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面包师Bun(意为"小面包")先生


1971年,心理学家芭芭拉·布坎南和詹姆士·布朗宁请一群人评判对一千多个名字的喜欢程度。结果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刻板印象。绝大多数的人都表示喜欢迈克尔、詹姆士和温迪等名字,但特别不喜欢阿尔弗雷德、波希瓦和伊西多。我们或许会认为这些情绪上的反应并不会对人的一生造成多大的影响。可事实上,我们错了。

20世纪60年代晚期,美国研究人员阿瑟·哈特曼、罗伯特·尼古拉和杰希·赫雷对名字不太常见的人产生了兴趣,他们想要探讨这些人是不是比名字常见的人更容易受到心理问题的困扰。他们对一万多份精神病法院记录进行了分析,发现有88个人的名字非常罕见,比如欧德、莱塞尔、威耶尔等。随后他们又从记录中找出了88个名字比较常见的人作为对照,这些人和第一组人在性别、年龄和出生日期上并无二致。结果发现,名字比较罕见的那些人更有可能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正如研究人员在报告中所述,"从降临到人世的那一刻起,孩子的名字通常就成为了一个既定的事实,而其未来的个性也必将衍生于此。"这并不是唯一记录与众不同的名字有何弊端的研究。相关的研究显示,老师也倾向于给名字比较讨人喜欢的孩子较高的作文成绩;名字不讨人喜欢的大学生更有可能在社交上受到孤立;姓氏碰巧带有负面涵义的人〖比如"Short(矮)"、"Little(小)"或者"Bent(弯)"〗更有可能萌生自卑感。美国精神病学家威廉·墨菲研究过几个历史病例,刚好可以验证这最后一点。其中一个病例中的患者承认,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为了防止阴茎在睡眠时勃起,他睡觉时总会戴一个下体弹力护身。然而,护身非但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反而让他的阴茎出现了向下弯曲的变化。不幸的是,这名患者的姓碰巧是"Bent",而且还有一个绰号"小火车头",这一切让他常常想起儿时被阴茎问题困扰的情形,从而变得对性爱深感不安,以至于出现了心因性阳痿。他也因此更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能的家伙。

1999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尼古拉斯·克里斯顿费尔德、大卫·菲利普和劳拉·格琳发现了一些证据,这些证据显示即便是姓名的首字母缩写也会成为生死攸关的问题。研究团队利用电子词典找出了所有用三个字母组成的英语单词。随后他们对整个清单进行了分析,找出了其中特别正面的词汇〖比如ACE(能手)、HUG(拥抱)、JOY(高兴)〗和特别负面的词汇〖比如PIG(猪)、BUM(屁股)、DIE(死)〗。接着他们进入了加利福尼亚州死亡证明的电子数据库,分别查看了首字母缩写比较"正面"和首字母缩写比较"负面"的人的死亡年龄。在排除了种族、死亡年份和社会经济状况等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具有"正面"首字母缩写的男士平均比一般人多活了四年半,而具有"负面"首字母缩写的男士则比一般人少活了三年左右。具有"正面"首字母缩写的女士平均寿命比一般人多了三年,但具有"负面"首字母缩写的女士却没有遭遇负面效应。在探讨这种效应背后的可能机制时,研究人员表示,首字母缩写比较"负面"的人可能对自己的评价不是很高,而且可能需要忍受周围人的嘲笑以及其他一些负面的反应。另外一个事实也佐证了这个观点,那就是首字母缩写比较"负面"的人更有可能因自杀和意外等心理因素死亡。

不过,姓名比较罕见和首字母缩写比较"负面"的人也并不总是与犹豫和绝望相伴。另外一组研究人员率先对克里斯顿费尔德的研究提出了质疑。在一篇名为《字母组合决定论?》的文章中,来自波莫纳学院的斯蒂利安·莫里森和加利·史密斯对最初的实验使用的统计方法提出了批评,他们使用了自认为更为复杂的分析方法,但并没有得出同样的结论。

此外,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基尔福学院的心理学家理查德·泽亨哈夫特也主张,名字与众不同还有几个潜在的好处呢。他表示,名字比较常见的人最常抱怨的一件事就是有太多的人跟自己重名了。塞缪尔·高德温也持同样的观点。当听说一个朋友要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约翰"时,他马上就表示反对:"为什么要给他取名叫约翰?你也不看看,无论是姓汤姆的、迪克的,还是姓哈利的,他们都叫约翰!"泽亨哈夫特还指出,不同寻常的名字更容易让别人记住,他还拿几个著名的运动员做例子,说他们之所以那么出名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有一个特别个性的名字,或者名字至少是原因之一。就像《纽约邮报》的体育新闻记者在谈到奥克兰运动家队的投手维达·布鲁时所说的:"美国人很快就记住了这个名字。维达·布鲁!维达·布鲁这个名字就像芭比·鲁斯、泰·科布和左撇子格鲁夫一样顺口,一样好记。"

为了以更实际的方式探讨不寻常名字的潜在正面效应,泽亨哈夫特从《社交界名人录》(被誉为"全国上流社会最佳指南")中随机选了2000个人,并找出了其中只出现过一次的名字,列出了一个218人的清单。随后,泽亨哈夫特又从同样的2000人中随机选出了218个人作为对照组,这些人的名字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接下来,他查阅了《名人录》(该书收录了"各个领域最为杰出的男女"名单),想看看这些名字常见或罕见的人是否也名列其中。在泽亨哈夫特选出的436个人中,共有30人出现在了《名人录》里,其中有23人来自于《社交界名人录》中的"罕见名字"组,只有7人来自于"常见名字"组。简而言之,在特定的情况下,有一个不寻常的名字或许会对你的职业发展有利。

