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以身高赢得选票


几千年前,与身材高大的人在一起无疑有进化上的优势,因为他们的体型在采集食物和对付敌人时都非常有利。虽然身高如今早已没有了任何体型上的优势,但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思想在我们的脑海中依然是根深蒂固的。时至今日,我们依然会把个头高的人跟成功联系在一起;这种观念虽然是错误的,但却很有说服力,而且其影响力波及到很多方面。

心理学家莱斯利·马特尔和亨利·比勒曾让大学生针对不同身高的人评估他们在心理和生理上的诸多特质。他们在《身高与污名》一书中阐述了实验的结果。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大家普遍觉得身高不足五英尺五的男人比较不正面,不够安全,不够阳刚,不太可能取得太大的成绩,而且能力也相对有限。就连我们使用的语言也反映出了身高的价值所在。我们会将自己特别看重的人称为"大人物",还会说我们很"景仰"他们。当我们没钱的时候,就会说现金"短缺"了。

即便是在爱情和婚姻的世界里,身高也是至关重要的。利物浦大学的演化心理学家敦巴和他的同事们分析了4000多名健康波兰男子的数据,这些人在1983~1989年期间都接受了强制健康检查。他们发现,至今没有孩子的男性身高要比至少有一个孩子的男性矮3厘米左右。唯一的例外是那些在20世纪30年代出生的男性。敦巴相信这是因为他们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进入婚姻市场的,当时的单身男性相对较少,所以女性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婚配与身高之间的这种关系似乎是全世界范围内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20世纪60年代,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的人类学家托马斯·格莱格到巴西中部的热带雨林里跟当地的梅希纳库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即便是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身高也显得非常重要。在梅希纳库族群里,高个子被认为很有吸引力,而且被尊称为"wekepei"。身材矮小的人会被人看不起,被蔑称为"peritsi",这个词与表示阴茎的"itsi"是押韵的。相对而言,占有身高优势的Wekepei更有可能比较富有,掌握权力,参与重要的仪式,也有更多繁衍后代的机会。格莱格发现,身材较高的男性更有可能接触到较多的女性,在梅希纳库族群里,个子最高的三个男人交往过的女性数量竟然和个子最矮的七个男人完全相同。

那么,身高对于职业也同样重要吗?看起来应该如此。20世纪40年代,心理学家发现高个儿销售员的业绩要好于海拔相对较低的同事;1980年展开的一项调查也发现,美国《财富》500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身高不低于六英尺。

《应用心理学期刊》最近的调查也显示,在职场上,每一英寸身高都是至关重要的。盖恩斯维尔城佛罗里达大学的管理学教授蒂莫西·贾奇和他的同事丹尼尔·凯博分析了来自四项研究的数据,这些研究对调研对象的成长历程进行了长期追踪,并详细记录了他们的个性、身高、智力和收入。贾奇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身高和收入的关系上,结果发现身高比平均水平每多出一英寸,就相当于每年的收入多出了789美元。假设有两名同事能力相当,但第一个人的身高为6英尺,第二个人的身高仅为5英尺6英寸,那么前者每年就将比后者多赚4734美元。假设两者的职业生涯都延续30年,高个子就要比自己的矮个子同事多赚数十万美元。

研究人员也对身高在政界的作用给予了关注。在43位美国总统中,只有五位的身高低于平均水平,而且上次选出身高低于平均水平的总统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1896年,身高仅为5英尺7英寸的威廉·麦金利当选为美国总统,被媒体戏称为"小男孩")。多数总统的身高都要比平均水平多出几英寸。罗纳德·里根身高6英1英寸,老乔治·布什和比尔·克林顿的身高则都为6英尺2英寸。也有证据显示,有些候选人认识到了身高对于选民的重要性,所以巧妙地采取措施以充分利用身高上的优势。在1988年的总统大选辩论上,老乔治·布什握着迈克尔·杜卡克斯的手表示欢迎时刻意停留了很长时间,这显然是布什选举团队的经理精心策划的结果,目的就是让选民看清楚布什要比杜卡克斯高出不少。

