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的故事

  第十六章我的故事(1)
 
  “我们都是一样的。”“请您简短地告诉我一些你童年的事情。”这是我问过很多客户的一个问题。我并不需要知道所有细节,我只是想要了解那些模式从何而来。如果他们有现在的问题,那是因为造成这些问题的思想模式,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控制他们了。
 
  在我一岁半时,我的父母离婚了。我并不记得情况有多糟糕。我惟一还记得的可怕的事情是,一直在家操持家务的母亲必须出去工作了,她把我寄放在别人家。我一刻不停地哭了三个星期。照看我的人对我的哭泣不知所措,我母亲不得不把我领回家另作安排。直到今天我仍然很敬佩她,作为单身母亲,她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可是后来,我得到的关爱不像以前那样多了。
 
  我的母亲又结婚了。我一直不能确定,母亲是因为爱我的继父而再婚的,还是因为想给我们母女俩找一个家。这个男人在欧洲长大,在一个德国大家庭。他生性残忍,没有学过任何关于如何处理家庭关系的知识。我母亲怀上了妹妹,这时,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突然袭击了我们,我们的家陷入了暴虐的沼泽。那时我刚刚5岁。
 
  雪上加霜的事情又发生了。就在那时,一个邻居,我记得他是一个老酒鬼,强奸了我。我清晰地记得医生的检查过程,以及我作为主要证人参加的法庭审判。那人被判有期徒刑15年。我总是听见别人在说:“都是你的错。”所以在很多年里,我都害怕那人被释放以后会来报复我,因为是我把他送进了监狱。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期,都在忍受身体上和性方面的虐待,外加繁重的体力劳动。我的自我形象越来越差,好像对我来说什么事都不对劲。我开始在我的外部世界表达这种模式。
 
  在我4年级时,发生了一件能够代表我那时生活的典型事件。有一次学校举行晚会,有好几个蛋糕供大家分享。除了我以外,这个学校的大多数学生都来自舒适的中产阶级家庭。我的衣着破旧,发型也很可笑,还穿着一双拖沓的黑色鞋子,身上散发着每天吃的用于驱虫的生蒜味儿。我们家永远没有蛋糕,我们买不起。我的一个邻居大婶每周给我10美分,在我过生日和圣诞节的时候可以得到1美元。那10美分被列入了家庭预算,而那1美元用于在“一角钱商店”里买我的内衣。
 
  因此,在学校举行晚会的那一天,那里有这么多蛋糕,他们都在切它,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几乎每天都能得到两三块蛋糕。当老师最后走到我身边时(我当然是最后一个),蛋糕已经没有了。一块儿也没有了。
 
  我现在能清楚地看到,我当时“已经深信不疑的信条”——我是没有价值的、我不应当得到任何东西——驱使我站在了最后并且得不到蛋糕。这是我的模式。他们只是我的信念的映射。
 
  在我15岁的时候,我无法继续忍受性骚扰,从家里和学校逃了出来。我找到了一个宴会服务员的工作,这比在家里时做繁重的体力劳动轻松多了。
 
  由于对爱的极度饥渴和卑微的自我认知,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任何一个对我好的人;就在我刚刚过完16岁生日不久,我生下了一个小女婴。怀孕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到无力抚养她,但是,我能够给她找一个良好的、爱她的家庭。我找到了一个没有孩子又渴望拥有孩子的夫妇。我产前最后4个星期一直住在他们家里。在我住院期间,我给新生儿起了他们家的名字。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体验到任何做母亲的喜悦,只有失落、罪恶感和羞耻。那段经历成为我必须尽快克服的心理障碍。我只记得婴儿那不同寻常的大脚趾,就和我的一样。如果我还能见到她,根据脚趾我就能够确认是不是她。婴儿刚刚出生5天我就离开了她。
 
  我立刻回到家里,并且告诉母亲谁成为了下一个牺牲品。“你不会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带你离开这儿。”她跟着我,离开了10岁的妹妹和她的父亲。妹妹一直是继父宠爱的小宝贝。
 
  第十六章我的故事(2)
 
  我帮助母亲找到了一份小旅馆服务员的工作,之后为她安排了自由舒适的公寓,我感觉我已尽了自己的义务。我和一个女友一起去了芝加哥——三十多年里再也没有回故乡。
 
  在很久以前的那些日子里,我作为一个孩子所体验的暴力,在很长时间里都让我感到自己是多么没有价值,我所吸引的男人都是虐待我、经常打我的人。如果我将我的余生用于斥责男人,那么我可能还会得到相同的经历。然而,通过积极的工作体验,我的自尊心逐渐成长起来,那些男人也渐渐离开了我的生活。他们与我的旧模式相适应,即“我只有被虐待的价值”。我不是在为他们的行为开脱,假如我没有那样的思维模式,他们就不会被我所吸引。现在,一个经常打女人的男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还有我这个人存在。我们的模式不再互相吸引。
 