在有关名字对生活影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的关注点并不仅仅局限于名字是否常见。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的布雷特·佩勒姆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做了一项著名的研究,结果显示我们的名字或许会影响到我们所选择的居住城镇、职业发展道路和结婚对象,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的政治倾向,比如支持哪个政党。

佩勒姆查阅了美国人口普查的大量资料,结果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很多名叫佛罗伦斯的人住在佛罗里达州,很多名叫乔治的人住在乔治亚州,在肯塔基州和弗吉尼亚州,也分别有很多名叫肯尼斯和维吉尔的人。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团队查阅了6600万美国人的社会安全死亡记录,这些人都死在以"圣"字开头的城市里,比如圣安妮、圣路易斯,等等。他们同样看到了佩勒姆发现的奇特现象,有很多名叫海伦的人住在圣海伦市,很多查尔斯住在圣查尔斯市,很多托马斯住在圣托马斯市,诸如此类。进一步的分析发现,这种效应并不是因父母以出生地为孩子取名造成的,而是因为有很多人主动选择了到含有他们名字的城市或城镇定居。

那么,同样的效应是否会影响人们对结婚对象的选择呢?人们会不会更有可能与姓氏首字母和自己相同的人结为夫妻呢?为了找出问题的答案,佩勒姆和他的同事们查阅了1823~1965年期间的15000多份结婚记录。结果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姓氏首字母相同的夫妻在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远远高于预期。研究人员担心这种效应可能是同族婚配造成的结果(也就是说,特定族群的成员更有可能彼此结为夫妻,所以姓氏的首字母是相同的),于是重新做了一次研究,不过这次他们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美国最常见的五种姓氏上:史密斯、约翰逊、威廉、琼斯和布朗。首次研究中看到的现象再一次出现了,比如说,姓史密斯的人更有可能跟另外一个史密斯结婚,而不是琼斯或威廉;而姓琼斯的人也更有可能对另一个琼斯说"我愿意",而不是布朗或约翰逊。

佩勒姆的研究并不仅限于人们的姓名与他们选择的居住地点、死亡地点和结婚对象之间的关系。他还对姓名可能对职业选择造成的影响进行了研究。研究人员在线搜索了美国牙医(Dentist)协会和美国律师(Lawyer)协会的记录,结果发现很多牙医的姓氏都是以"Den"三个字母开头的,而不是"Law"。反过来,在律师当中,姓氏以"Law"三个字母开头的比例要比"Den"高得多。五金和屋顶修缮公司老板的资料也呈现出了类似的情况。研究团队利用雅虎的网络黄页搜到了美国最大的20个城市里所有的五金(Hardware)和屋顶修缮(Roofing)公司,并查看了这些公司老板的姓或名的首字母是不是"H"或"R"。结果显示,五金公司老板的姓名更有可能以"H"打头,比如说哈里斯(Harris)五金公司;而屋顶修缮公司老板的姓名更有可能以"R"打头,比如说瑞希德(Rashid's)屋顶修缮公司。在佩勒姆看来,这种效应甚至已经蔓延到了政治领域。在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姓氏以"B"打头的选民特别喜欢把选票投给布什(Bush),而姓氏以"G"打头的选民更有可能支持戈尔(Gore)。在一篇名为《为什么苏西会在海边卖贝壳:隐藏的自我中心和人生的重大决策》(WhySusieSellsSeashellsbytheSeashore:ImplicitEgotismandMajorLifeDecisions)的论文中,佩勒姆对研究结果进行了总结,他说我们或许不应该对这些效应大惊小怪,"那只不过表示我们都会被自己最爱的那个人所吸引罢了"。

佩勒姆的研究的确非常有趣,但除此以外,也至少为困扰心理学家数十年的一种效应做出了解释:为什么一个人的姓氏的含义通常是和其所选择的职业相匹配的?

1975年,纽约州立大学杰纳苏分校的劳伦斯·凯斯勒收集了一份200多人的名单,这些学者的研究领域都是跟他们的姓氏相关的。凯斯勒的名单中包括一位姓贝斯(Bass,意为"低音")的水底考古学家、一位姓布瑞勒夫(Breedlove,意为"培养爱情")的婚姻关系顾问、一位姓迪尤(Due,意为"应付款")的税务专家、一位研究女性外阴疾病的姓海曼(Hyman,与意为"处女膜"的Hymen一词非常接近)的医生,以及一位研究亲子教育压力的姓马姆帕沃尔(Mumpower,意为"妈妈的力量")的心理学家。20世纪90年代晚期,《新科学家》杂志请读者把自己生活中遇到的类似例子寄给杂志社,结果收获颇丰。读者提供的名单中包括音乐教师彼特(Beat,意为"拍子")小姐和夏普(Sharp,意为"升半音的")先生;英国气象局的工作人员弗勒德(Flood,意为"水灾")、福斯特(Frost,意为"霜冻")、桑德克利夫(Thundercliffe,意为"雷崖")和怀瑟罗尔(Weatherall,意为"气象");性爱顾问路斯特(Lust,意为"色欲");肺炎专家皮特·阿丘(Atchoo,意为"打喷嚏的声音");律师劳里斯(Lawless,意为"无法无天的")和林奇(Lynch,意为"私刑");私人侦探怀尔和泰宾(Wyre&Tapping,意为"窃听电话");精神病院院长麦克纳特(McNutt,意为"喧闹的")博士。在所有这些姓名中,我最喜欢的是《学生海岸指南》的作者约翰·费什(Fish,意为"鱼")和苏珊·费什。

佩勒姆的研究显示,出现上述情况可能并不只是巧合,而是因为有些人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朝跟他们的姓名相关的职业发展。作为一名姓怀斯曼(Wiseman,意为"聪明人")的心理学教授,我实在没有资格去质疑这种理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