从心理学上看,地位与身高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我们不仅会认为个头儿高的人更有能耐,而且还会觉得有能耐的人个头儿也会更高一些。如果发现好莱坞明星的身高竟然低于平均水平,很多人都会感到非常惊讶,而这就是原因所在。比如说,达斯汀·霍夫曼身高只有5英尺5英寸,麦当娜的身高也仅仅为5英尺4英寸。网站(副标题:"在好莱坞矮人国里,使用内增高鞋垫的矮子称王")致力于揭示名人的真实身高,所以经常会派一些已知身高的人去跟名人合影,以此准确地知晓名人的身高数据。作家拉尔夫·凯耶斯在《你的人生高度》一书中对很多演员体形不够高大的原因进行了推测。凯耶斯认为,比较矮小的人需要向别人展现自己强壮的一面,所以培养出了非常强烈的个性,希望能借此克服身高上的劣势。身高与地位之间的这种关系带来了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如果一个人外在的地位改变了,人们对其身高的感知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昆士兰大学的心理学家保罗·威尔逊是第一个通过科学实验探讨这一奇特现象的科学家。威尔逊分别向几组学生介绍了一名学者,并请大家评估他的身高。在学生不知情的前提下,威尔逊每次都会改变介绍的方式。他对一个班级的学生说这个人也是他们的同学,到了第二个班级时他说这个人是一名讲师。再后来这个人就变成了副教授,最后一次介绍的时候他就变成了教授。学生们对这个人身高的感知也随着他身份的改变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当他们把这个人看作学生时,他们觉得他的身高大约是5英尺8英寸。然而,仅仅把他说成是讲师就让他的身高增加了1英寸左右。把他提升为副教授后,这个人的身高在学生们的眼中就又增加了1英寸。在他迅速被提升为教授后,学生们竟然觉得他差不多有6英尺高。

1960年,加州大学的哈罗德·卡萨扬拜访了3000名选民,问他们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中会支持谁,肯尼迪还是尼克松?此外,他们认为两名候选人谁更高一些?事实上,肯尼迪要比尼克松高1英寸,然而,他们的选民们可不这么看。尼克松的支持者中有42%的人表示尼克松比较高,但肯尼迪的支持者中仅有23%的人认为尼克松更高一些。20世纪90年代初期,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菲利普·海格姆和威廉·卡门特又做了另外一项更深入的研究。海格姆和卡门特请选民分别在大选前和大选后评估加拿大三大政党领袖(布莱恩·莫隆尼、约翰·特纳和埃德·布罗德本特)的身高。结果莫隆尼赢得了大选,他的身高在选民心目中也随之增加了半英寸。大选失利的特纳和布罗德本特的身高则分别下降了半英寸和1英寸半。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利用这种效应在选举前衡量选民对政治人物地位的感知。2001年,我和《每日电讯报》的科学编辑罗杰·海菲德做了一次不寻常的政治观点民意调查。我们请1000名具有代表性的选民评估英国两大政党领袖的身高。依据两大政党总部提供的信息,当时的工党领袖托尼·布莱尔和保守党领袖威廉·海格的身高都是6英尺。但是选民们的看法却并非如此。

我们得出的结果跟哈罗德·卡萨扬在1960年得出的调查结果是相符的。我们发现,人们在评估他们支持的政党领袖和反对的政党领袖时是有偏差的。更多的工党选民认为布莱尔的身高应该不低于5英尺9英寸,同样的道理,更多的保守党选民则认为海格的身高不低于5英尺9英寸。简而言之,人们会觉得自己支持的政党候选人在身高上具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我们的政治地位感知民调能够预测大选的结果吗?高达64%的选民觉得威廉·海格的身高要低于男性的平均身高5.9英尺,但只有35%的选民对托尼·布莱尔的身高持相同的看法。因此,选民认为布莱尔要更高一些,而海格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个子。

那么,2001年大选的结果又如何呢?

托尼·布莱尔领导的工党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