  在芝加哥做了几年服务工作以后,我去了纽约,很幸运地成为一名高级时装模特。即使是为着名时装设计师做模特,我还是无法建立起自我价值感。这些工作只是让我更多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缺点。我拒绝认识自己的美丽。
 
  我在时装界干了很多年。我遇到了一位富有魅力的、受过良好教育的英国绅士,和他结了婚。我们去世界各地旅游,遇到过皇室成员,甚至被邀请参加在白宫举行的晚宴。尽管我是一名模特,并且有一个足以让我自豪的丈夫,但是我的自尊程度仍然很低,这种情况一直到我从事心理研究之后才开始改变。
 
  结婚14年之后,在我刚刚开始相信好事能够持续下去时,有一天丈夫宣布说他想和另一个人结婚。是的,我要崩溃了。但是这段时间过去了,我还在断续生活。我能感觉到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一个星象学家在春天里告诉我,秋天将有一件小事发生,这会改变我的人生。
 
  这件事真是很小,以至于我在几个月后才注意到它。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去拜访纽约的一个教堂。他们的理念对我来说很新鲜,所以我很注意他们所说的话。我不仅去做礼拜,还参加了他们的课程。美丽时装的世界对我失去了吸引力。我的生命还剩下多少年能够让我把注意力放在去除多余的尺寸、保持眉毛的形状上?自从高中辍学后,我再也没有学习过任何东西,现在我成了一个如饥似渴的学生,贪婪地吞咽着所有能够抓到的有关心理康复的知识。
 
  那个教堂成了我的新家。尽管我的日常生活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个课程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的时间。3年以后,我申请成为教堂认证的合格咨询员。我通过了考试,那是我从事咨询事业的起点。
 
  这只是一个小的开始。在这期间我成为了一个冥想者。我的教堂里只有一年的冥想课程,所以我决定为自己做些特殊事情。我到爱荷华州的MIU大学进修了6个月。
 
  那段时光对我来说真是太美妙了。在新学年里,我们每周都有一个新课题,都是我以前曾经听说过的,比如生物学、化学、相对论等等。每周六早晨测验,星期天自由活动,星期一开始新的课程。
 
  因为不像纽约有那么多娱乐活动,所以我的生活很有规律。晚饭以后我都会去教室学习。在校园里我是年龄最大的一个,我很爱学校的生活。学校里禁止吸烟、喝酒、吸毒,我们每天冥想4次。在我离开那天,我想我一定会被飞机机舱里的香烟烟雾熏倒。
 
  返回纽约以后,我又开始了新的生活。很快我开始了我的“奇迹培训项目”。我积极参与教堂的社会活动。我开始在他们的下午会议上发言,并且约见一些客户。这很快成为我的全职工作。业余时间里,我在别人的鼓励之下开始写《治愈你的身体》这本书,书中简单列举了由于精神因素所导致的身体疾病。我开始巡回演讲并开办小型培训班。
 
  然后,有一天我被诊断出患有癌症。
 
  基于我有5岁时被强奸的背景和青少年时期堕胎的经历,毫无疑问我得的是生殖系统癌症。
 
  第十六章我的故事(3)
 
  就像其他人在被告知患有癌症时一样,我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但是由于我所从事的心理咨询工作的缘故,我知道精神康复是有效的,我获得了一个亲自验证的机会。毕竟,我写过关于思维模式的书,我知道癌症是由于埋藏在心中的深深的怨恨长期得不到化解,而导致癌细胞逐渐吞噬身体的。我一直不愿意放弃对童年时期的“他们”的愤怒和怨恨。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了,我有一大堆工作要做。
 
  “不能治愈”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对我来说意味着,这种不能被外在手段改变的特殊情况,只能通过内在途径治疗。我做了一个癌症切除手术,但是并没有改变造成癌症的思维模式,后来医生对我说,他们必须继续切割露易丝,直到他们把露易丝切完为此。我不喜欢那个主意。
 
  如果用手术的方法把癌组织清除掉,然后在思想上去除导致癌症的根源,那么癌症就不会复发了。如果癌症或者其他的病又复发了,这说明旧的思想并没有从头脑中“全部清除掉”,病人的思想并没有改变。他总是会得同样的病,只是处于身体的不同部位罢了。
 
