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街头和实验室的启示

  阿曼达·帕默尔有着波西米亚人的放荡不羁,在某一方面是完全贪图享受的。跟她谈意志力,她会告诉你她从来没有足够的意志力。“我认为自己根本不是一个自律的人,”她说,但是,如果进一步追问,她会说她做活雕塑的6年确实增强了她的定力。

  “街头表演给了我钢铁般的意志,”她说,“一连几小时站在箱子上,练出了我的专注力。做表演者,就是把你自己系在此时此刻、保持专注。我特别不会制订长期计划,但是我很有职业道德,做一件事就做得特别专心。如果每次只做一件事,我可以集中注意力好几个小时。”

  研究者在试验室内外研究了几千人,得到了类似的发现。他们的实验一致地给出了两条启示:

  1.你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使用就会消耗。

  2.你从同一账户提取意志力用于各种不同任务。

  你也许以为,你有很多账户储存意志力,一个用于工作,一个用于饮食,一个用于运动,一个用于善待家人。但是萝卜实验表明,两个毫不相干的活动,比如抵制巧克力和解几何题,是从同一账户提取能量的,而且,后来的实验也一再证明了这一点。你一整天做的各种事情之间存在隐秘的联系。你从同一账户提取意志力忍受拥挤的交通、诱人的食物、烦人的同事、苛刻的上司、淘气的孩子。午餐抵制了甜品的诱惑,花去了一部分意志力,剩下的意志力少了,就很难勉为其难赞美上司糟糕的发型。有句老话与自我损耗实验相吻合,即上班受气,回家踢狗。不过,现代人一般不会如此虐待宠物,他们更有可能对家人恶语相向。

  自我损耗甚至会影响你的心跳。在实验中,被试者在心理上进行自我控制时,脉搏变得较不稳定;平常脉搏相对不稳定的人反而好像有更多内部能量用于自我控制,因为他们在毅力测验中的表现好于平常心跳相对稳定的人。还有实验表明,身体长期疼痛的人缺乏意志力,因为忽略痛苦是项十分耗神的任务。

  我们可以把意志力的运用分为四大类,第一大类是控制思维。这有时是无谓的挣扎,不管是想忽略严重的事情(“去,该死的血迹!”),还是想摆脱烦人的耳朵虫(“你是我的,宝贝,你是我的,宝贝”)。但是你可以学会保持专注,特别是在动机很强的时候。为了保存意志力,人们经常不追求最全或最好的答案,而是追求事先就有的结论。神学家和信徒将世界过滤以

  恪守信仰。最好的销售员之所以成功往往是因为先骗住了自己。推出次级贷款的银行家说服自己相信,向“二无”(无收入、无贷款)阶层提供房贷不会出问题。泰格·伍兹说服自己相信,他不用遵守一夫一妻制,没人会注意到世界最著名运动员的风流韵事。

  第二大类是控制情绪,专门针对心情时,则被心理学家称为“情感调节”(affectregulation)。最常见的是,我们努力摆脱坏心情或者不愉快的念头,不过,我们有时会努力避免开心(例如出席葬礼、传递坏消息),有时会努力保留怒气(好在恰当状态提出投诉)。情绪特别难控制,因为你一般不能运用意志力改变心情。你可以改变你的想法或行为,但是你无法强迫自己高兴。你可以礼待亲家,但是你无法强迫自己为他们在你家住一个月感到高兴。人们运用间接策略赶走悲伤或愤怒,比如,努力想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或者去健身房锻炼,或者沉思。他们窝在家里看电视剧,或者狂吃巧克力,或者疯狂购物。或者,喝个大醉。

  第三大类是控制冲动,大多数人一说到意志力就会想到这个:抵制诱惑的能力,这个诱惑来自烟、酒、肉桂卷、鸡尾酒女招待。严格来说,“控制冲动”用词不当。你控制的其实不是冲动。连巴拉克·奥巴马那样超级自律的人也不能让抽烟的冲动不冒出来。他能控制的是反应。是忽略抽烟的冲动,还是吃颗戒烟糖,还是偷偷抽根烟?(根据白宫的说法,他通常能但并非总能控制住自己不吸烟。)

  最后一大类,就是研究者所说的“控制表现、绩效、成绩”(performancecontrol):把能量集中用于当前任务,既要达到一定的速度又要达到一定的准确度,在想放弃的时候坚持下去。在本书接下来的几章,我们会讨论如何改进在工作中、在家庭中的表现,如何改进对思维、情绪和冲动的控制。

  不过,在提具体建议之前,我们可以先提个一般建议,这个建议来自自我损耗研究,与阿曼达·帕默尔采取的方式是一样的:一次只做一件事。如果你一心多用,你也许可以暂时兼顾一下,但是,随着意志力消耗殆尽,你越来越可能犯严重错误。

  如果你想让生活同时发生几个变化,那么最终可能一个变化都发生不了。例如,想戒烟的人,一门心思放在戒烟上就更可能成功。如果在戒烟的同时又想少喝酒、少吃饭,那么可能三件事都会失败——很有可能,因为三种活动同时进行需要太多意志力。研究同样发现,想控制饮酒量的人,在有其他事情也需要运用意志力的日子,与在没有其他事情需要运用意志力的日子相比,更容易控制住饮酒量。

  最重要的是,别列什么“新年任务”清单。每年1月1日都有几百万人从床上把自己拽起来,充满希望,也许还带着宿醉,下决心说要少吃饭、多运动、少花钱、工作努力一些、家里弄干净一些,而且希望仍然有更多时间约会(烛光晚餐、海滩漫步)——这怎么可能,除非有奇迹。

  到了2月1日,他们实在不好意思再看清单。但是,他们不该埋怨自己缺乏意志力,而是应该埋怨清单本身。清单上的项目太多了,没有一个人有那么多意志力同时做到。如果你要开始一项新的体力锻炼,就不要同时控制开支。如果你需要能量用于新工作——比方说做美国总统,那么这就很有可能不是理想的戒烟时间。因为你只有一条意志力供给线,“新年任务”清单上的各项活动互相竞争。要每次只做一件事,而减少在其他事情上的投入。

  最好是只下一个决心并坚持下去,那就足具挑战性。即使是这样,你有时还是会觉得意志力不够用,连一个目标都嫌多。这个时候,为了坚持下去,你也许可以想想做活雕塑的阿曼达·帕默尔。她也许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自律的人,但是即使在被醉鬼纠缠、被好事者起哄的日子,她也确实获得了一个令人振奋的认识。

  “你知道,人能创造奇迹,”她说,“如果你下决心不动,你就会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