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梦的解析》阅读 第六章 梦的运作 壬、再度校正〔137

    〔120〕上面的梦是这个规则的一个好例证:即是同一个晚上所做的梦虽然回想起来是分离的,但是却是一定源于同样的梦的材料。同样的,我这个要把孩子安全的移出罗马城的梦亦受到小时的一件事情所扭曲:那时我很羡慕那些亲戚,他们就能把自己的孩子移送到另外的土地上。

    〔121〕“NichtaufmeinemeigenenMistgewachsen”——意即“这不是我的责任”或“这不是我的孩子”。德语的“Mist”本来是指肥料,通俗的用途中则指废物,而在奥地利话中刚是指垃圾箱“Mistruger”。

    〔122〕如果在精神分析的过程中,病人在做梦的当儿和自己说:“我一定要告诉医师关于这事。”那么这恒常暗示着病人受到很大的阻力而不易坦白此梦——

    而且常常接着就忘了。

    〔123〕某些方面来说,这是对我前面所说关于梦中逻辑关系的修正。前面只不过描述梦运作的一般行为,但却没有论及更精确,更细微的细节。

    〔124〕Stanniol,锡的衍化物,这里暗示着Stannirus所著关于鱼的神经系统的书。

    〔125〕这是我住那栋公寓的底层,那些租户在这里存放着他们的摇篮车;但在其他方面,却是种过分决定。

    〔126〕请见第四章前言。

    〔127〕这不是任何一个真实地方的名字。

    〔128〕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依循着报告梦例的基本规则、把脑海呈现的东西都写下来,所用的字眼本身就是梦里所表现的一部分。请看第七章甲节。

    〔129〕席勒并非出生于马伯格,而是在马巴哈,一个德国学生都晓得的事实,我也不例外,这又再是那种为了取代意欲的伪造而犯的错误。详见“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第十章。

    〔130〕如果没有错得太离谱,那么由我孙儿(二十个月大)的第一个梦可以获得这事实,即梦运作成功的把其材料转变成愿望达成,不过对伴随着的感情却无法改变。在他父亲离家重登沙场的前一个晚上,孩子在梦中大声狂叫:“爸爸!爸爸!——孩子!”这只能这样解释。“爸爸和孩子在一起吧!”不过其眼泪却表示他对这即将来临的分离感到伤心。在这时候,这孩子已经很能够表达出分离的概念了。“Fort”即“离别(gone)”——在梦中一个拉长而且特别强调的O——O——O——来置换——是他学到的第一个字,而在做这梦的几个月前他早就能用他的玩具,扮演着离别的游戏。这游戏又再显示着他早年生活一种成功的自律,因为他能允许妈妈离开他“即相当于离别”。

    ——(Freud,BeyondthePleasurePrinciple第二章)

    〔131〕这梦在弗氏和弗利斯的通信(一八九八年四月十四日)上有很详尽的说明。Aquileia,离水数里,以一条小运河和咸水湖相通,湖中的一个岛屿上即坐落了Grado,这些地方都是位在Adriatic的北部,一九一八年前是奥国的一部分。

    〔132〕译注:Augean乃Elis之王,其牛厩养牛三千经三十年而不洗Hercules,希腊神话之英雄,乃Jupiter与Alemene之子,以其力大并成就十二件难事而著名。

    〔133〕我们很容易看出这些处罚的梦满足了超我的愿望。

    〔134〕就是这个潜意识梦思中的幻想一直坚持着以“NonVivit”取代“NonVxit”:意即“你来得太晚,他已经不再活着了。”

    〔135〕下面这些Bernfeld所发表的事实将使接着的梦变得更易解。弗氏一八七六年至一八八二年在维也纳生理学研究所(布鲁克实验实)工作,布鲁克(1819—1892)是弗氏的上司,那时候的两个助手是爱斯能(1846—1925),以及弗莱雪(1846—1891),他们都比弗氏大十岁左右,弗莱雪在晚年的时候患上很严重的身体疾病。弗氏就是在这里遇见布劳尔(1842—1925)——这位和他一起合作研究歇斯底里症的伟大前辈并且又是此梦中的另一个约瑟。第一个约瑟——弗氏早夭的朋友与敌手P君则是Josefpaneth(1857—1890),他继承着弗氏在此研究所的职位(另外请见钟士所著《弗氏传》第一卷)。

    〔136〕很容易看出,约瑟在我梦中占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请看前述有关我叔叔的梦——第四章)。我的自我很容易把自己藏在具有此名字者的背后,因为约瑟夫是圣经上的名人,一位梦的解析者。

    〔137〕“sekundirebearbeitung”以前翻译为再度修润,我认为不太对应是sec-ondaryrevision(strachcy)。

    〔138〕第二幕中,巴利斯和海仑谈爱的情景,后来被menelaus闯入。

    〔139〕弗洛伊德在别处这么说严格说来,再度校正不是梦运作的一部分,请参阅他那关于“marcuséshandwoErterbuch的精神分析”的文章。

    〔140〕暗示着海涅的“返乡”弗氏会在其新导论最后一篇的讲演中,会在前面引用全文。

    〔141〕譬如说在第六章壬节刊载的梦。

    〔142〕弗氏后来有两篇文章论及白日梦。一九二一年J.Varendonck发表《白日梦心理观》,弗氏会为之作序。

    〔143〕在我那本关于《一个歇斯底里之症患的部分分析》的书中,我曾经分析过一个此种梦的好例子——里面具有许多幻想的重叠。本来在分析自己的梦时,我低估了幻想对梦形成的重要性,因为我的梦常常根源于心理的冲突以及讨论。对其他人来说我们更容易证明梦和白日梦之间是完全类似的,对歇斯底里症患者来说,梦可以替代歇斯底里症状的发作,因此很容易就此了解白日梦的幻想乃是此两种精神状态的前身。

    〔144〕从前,我很难使读者区别梦显意识和隐藏着的梦思间的不同,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由一些未经过解析的梦中提出质问与反对,而忘了要需要对它先加以解析,不过现在当分析使他们了解其含义时,许多人又同样顽固地隐入另一个过失中,他们想要由梦隐意中探究其梦精要,不过在追究的过程中却忘了隐匿的梦思和梦运作之间的不同,基本来说,梦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思想,只有在睡眠状态下才能存在。梦运作造成此种形式的思想,而它本身即是梦的主要部分,这说明了它那种特殊的性质。我这么说是为了要澄清读者所熟知的“梦具有预测力”的错误,梦只不过想要解决我们精神生活所面临的问题,这和我们意识那清醒时刻的精神活动一样的;除了这点以外,它不过告诉我们这种活动亦能在前意识中进行——关于这点,我们早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