  我同样相信,如果我能够清除掉产生癌症的精神模式,那么我甚至有可能不需要再做手术。因此,我和时间签订了一份合同。我告诉医生我没有钱做手术,医生勉强给了我3个月时间。
 
  我立刻对自己的康复负起了责任。我研究了所有可能帮助我康复的各种方法。
 
  我去了好几家健康食品商店,买了许多关于癌症的书。我去图书馆阅读了大量书籍。我研究了足部反射理论和克隆疗法,认为它们可能都对我都有效。看上去我正在向正常人转化。在阅读了有关足部反射方法的书籍后,我想找一位足疗师。我参加了一个讲座。以往我通常坐在第一排,但是这次我却坐在最后一排。不到1分钟时间,一位男士坐到了我的旁边——猜猜看,发生了什么?他是一位足疗师,可以去患者家里做治疗。他连续两个月每星期来我家3次,对我的康复有很大帮助。
 
  我知道我必须比以往更爱自己。在童年时期我很少表达爱,所有的人都使我感觉到自己不是个好孩子。我采取了“他们”对待我的态度——挑剔、责备——来对待自己,把这种态度变成了自己的第二天性。
 
  在教堂的工作中我逐渐意识到:我应该爱自己、赞同自己,这对我来说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重要的。尽管我还在拖延——就好像你总是说明天再开始节食。可是我没有时间再拖延了。开始的时候,我很难站在镜子面前对自己说:“露易丝,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然而,随着我的坚持,我发现,在很多情况下我不再像过去那样责备自己了,这都是那些练习在起作用。我已经有了进步。
 
  我知道我必须清除掉自童年开始一直积累着的怨恨模式。丢弃责备是我的当务之急。
 
  是的,我的童年饱受苦难和虐待——精神的、身体的、性的。可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这不能作为我现在对待自己的方式的借口。因为我不宽恕,我用癌细胞来吞噬我的身体。
 
  现在该是从过去的噩梦中走出来的时候了。我应该开始理解那种经历会使我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一个孩子。
 
  在临床医学专家的帮助下,我用击打枕头和怒吼的方式表达出我内心深处长期潜藏的愤怒。这让我感觉轻松多了。然后我把父母曾经对我讲述的有关童年的只言片语拼凑起来,我开始看清楚他们生活的全貌。我对他们越来越理解。从一个成人的视点观察,我开始怜悯他们的伤痛,怨恨也就逐渐化解了。
 
  另外,我找了一位营养师,帮助我清除数年来由于吃垃圾食品而积攒在体内的毒素。我明白了是那些垃圾食品使我的身体被毒素所侵扰。我同样明白了是那些垃圾思想毒害了我的心灵。我遵循严格的节食食谱,只吃大量的绿色蔬菜。第一个月我甚至每周洗肠3次。
 
  我没有再做手术——作为所有生理的和心理的大扫除的战果,在我被确诊患有癌症6个月以后,我已经能够让一位医学专家同意我的看法——我已经没有癌症迹象了!现在,我从亲身经历中知道了:疾病能够被治愈,如果我们愿意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信念模式和行动方式!
 
  第十六章我的故事(4)
 
  有时,我们生活中那些非常倒霉的事情会变成好事,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从自己的经历中学到了很多,我用新的方式来衡量生活。我开始注意哪些东西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最终,我决定离开纽约,那里环境不好,不利于健康。我的一些客户坚持说如果我离开他们,他们就会“死掉”。我向他们保证说,我每年会回来两次,或者会监控他们的进度,大家可以随时用电话联系,不会被地域阻隔。我关闭了我的咨询室,坐火车到了加利福尼亚,决定将洛杉矶作为我的第一站。
 
  尽管这里是我很多年前出生的地方,但是除了母亲和妹妹我不认识任何人,她们都住在距离城区大约一小时路程的地方。我们家的人相互之间既不亲近也不坦率,但是我还是很惊讶而且难过地听说我的母亲几年前已双目失明,但是别人都没有告诉我。我妹妹由于“太忙”而无法见我,我也就随她去了。我开始建立我的新生活。
 
  我的那本小书《治愈你的身体》为我打开了很多扇门。我开始参加我所能发现的每一个新型会议。在会议期间我会介绍我自己,适当的时候同别人赠送我的书。头6个月中我经常去海滩,我知道我一旦忙起来,这样的闲暇时间就会很少了,慢慢地,客户增多了,我被邀请到很多地方作演讲,我来洛杉矶以后事情越来越多。两年以后,我搬进了可爱的新家。
 
