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钱花到哪儿了?QS知道

  不久之前,一个败家子因为信用卡债务向斯坦福一群自称神经经济学家的研究者求助。这群研究者的工作,就是把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机的头盔套在人们脑袋上,观察人们在购物过程中的大脑活动——至少是近似那样的事情。研究者观测了人们在考虑花钱购买小配件、书和各种小玩意儿的过程中大脑脑岛的活动。当你看到或者听到令你不愉快的事情,这个脑区一般就会变亮,比方说,研究中的吝啬鬼看到物品的价格,这个脑区就亮了。但是,典型的败家子购买同样的物品时,他的脑岛就没有显示同样的厌恶信号——即使在大脑考虑要不要花很大一笔辛辛苦苦賺来的钱买颜色可变的“心情钟”(mood clock)时。
 
  在这个特别懊悔的败家子的要求下,研究者又做了一个独立的实验,为改掉乱花钱的毛病找到了一点希望。坦诚起见,我们应该指出,这个败家子就是在向鲍迈斯特学习自我控制之前的蒂尔尼。不出所料,核磁共振成像测验表明,在他准备花钱买他不需要的东西时,他的脑岛完全无动于衷,这证实了他的败家子倾向。他们在蒂尔尼面前快速展示他最近的信用卡账单时得到了反应!终于有些厌恶迹象了:研究者报告说,当他看到待付款的2178.23美元的账单时,他的“脑岛有微弱的活动”。显而易见,在钱的问题上,他并没有完全脑死亡。
 
  这个发现令人欣慰,但是怎么利用这个发现呢?显而易见,一个败家子不可能在购物时让斯坦福研究者在他面前晃动他的信用卡账单吧,那么他要如何强迫自己考虑花钱的后果呢?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设置预算、监控花费,就像査尔斯?达尔文建议他的败家儿子做的那样。但是,这一点说来容易做来难,直到阿隆·帕泽尔出现。
 
  帕泽尔就是达尔文想要的那种儿子,一丝不苟的记账员,十几岁就能保持收支平衡,成年后每个星期天都着魔似的用理财管理软件Quicken整理自己所有的花费。但是,在为硅谷一家新成立的软件公司工作期间,他停止了记账,重新开始记账时,他发现待整理的交易达到了数百项。他认识到,必须找到更好的理财办法。为什么电脑不能为他做这份工作?为什么他不能把这份工作外包出去?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不是专门给电脑来做的吗?结果,他创办了一家公司——Mint.com。这家公司做得非常成功,不到两年时间就以1.7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Quicken的制造商——财捷公司(Intuit〉。
 
  Mint.com的电脑现在正帮近600万人记账,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行为监控——自我控制的第二大步。它也是人工智能史上比较鼓舞人心的一个发展。像其他提供电子监控服务(监控生活其他方面,比如体重、运动量、睡眠质量)的公司一样,Mint.com在用电脑做一项非常人本主义的事业。自《弗兰肯斯坦》?以来,科幻作家就开始担心,人工智能会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进而与创造它的人类作对。政治作家则担心,广泛的电脑监控会带来不良后果——老大哥(Big Brother)在看着你呢!但是,尽管电脑变得越来越聪明,尽管有越来越多的电脑在看着我们,但是它们并没有形成自我意识(至少现在还没有),也没有从我们身上攫取力量。相反,它们在通过提高我们的自我意识来增强我们的力量。
 
  自我意识这个特质,很少在动物身上见到。狗狗们会冲着镜子狂吠,因为它们意识不到它们看到的实际上是自己。几乎所有其他动物在“镜子测验”中都认不出自己。这个测验有一套正式的步骤:首先在动物身上涂个无味色斑,然后把动物放在镜子前,让动物审视这个奇怪的色斑,看动物是想直接触摸镜子中的色斑,还是用某种方式表明它意识到了这个色斑其实在它自己身上(比如,转个以更好地看到色斑)。黑猩猩等猿类能通过这个测验,海豚、大象以及少数其他动物也能,但是大多数动物都不能。如果它们想触摸色斑,就会去够镜子中的动物,而不是自己。婴儿也不能通过这个测验,但是两岁的孩子大都能通过。这些两岁孩子,即使没有注意到身上涂了色斑,一看到镜子中的形象也会去够自己的前额,往往还伴有吃惊反应。那只是自我意识的开始阶段。不久之后,这个特质会变成祸根。童年时期的天然自信到青少年时期几乎消失殆尽,因为青少年对自己的不完美特别敏感,感到尴尬、羞耻。他们看着镜子,问心理学家研究了几十年的问题:为什么?如果自我意识让人觉得痛苦,那么自我意识有什么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