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和礼仪

  当心理学家在研究自制力有什么好处时,人类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却在研究自制力是如何进化的。人类大脑的前额叶特别大、特别复杂,这样人类才有一个关键的进化优势:解决问题的智慧。毕竟,聪明的动物比愚蠢的动物更有可能生存繁衍下去。但是,大脑越大,所需能量就越多。成年人的大脑,只占总体重的2%,但是消耗总能量的20%。人类大脑比动物大脑多出来的灰质只有在动物想获取额外能量维持其大脑运转时才会显示出其优势,但科学家却并没有弄清楚大脑是如何给自身供给能量的。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个有着如此强大的前额叶的大脑统摄基因库的呢?
 
  早期有个解释涉及香蕉等富含卡路里的水果。吃草的动物不需要为下一餐在哪儿吃进行多少思考,但是以香蕉为食的动物需要动更多的脑子来记住哪里的香蕉熟得恰到好处,因为同一片香蕉林,一周前还挂满软硬适中的黄香蕉,今天可能已经被摘干净了,或者只剩下一些黏糊糊的褐皮香蕉。而且,香蕉所含的卡路里可以为大脑提供能量。所以“找水果的大脑”理论是讲得通的,但是仅限于理论上。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并没有找到支持这一理论的证据。他调査了不同动物的大脑与饮食,发现大脑的大小与食物的类型并不相关。邓巴最后下结论说,大脑进化得越来越大,并不是为了应付物理环境,而是为了应付社会环境——适应社会环境的能力对生存更为重要。大脑较大的动物,社交网络更大、更复杂。因此,他提出了一种新解释。人类是前额叶最大的灵长类,因为人类的社交圈子最大,因此,我们对自制力的需求也日趋强大。我们倾向于认为意志力是一种用于自我改善——按规定饮食、按时完成工作、慢跑、戒烟——的力量,但是那很有可能不是意志力在我们祖先身上进化得如此充分的主要原因。灵长类是群居的,必须控制自己才能与群体里的其他个体好好相处。它们互相依赖,以获取生存所需的食物。分配食物时,往往是最大最强的雄性第一个选择吃什么,其他个体则按照地位依次排列等候。为了在这样的群体里安然无恙地生存下去,它们必须克制立即就吃的冲动。猩猩和猴子的大脑如果像松鼠的那么小,就不可能和平地吃完饭。为争夺食物而消耗的卡路里也许要多于食物能够提供的卡路里。
 
  尽管其他灵长类有一定的自制力,展现出了一些初级的进餐礼仪,但是按人类标准来说,它们的自制力仍然很弱。专家推测,最聪明的非人灵长类可以预测未来大约20分钟以内的情况——这个时间长度足以让头号雄性先吃完,但是不足以为进餐之外的事情作计划。(有些动物,像松鼠,靠本能储存食物过冬,但是这些是程序化行为,不是有意识地计划。)有人作了一个实验,每天只在中午给猴子喂一顿,结果发现,猴子永远学不会为未来储存食物。即使中午那顿猴子可以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它们也只是满足于吃饱,要么对剩下的食物视而不见,要么拿剩下的食物互相打着玩儿。它们每天早上都会饿着醒来,因为它们从来想不到在中午存些食物留到晚上或者第二天早上吃。
 
  人类要聪明得多,这多亏了200万年前我们的智人祖先发展出了大大的大脑。自制力大多是无意识地起作用的。商务午餐会上,你不必有意识地控制自己不去吃上司盘子里的东西——你的无意识脑一直在帮你避免在社交场合出丑。因为无意识脑在这么多方面微妙地起着强大的作用,所以心理学家把它视为真正的老板。对无意识过程的这一迷恋,源自研究者犯下的一个根本错误:把行为分割得太细,所得的行为片段发生得太过迅速,意识脑还来不及加以指挥。如果以毫秒为单位分割行为而后考察某些行为的原因,你会发现直接原因是连接大脑与肌肉的某些神经元在放电。那个过程没有意识,没人意识得到神经元在放电。但是,把分割得太细的行为片段按时间顺序重新连接起来,就会发现意志的影子。意志需要将当前的行为片段视为整体行为的一部分。吸一支烟不会损害健康,试一次海洛因不会上瘾,吃一块蛋糕不会让人发胖,拖延一次任务不会毁掉事业,但是为了保住健康、保住事业,你必须记住一点,长期是由多个短期构成的,我们需要时刻抵制诱惑。这就是有意识地自我控制的用武之地,这就是为什么决定成败的不过是生活细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