  相对于我小时候所受的教育来说,我在洛杉矶的新生活在思想意识上已是一个大飞跃。事情进行得都很顺利,真的,我们的生活会很快发生完全的转变。
 
  有一天晚上我接到妹妹的电话,这是两年来我们第一次通电话。她告诉我,我们的母亲,现已90岁,已经失明了,耳朵也差不多听不到声音了,而且因为摔了一跤,后背受了伤。我母亲曾经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女人,现在变成了痛苦无助的孩子。
 
  她摔伤了她的后背,同时也打开了围绕着妹妹的那堵神秘的围墙。后来,我们都开始沟通了。我发现妹妹也因为严重的后背疼痛而无法正常坐立和行走。她默默地忍受痛苦,尽管她看上去胃口不佳,但是她的丈夫并不知道她生病了。
 
  住院一个月以后,我母亲打算回家。但是因为她无法照料自己,所以我把她接来和我同住。
 
  尽管相信生活,但是我仍然不知道怎样处理好每一件事,因此我对上帝说:“好吧,我会照顾她,但是你必须帮助我,你必须让我有足够的钱照顾她!”
 
  这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一个适应过程。她是在一个星期六来的,第二个星期五的时候,我必须到旧金山去4天。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留下,但我又必须出差,我说:“上帝啊,请你处理这件事。我必须在离开之前找到合适的人来帮助我们。”
 
  到了星期四的时候,适合的人真的“出现了”,解决了我和我母亲的难题。这件事进一步坚定了我的基本信念:“我会知道我需要知道的一切,我想要的东西也会在正确的时候来到我身边。”
 
  我认识到总结经验的机会又一次到来了。这是一个清扫童年思想垃圾的好机会。
 
  在我小的时候,母亲没能保护我,然而,现在我能够而且愿意照顾她。我的母亲和妹妹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挑战。
 
  为我妹妹提供帮助是挑战之一。妹妹告诉我,很多年以前我把母亲救走以后,我的继父把愤怒和痛苦都发泄在她身上,轮到她被残酷无情地对待。
 
  我认识到,妹妹的恐惧和紧张被放大成为身体上的问题,除了内心信念之外,没有人能帮助她。我不愿意做妹妹的救世主,但是愿意给她提供生命中的选择机会。
 
  转眼之间1984年来临了,生活还在继续。我们开辟了新的康复之路,我们在安全的氛围中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另一方面,我母亲的反映也非常好。她每天尽量锻炼4次,她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壮和柔韧。我带她去买了一个助听器,她的生活更加丰富了。我不顾她的基督教信仰,说服她为一只眼睛做了白内障摘除手术。当她再次见到光明,又一次能够通过她的眼睛看见世界时,大家是多么高兴!
 
  第十六章我的故事(5)
 
  母亲和我开始以过去从未有过的方式坐下来交谈。我们对彼此有了新的理解。今天,当我们哭泣、欢笑和拥抱的时候,我们都感到自由自在了。有时,她会拉拉我的扣子,这只是在告诉我有些东西需要扔掉。
 
 
  我母亲于1985年平静地离开了人世。我怀念她,爱她。我们最终会永远团聚在一起,现在我们都已经是自由的了。
 
  在我广阔的人生中,
 
  一切都是完美、完整和完全的。
 
  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
 
  都以对我们来说意味深长的方式,
 
  体验生活的富足和充实。
 
  现在我用爱心来看待过去,
 
  我选择从过去的经验里学习新思想。
 
  无所谓对与错,无所谓好与坏,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只留下过去的经验。
 
  我爱自己,我让自己走出过去,享受现在,
 
  我就是我,
 
  我知道我们都充满了热情。
 
  我的世界里一切都好。
 
  我心深处
 
  我心深处有无尽的爱。现在我让这爱从内心涌出,充满我的心,我的身体,我的头脑,我所在的空间,它离开我的身体,向各个方向辐射,然后又成倍地返回我这里。我越来越多地释放爱心,我释放出所有的储备。释放爱心让我感觉良好,这是我内心愉快的表达。我爱我自己,因此,我用爱来照顾我的身体。我满怀爱心地提供给它富有营养的食品和饮料,我满怀爱心地修饰它、妆扮它,我的身体回馈给我的是健康和精力。我爱我自己,因此,我给自己准备了一个温暖的家。这个家可以满足我的任何需要,是一个快乐的家。我用爱装满每个房间,因此,不管谁进来,包括我自己,都会感觉到这种爱,并且被它滋养,我爱我自己,因此,我做我真正喜欢的工作,一个可以发挥我的创造力和天赋的工作。我和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一起工作,我为了他们而工作,我的收入也很好。我爱我自己,因此,我用爱的方式思考和行动,我这样对待所有的人,他们又成倍地返还给我。我在我的世界里只吸引可爱的人,因此他们是我的镜像。我爱我自己,因此,我宽恕并解放过去,以及过去所有的经历,我自由了。我爱我自己,因此,我完全生活在现在。我体验每一个美好时刻,而且我知道我的将来充满光明、喜悦和安全。因为我是宇宙中一个可爱的孩子,所以这世界乐意照顾我,现在和永远,都是这样。
 
