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驱动意志力的能量来自哪里?

  吃含有防腐剂和高糖的食物是否让你们的人格多少有所变化,或者让你们表现出攻击性,我不知道。我从没想暗示你们存在那种事情,但是精神病学领域有少数人认为二者有联系。

  ——丹·怀特(Dan White)谋杀案审判中辩护律师的结辩陈词,″甜点抗辩″(Twinkie Defense)的典故就是这么来的。

  我有严重的经前综合征(Pre-Menstrual Syndrome,简称PMS),所以我不过是有些发疯。

  ——演员梅拉尼·格里菲思(Melanie Grififth)解释她为什么到法院起诉与唐·约翰逊(Don Johnson)离婚后又立即撤诉了。

  如果意志力不只是个传说,如果有能量驱动这个美德,那么这一能量来自哪里?答案是在一个失败的实验室中偶然发现的,这个实验是是研究者在‘‘油腻星期二”(Mardigras)的启发下做的。‘‘油腻星期二”是狂欢节的最后—天,大斋节的前一天,也就是“圣灰星期三””(Ash Wendesday)前面的那天。大斋节自圣灰星期三开始一直持续到复活节,总共有40天。在这么长时间的斋戒和克己开始之前的油腻星期二,人们可以无耻地放纵欲望。有些地方把这天叫做薄烤饼曰(Pancake Day),在这天早晨吃专为这天做的薄烤饼(不同文化有不同叫法,不过食材都差不多,包括大量糖、鸡蛋、面粉、黄油和猪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而且,暴食只是开始。

  从意大利的威尼斯到美国的新奥尔良,再到巴西的里约热内卢,狂欢者尽情胡来,花样百出,有时用传统做掩盖,但是常常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一天,你可以全身上下除了一个串珠头饰外什么都不穿戴,昂首阔步地走在街上,心安理得地接受醉鬼们的喝彩。失控成了美德。在墨西哥,官方赋予已婚男子一天自由,让他们暂时抛却责任,这一天叫做“El dia del Marido Opromido”,意思是“受压迫的丈夫的节日"。在大斋节开始的前—天,连最严肃的盎格鲁-撒克逊裔教徒也处在一派宽容的氛围中,他们把这一天叫做忏悔星期二(Shrove Tuesday)。“Shrove”,源自“Shrive”,意思是“听仟悔后赦免……的罪。"

  从神学角度来看,这一切太让人困惑了。为什么神职人员用预先批准的赦免来鼓励人们尽情胡来呢?为什么奖励有预谋的犯罪呢?为什么仁慈善良的上帝鼓励这么多已经体重超标的凡人把肚子塞满炸面团呢?

  但是,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它有一定的逻辑。在大斋节开始之前放松,也许就可以把意志力储存起来,用于熬过几个星期的自我克制。众所周知,科学家从来没有像戴着孔雀头饰大吃薄烤饼的人那样喜欢“油腻星期二"理论,但是觉得值得做个实验检验一下它。鲍迈斯特的研究生马修·加约(Mattew Gailliot)就做了这种实验,他把被试者分为三组,三组人都完成两个需要意志力的任务,不过在两个任务之间的休息时间享受不同的待遇:一组是喝浮着厚厚一层冰激凌的奶昔,一组是读枯燥且过时的杂志,一组是喝一大杯淡而无味的低脂奶糊(在正式实验之前,研究者请人评价过各种待遇,结果是奶昔最好,杂志其次,奶糊最差)。

  就像“油腻星期二"理论预测的一样,奶昔确实增强了意志力—让人在第二个任务中的表现好于预期。在第二个任务中,有幸享用奶昔的人的自制力强于不幸阅读杂志的人——目前为止还不错。但是,喝无味奶糊的人,在第二个任务中的表现与喝美味奶昔的人一样好。这意味着增强意志力不一定要快乐地自我放纵,“油腻星期二"理论好像错了。除了让新奥尔良人在街上嘻戏打闹少了一个借口外,这一结果还让研究者觉得膛肚。加约向鲍迈斯特报告这一惨败时,查拉着脑袋,沮丧不已。

  鲍迈斯特则试着从好的方面去想。也许研究没有失败,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已经成功消除了自我损耗效应,问题在于他们太成功了,连无味奶糊都起了作用。但是,如何起作用的呢?研究者开始考虑从另外—个角度解释自制力的增强:如果不是快乐,那么可能是卡路里吗?

  这个想法起初看起来有些离谱。为什么喝些低脂奶糊会改进实验室任务绩效?心理学家研究了几十年的意识任务的绩效,从未担心绩效会受—杯牛奶的影响。他们喜欢把人脑比做电脑,把焦点放在它的信息加工方式上。大多数心理学家在忙着描绘人脑中的芯片和电路时,忘了一个基本部分一电源。

  没有电源,芯片和电路就没有用。电脑如此,人脑亦如此。心理学家花了很长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不是受计算机模型的启发,而是受生物学的启发。心理学的发展越来越以生理学思想为基础,这是20世纪晚期的—大趋势。有些研究者发现,基因对人格和智力有着重要影晌。另外一些研究者开始证明人类的性爱与浪漫行为符合进化心理学的预测,而且在很多方面与其他物种相像。神经科学家开始描绘大脑过程,另外一些研究者考察荷尔蒙怎样改变行为。他们—次又—次地提醒着心理学家:人的心理依存于人的身体。

  在这个趋势的影响下,奶昔实验者决定在作废实验结果之前再三考虑考虑。他们想到也许应该在倒掉奶糊之前看看奶糊的成分,而且,他们开始关注吉姆·特纳(Jim Tumer)那类人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