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振意志——寻找一个温馨的家

  生命成长到了某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必须真的长大才能实现 真正的自我。诗人说:“我要成为我自己——我乃为此来到世间。” 这种成长的过渡始于青春期,这个阶段的发展特点是艾瑞克森所 谓的“认同危机”。“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会自然浮现,召唤我 们去寻找自己的价值,创造自己的命运,因此每个人都必须思考 这个问题。

  青春期是个尴尬而寂寞的时期,此时的我们体会、认识到许 多新的感受,特别是对于性的感受。我们也开始产生对未来的担 心,第一次想到:我将来要如何养活自己?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 这些都是青春期的重要问题。

  在青春期,我们挣扎着要离家,脱离父母的保护。离家包括 身体及情绪两方面与家的分离,也意味着一个孩子的独立,然而 离家永远是一件痛苦及困难的事。向父母道别及选择自己的价值 观,是我们漫长而艰辛的成长过程中的一小段,而这个过程通常 要到中年才能完成。

  人类的成长是由完全依赖他人到独立自主的过程。独立自主 的意思是做自己的主人——拥有自己生理、情绪、智能、精神及 性的界限。要达到这一步,离开父母乃先决条件。

  许多不健康家庭的子女年岁虽长,但心理发展却始终没有超 越青春期,甚至无法超过青春前期的成熟度。

  我们的灵魂之杯有些破洞,会指出我们的发展曾受阻碍之处。 倘若有某一项发展需求未在适当时机以适当程序予以满足,自我 能量就会在那个发展阶段被限制住。

  大多数人缺乏健康的羞耻心作为自治自律的平衡力量。我们内化了羞愧感,丧失了它让人了解自己限度的意义。当羞愧感进 入自我概念的核心部分而变得根深蒂固时,就不能再健康地利用 它来运作我们的意志。没有健康的羞耻心,我们会变得无耻而自 大,自以为随时可以轻易戒掉对某些事物的上瘾习惯,认为可以 随时停止酗酒、纵欲、过度工作和某些交际应酬,甚至相信我们 可以改变自己、配偶、孩子及父母的行为。我们似乎对自己的意 志力和能力上瘾,夸大了它们的功力。

 
当我们具有这种夸大的妄想时,不可能自我成长及找到真我。 来自不健康家庭的我们,意志力运作出了问题。我们因意志力残 障而变得任性、失去真正自由做抉择的能力。我们必须由任性和 走极端的孩子,变成有自主意志的成人,让自己生活在有合理限 度及节制的状况下。任性的人生活在浮夸当中,不是自以为全能 伟大,就是觉得生命无望(这也是一种夸大,对自己弱点的夸 大)。

  我酗酒的那段日子里常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伟大及不平凡 的。我记得那时曾相信自己有远为人所不及的敏感度,并认为酗 酒是因为对人类的痛苦有一种罕有的敏锐体会——当我看到穷苦 的人时,可以精确地感受到他的痛苦(后来我了解这只是相互依 存的作用)。等到喝醉后,我的自我陶醉便一落千丈,开始觉得自 己是全天下最差劲的人,像蛆虫一样低贱、毫无价值。我就这样 不断地游走于两极之间——无可救药的自我陶醉以及极端自卑, 而这两极都是浮夸不实的。相互依存的无望感也是一种浮夸,那 种无望表示“我独特到天下找不出能让我复原的方法和希望”。其 实真正无望的人,是长年待在精神院慢性病房里,什么都不说也不做的人。

  这种浮夸是上瘾者处于不断控制,以及放纵自我的循环中之 原因。12年来,我经常在戒酒,试了几百次的节食秘方,曾先后 减肥共计2 500公斤,但至今仍是个胖子。当我抽烟时,试着限制 一天6根烟,但也只能维持一两个月。这种控制与放纵的循环, 是许多有沉溺癖好的人必经的过程。这种控制只是一种满足自己 的幻觉,一种让自己误以为能轻易戒除上瘾的夸大自信。

  让残障的意志康复

  要从相互依存中康复,第一步就是要复原我们残障的意志, 步骤包括放弃任何试图控制行为的念头。这就是为何在前一章我 要你们写下自己相互依存问题的例子,并提醒大家注意细节的原 因。因为具体的细节可帮助我们感受生活中的无力感及失控感。