  跋
 
  《生命的重建》在15年前首次与读者见面。这15年间,发生了许多事情。这本书不仅圆了我的梦,还帮助很多人改善了生活。
 
  《生命的重建》被翻译成25种不同文字,销售量超过了1600万册,(注:这是截至2001年的数据,至今销量已逾2000万册)。人们对这本书的需求是跨越国界和种族的。我想这本书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能够在不让人们感到内疚的基础上帮助他们改变自己。
 
  6年多以来,我一直花时间和艾滋病患者一起工作。有一个晚上,6位男士来我家拜访,从那以后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我们每周一次的聚会人数已经发展到800人。在这段时间里,我自己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我的心灵经常被震撼,在我的余生中我将永远记住那些经历。海瑞德支持组织(Hayride Support group)目前仍然活跃于好莱坞西部,尽管我已经不再和他们联系(因为我几年前就已经搬出来了)。
 
  在我写完这本书以后,有些海瑞德组织的人来找我,我们一起探讨了艾滋病方面的积极信息。很快,我的书就上了畅销书排行榜,并且在排行榜上连续保持了13周。我很惊讶,生活是如何将我推向如此多的方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
 
  现在我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花园里,侍弄植物使我获得了极大的乐趣。我是一个将工作安排得井然有序的园丁,没有一片莴苣叶子或任何一株植物的叶子被浪费掉。所有的落叶都被我放到肥料堆里,我慢慢地使我的土地变得肥沃、富有营养。我尽可能多地吃自己花园里结出的果实,一年四季都能享受新鲜蔬菜和水果带来的快乐。
 
  我的宠物也为我带来很多快乐。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美好的,包括宠物。我被无条件的爱包围,我们都从中获得了很多乐趣。
 
  生活在不断地循环往复。你在某段时间里做一件事情,然后你又在下段时间继续向前。有一段时间我在各地授课,作巡回演讲。我作了一个“10日深度训练计划”,后来的两年时间里又在开“展望未来座谈会”。但是现在我不再做这些了。我进入半退休状态,在这段时间里真正享受生活的乐趣。
 
  我已经75岁了,我对生活的看法已经不一样了,我对“如何安度晚年”有很大兴趣。我想成为一个卓越的老人,把我今后的时光看成珍宝。我也想将这些宝贵的经验传授给其他人,使他们在晚年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成为睿智的老师。我相信,我们直到最后一刻仍然是健康的,仍然能够自由走动,我们能够享受生活的每个时刻。
 
  《生命的重建》这本书是由HAY机构出版的。我们专门出版不同作者的自助书籍和磁带。我们通过帮助其他人提高生活质量来赚钱,这种感觉真好。我真的喜欢为其他作者提供心理健康方面的有用信息。
 
  有一次,一位占星家说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星象图显示我将以一对一的方式帮助许许多多人。当然,75年以前,录音机还没有发明出来,所以很难解释那个图形,它是怎么知道我能让那么多的人听我的磁带。然而,由于科学技术奇迹般地发展,我录音带上的声音每天晚上伴随着成千上万的人进入梦乡。
 
  结果是,很多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感到他们认识我,因为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亲密的时光。我所做的事情最美妙之处在于,它使我能够把爱的问候带到任何地方。很多人感到我是帮助他们走出思想泥沼的老朋友。
 
  现在,我有自己的专栏,名称可能是“亲爱的露易丝”或“问问露易丝”,具体使用哪一个由出版机构决定。我的专栏是从两年前的《思维科学》杂志开始的,目前在50个不同出版物上发表,读者超过1000万人。如果你想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我的专栏,请告诉我。
 
  下一步,生活将带给我什么?我不知道。然而,我会向下一个冒险的经历彻底敞开心扉,全身心地迎接它的到来。
 
  露易丝·海
 
  很久以来我一直相信:“所有需要我知道的东西都摆在我面前。”“我需要的一切都会到来。”“我的生活里一切都好。”没有新的认识,一切都是古老的、永恒的。能够和大家一起分享康复道路上的知识和智慧,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把这本书献给帮助过我的所有人:我的客户们,我的专业领域的朋友们,我的老师们,以及通过我传递给大家的神圣的、无穷的智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