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先知和收益


英国科学促进会成立于1831年,创办人是苏格兰著名科学家大卫·布鲁斯特爵士。英国科学促进会拥有几项备受赞誉的创举。1841年,表示恐龙的英语单词dinosaur首次出现在了英国科学促进会的会议上;在1860年的年会上,物理学家奥利弗·洛奇向与会者演示了无线传输技术,这是该技术最初的几次公开亮相之一;同样是在1860年,有关物种起源的著名论战也是在英国科学促进会的会议中上演的,论战的双方分别是生物学家赫胥黎和牛津教区主教塞缪尔·威尔伯福斯。(威尔伯福斯主教代表的是宗教势力,由于他非常“狡猾”,而且能言善辩,所以为自己赢得了一个绰号“油嘴山姆”。)据传言当时有这么一番情形:威尔伯福斯转向赫胥黎,然后以讥讽的口吻问道,“你那类人猿的血统,是来自祖父一方呢,还是祖母一方?”赫胥黎并没有被主教咄咄逼人的攻势吓倒,他先是平静地转身,小声对自己的同事们说,“是上帝把他交到我手里的。”然后他直视着主教宣称自己宁愿认一只类人猿做祖父,也不愿与一位主教扯上什么关系。

英国科学促进会每年都会举办为期一周的科学庆典,2001年,他们邀请我去做一个实验,该实验是科学周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收到邀请函之后,我碰巧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有关占星学的文章,文章讲述的是当时最流行的金融占星学,而且提到有些占星师宣称一家公司的设立日期能够影响到其日后的经营业绩。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遍布全球的投资者就有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投资参照依据,于是我决定研究一下这个“课题”,看看上帝的旨意是否的确能够左右一家公司的发展前景。

我主持的这个实验需要三名参与者:一名金融占星师、一名资深的分析师以及一个年龄尚小的孩子。在实验开始的时候,我们会为每名参与者提供价值5000英镑的虚拟货币,然后让他们用这些钱去购买自己最为看好的公司的股票。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们会就他们将如何选择进行追踪。那么,到底谁的投资是最明智的呢?

众所周知,要想让占星师参与这类研究非常困难。绝大部分的占星师都不愿意拿自己的预言去做实验,即便有些占星师对此有些兴趣,但考虑到这是一次科学实验,他们基本上也不会同意参加了。

不过,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打了几十个电话后,终于有一名职业的金融占星师说他觉得这个项目听起来很有趣,所以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接受挑战,他可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剩下的两名实验对象招募起来就容易多了。我们在互联网上冲了会儿浪,然后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就有一名资深的分析师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他也很高兴地表示愿意参与实验。最后,我一个朋友的朋友说很乐意问问他的女儿是否愿意做第三个实验对象,当然也是最后一个。我们仅用一块巧克力就达成了这最后一笔交易,4岁的小蒂娅来自伦敦东南部,没有任何投资经验,她的加盟为我们的寻觅之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巴克莱股票经纪公司是英国最负盛名的投资公司之一,他们同意担任这场投资大赛的裁判。看来,我们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

我们选定了英国最大的100家公司,我们的三名参与者可以用他们所拥有的现金购买任意一家或几家公司的股票。我们的金融占星师仔细研究了各家公司的设立日期,然后很快确定了自己的投资领域,其中包括通信股和技术股(沃达丰通信公司、Emap公司、巴尔的摩技术公司和培生集团)。凭借自身长达七年的丰富经验,我们的分析师决定将投资的重点锁定在通讯行业(沃达丰通信公司、马可尼公司、大东电报公司和保诚集团)。

我们希望小蒂娅的选择完全是随机的,她很高兴地就答应了。我们想到了一个巧妙的选择流程,其间要用到一把四脚梯和一大堆小纸片。2001年3月15日上午11点55分,在巴克莱股票经纪公司的大理石走廊上,我发现自己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把6英尺高的梯子顶上。陪着小蒂娅站在走廊上的是公司的几个顶级投资经理,他们都在耐心地等待着。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梯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百张小纸片,每一张小纸片上都写着一家公司的名字。