  若不经历自己的无力和失控感,我们会持续停留在浮夸的幻 想中,妄想自己能使配偶戒酒,使孩子的功课变得优秀,停止父 母的虐待行为、工作狂、暴饮暴食等习惯。对来自病态家庭的人 来说,改变的第一步即是投降和不再试图控制。

  哈利•泰伯(Harry Tiebout)博士是“戒酒无名会”创办人 比尔(BillW.)的治疗者,他在分辨“屈从” (compliance)和 “投降”(surrender)两者上有极大的贡献。

  “屈从”的驱动力是罪恶感。在我就读神学院的最后一年,曾 因强烈的无望感而求助精神科医生。我告诉医生我有酒癮需要治

  疗,他花了许多时间分析和讨论我和母亲的关系,又开了一些安 眠药和镇静剂给我。我开始感到平静许多,甚至减少喝酒的次数, 我喜欢和他讨论问题,并对生活产生解脱感。3个月后我结束治 疗,但酗酒问题却日益严重;一年半后,我进了奥斯汀州立医院 的戒酒中心;1965年12月11日,我向自己投降。

 
“投降”是由接纳羞愧感所驱动的。对于上瘾的人来说,投降 是远离所沉溺的某些癖好后,第一个真正的自由,对此我有深刻 的体认。

  泰伯博士明确指出,拥有罪恶感之后,否认和妄想仍会继续 进行。罪恶感甚至也能成为逃避问题的途径。例如,我们经常听 到抽烟者或暴饮暴食者埋怨自己的瘾头对健康造成威胁,这种埋 怨肯定比戒烟和节食来得容易。我酗酒时,也曾为自己的行为而 有罪恶感;承认酗酒有害健康,显然比承认我对自己的行为失控 来得容易。罪恶感使我得以逃避面对生活失控的事实,它也是持 续否定问题的有力工具。“屈从”和“罪恶感”乃是促使许多不机 警的治疗者遭到瘾君子欺骗的原因之一。

 
有罪恶感的人害怕被处罚并试图逃避,羞愧的人却寻求或甘 心受到惩罚。我在加人“十二步骤治疗”团体前认识的两位治疗 者,都称赞我的诚实和力图改变的决心。他们说因为我承认喝酒 有害健康和生活,所以称得上是个负责的人。他们是精神科医生, 都开药给我吃。他们承认我的罪恶感,也相信我为自己的行为付 出了代价,所以我可以继续逃避我最害怕的事——戒酒,因为戒 酒会显示我的缺陷及不完美;而脱离强迫性或上瘾行为的唯一方 法就是接受自己的缺陷,这就是投降的意思。

  残障的意志代表不诚实及其终将带来的痛苦。当我们终于决 定要改变沉溺的生活方式时,我们的痛苦已经到了很强烈的地步。 惭愧的真我隐藏得越深,假我也就相对地越发长大。努力隐藏羞 愧,只会使我更加知道自己并非表面上伪装的样子,甚至可以说 我已经不再是我。托尔斯泰曾说:“人类经常表现得不像真正的自 己。”动物不能变成非动物,老虎也不能变成非老虎,但我们人类 却能被非人化——让自己受制于外物和使自己非人化的行为。

  对我来说,相互依存的病要等到解决它的表面问题——酗酒 之后,才能好好面对,这一点很重要。对某些物质上瘾的人来说, 瘾必须先彻底祛除才能对付更深层的相互依存(病态的病态)。酗 酒是一种明显及初步的问题,因此必须先行治疗,其他的药或化 学品上癒也一•样。

  对于犯了食物、性、工作及人群之瘾的人,则该有不同的做 法,因为人们不能完全停止吃喝、性关系、工作及社交,否则会 造成自己及种族的灭亡。每一种瘾都有其独特的解除和复原之道, 但它们的治疗方法有一些共通处,即对自己浮夸的意志投降。

  自我的形式

  不管你认识相互依存与否,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自我发掘和自 我康复的过程。对于来自健康家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自我完善 的过程。在正常的、未被病态阻挠的状况下,这个过程也需要40 年。古希腊圣贤说:“未经反省的生活不值得过。”莎士比亚说:

  “唯有属于你的自我,才是真实的。”对于来自不健康家庭的人来说,寻找自我的旅程和来自良好 正常家庭的人并无太大的差异,只是开始得较晚罢了。

  寻求完整自我的旅程是一个充满省悟和忧伤的过程。我们的 自我防卫必须一层层的打破,就像佛家所说的渐悟,那是一种逐 渐形成的觉悟。我们必须突破我们的妄想,图9 - 1显示出必须打 破的层层自我防卫。

  第一阶段复原计划的目标是解除最外层的防卫,包括自我放 纵的习性及用以逃避痛苦的上瘾行为,以及其他有害的防卫羞愧 感的策略。此阶段的目标是治疗我们的强迫性或上瘾行为以及强 烈的控制欲。

  我们可以用许多方法开始这个治疗过程,多数始于新的自我 觉察。我们浪费许多精力隐藏羞愧的自己,我们的思想受到情绪 压抑的限制,因此也减低了觉察的敏锐度。

  听一场演讲或读一本书都能让我们得到一些省悟,分享朋友 的经验也能让我们学到一些东西。我曾收到数千封收看我电视节 目的观众的来信,这些热烈反应是促成本书诞生的原因。

  我第一次画出自己的五代家庭图时,得到许多新的启示。那 是我生平第一次了解,家庭中有一些比我或任何家人更具影响力 的东西。我发现自己负担着许多代流传下来的病态。由此也可以 看到系统理论的优点~"它使人们无法把家庭问题归因于偶然或 某人的错误——家庭中的每个人都必须为问题负责,但没有人该 被埋怨。家庭系统论也教我向自己挑战的心态,因为我了解:一 旦我放弃在家庭系统中扮演的病态角色,这个系统也会受到影响而发生改变。事实上,系统理论将家庭问题的责任平等地放在每 位成员肩上。

  另一个瓦解自我防卫的方法是,借着“介人”(intervention) 的面对面接触过程,我们可以干预和接触他人的防卫,但需要详尽细心的计划和考虑。

  面对面接触可能有双重的危险:

        1.我们可能将一个人逼进更深的隐藏和防卫。

  2. 我们可能更进一步地羞辱一个人。

  考虑运用介人方法时,我们必须了解自己的动机,自问这么 做是帮助对方或只是把自身的羞愧传给对方,是真的愿意在旁支 持他们吗?有一些治疗者为上瘾的人发展出有效的介人方法,因 此我真心建议:如果你生活在不健康的家庭中,并想面对面接触 系统中的问题时,不妨先寻求一些专家的建议,亦即找寻熟悉治 疗方法的人士协助。

  要瓦解我们的羞愧、防卫的真正有力方法,乃是痛苦和磨结。 痛苦是一位我们无法与之争辩的老师,我们的防卫就是要将痛苦 掩盖以避免那种难受的感觉。一旦我们经历比试图逃避伤痛更巨 大的痛苦时,我们的心墙就会打开,因为不能再利用防卫对付深 层的内在痛楚,这种伤痛比任何事都能促使我们改变。

  在“十二步骤”治疗计划中有一句标语是:“没有痛苦就没有 收获。”另一句治疗标语是:“脱离痛苦的最好方法是经历它。”对 我个人来说,我需要感到痛苦才会愿意跨出改变自己的第一步。 如果你真正接受相互依存的痛苦,且深深地品尝咀嚼,你就会愿 意采取改变自己的行动。

  谈论痛苦、了解自己家庭的病态和采取改变的行动并不相同。 改变行动意味着放弃自己的控制,聆听他人的观点,并尝试以他 人而非自己的方法做出改变。

  不幸地是,我每次都是等到痛苦大得无法忍受时,才愿意接 受他人的建议。我在酒中挣扎了一年半后才投降,因为我一直相信可以用快捷方式治疗自己。最后,当痛苦到了难熬的地步时, 我才自动进入奥斯汀州立医院的戒酒中心。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却永远忘不掉它。进中心6天后,我就出院参与“十二步骤”治 疗团体。我曾参与这个团体,但并非真的相信那一套方法。我知 道自己需要帮助,但同时仍否认自己有问题,因为我并非真的想 戒酒。我的整个生活都围着酗酒打转,所有的朋友也都酗酒,矛 盾的是他们大多劝我戒酒。

  我曾以为“十二步骤”治疗计划对我来说太简单。我拥有神 学及哲学学位,并曾在大学教授这两门课程,我认为我的问题比 治疗团体中的任何人都要复杂,我酗酒是因为我有一个深沉及非 常敏感的灵魂。这些当然都是废话,知识分子通常容易陷人最自 大的自我欺骗。

