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1970至1971年这一年,我应邀在加利福尼亚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工作。在这期间,我得到了那里的工作人员全方位的支持与鼓励,享受着随心所欲的自由。他们向我保证,我不必因任何事情对任何人负责。那时我住在离旧金山(我最喜爱的城市)约30英里的一座美丽的小山上,有一年充裕的时间从事我最喜爱的研究工作,于是我决定开始写这本书。环绕四周,到处是乡村的美景,生机勃勃的旧金山近在咫尺,我为什么偏偏要独居斗室专心着书呢?这不是心血来潮,也并非为了赚取稿酬。
 
  如果一定要我说出个理由,那就是因为我曾对上大课的大学二年级学生说过:社会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的科学——它使我感到像个懦夫。
 
  让我来解释一下:我们社会心理学家常常把“社会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的科学”挂在嘴边。的确,它是一门年轻的科学。但实际上,至少从亚里士多德时代起,敏锐的观察家们就开始对社会现象作出有趣的断言并提出了振奋人心的假设,可这些报告和假设直到20世纪才得到了严格的检验。
 
  据我所知,第一个社会心理学实验是特里普来特于1898年完成的(他测量了竞争对成绩的影响)。然而,直到20世纪30年代末,主要在库尔特勒温及其很富有才干的学生们的鼓动下,实验社会心理学才真正起步。    同样,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虽然在公元前350年前后,亚里士多德就第一次提出了社会影响和劝导的一些基本原则,但直到20世纪中叶,卡尔霍夫兰及其同事们才用实验证实了这些原则。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宣称社会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的科学的人应当感到羞愧,因为他们妄图逃避必须承担的重大责任。实质上,这是恳请人们不要对我们抱有太大希望的一种方式。具体说来,这是推卸运用我们的发现解决现实问题的责任和逃避由此所带来的风险的一种方式。由此看来,宣称社会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的科学无异于宣称我们所讲的一切还不具备重要的意义、价值或(如果读者能够原谅我使用这个用滥了的词语)实用性。
 
  我可以毫不汗颜地说,本书的宗旨是要阐明社会心理学对于困扰当代社会的一些问题所做的研究。本书所引述的数据资料大部分源于实验;大部分事例及说明取自当代的社会问题,包括偏见、宣传、战争、种族隔离、攻击行为、社会动荡和政治剧变。这种双重性反映了我珍视的两个个人偏好。第一,实验法是了解复杂现象的最好方式。真正认识世界的惟一方法是重建世界,这是一条科学公理。也就是说,为了真正了解“什么”引起了“什么”,必须不满足于简单的观察,必须负责任地制造出第一个“什么”,才能有把握说这第一个“什么”确实是第二个“什么”的原因。第二,确信实验所揭示的因果关系真实有效的惟一方法是把因果关系从实验室中带到现实世界去。所以,作为一个科学家,我喜欢在实验室里工作;但作为一个公民,我希望拥有借以观察世界的“  窗户”。当然“,窗户”的功能是双向的:我们往往从日常生活中引出假说,然后在严格控制的条件下将这些假说进行很好的检验。另外,为了避免思想僵化,我们应力求把实验室里的发现,通过“窗户”带回到世界中去,以检验它们是否能在现实世界中站得住脚。
 
  我坚信,社会心理学是极其重要的,社会心理学家在使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方面可以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的确,我在心潮澎湃时,暗地里总是抱有这样的信念:通过不断增加人们对一些重要现象(如从众、劝导、偏见、喜爱和攻击)的理解,社会心理学家在使我们的生活产生深远而有益的影响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既然这个信念已不再是什么秘密,我保证不会在下文里把它强加于读者。我更愿意让读者在合上此书时自己做出评判:社会心理学家是否已经发现并且还会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更不必说那些极为重要的东西。
 
  与其他社会心理学教科书相比,与其他社会心理学教科书相比,本书篇幅不长。我是有意如此安排的,目的是使它成为社会心理学的简要入门书,而不是一本涵盖所有理论和研究的百科全书。正因为我有意避免长篇累牍,故在内容上有所选择。
 
  这意味着:(1)舍去了一些传统内容;(2)对于所选的一些问题没有穷及所有细节。正因为我希望此书短小精悍、深入浅出,所以写起来颇费苦心。在书中,我更像个“  新闻分析家”,而不是“记者”。例如,我对许多有争议的问题均未作充分的描述,而是运用自己的判断,对这一领域中迄今为止已被精确描述过的东西作出经验性的(我希望也是诚实的)评价,并尽可能作出明确的论述。我在决定这样做时,心中时刻想着学生,因为这本书是写给学生的,而不是写给同行的。如果说在将近年的教学生涯中我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把所有的观点详细地展示给同行无疑是非常有意义的(有时甚至是令人神往的),但这样做不免会冷落了学生。这就像学生问我们“现在几点钟了”,而我们却向他们提供一份全球时区表,讲述从日到最先进的电子计时的历史由来以及落地大摆钟的内部构造。我想,不等我们讲完,学生早就兴味索然了。面面俱到固然十分安全,但言之无物却让人乏味。在这本书里,虽然我也谈到了许多有争议的问题,但我会毫不迟疑地作出结论。总之,我力求做到简明而不偏颇。对于复杂问题,我力求做到精炼而不过于简化。这些目的是否已圆满达到,只有读者才能作出评判。
 
  1972年,当我完成该书的初稿时,自以为已大功告成。多么幼稚的想法啊!1975年初,我决定对它进行首次修订。在这三年里,发生了许多事件,不仅在社会心理学领域中涌现了大量振奋人心的新发现,更重要的是,自1972年冬我在黄色横线本上为第一版手稿画上最后一个句号时,世界发生了一些重大转变。残酷的、劳民伤财的、制造分裂的越战结束了;美国总统和副总统在耻辱中被迫辞职;妇女解放运动开始对民族意识产生重大影响。这些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社会心理学事件。虽然我有些怠惰,可也不得不承认(谢天谢地),任何一本关于我们生活的书都必须紧跟时代的脉搏。
 
  不用说,此书被修订过不止一次。事实证明,不断发生的事件使我每隔三至四年就会对该书修订一次。
 
  当然,不仅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一门充满活力的学科的社会心理学也不断产生饶有趣味的新概念与新发现。如果不能与这些研究保持同步,将愧对那些勤勉认真的学生。但在这个问题上,作者必须慎而又慎。
 
  由于人们狂热追求现代,使得教材作者产生一种倾向,一些十分经典的研究仅仅因为是十年前的东西而被忽略了。
 
  情况就是这样:作者一方面希望保留传统内容,另一方面也希望增加自上一版后出现的研究成果。但我们不希望一本书变得太冗长,有些内容必须删去。许多内容并不总是被更好的内容所取代,而只是被更新的内容所取代。人们可能会由此认为此书缺乏连贯性:传统内容与现代内容之间缺乏过渡。这种印象往往是严重的误导。
 
  我在处理上述问题时,尽可能避免仅仅因为时效性,就替换那些早期的严谨的研究成果,除非新的版本能够提供重要的内容来增加我们对于所探讨现象的理解。在第八版中,我阐述了过去五年间的许多新研究成果。
 
  但我要赶紧补充一句,所谓新并不仅仅因为它们离现在较近。我希望,此版《社会性动物》能够保持第一版的完整风貌,同时不断更新,将最新的研究成果收录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