当正午12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把手中所有的小纸片使劲儿抛向了空中,在它们轻轻飘向地面的时候,小蒂娅随机抓住了其中的四张小纸片。她把自己抓到的小纸片郑重地交到妈妈的手中,这位母亲随后宣布了女儿的投资之选:一家高级银行(苏格兰银行)、一家著名的品牌饮料集团(迪阿吉奥)、一家金融服务集团(耆卫)和一家领先的连锁超市集团(圣斯伯里)。虽然周围的观众并不多,但所有人都为小蒂娅的选择鼓掌欢呼,小蒂娅也很淑女地给大家行了个屈膝礼表示感谢。

为了力求公平,我们允许参与者在实验开始几天后改变自己的投资计划。我们的金融占星师重新观测了天象,随后更换了三支股票,所以他的最终投资组合是工业气体公司BOC、BAE系统公司、联合利华公司和培生集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这些公司,是因为它们的背后都有非常不错的行星风呈现。我们的资深分析师坚持不改变自己最初的选择。经过第二次天女散花般的随机洒纸后,小蒂娅的投资组合变成了基金管理公司Amvescap、Bass公司、苏格兰银行和哈利法克斯公司。

在一周的期限到来的时候,我们再次相聚巴克莱股票经纪公司,开始评估三位参与者的投资成果。

在过去的一周里,股市出现了极为异常的波动,世界顶尖企业的市值突然之间蒸发了数十亿。奇怪的是,无论是金融占星师还是资深分析师都没有预见到这场风暴。全球股市骤然暴跌的结果就是我们的三位参与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损失最大的是金融占星师,观测天象的结果是他的投资赔了10.1%;紧随其后的是资深分析师,亏损7.1%;相对而言表现最好的竟然是小蒂娅,她的随机投资只赔了4.6%。

我们的资深分析师并没有像一般投资人那样表现出一派豁达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说,原本觉得自己可能会是倒数第一名,他一直认为小蒂娅肯定是最后的冠军。我们的占星师对投资失利的解释依然跟星象有关,他说如果事先知道小蒂娅是巨蟹座,他根本就不会参与这场比赛。相对而言,小蒂娅的态度就谦逊多了,她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赢的,还说在幼儿园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学过科学。《太阳报》对小蒂娅的成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特意在报纸的金融版块辟出了一个整版介绍小蒂娅,还列举了小蒂娅送给热血股民的三条建议:“金融不是万能的,但糖果却是”、“早点儿上床睡觉”、“关注日益成长的儿童玩具市场”。由美国知名主持人莱诺主持的《今夜秀》节目组表示有意让小蒂娅上他们的节目,但小蒂娅最终拒绝了,我猜想她肯定是唯一一个以家庭作业为由婉言谢绝邀请的嘉宾。

在金融世界里,一周的时间的确不能算长,因此我们决定将实验的时间跨度延长为一年。事实证明,这12个月给人的感觉可真够漫长的,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市场整体下跌幅度高达16%。在实验进行到接近一整年时,我们请巴克莱股票经纪公司的专家们对三位参与者的投资组合再次进行价值评估。这一次,三者之间的差距就更大了:我们的资深分析师赔了46.2%,金融占星师的成绩相对要好一些,但依然亏损了6.2%,小蒂娅则再次荣登冠军宝座。

在大盘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她竟然获利5.8%。

投资专家对所选股票的预测显然并不灵光,对此我倒觉得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资深分析师的智慧受到挑战和质疑并不是第一次。在瑞典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一家全国性的报纸为五位资深的投资人和一只名叫奥拉的大猩猩分别提供了1250美元。奥拉采用投掷飞镖的方式选出了在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几家公司的股票。一个月后,报纸开始对比每一位参赛者的投资成果,令人惊讶的是,奥拉投资的股票在收益上超过了每一位资深投资人所选的股票。《华尔街日报》也做过类似的研究,他们定期邀请四名投资人每人选出一支股票,然后采用奥拉的投掷飞镖法再选出四支其他股票。6个月后,报纸开始对比两种不同选择的投资回报率。事实证明,随机选出的股票在回报率上总要胜过专家的选择,而且每次至少会打败其中的一位投资人。

我对金融占星学的测验并非第一次采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星象和世俗事务之间的关系。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种研究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其中还包括一系列非同寻常的实验,就我所知,英国就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心理学家在这个领域做了大量的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