  我在团体中遇到了一些和我背景相似的人。有一个姑且称为 法兰的人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没有他,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后续的事实证明,这个治疗团体是我生命的转折点。那里有 温暖、仁慈、容忍以及对于诚实的严厉要求。可是“英雄”和 “超级成就寻求者”的角色不断干扰着我,让我又不知不觉开始要 求自己,要成为他们之中最优秀的一个,成为完美的十二治疗步 骤实行者。

  我的投降和康复

  我慢慢发现完美主义及控制欲把我的生活变成一个混乱的战 场。我必须投降及承认自己的无力感,也必须找回真正的感觉。 酒和药物让我不再感到深刻的寂寞,也不觉得自卑;自我控制及 大好人的角色,让我逃避了害怕及悲伤。现在,我对这些感受的 防卫都瓦解了,自卑也开始出现。多年来我生活在警戒状态下, 以免在松懈时透露自己的秘密。在读神学院的那几年,我躲藏在 黑袍下,由于长久脱离真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孤单和空虚。 暴露自己令我害怕,但团体中的爱和温暖让这一切较能忍受。我 真的无法相信在团体中发生的一切——当我越是坦诚分享自己最 真实的感觉,我越是被接纳。至此我才发现做自己原来是一件容 易的事,控制及扮演虚伪的角色反而是消耗精力。'这种省悟是复 原的第一步,我开始接受自己的限度及着手重整破碎的自我;我 接受团体成员的回馈和反应,当团体接受我时,我也接受了自己。

  我的新家庭

  上述的治疗团体成为我的新家庭以及归属和依附之处,我们 是一群彼此分担共同问题的朋友。在团体中,大家在平等关系中 互动。每当我参加聚会后,都会感到自己又多了一份希望。我无 法了解原因,因为除了分享彼此的经验或讨论复原十二步骤之外, 我们什么都没做。

  我现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找到了一个新家庭。这个新家 庭有一些不同的规则——在这个家庭里,犯错不仅没关系,甚至 是被允许的;每个人都一样重要,没有谁在领导谁。这个家庭建立于互相尊重、平等及严格的诚实,大家都可自由谈论自己的 感觉。

 
我被接受是因为我就是我,而不是因为我的表现或成就,我 开始找回自尊。每参与一次聚会,我就越能脱离我的面具及减低 羞愧。每当我诚实地谈论自己(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能进一 步地粉碎旧有的家庭规则——我开始变得真实,脱离羞愧的唯一 方法是面对及接纳它。

  我相信每个出自病态家庭的人,都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可归 依的家。我们的问题来自和父母关系的破裂,这也是一项社会病 态的产品,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社会环境来治疗自己。

  所谓一个新的家庭,可以是“十二步骤”治疗团体或是“戒 酒无名会”,也可以是一个成长团体、一个不用教条羞辱人的团 体,还可以是心理辅导人员,或一个可信赖的朋友。

  寻回自己

  唯有透过上述诚实及真诚地彼此分享和回馈,才能寻回失去 的自尊。内在的羞愧说我是个差劲、满身缺点及不值得接纳的人, 但是,巨大痛苦迫使我暴露真实的自己,我因而得到爱和接 纳——找回自我。

  此外,我也找回我的价值感。作为一个酗酒者及准备成为神 职人员的人,我过着一种双面的生活。其中一个我,是每天祈祷 及默想的修士;另一个我,却是偷偷把酒及毒品藏在房间,到夜深人静才偷偷享用的人。这种生活困扰着我,让我觉得自我分裂 和虚伪,我做的事不合乎自己的价值观。一旦个人放弃强迫性或 上瘾行为,开始复原过程,他会立刻开始接纳及赞赏自己所相信 的价值观。

 
        复原的初期

  复原的初期充满了痛苦,却找不到可取代痛苦的东西。人一 旦坦诚地面对自己,通常会对自己长久的自我糟蹋感到异常愤怒, 也会经历戒除化学药品后身体上的痛苦反应;在戒除其他的瘾时, 则可能有情绪上的退缩反应,有些人也可能疯狂地渴望那些成瘾 物,或为了不再拥有而哀伤思念。对于有性、工作及食物瘾的人 来说,他们会迷惑到底怎么做才是正常及安全的,因为他们不能 完全停止吃、性爱及工作。这些都是难以回答的问题,需要借着 时间及尝试错误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这些人需要大量的耐性 以及支持者的同行,最佳支持者是曾有相同问题,目前却已康复 的人,他们能提供示范、可作为楷模。

