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对血液、针头、医生和牙医的恐惧症

  概述
 
  讨论血液、注射以及创伤恐惧症的特点
 
  指导患者识别恐惧诱发因素、焦虑想法以及焦虑行为
 
  教会患者如何防止晕厥
 
  讨论寻找暴露练习所需的物品的方法
 
  指导患者挑战焦虑想法
 
  提醒患者暴露练习中的策略
 
  血液、注射以及医疗恐惧症的特点
 
  这一章从介绍血液、注射以及创伤恐惧症的特点谈起。我 们将给这些恐惧症下一个定义,并且用进化论的观点来解释生 理的双向反应以及出现在这些恐惧症中,但不出现在其他恐 惧症中的晕厥反应。我们还将给患者提供一个案例作为参考, 同时还将提供一些关于这些恐惧症的流行病学和病因学的信息。
 
  对于血液、注射和医疗恐惧症治疗的第一步,就是对患者 的恐惧进行详细的功能分析。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将指导 患者在面临恐惧刺激时,除了识别影响他们恐惧程度的变化因 素之外的特定恐惧诱发因素,还将教会患者识别他们的焦虑想 法以及他们在面临有血液、针头、牙医以及其他相关刺激情境 时,他们所采取的回避方法。自助手册中提供了一个比较全面 的清单,其中包含典型的恐惧引发物、想法以及行为,以此来 帮助患者识别这些与他们自己恐惧症有关的变量。
 
  防止晕厥的适度紧张
 
  在适度的紧张感策略中有一系列方法教会在恐惧情境中会 晕厥的患者如何防止晕厥。适度紧张会让患者的血压暂时升高, 从而打断了伴随着恐血症和恐针症的典型双向反应。
 
  在参加暴露治疗之前,患者需要去咨询一下内科医生。首 先,患者需要确认晕厥不会给他们的健康带来任何威胁。其次, 通过要求患者抽血与注射,内科医生还可以帮助患者安排暴露 练习的机会。
 
  寻找暴露练习所需的物品
 
  自助手册中“寻找暴露练习所需的物品”(P84)这一节是 用来帮助患者寻找在暴露练习中需要的对象和情境。本节内容 包括建议患者寻找描述流血、注射和其他医疗场景的照片和视 频,还有一些其他的建议来帮助患者寻找现实生活中的情境, 在这些情境中患者可以见到血液或者接受注射以及小的牙科治 疗或其他医疗程序。
 
  挑战焦虑想法
 
  我们将引导患者通过找出正确信息、识别和挑战他们对可 能性过度估计和灾难化的思考模式来改变他们的焦虑想法。对 于对可能性的过度估计,我们期望患者无论是对与恐惧刺激有 关的还是对与在恐惧刺激下体验到的身体感觉有关的担心,都 去寻找所有的证据并考虑现实发生的可能性。对于灾难化的想 法,我们会要求患者面对最糟的情况,并且认识到最糟的情况 也不如他们原先设想的那么糟,同时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应对 方式上来。挑战灾难化想法尤其适用于担心自己不能忍受恐惧 或其他情绪(比如厌恶情绪)的患者。
 
  以暴露为基础的策略
 
  提醒你的患者实施暴露练习的具体策略,诸如确保在治疗 过程中让患者能够知道他/她最担心的情况很少发生或根本不会 发生,或者他/她可以应对恐惧刺激和伴随的焦虑。暴露练习应 该是频繁的、有计划的以及具有挑战性的。我们要告诉患者, 暴露练习想要有效果,在练习期间他们必须经历不舒服的感受, 尤其是一些关键性的学习经验就是学习忍受和管理恐惧和焦虑。
 
  处理对身体感觉的恐惧
 
  因为这种特定的恐惧症伴随着由于紧张而引发的晕厥,同 时也因为对针和注射的暴露会给患者带来疼痛,因此通常所推 荐的主动暴露于恐惧身体感觉的方法不用于恐血症和恐针症的治疗。
 
  血液、注射和医疗恐惧症的特殊问题
 
  对于恐血症的患者,有很多描绘流血和手术场面的好影片, 包括商业电影,当然也包括医学院图书馆里可以借到的教学片。 现实生活中,肉铺和医疗机构(比如医院血库)可以找到真正 的血液。对于恐针症的患者,可以从观看注射场景的影片和图 片开始暴露练习(见自助手册第八章的建议)。另外,手指抽血 化验时所用的器材也可以被拿来使用。最后,本身不是医生的 治疗师需要在可以实施抽血化验或注射的医生、护士或实验室 研究员的配合下,完成接下来的暴露治疗。同样,在治疗牙医 恐惧症的患者时要和牙医配合,因为牙医可以给患者提供恐惧 的牙科暴露条件。
 
