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辞

  我的名字是作为此书惟一的作者出现在扉页上的。的确,我是此书的作者及主要构思者。如果书中有何不妥之处,皆是我一人所为。如果书中有何内容使你产生愤怒,你应该向我宣泄。同时,我也必须承认,我并非是单枪匹马着成此书的:许多人对我的写作贡献了他们的知识和思想,我愿借此机会感谢他们的慷慨帮助。
 
  薇拉·阿伦森(我的妻子)和埃伦·伯沙伊德(我最杰出的学生之一)对第一版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他们一页页、一行行不辞劳苦地查阅原始资料,提出大量的建议,写下了密密麻麻的批注,对该书的问世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此外,他们对这本书的热情感染了我,帮助我渡过了一次又一次“作家的绝望发作期”。
 
  还有其他人提供了有价值的思路和建议。我无法悉数道来,但最重要的几位是:南希·阿斯顿、伦纳德·伯科威茨、戴维·布拉德福德、约翰·达利、理查德·伊斯特林、乔纳森·弗里德曼、詹姆斯·弗里尔、罗伯特·赫尔姆·赖克、迈克尔·卡恩、约翰·卡普兰、贾德森·米尔斯和杰夫·赛克斯。
 
  感谢朱迪·希尔顿、费伊·吉布森,他们将手稿反复打了几遍,仿佛这项枯燥的工作使他们很陶醉;感谢林恩·埃利瑟耐心地完成了参考书目部分的工作;感谢威廉·伊基斯完成了索引部分的工作。本书的大部分内容是我在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任职时完成的,对于这所着名机构为我提供的闲暇与设备表示深深的感谢。
 
  最后,我还要很荣幸地向大家介绍我的朋友和导师利昂·费斯廷格。
 
  虽然他与此书的出版无关——他没有读过它,甚至都不知道我写了这本书,然而,没有他就不会有这本书。
 
  利昂是位优秀的教师,也是个严厉的榜样。我要说,他教授了我关于社会心理学的全部知识,但这些远远不足以表达我的心声,他教授了我比这更有价值的东西:如何探索未知的世界。
 
  1972年3月1972年3月现在本书已经是第七次再版了。
 
  人们可能会说,我是在修订此书的过程中逐渐衰老的。追溯逝去的时光,心中真是苦乐参半。我在前面说过,当我第一次写这本书时,我就对我的朋友与导师利昂·费斯廷格充满了无限的感激。自不待言,至今我都对这位善良、高尚的人充满感激与热爱。
 
  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我的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日俱增。我愿做他的学生——我想,我永远都是他的学生。年,利昂逝去了,标志着社会心理学一个重要时代的结束。人们怀念他。熟识他、热爱他的人怀念他;受到他的研究与理论影响的人怀念他;每一位学习过社会心理学的人都会怀念他。
 
  另外,随着我和此书一起慢慢变老,我越来越对我教过的学生充满感激。我在每一次再版时,都会对我所进行的研究进行实验、实验、再实验,都会调整许多思路。在这期间,我才惊讶地意识到它们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思路;严格地说,它们是我在与一长串出类拔萃的学生一起工作时,从一位或几位学生那里发展而来的。
 
  能与他们一起工作是我的幸运。既然我随着《社会性动物》的修订逐渐衰老,也就更容易了解到我的学生教给我许多东西。这里,我所指的是从年开始跟随我的所有学生,从前程远大的梅里尔·卡尔史密斯、托尼·格林沃尔德和约翰·达利,到现在这些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他们是我珍爱的评论家和合作者。
 
  在第八版中,琳达·特罗普、埃米莉·秀云·穆雷和威廉·海尔一如既往地帮助我,使我受益匪浅。我很高兴能在这里向他们表示感谢。
 
  这本书还承载了另一层含义。从某种程度看,这本书是我们全家的作品。尤其是近几年,长大成人的子女以各自的方式极大地影响了我,使我体验到强烈的满足感。我的小儿子乔舒亚·阿伦森(才华横溢的实验心理学家),以自己的方式时刻提醒我关注方法论和理论上的最新发展。我的大儿子哈尔·阿伦森(环境社会学家)帮助我拓宽视野,使我避免囿于实验室的局限。其他两个孩子尼尔·阿伦森(桑塔克鲁斯市的救火员)和朱莉·阿伦森(教育研究者和评估员)每天都工作在救死扶伤、教书育人的社会工作的前沿,这提醒我,社会心理学最终必须努力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帮助。
 
  最后,我当然还要感谢我的妻子薇拉。40多年来,她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和顾问。
 
  埃利奥特·阿伦森一九九八年三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