  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我估计第一阶段的复原时间约为15 年,在此期间也需要许多和他人之间充满支持性的互动。复原是 一个过程,我们的问题并非在一夜之间形成,也不可能在短时间 内改变。我们必须有信心克服自己的瘾头,并学习专心一意地过 当天的生活。

  专心一意地生活是任何复原及健康生活的关键,它向人的任性、顽固挑战。愿意吃苦、面对迷惑不安以及接受复原是个漫长 的过程,我们必须花许多时间才能取代旧有的自大妄想。专心一 意地过日子也意味着愿意放弃控制欲,以及停止寻求伟大辉煌的 成就。

 
        意志力是生命的执行者及自由的核心。相互依存之人的意志 力往往受到损伤,被父母忽视或遗弃时所造成的情绪阻塞不断地 累积,以致扭曲了我们的推理、判断和知觉,意志因此变得盲目, 丧失决策的根据,在残障意志的导引下,人也变得盲目和任性。 多年来,我的盲目意志告诉我:戒酒是轻而易举及随时可为的。 我断断续续地尝试戒酒可以证明这一点,然而事实上,我可以暂 时停止喝酒,却无法持续不喝。

  来自不健康家庭的我们跟意志之间,经常存有一个扭曲的关 系。我们顽固又任性,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所有事物,包括他人的 情绪及各种人际关系,我们的意志混乱而四处乱窜。

  当我们的意志变得盲目、任性时,即失去了和现实接触的机 会。当没有可靠的意志力量协助我们解决问题时,我们会变得无 望而倾于极端。

  我在团体中学到一件事:生命中有许多事并非我可以控制的。

  任性则是相信自己可凭着顽强的意志控制生命中的一切事物。 一旦我们无法控制某种事物时(即使是明显不可控制的事物),就 会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任性植根于被父母遗弃后所造成的羞愧, 一旦羞愧不再只是一种感觉,而成为人格的核心,我们便失去和 羞愧感之间的联系,而变得自贬。

  在酗酒的那段日子里,我常被问到:“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每当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对羞耻心便采取更严密的防卫,以致我 不仅防着周围的人,不让他们发现我的秘密,甚至也没有机会体 会自己的羞愧感或任何感受。

  我们必须先治愈残障的意志,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在找到 一个新家庭时,我们也找到一份互信的关系,从中我们可更清楚 地了解自己的真面目。

  当透过其他成员的眼睛看到自己时,我开始如同他们一般, 接纳了自己;在我们接纳自己的同时,也接纳了自己的感觉。当 成员越来越相互信赖,我也越来越不再隐藏自己。我打破沉默, 和他人分享我的秘密,愿意暴露自己的弱点,表现出害怕、笨拙, 以及目前生活中困窘的心情。当我感受及表达这些感觉时,我的 大脑运作得更好。我们称此为“把自己的大脑赎出当铺”。说真 的,在我吐露情绪后,洞察力和领悟力变得更强,我开始信任自 己的判断力及知觉,开始有能力做理智的抉择。

  专心一意、不求立竿见影,和走极端、浮夸的生活方式完全 不同。21年以来,我都只能暂时性地戒掉酒瘾,而未曾完全戒除。 正确地说,是因为单靠一人之力,无法永远戒绝;永远戒绝是一 种浮夸的想法,矛盾的是,一旦我心甘情愿地接受我的有限时, 反而能控制我的生活。

  十二步骤复原计划

  十二步骤复原计划成功地帮助许多人停止强迫性或上瘾行为。

  我想简单讨论十二步骤:

  第一到第三步骤为:

  我们承认对某些强迫性、上瘾行为巳无法控制,并且承认自 己的生活过得一团糟;

  我们相信某种大于自己的力量能让我们恢复正常;

