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做人 学会做事

  要想办好事情,首先就要学会如何做“好”人。中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情社会, “事在人为”十分明显,一来攀不好关系、结不成朋友,很多事情想办好就没有渠道, 缺少条件;二来对于所做之事牵涉的人员,若不能把他们的利益考虑周全,破坏了 “人 情”,日后再做事就有你操心的了。清朝名臣李鸿章就非常注重做人的学问。
 
  攻下无锡之后,李鸿章接下来的目标是进攻常州。这时,曾国荃写信给李鸿章说: “金陵官军,业经合围,城中接济已断,惊扰异常,惟洪逆据阵死守。似忠逆未必能进城, 即进城未必能再出窜。”
 
  当时,李鸿章正在无锡,与李鹤章、刘铭传商量进取的方略。西路侦探报告,守 常州的陈坤书部下因为苏州、无锡接连失守,军心全无,都认为应该再接再厉地攻下 常州。而李鸿章却认为应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其他人都当面提出了对这一方案的质疑。李鸿章只是搪塞。李鹤章亦不以老兄的 见解为然,他私下向李鸿章探探底。
 
  “二哥! ”他问,“怎么一下子泄了气? ”
 
  “你看我是泄气吗? ”
 
  “当然不是。我想,其中总有道理吧? ”
 
  “你没有看曾老九的信?金陵是他囊中之物,生怕别人抢他的。”
 
  “啊! ”李鹤章恍然大悟,“曾九想独成大功? ”
 
  “他这个心愿,立了已非一日了!我们何必跟他去争功? ”
 
  “就是这样,亦不妨攻下常州再说。”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好功之心,人皆有之。取常州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我 不攻常州是有道理的。”
 
  “这,我实在不明白了。”李鹤章问道。
 
  “朝廷的意向,莫非你一无所知?当初江南、江北两大营为何而设,廷寄为什么 一再催我进驻镇江?还不是为了早日克复金陵,剪除洪逆!常州一下,朝廷必有严旨, 火速进兵,助曾九攻金陵。那么我怎么办?遵旨则伤感情,分了曾老九独得的大功, 顾念私情,则势必违旨。”李鹤章又提出疑问:“曾九自己觉得克金陵有把握其实是 不愿意他人相救。照我看,攻克金陵不是一年半载的事,那么,我们攻克常州也得拖 个一年半载吗?只怕拖不过去吧! ”
 
  “常州只能先打算拖两三个月,到时候再看情形。”
 
  “何谓到时候再看情形? ”
 
  “不可操之过急。第一,保苏州必以经营浙西为名,在嘉善、嘉兴方面用兵,反 正是在打仗,只要能胜,朝廷亦不见得非要我改弦易辙,去攻常州不可。”李鹤章深深点头:“曾老师为了维护他老弟,一定会从中斡旋。”
 
  “正是如此,”李鸿章说,“老师内心也彷徨得很,为公,应该添兵到金陵助攻; 为私,又不肯出此。将来总是要看曾九的意思而定。”
 
  李鹤章问:“第二个步骤呢? ”
 
  “第二,等浙西方面有了结果,那时以休养整补为名,又可以拖一段时间,然后, 并力再攻常州。”
 
  “常州一下,如果曾九在金陵还是不顺手呢? ”
 
  “攻下常州,自然还要休养整补。到那时候,我就可以不管了。”
 
  “不管什么? ”
 
  “不管曾老九的意思了。听命而行。”
 
  李鹤章点头:“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他若再拖不过去,也不能怪我们了。”
 
  “正是这个道理,”李鸿章说,“夹在两派之间,我们应该见机行事。只要事在人为, 也可能左右逢源。”
 
  俗话说:“做事容易做人难。”而做事做得好,不见得“高官得做,骏马得骑”, 唯有会做人才会官运亨通。当然难做的“人”都做好了,易做的“事”做起来便能轻 而易举、游刃有余。李鸿章看破了 “事在人为”的禅机,以后在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 左右逢源就不出意外了。
 
  所以,在职场中,员工即便做不了领导,也应该多向领导学学做人的道理,处处 留心他们为人处世的学问,对员工来说将终生受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