了,我真的恨你,永远不会原谅你,一再地欺骗我‥‥"若菱激动得一直捶打座垫,泪如雨下,不能停止。
 
  狂乱的发泄一阵之后,若菱突然发现,眼前出现的画面竟然是她的母亲,还有父亲。
 
  "不要批判、不要抗拒,就是去接纳这个愤怒!让这个能量自然地流露出来,不要压抑!"老人从旁提醒。
 
  若菱这才第一次觉察到,她有多恨她的亲生父母。"你们抛弃了我,不要我,让我变成没有人要的孩子,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接着一股强烈的悲伤从她的胸口蜂拥而出,若菱的眼泪、鼻涕、口水一股脑儿地往外流,完全不受控制,若菱感觉自己已经接近疯狂的状态。
 
  "不要想,只是去经历它。用爱去接纳你压抑了几十年的愤怒和悲伤。"老人再度提醒。
 
  若菱再度投入那个疯狂、暴烈的发泄,把几十年的怒气和痛苦、悲伤,一股脑儿地倾泻出来。两个可怜的座垫,被打得已经快破裂了,上面全是眼泪、鼻涕。
 
  ●
 
  真的像是狂风暴雨过后一般,若菱披头散发,两眼浮肿,脸上的妆全糊了,现在走到街上去人家看了一定会退避三舍。
 
  老人给若菱一盒面纸,让她擦干脸上的泪痕。"感觉怎么样?"老人问。
 
  若菱吸了口气,胸口真的舒服多了,胃部的大石头也不在了。"好多了!"她如实回答。
 
  老人又给了她一些喘息的时间,这才又开口:"压抑多年的情感,就像是黑暗的能量。唯有带着爱的觉知之光,才能驱除它们。"
 
  "可是‥‥"若菱迟疑着,"我明天还是要面对这一切,收拾这些残局呀!"
 
  "是的,现在是你学习臣服的时候了。"老人严肃地说。(注)
 
  "臣服?向他们臣服?"若菱挑高了眉毛,她想说:"没搞错吧!"可是硬生生地吞回去了。
 
  "不是对人臣服,是对事情臣服,对本然(What is),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臣服。"老人解释。
 
  "可、可是‥‥我怎么可能对玉梅做的事,和志明背叛我、要和我离婚这件事臣服呢?"若菱还是不明白。
 
  "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了,你除了臣服,还能做什么?"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做了,任人践踏我?"若菱还是嘴尖舌利,"那我的心理能平衡吗?"
 
  老人继续开导她:"你在情绪上,要先接纳已经发生的事。比方说,玉梅的陷害,你接受了,就是不去生气了,因为你再气,都不能改变她背后插你刀子的事实。"
 
  若菱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人继续说道:"接下来,你的选择就是原谅她,继续与她为友,还是决定对她敬而远之。然后,对于可以改变的事,你还是可以尽力去做,力挽狂澜。但不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必须对她背后诬陷你的这件事臣服。"
 
  "为什么?"若菱听见"臣服"这两个字就有气!"因为事实就是最大,因为已发生的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如果你不接受它,就好像拿头在撞一面墙壁,而希望能把它撞开。无济于事,徒劳无功呀!"老人摇头叹息。"我们人会受苦的最大原因,就是抗拒事实。"
 
  "那我就让小人得逞啰?"若菱还是据理力争。
 
  "你可以选择去跟老板和老总解释整个事由和情况,如果他们还是不能接受,你可以选择明年更加的努力,让他们没有话说地必须把第一名考绩给你,或是你觉得这不是一个可以让你公平竞争的环境,所以你可以挂冠求去。"老人鼓励她:"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都不需要负面情绪掺杂在其中。"
 
  "是,做这些后续事情的时候,如果有负面情绪的话,的确是无济于事。"若菱终于承认。
 
  好,老人赞许,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臣服的第一步,就是要先看到自己的抗拒,而且看到自己的抗拒是徒劳无功、无济于事的。生活现在给了你一个体验和成长的契机,你能够通过这个考验吗?"
 
  "我一定可以做好!"若菱鼓起勇气,"生活留给我这样一个巨大的创伤,我不会继续在上面撒盐。我会努力让伤口好好愈合,使自己的情绪和心灵恢复健康。"
 
  注:"臣服"这个概念在《当下的力量》这本书中有精彩的描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