  我们决定将意志及生命交给这种力量。

  这些步骤鼓励人接受自己的有限,因为治疗上癮行为的唯一 方法就是投降,任何控制的企图只会使情况更加混乱,这些步骤 也谈到内化的自弃所导致的灵魂破产。

  第一至第三步骤给了人们接受自己羞愧感和弱点的机会,唯 有这么做,我们才能脱离自己所设计的监牢、放弃控制及防卫羞 愧感。非常奇妙的是,我们唯一能赢的方法就是准许失败。上述 步骤也让我们恢复人与人之间的桥梁,一个羞愧的人不能信任任 何人是有原因的——当我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能信任时,如何能信 任其他人?上述步骤也要求我们相信某个人,或某一件比任何人 都重要的事物。

  第四至第七步骤带我们由羞愧走向健康的罪恶感。它们是: 对自己做一番探索及勇敢、无畏的道德检查;

  对自己也对别人承认我们真正的错误;

  充分准备好,移走我们个性中所有的缺陷;

  我们谦虚地请求移走我们所有的缺点。

  由于不怕接纳自己的羞愧感,我们可以好好地正视它,无畏 地进行对自己道德的清査,以及诚实、不偏不倚地面对自我。

  这一点让我回想起自己是如何利用个性上的缺陷将羞愧感隐

  藏起来的,例如,我的完美主义就是一种有效掩饰自卑的方法。 我自认若不犯任何错误,就不会透露任何弱点,而我的独特可以 保持和他人之间的距离。

 
愤怒也是使他人远离自己的方法之一。人们在愤怒中感受不 到深藏内心的羞愧感,这些策略都是用来克服暴露于外的恐惧的, 这种恐惧也来自于卣弃。

  第五步骤是协助我们脱离自己所设的监牢。羞愧感喜欢隐秘 及黑暗,让自己走出藏匿之处、重见天日,是克服羞愧感的最好 方法。第六及第七步骤集中于教人放弃对自己的控制及顺其自然, 继而真正了解自己的脆弱,并愿意寻求帮助和宽恕。这是有羞愧 感的人无法得到的,羞愧使人自认无权依赖他人以及获得帮助。

 
第八及第九步骤的焦点在于行动。这两个步骤引领着我们, 经由健康的罪恶感发展良知,并对伤害做些补偿:

  列出自己伤害过的人的清单,并愿意改善情况;

  我们直接及主动补偿这些受伤害的人,除非如此做会更伤害 到他们或其他人。

  内化的羞愧是无药可救的,它必须被具体化及释放出来。第 一至第七步骤都在做此努力。一旦羞愧被具体化,就还原成为一 种感觉,然后可以对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感到羞愧”,却不认为自 己是“差劲的人”。羞愧感推动我去为所犯的错做一些修正,它会 引起我的罪恶感,继而勾起良知,接下来我便可采取一些补救行 动。健康的罪恶感让我在犯错后,尽可能去做修正。第八及第九 步骤恢复了我的自尊,我因此变成一个有良知、能为自己行为负 责任的人。

  第十步骤是我们继续检视自己,一旦发现自己错了,便立刻 承认及更正。

  这是一个保持进步的步骤,它要求我们和健康的羞愧感维持 联系,这表示我们是个有限度而非超凡的人。它也告诉我们犯错 是正常的、没什么丢脸的。在恢复健康的羞愧感后,我们接受了 自己的人性和限度,也因此恢复了我们的健康意志。

  我将在第十一章讨论第十一和十二步骤,因为我认为它们基 本上并不属于第一复原阶段的主题。

  我不希望让自己复原的过程牵强地成为任何人必定要遵行的 样本。没有人能告诉其他人如何寻找真正的自我,因为每个人的 成长旅程并不相同。以下我所列出的康复阶段,主要是依逻辑顺 序所设计。在真实经验中,很多事情的进展不会如此整齐及有顺 序。当你有了整体概念后,就能分辨人们正处于哪个阶段,以及 他们是否超前或者回头重新开始,人们可能以不同方式、在不同 时间进人不同的阶段。

  即使如此,我所提出有顺序的康复阶段仍有其价值。我曾看 到一些人尚未充分经历第一阶段,就直接跳到第三阶段。也有人 在痛苦的羞愧感还原之前,便直接做精神治疗。他们大多维持一 段时间的进步后,又重回原本的强迫性、沉溺的生活方式,甚至 变本加厉。

  我在21岁时就进人修道院,每天默想、祈祷(有时每天6个 小时)以及守斋。我维持了九年半的独身。如今当我回顾这段经 历时,我的评估是:我当时对这样的精神戒律尚未做好准备,我 希望我那九年半的独身生活,在日后能使我获得一点奖励。

