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梦的解析》阅读 第六章 梦的运作 壬、再度校正〔137

    〔82〕梦中牙齿被某人拔掉,通常是解释成阉割(史德喀尔说这就像是理发师剪发),但我们必须分辨具有牙齿刺激的梦和牙科医师的梦不同点。

    〔83〕在杜拉的个案报告中会有这种例子,下面所提到的相比,可在弗洛伊德一八九九年一月十六日写给弗利斯的信中找到。

    〔84〕和杨格的通讯中得知有一个发生在妇女的牙齿刺激的梦具有“生产的梦”的意义。钟士很清楚地确定此点。这个分析和上面分析的共同点是阉割与生产中,都是把身体的一部分由整体中分开。

    〔85〕请看第六章注〔50〕。

    〔86〕金币〔Crown(Krone)〕那时是奥地利的钱币。

    〔87〕〔Zahnziehen拔掉一根牙齿;zug(和ziehen同一字源)=“火车”或“拔”。zahn—reissen=掉掉一根牙齿;reisen(和reissen的发音相似)=旅行〕。

    〔88〕因为内容的需要,所以重复了此段文字。

    〔89〕这“两”个观察的“两”,其实是一九○九及一九一一年版本所遗留下来的,那时对典型的梦的讨论完全放在第五章中,他所谓的第一个观察到的结果就由下段开始直到本节结束为止,而第二个观察结果则自(第六章戊节)的“当对梦中代表‘性’。……”开始到(第六章戊节12)的“另一个Schlemichles的例子”结束。

    〔90〕峦克曾在ZentralbattfurPsychoanalyseNo:4中发表过一个典型的伪装的俄狄浦斯的梦。另外一些利用眼睛像征的伪装的梦则散见于峦克、爱德、裴廉克齐及赖德勒的著作,就像在别处一样,俄狄浦斯传说中被弄瞎眼睛的说法代表阉割的意思。而古罗马时代经以伪装的俄狄浦斯梦的像征并非不为人所知——峦克这么写着:“因此我们知道凯撒大帝梦见和其母亲性|交,而当时梦的解释者说这是他拥有大地的预兆。而对达氏(译者按:Tarquins:罗马史乘中,属于第五王及第七王一族之人)的神论亦是同样有名的——此预言是这样的,即那位第一位吻其母亲的人将会攻克罗马而布鲁特斯把这解释成大地(“他吻着大地,并说这是所有生物的母亲”)。请和希维托斯报告的希比亚的梦相比较:“波斯人被Pisisbtratus的儿子、布比亚带领到马拉松去,即在前一天晚上,布氏梦见和母亲睡觉;他的解释是,他必须回到雅典去重建其势力。因此,此老人即死在其故乡中。这些神话与其解释指向一个正确的心理认识。我发现那些认为妈妈疼爱他们的人,在真实世界中往往显得自信,而那个看来似乎是英雄式的乐观常常带给他们确实的成功。

    以下是我记录的一个典型但经过伪装的伊底帕斯梦:一位男人梦见:他和与另一位男人将要结合的女人发生暧昧的关系,他很担心那人会发现这私通,因而不和此女人结婚。所以他对此男人表现得非常具有感情;拥抱而且吻着他。——此梦和梦者的生活只有一点相连的,他和一位有夫之妇私通;而她丈夫(他的朋友)一句语意含糊的话使他怀疑他朋友是否注意到一些蛛丝马迹。事实上还有别的问题——在梦中丝毫没有提到,不过也隐含着了解它们的关键。此丈夫想有严重的病,而其太太对他可能猝然去世已有了心理上的准备,梦者意识的想在他朋友死后和此年轻寡妇结婚。这些外在的影响,使梦者置身于伊底帕斯梦的领域里去;其愿望是把此人杀掉,然后和其妻子结婚,不过他的梦却伪善地加以改装——他不但不表示她已结婚,反而说另一位男人想和她结合(这实际上和他秘密的意愿相对应),而他对此男人的仇恨感则隐藏在感情的外衣下——而这正是他儿时对待父亲的回忆。

    〔91〕关于dejavn的一般讨论,请看弗氏的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第十二章。按即林克明医师译本(新潮文库〔39〕)之第二—三页最末一行起。

    〔92〕离开维也纳约七十英里的隧道,连结到西南部的支线。

    〔93〕我经过好久才知道关于胎儿期生活的幻想与潜意识思想的重要性,它们解释了大多数人对被活埋的极度恐惧;并且提供了死后复生的极度深层的深意识基础。这无非是表现了此种未出生前对茫茫人生的一种投射。尤其生产行为是第一次经验到的焦虑,因此即有焦虑情感的原型。

    〔94〕那些在孩童式的膀胱的梦中所利用的像征在大人的意义则纯粹是性的:水=尿=精液=羊水;船=抽出船上的水即(小便)=子宫〔箱子(木箱)〕;弄湿=尿床=性|交=怀孕;游泳=膨胀的膀胱=胎儿的居所;下雨=小便=受精的像征;旅行(出发或到达)=离开房铺=性|交完毕(蜜月旅行);小便=射精;(峦克)。

    〔95〕Pfister曾报告过一个这样的梦。至于“拯救”的意义,请看弗氏、峦克和赖克的其他著作。

    〔96〕这和德国一个成语有关“EinenKussinEhrenKannniemandverwehren”(没有人能拒绝一个荣耀的吻)。事实上,梦者在走过田亩时就得到第一个吻——谷穗间所给予的吻。