  恐血症和恐针症是两种经常伴随着由于血压降低而晕厥的 恐惧症。除了这些尴尬的反应,患者可能会有一些现实性担优, 比如,晕倒时受伤或者失去意识时呕吐。在暴露练习中,要做 好保护患者的预防措施。在暴露练习的早期,晕厥可能会经常 发生,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协助者在场。另外,在可能导致晕 厥的治疗开始前,患者需要去咨询医生。有一些医学情况(比 如心血管疾病)可能会增加晕厥的可能性。
 
  有一部分恐针症的患者静脉很细或是很难找到。静脉很细 的患者在抽血时更容易觉得疼或受到淤伤,因为他们的静脉很 难找到。这一生理特性使得他们更难战胜恐惧感,尽管如此, 这类患者仍然可以在暴露疗法中获益(很多静脉不明显的患者 在抽血化验时,尽管疼痛,但他们没有明显的恐惧或回避)。另 外,在他们需要接受血液检查项目时,我们鼓励他们和临床技 术人员讨论先前的疼痛经历,并且要求技术最好的技师来完成血液项目。
 
  恐血症和恐针症经常伴随着晕厥。适度的紧张(肌肉紧张 引起血压升高可以防止在恐惧情境中晕厥)对于这些恐惧症患 者而言是一种很有效的治疗(Ost,Fellenius &- Sterner, 1991)。
 
  正如前面所说的,鉴于在对针的暴露练习中有晕倒和疼痛 的可能等,我们通常会提醒大家,在这类恐惧症的治疗中,不 要主动地诱导患者的恐惧身体感受。

案例
 
  Alexis是一个40岁的女教师,她一再推迟做切除乳房里的 一个良性肿瘤的手术,是因为她很害怕手术前的抽血化验。在 她的生命中,抽血化验一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技师们通 常要费很大的工夫在她身上去找一条合适的血管来插进针头。 Alexis的静脉很细,技师们通常要尝试很多次才能找到合适的 血管,所以经常会给她带来一些轻微的青肿。事实上,她经常 需要通过从她的手指或是胳膊抽血来进行化验,她的恐惧感是 从进大学之前的一次抽血化验开始的,那次的抽血化验给她留 下了深刻的疼痛经历,使她从那时开始害怕抽血。那次给她抽 血的技师比较年轻而且看起来没什么经验,Alexis告诉她,从 她的胳膊抽血可能比较困难,最好是从手上抽,结果那个技师 在她的胳膊上尝试了很多次,Alexis形容她就像是在她的胳膊 上进行“捕鱼探险”,她想用针去“钓”血管。最后,技师还是 在她的手上抽了血,Alexis因此留下了抽血很疼的记忆,手也 青肿了好多天。
 
  Alexis害怕抽血是有很好的理由的,她的经历告诉她,抽 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尽管如此,她的反应仍然超出了现实 本身带来的危险范围,她大多数的抽血经历,虽然都不太愉快, 但也都没有她在上大学前所经历的那次严重。Alexis承认虽然 她对抽血感到不安是很自然的反应,但是她的反应还是有些过 度了。她同意尝试一次以暴露为基础的治疗方案,然而,治疗 在几个方面进行了修正:首先,Alexis练习请求一个技术熟练 而经验丰富的技师为她抽血。其次,鉴于技师没有能够找到她 手臂上的静脉,我们要求她坚持不要让技师在她的手臂上做尝 试,而是去找别处的静脉。在治疗中,我们让Alexis练习果断 地坚持这两个条件,然后,在真实的抽血时练习这些策略。A- lexis的暴露治疗效果非常好,现在她可以做手术了。虽然她在 抽血前还会觉得紧张,但是她说可以控制自己的焦虑感,并且 不会再逃避血液检査项目了》
 
  Carlos是一个25岁的银行出纳,自高中生理健康课上第一 次出现晕血后,一直害怕看到血。从高中那次经历以后,他总 是逃避看到血,甚至是逃避谈到血和其他医疗上的事情,鉴于 Carlos的晕厥经历,我们建议他去询问他的家庭医生,有没有 什么生理原因(如心脏病)以至于他需要回避可能诱发血管迷 走神经反应的情境。Carlos很健康,他的医生不担心他接受暴 露治疗。治疗开始的第一次,我们教Carlos在观看外科手术视 频时使用适度紧张。尽管他觉得有点头晕,但是适度紧张成功 地防止了晕厥的发生。在接下来的一周中,Carlos在家继续练 习运用适度紧张来进行暴露练习。在第二次治疗中,暴露仍然 继续,这一次将不再使用适度紧张。在第一次练习中,Carlos 感觉好像他会晕倒,但是通过影片的重复暴露,他的不舒服感减少了。这一次治疗结束时,治疗师当着他的面用柳叶刀刺了 一下自己的手指,Carlos报告说只有轻微的焦虑不安。治疗结 束,我们要求Carlos自己在以后的时间里继续进行暴露练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