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衡量生活节奏


莱文和他的同事们急于用数字解密这些令人困惑的因素,于是在全球范围内造访了31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三个指标去衡量各地人们的生活节奏。

他测量了随机挑选的行人走过一条60英尺长的人行道时的平均速度,到各个邮局暗中计算工作人员为只购买一张邮票的顾客服务时所需的时间,在随机选出的15家市区银行记录时钟的准确度。这项研究工作非常系统化。在测量步行速度时,调查人员要确保路面是平坦的、没有任何障碍物,而且不会太过拥挤。孩子、身体明显有残疾和边走边浏览橱窗的人都未被纳入分析范畴。在计算邮局服务时间时,实验者会递给工作人员一张用当地语言写好的纸片,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跨文化沟通可能遇到的障碍。分析结果显示这三种衡量方式是彼此相关的,这意味着它们的确可以当作一个城市生活节奏的衡量指标。

莱文把这三个指标合并为一个简单的速度衡量指标。结果显示,在全球范围内,瑞士人的生活节奏是最快的(瑞士银行的时钟只有19秒的偏差),爱尔兰人和德国人的生活节奏分列第二名和第三名。在生活节奏最快的9个国家和地区中,竟然有8个都来自西欧(日本排在第四名,是快节奏生活榜单上唯一的例外)。英格兰排在第五名,但英格兰人的步行速度在整个榜单上名列第四。唯一一个没有进入前十名的西欧国家是法国(紧跟中国香港之后排在第十一位),莱文将其未能入围前十的原因归结为当时的法国正在经历一个有史以来最为炎热的夏季。生活节奏最慢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排在倒数前八名的国家和地区全部都来自于非洲、亚洲、中东和拉丁美洲。如果仅就美国而言,生活节奏最快的城市是波士顿(以微弱的优势打败纽约位居榜首),排在最末尾的城市是洛杉矶。这项实验还再一次发现了纽约人比较粗鲁的证据,实验者只在两个城市遭到了邮局工作人员的无礼对待,纽约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布达佩斯)。

莱文发现了一些证据,这些证据表明在生活节奏较慢的城市里,人们会更乐于助人。正如米尔格兰姆的“感觉超负荷”理论所预测的那样,匆匆忙忙的时候越多,人们就越没有时间去注意那些与其主要目标无关的因素。

住在生活节奏较快的社会里会有很多缺点,这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莱文和他的研究团队造访了36个美国城市,比较了城市的生活节奏和市民因冠心病死亡的比率。他们的推测其实很简单。如果住在生活节奏比较快的城市里,人们就更可能拥有A型人格。这种类型的人有一些明显的特质,这些特质非茶强调紧迫感、竞争以及在最短的时间内匆匆忙忙地完成更多的事情。A型人格的人说话都比较快,经常会抢着帮别人把话说完。在进餐的时候他们总是第一个吃完,而且看表的次数远远多于其他人。有些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会给人体造成巨大的压力。莱文的研究结果显示,快节奏的生活会导致城市里出现更多的烟民,而且冠心病的发病率也会大大增加。进一步的分析显示,每一个城市里人们的步行速度和戴手表的人数是非常准确的问题指标。那么,这些因素之间为什么会有不健康的关联呢?或许是A型人格的人被吸引到了生活节奏较快的城市。也可能是城市中快节奏的生活让更多的人变成了A型人格。也有可能这两种情况是并存的。无论如何解释,有一点已经非常明确了。快节奏的生活不仅会让人们变得不那么乐于助人,而且还对身心健康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