    〔97〕这纯粹是文字的,因为在德语中“拉出来”(hervorziehen)和“具有好感”

    (vorziehen)是相似的。

    〔98〕请看弗氏之“图腾与禁忌”,第四章第三节。

    〔99〕此例首先在一篇论文中报告,插入本节时,弗氏删去了“他利用脱离女性姿态……”后面的一段文字。此段文字提到有关塞伯拉的“官能性现像”——这将在第七章甲节起予以讨论。删除那段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反对对病人的这种解释;但是我不愿意单单因与这构思和病人治疗的态度有关就说它是官能的。这种思潮和别的事件一样,都是梦的材料,我们很难想像为何接受分析的病人思想不和他接受治疗时期的行为有关。而塞氏所谓:“物质的”与“官能的”的分野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有意义(请看塞氏著名的坠入睡乡的自我观察——即只有当梦者的意志指向他脑海中的梦思,或者是他确实的精神状态而不是那些形成他梦思的部分。弗氏并且在括弧中说,不管在哪种情况下,“木条不在中间断裂,反而不可置信地沿着长轴纵分为二”都不可能是官能的。

    〔100〕请看第七章注〔135〕。

    〔101〕银纸(silverPaper)=锡箔;stanniol是锡的衍化物。

    〔102〕弗氏“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第十二章中会加以讨论。

    〔103〕佛罗林及克鲁斯是奥地利古代的钱币,在本书第一版印出来时还未改换。在那时候一佛罗林(一百克鲁斯)约等于一先令十便士,或者是美金四角。因此,本梦以及下一个梦中所提到的三佛罗林六十五克鲁斯约等于六先令(或美金一元二角五分);二十一克鲁斯约值四便士(七角半);一佛罗林五十克鲁斯约值二先令六便士(六角半);一五○佛罗林则值十二镑十先令(六十二元半)。

    〔104〕心理症患者也是一样,我知道一位病人,她不能自主地,不能如愿地一直听到(幻觉)一段段的歌曲,并且不知道这对她精神生活有何意义(她不是妄想病患)。分析结果显示她给予自己某些自由,而把歌曲的意义予以改变。譬如说:“温柔的,温柔的,虔敬的旋律(Leise,leise,frommeweise!)。她潜意识地把最后一个字看成“Waise”(因而使整个句子变成温柔的,温柔的,孝敬的孤儿)。这孤儿即是她本人。另外,在一圣诞歌曲的起首,“呀,被祝福以及快乐的……”;她省去了圣诞节日(christmastide),因而把它变成一首婚礼的歌曲,这种改造的机转单单在联想的时候就能发生(不需要经过幻觉)。

    〔105〕有一句男人常常用来开玩笑并且具有性意味的话和这有关,即以“notzuchtigen。(强||奸)”用来代替“notigen”(强迫)。

    〔106〕请看(第七章)的注〔135〕。

    〔107〕在第七章甲节有更详尽的分析。

    〔108〕“对他国家的富强来说,他活得不长,但却是全心全力的”。正确的字应当是Salutipublicaevixitnondiusedtotus。

    对于我把“Publicae”误为“patriae”,Wittels有很好的解释。〔109〕这也许是一个过度决定的说法:我迟到上班的理由,晚上做的太晚,而且早上又要走过KaiserJosef大道和WaEhringer大道那么长的路途。

    〔110〕这在第六章壬节有更详细的讨论。

    〔111〕Caesar和Kaiser之间还有更进一层的关联。

    〔112〕此即一八九八——一八九九年匈牙利的一次政治危机,后来由协尔组联合zheng府而解决。

    〔113〕即“我们誓死效忠国王!”乃是一七四○年奥地利王位继承之战后,玛丽亚登上王位,贵族们对她呼吁所做的反应。另外我记不起来在那里看到有关一则梦的记载。该梦中的人物都是异常细小的,其源由是梦者白天看到的铜版画,这些卡乐的画像都是具有好多好多微细的人物。有一套是描绘三十年代战争的恐怖。

    〔114〕这来自歌德在其朋友席拉死后数月为其遗作LiedVonderGlocke(钟之歌)所作之跋上,他说席拉的灵魂正向真实、完善与美丽之永恒前进,但“在他背后却笼罩着一个枷锁着全人类的阴影——共同的命运”。

    〔115〕此梦在“第六章庚节”有更进一步的讨论。

    〔116〕德文的fahren,在梦以及分析中不断地被提到。不过翻译成英文时却要根据含义翻成驾驶(汽车),或(坐在火车中)旅行。〔117〕在这里,梦的运作模仿着那被认为是荒谬的思潮——借着制造一些和思想相关联的荒谬来呈现。在批评巴威略(Bavaria)国王的烂诗时,海涅引用了他所欲评判的句子,造出一些更烂的句子来。如:

    HerrLrdwigisteingrosserPoet,

    Undsingter,sostürztApollo

    Vorihmaufdieknieeundbitterundfleht,

    “Haltein!ichwerdesonsttoll.O!”

    (路威伯爵是个伟大的诗人,当他开始朗诵的时候,阿波罗向他跪下,哀求道:

    “停止吧!否则我就要发疯了呀!”)

    〔118〕梅尔涅(1833——1892)曾任维也纳大学精神科教授。

    〔119〕无疑的,这是弗利斯周期性定律的一个例子,51=28+23,恰好各是男性和女性的时期。51重复出现的事实将在第七章甲节提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