  我们需要有强壮的自我界限才能面对第三阶段——放弃界限 的要求。那些曾被性虐待及在身体和情绪方面遭受侵犯的人,须 先修补他们的自我界限,以期达到更敏锐的意识和觉察力。我在 第一阶段里所形容的康复工作,并不能修补自我界限,因为这需 要更多的步骤。

 
康复第一阶段的一些重点如下:

  1. 对痛苦投降投降的意思是指放弃对自己强迫性、上瘾 行为的控制,并允许别人帮助我,我也愿意尽一切的努力复原。

        2.信赖他人及透露自己的秘密一一寻求帮助等同于愿意承认 自己是个酗酒者、药瘾者或性癖患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没有 这些对自己病情的标示,很难重塑自己。有一句复原计划的标语 写道:“我们和我们的秘密同样病了。”

  3. 归依的需求一一当你加人一个治疗团体时,你已远离孤僻 并愿意让人们关怀你。你会接受许多新的响应、温暖和信赖,并 且开始相信你有能力、可以信赖这个团体。

  4. 团体支持  你现在属于一个新的家庭,有许多人可能成 为你寻找完整自我过程的指导者。你能在这里接受有关上癮行为 的教育及提高对它们的觉察。选择一个人做你的支持者——他是 示范者及帮助你复原的指导者。

  5- 体会无力及无法掌管的感觉你在痛苦中经历这种无力 感,当你“把自己的大脑赎出当铺”时,越来越能体会这些痛苦 的感觉。

  6- 第一级改变——第一阶段是第一级改变,至此你尚未对你 的家庭系统采取任何行动,第一级改变是在某种行为方式下改变

  你的行为。你不冉有表面的病态行为,此时你非常依赖团体,还 不能做自己的主人。请把持自己,不要过分依赖康复过程。我曾 看到有些接受精神或灵魂复原计划的人,将他们的指导者奉为上 帝。他们虽然停止酗酒或吸毒,却变成对他们的指导者上瘾。有 些人可能没有任何瘾头,却仍有强迫行为,在戒酒无名会中,这 是所谓“戒酒的酗酒者”。复原中的人常对复原上癮,因为他们尚 未进入第二级的改变工作。

        7.接受限度——你不求立竿见影,学习延迟满足自己的需要; 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只改变你能改变的,并能分辨此二者的差别; 你也接纳自己的有限。

  8. 体验情绪——你不再是个心理麻木的人,而开始体会自己 真实的感觉。你觉得笨拙——犹如初次有强烈情感的青少年。你 为你的过去生气,怀念美好的日子;你也觉得羞愧和困窘,为过 去的失去控制以及浪费掉的青春伤心;痊愈的过程必须重视情绪 的发泄,你无法治愈你无法感觉的事物。

  9. 浮夸心态的瓦解——你放弃了否认自己对强迫性、上瘾行 为的控制,也放弃终有一天会有人带来完全救赎的空泛期望;你 变得较实际,并对自己及他人都有较实际的期望。你变得幽默多 了,因为许多事并非想象中那么严肃。

  10. 与自己 合 你看到他人真诚接纳你,于是也开始接纳自己。为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并了解你的快乐完全来自自己; 你也开始信任自己的感觉、知觉和需要。

  11-恢复了自己的价值观——即使处在迷惑及痛苦的羞愧感 中,你仍对自己保有一份清楚及一致的感觉。长久以来你习惯于生活在分裂中——活在与你的价值观相反的状况下,现在你很高 兴可依照自己的价值观过活。

  12. 将羞愧具体化-一一你不再隐藏自己。你加人一个治疗团 体、寻求帮助并愿意暴露自己的弱点。当你接受了内化的羞愧时, 会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糟。你开始了解95%的羞愧来自你曾 经被遗弃。羞愧现在变成一种感觉,而不再是人格核心。

  13. 严格要求诚实——你的支持者或其他团体成员当面质疑你 的人格缺陷,如完美主义、批判性、愤怒、操纵性、吹毛求疵, 以及权力追逐等。当你不诚实时,你会被严厉质疑,逐渐地,你 也能在自己不诚实时马上意识到。

  14. 阴阳调和——你的生活越来越平衡,不再走极端。生活中 的高低起伏也不再那么剧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