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心灵感应”

  生活中充满各种神奇的场景,各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巧合:
 
  有时候我们哼着一首歌,旁边的朋友忽然惊呼:“啊!我刚才也在心里哼着这歌! ”
 
  有时候我们要给一个人打电话,手机忽然想起来,竟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打过来!有时候我们正谈到一个人,结果那个人就出现了,我们惊呼:“说曹操,曹操到! ”
 
  人们惊奇于这种种的巧合,并习惯性地把这种现象称为“心灵感应”。
 
  许多人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存在心灵感应的。在科学领域里有相关的解释:心灵感 应能力能将某些讯息透过普通感官之外的途径传到另一人的大脑或心中。
 
  在心理学中,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呢?
 
  首先,源于我们对外界的感知是有选择的。有一句俗语叫“受伤的手指经常被人碰”。 为什么一个人总有“受伤的手指经常被人碰”的想法呢?道理很简单,是因为我们对 受伤的手指格外注意罢了,也就是说,我们对外界的感知是有选择的。由此我们也可 以明白为什么会“说曹操,曹操到” 了:因为事情就是这样,恰好符合这一经验的被 我们记住了,而更多的不符合这一经验的却被我们忽略或忘记了,并非我们的预言多 么准,只是由于我们所做的选择更有利于证实这句话罢了。
 
  类似的例子很多。有的人会相信预言性的梦,他也确实可以给别人举出一两个例子, 但是他忘记了预言性的梦大多都没有实现这个事实;有时还会听到一些人议论:某某 人算卦算得可准了,其实这也基本上属于此类情况,即偶尔算准的轻易地留在了人们 心中,而大量未算准的却被这些人忽略了。
 
  事实上,准的预言是极少的。只不过人们往往会轻易地忘掉一百次失败的预言, 却津津乐道偶然的一次成功罢了。应该说,相当数量的巧合事件都可由此得到解释。
 
  其次,许多无法解释的神奇之事,是因为我们对事情发生的背景知识了解得不够 多。我们来看弗洛伊德本人的一个例子:在得到教授头衔后的一天,弗洛伊德走在一 条大街上。忽然,他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几个月前,我曾治疗过一对夫妇的小女儿, 但那对夫妇对我的治疗不满意,转而求助于另一个权威了。我想,这个权威是不可能 治好他们女儿的病的,最终他们还要回头来找我,并会对我表示出十二分的信任,我 会对他们说:“现在我是教授了,你们便信任我。既然我是讲师时你们不信任我,那 我当了教授对你们也没有什么用处。”正在这时,弗洛伊德的思绪被一声“你好,教授” 打断。弗洛伊德抬头看时,正是他刚才想到的那对夫妇。
 
  这算是一个极度巧合的例子。但弗洛伊德给出的解释很简单。他写道:“那条街 既笔直又宽阔,行人稀少,随便一瞥便可见到二十步远。其实,我老早就看到他们两 人正迎面走来。”
 
  由此我们亦可推知,许多似乎无法用常理解释的所谓神奇之事,可能就是因为我 们对事情发生之前、之时或之后的背景知识了解得不够多,而且可惜的是,大多数情 况下这种背景知识常常被我们忽略。或许,当我们对相应的背景知识有足够的了解时, 我们就不用投向神秘论的怀抱了。
 
  另外,所谓的心灵感应多出现在亲密关系的人身上。比如双胞胎、亲密的恋人或 朝夕相处的同事。这其实源于生活圈的部分重合导致。人们由于长期相处,彼此之间 会形成一种默契,或是有相同的喜好,或是同处于某种特定环境而产生一致想法,所 以亲密的人之间更容易出现“心灵感应”。
 
  最后,人们似乎都更愿意相信:存在着超出于因果关系之外的奇特事物。不管科 学的争论如何,即使我们没有特别的心灵感应能力,大多数的人仍然愿意相信它。美 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菲力浦·莫里森认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需要!在《怪异与科学》 一书里,他写道:“影响人们准确领悟的是人们过于重视巧合,并把巧合与事实混为 一谈的倾向。巧合常使人们感到富有戏剧性、奇怪和迷惑。没有什么事情真正需要解释,需要解释的仅仅是观察者主观的要求。”
 
  未知的大自然,浩渺的宇宙,有限的生命,都让我们内心深处有恐惧感。心理学 家认为:“人们期盼奇迹,甚至希望拥有这样的能力,以消除这种恐惧。”而对于奇 特事情的发生,我们如果找不到可以解释的理由,就会焦虑,为此我们就会说服自己, 编一些理由来使事件变得合理化。心灵感应就是其中的一种方法。它能使我们跳出各 种现实条条框框的束缚,享受一种精神上的自由。
 
  正是因为这样,感性的人们总是对“心灵感应”无限推崇。而对于理性的人来说, “心灵感应”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